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科幻小说 > 昊临 > 第0024章酒吧告白
    路边,常昊坐在车里,点了一根烟,透过车窗望着申沐雪跟一个女人缓缓走进一间酒吧里面。

    看了一眼车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距离常灵放学还有两个小时。

    “本来打算给灵儿买条鱼回家熬汤喝,现在看来要等下次了。”常昊抽了一口烟,呢喃着。

    七年前,常昊的伤势就已经只能靠药物压制,但是除开与圣主那一战所受的伤势外,常昊还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获得力量的代价!诅咒会吞噬他的生命力,会吞噬他的理性,一旦诅咒彻底发作就会丧失理智,沦为一尊冰冷的杀戮机械!

    上一次诅咒爆发,直接屠了敌人和他的一个数百万人口的主城市,后来被安娜强行带回死神岛后后唤醒,常昊醒来之后留下一封信就偷偷摸摸来到华夏。

    在白衣的帮助下依旧查不到半点关于父母的丝毫消息,仿佛有人刻意隐瞒,最后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一条线索,他还有个妹妹常灵,被希望之家孤儿院收养。

    七年了,原本压制伤势的药物已经压制不住了,即使新药到了,或者伤势治好了,常昊最多也就压制身上的诅咒一年多时间,他就会彻底被杀戮吞噬,成为杀戮机械。

    “只有一年时间了,到时候灵儿怎么办......”常昊闭上眼,一脸茫然!

    “神仙姐姐临死前让我答应她两件事!

    第一件:不要去报仇!

    第二件:认认真真的去谈一次恋爱,去喜欢上一个女人,去爱一个女人!”

    再度点起一根烟,常昊自言自语呢喃:“对不起,我答应了下来,却没有做到,我当场选择了复仇!

    原本我以为这两件事我都要全部食言了,但是申沐雪出现了,神仙姐姐,这一定是你安排的,对吧?”

    常昊扔掉手中的香烟,下了车,站在酒吧门口,招牌是用九州通用语言写的名为,天堂小屋!

    整间酒吧布置着法式的浪漫风格,颇有温馨感,浪漫式的酒吧没有夜总会的嘈杂与疯狂,只有安静怡人的音乐,给人一种静心的感觉。

    灯光并不低沉昏暗,迷彩灯球紧而慢的旋转着,给人一种法式的法式的朦胧美感。

    除非离得特别近,否则根本看不清楚一个人的面貌,但是对于常昊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很快他就锁定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酒吧呈圆形,中央有着一个舞台,舞台上没有夜总会舞姿弄骚,穿着暴露的舞娘,有的只有一架黑白键的大钢琴,此时,上面空无一人,但是主角灯光却是一直留在钢琴的位置上。

    申沐雪的位置隔着舞台正好对着他,她的对面正是那个陪她来的闺蜜唐沐沐。

    申沐雪作为上流人士,她的闺蜜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常昊走向吧台,坐上一个高脚椅。

    “先生,喝点什么?”

    吧台的调酒师,见穿着一身老旧衣物且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士的常昊,并没有歧视的意思,只是用蹩脚的九州通用语问道。

    九州有着很多语言,夏帝国有夏语,魅帝国有魅语,为了避免交流上的问题,后来出现了九州通用的九州语。

    除非经常在九州行走,不然很少有人会去学习九州语。

    常昊知道这种作为上流人士出没的酒吧,客人多多少少都会一些九州通用语,服务员除了要精通九州语外,至少还要精通三大帝国语言才会被录取。

    但是这并不针对调酒师!

    “云州人吧?说云语吧。”常昊微笑道。

    调酒师肯定是见他的穿着打扮不是上流社会人士,以为常昊不会其他州的语言,所以这才用生硬的蹩脚的九州语进行询问。

    “原来先生会云语。”调酒师惊讶着说道。

    “哈哈,会一点。”常昊淡淡一笑,点了点头,客气的说道。

    随后两人还聊起了家常,一会下来调酒师彻底震惊了,这个其貌不扬衣着普通略显落魄沧桑的男子云语竟然比他这个云州人说的还溜,这么纯正的云州语,去云州担任国语教师都不为过。

    这么好的云州语怎么也不可能落魄到这个地步才对,调酒师疑惑,但是两人才认识没多久,他也不好过问,只觉得这个常昊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先生喝点什么?我布雷尔.托尼请客。”调酒师淡淡的笑道,显得很开心,聊了这么多关系也贴近了很多。

    “布雷尔老兄太客气了,这多不好意思。”常昊委婉道。

    “昊,咱们也算是朋友了,再说这家酒吧本来就是我开的。”布雷尔.托尼微笑着跟常昊解释。

    “既然布雷尔老兄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多作姿态,我想喝一杯云士忌。”

    “OK!亲爱的昊,稍等。”布雷尔.托尼飙了一句混合语,朝他做一个OK的手势。

    很快,布雷尔.托尼带着两酒回来。

    “托尼,认识你很高兴!”常昊举起酒杯。

    “昊,很高兴认识你,你是一个有趣的朋友。”布雷尔.托尼同样举起酒杯!

    “干杯。”

    两人皆是一饮而尽,把空杯子朝对方示意,相视一笑。

    紧接着两人又连喝三杯!

    “昊,好酒量!”布雷尔.托尼见常昊连着三杯下肚,脸不红气不喘,竖起大拇指,算是认可了常昊这个朋友。

    “谢谢,你也不错。”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会,交换了手机号码。

    “昊,你妻子真美。”布雷尔.托尼望着那边的喝的脸色通红的申沐雪赞叹。

    随后又道:“女人嘛,吵架了很正常,多哄哄就好了。”

    常昊跟布雷尔.托尼说申沐雪是他妻子,他跟他妻子吵架了,他不放心妻子所以跟出来看看。

    常昊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酒吧的灯光突然一暗,但是没有人惊慌,经常来这里的人都知道灯光一暗,就说明有人要上舞台了。

    一道灯光照射到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男子身上,男子很英俊帅气,一脸微笑的走上舞台,拿起舞台上话筒说道。

    “诸位,很高兴能够在这里与大家相遇,今天是我跟我未婚妻第一次见面!我们是从小双方父母就给我们定下的婚约!”

    夜幕中,另一道白色的灯光亮起,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她有些紧张的看着舞台上的男子。

    男子继续说道:“本来我是很反对这种包办婚姻,我也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情,但是今天我相信了,我不知道她对我是什么感觉,我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彤彤,我喜欢你!”

    “啪啪啪…”

    全场鼓起雷声般的掌声,就连申沐雪这个冰美人与她闺蜜唐沫沫也不由自主的鼓起掌来。

    男子见自己未婚妻不知所措,微笑道:“你先不要急着回答我,接下来我会为你弹奏一首曲子,希望你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