云来阁 > 科幻小说 > 昊临 > 第0020章娜儿【求投资,求推荐票,求收藏】
    那几人只是一个小插曲,常昊依旧收着他的垃圾。

    “哎,骑三轮车的小伙子,纸板收吗?”

    正在卖力吆喝的常昊迅速锁定了目标,只见右边一个小店面门口,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朝常昊招了招手。

    “收,收!”

    常昊见今天第二单生意上门高兴的喜言语表,哗啦哗啦的瞪着破三轮晃了过去。

    大妈见常昊停好了车,笑着说道:“这个地段很少见有人收破烂的。”

    “确实是这样,这边都是有钱人的地段,废品都直接扔了,久而久之咱们这收废品的也就不往这边跑了。”常昊笑呵呵的应道。

    “啥有钱人呀,小伙子真会说话。”

    “对了大妈,您有多少纸板?”常昊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大概有个一两百斤的样子,你跟我进去搬吧。”

    “哎,好勒。”

    随后常昊跟着大妈进去,这是一家新店还在装修,根据大妈所说这些纸板是上任店主留下的。常昊进了杂物间双眼一阵放光,好家伙,这最少也得有两百斤的模样。

    进进出出搬了好几趟这才全部搬完,无比熟练的上秤,装车。

    “大妈,一共两百零一斤,五毛一斤,这是一百元零五毛。”常昊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红色毛爷爷和五毛递了过去。

    “不用不用。”大妈笑了笑,道:“这些东西我本来也是准备让人扔掉的,正好听到你在吆喝,就送你了。”

    “大妈,这可不行,我…”

    ……

    后面又跟大妈推脱了两句,大妈依旧不收,还互相留了电话号码说下次有再给他打电话。

    虽然比起早上的五百万来说这两百斤的纸板连零头都算不上,但是常昊依旧很开心,把纸板拉废品站卖了,晚上买条鱼回家给灵儿吃。

    慢悠悠的蹬了两个小时三轮把两百斤的纸板和一些零零散散的瓶瓶罐罐拉到废品站。

    望着手里的一百五十元,乐的合不拢嘴。

    “这迷人的油墨铜臭味,爱死你了宝贝。”常昊乐爱不释手的摸着手里的纸币。

    “常昊,今天生意不错啊,赚了五十多吧!老哥今天生意也不错,晚上咱哥俩个买两瓶喝一杯。老哥我请客。”旁边一个同样骑着三轮车拉了一车废品的老头见常昊高兴,笑着问道。

    “不用了白老哥,我晚上有点事,下次吧,下次老弟请你。”常昊笑了笑道。

    “行,那我先进去了!”

    白老哥!这是常昊与老人之间的称呼。

    常昊知道白老哥这个人的生活接近乞丐,他一年四季从头到脚穿戴的总是不配套的衣衫鞋帽,都是他从街头路边或垃圾堆里捡来的。

    他曾说:“我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穿戴没有一件是花钱买的,今儿捡一样,明儿捡一样,多了就可以配套了。”

    每天在外的午饭总是两个馒头一碗白开水,有时候会往开水里倒一点酱油,那已是他的“美味”了。

    在家他很节俭,每顿也吃的很少,怎么劝他再吃都没用,他总是说:“留着下顿,吃多了白瞎。”

    为了多挣一块钱,他几乎到了不要命的地步。一年365天,无论节假日,无论刮风下雨下雪,他从来没有休息过一天。早晨6点准时出来,要到晚上七八点钟才回。

    他曾在夏天路面温度高达50摄氏度的炙烤下,从三轮车上昏倒过去;他曾在冬天大雪满地的路途中,摔到沟里;他曾由于过度疲劳,蹬在车上睡着了;他曾多次在感冒发高烧到39摄氏度的情况下,一边吞着退烧药片,一边蹬车,虚脱的汗水湿透了棉袄;更有不为人知的是,由于年事已高,冬天里他常常憋不住小便,棉裤总是湿漉漉的,他就垫上几块布照样蹬着车四处跑。

    一个瘦弱的老人,蹬着三轮车,穿着不规整的衣服,戴着一顶草帽,在师生的惊异目光里到大学去,从身上掏出厚厚的一角两角零币攒起来的钱递给学校领导说是要给困难学生捐钱。

    而这样的一幕老人坚持就是十多年,不曾间断……

    “自己苦点累点没有关系,让每一个孩子都有钱到学校有书可以读!”

    这是一个老人蹬车的最求和梦想。

    离开了废品站,常昊突然间有点不知道干啥了,他把电脑店老板给炒鱿鱼了,电脑自然也不用修了。

    打开车斗里面的一个箱子,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合同以及红色的结婚证。

    今天就这样跟一个美女领证了!感觉还是有点不适应啊!

    不过一想到办年后就有五百万,常昊瞬间就适应了,哪怕自己不在了,灵儿也可以衣食无忧......

    哼着小曲,反复看着手里的银行卡,十万呐!那可是一个大富婆哇!换身行头就十万,啥时候给哥整个小汽车开开就更完美了。

    兴奋了一会之后,常昊点起了一根烟,沉默了起来。

    从西方偷偷溜出来已经七年了,每隔一段时间常昊都会朝死神殿报平安,他可不想那群无法无天的家伙跑到这边来闹腾。

    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拿出那个垃圾堆里面捡的破手机犹豫了一会,按了一个号码,播了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出一个激动无比的女孩子声音,一口流利的九州语急问道。

    “死神哥哥,是你吗?”

    常昊听到这个声音,手一抖,显然他此刻的心情难以平静!用力点吸了一口烟。

    “是我!”

    “呜呜呜,死神哥哥,你是不是不要娜儿了,娜儿很听话,娜儿没有杀人,你回来好不好,娜儿好想你。”

    小女孩带着哭腔祈求的声音从电话里头传了出来。英语也变成了华语。

    “娜儿乖,别哭,哥哥不是不要你了,只是哥哥的伤还没好。”常昊望了一眼车斗里面的那把伞,安慰道。

    “死神哥哥,这都七年了,你回来好不好,娜儿好久没在死神哥哥怀里睡觉了。”小女孩可怜兮兮的央求道。

    常昊沉默了,脑中浮现那个总喜欢卷缩在他怀里睡觉的小女孩。

    “家里还好吗?”常昊避开了娜儿的问题,问道。

    “家里都很好,两位判官,四位天使长,六位炽天使,十二位堕落天使大家都很想念你。”娜儿哽咽道。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常昊这才幽幽说道。

    “上一批药已经压制不住我的伤势了,派人给我送点新型的药物过来。”

    常昊暗自叹息,他又何尝不想念那些跟他一起打天下的混蛋们。

    “死神哥哥,你的伤已经这么严重了吗?你等娜儿,娜儿马上给你送一点临时药物过去。”电话里面传出娜儿着急的声音。

    “别,娜儿别着急,哥哥还能压制一段时间,没事的,家里需要你坐镇,你一离开家里,黑白是压制不住那群家伙的,西方就要大乱!随便派一个守护使过来就行。”常昊急忙说道,他相信娜儿明白他的意思,树大招风,很容易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死神哥哥你真的没事吗?娜儿担心…”

    “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实在找不到办法解决哥哥的伤,哥哥最迟年底就会回去的,你看好家,不要让什么阿猫阿狗都跑过去闹。”

    常昊再度点了一根烟,安慰道,内心却是苦涩无比,真到了年底的这时候,可能是回去见最后一面了。

    “嗯嗯,娜儿会看好家的,死神哥哥你早点回来。娜儿现在就让人制作新药物,可能要三天左右才能送到你手里。”

    挂掉了电话,常昊扔掉手里的烟头,三天吗?

    【昊临Q友群1037584512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