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科幻小说 > 昊临 > 第0033章常灵的倔强
    花雨会!

    花雨寒缓缓放下了手机呢喃道:“刚刚那个声音,是常昊!”

    “他不是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吗?怎么会突然间对凌风会出手?”

    “声音还第一次那么冰冷。”

    “啪!”

    “他刚刚说收地盘!”

    花雨寒一拍桌子!猛地起身,惊喜无比。

    把她身后的小叶都吓了一跳。

    “小姐,你干嘛呀,吓死我了。收什么地盘?”小叶拍着胸脯,一副被吓到了一样。

    “小青,立刻召集信得过的兄弟抄家伙,咱们去凌风老狗哪里。”

    花雨寒急忙说道,跑到一旁的衣柜翻找出一套黑色的束胸内衣,外加一个到腰的黑皮夹克,黑色的紧身裤,和旁边鞋架上的战靴。

    当着叶青的面就开始脱身上的旗袍,更换了起来。

    “小姐,今天是凌云的二十岁寿辰,凌风会素来与我们花雨会不合,咱们抄家伙去干嘛?”

    叶青打完了电话,不解的问道。

    凌风会的实力整体还要比花雨寒强上一分。

    “咱们去送礼,立刻让人给凌云找一副好棺材,不,要两副。”花雨寒说道。

    常昊可是说的清清楚楚,去接地盘的,高层自然不能放过。

    “我记得下面有个兄弟家里是卖棺材的,我现在就去。”

    叶青点了点头,能一个电话就让小姐火急廖莽的带着棺材跑去凌风会砸场子,也只有那个男人了。

    “等等,先帮我把旗袍脱下来,太大了卡住了......”

    两分钟后!

    一辆保时捷911从黑玫瑰夜总会的地下停车场驶出,后面还跟着三辆大众CC,七辆面包车,外加一辆货车。

    “听你呼吸里的伤,听你心跳里的狂,听你怀抱的暖蔓延过山岗,听你眼睛里的光,听爱在耳畔发烫

    听我们在心墙的两边,刻满,地老天荒......”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副驾驶的花雨寒连忙接了起来。

    “雨寒姐,我在西桥,车没油了,以最快的速度过来接我,一定要快。”

    电话里面传出常昊的声音,听的出来他很急。

    “好,你等我,正在赶过去。”

    花雨寒挂断了电话,朝叶青说道:“小青,去西桥路,一定要快。”

    “是,小姐。”

    叶青猛地开始提速,朝西桥那边飞快的跟上。

    后面的车见前面提速,紧随而上。

    西桥!

    常昊一拳一拳的砸着车,那辆一百多万的雷克萨斯LC已经被砸的千疮百孔,不成车样。

    苟富贵鼻青脸肿的在一旁瑟瑟发抖,不敢怒,不敢言。

    扔掉手中的方向盘,常昊点起了烟,静静地等着。

    四分钟后,一辆又一辆的车到来。

    常昊走到保时捷驾驶室门前:“下车。”

    叶青头一次见到常昊这冷冰冰的副模样,不敢说话连忙下车。

    常昊坐上驾驶室就就绝尘而去。

    望着已经带着花雨寒离开的常昊,叶青冷冷的撇了一眼旁边鼻青脸肿的小青年,可不就是中午偷常昊三轮车车轮哪个小子吗?

    过去往苟富贵的脸上就是一巴掌,走到另一辆车前冷声道:“下车!”

    叶青当即驾车去追常昊,她家小姐还在车上呢。

    被喊下车的人冷冷的望着苟富贵,同样走过去又是一巴掌,走向第三辆车冷声道:“下车!”

    如此反复,鼻青脸肿的苟富贵很快就变成了猪头富贵。

    最后被从货车上下来的司机扇了最后一巴掌,带进了货车车厢。

    望着车厢内整整齐齐的站着两排穿着黑色西装,拿着砍刀的黑衣人,还有中间的两座棺材,苟富贵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欲哭无泪,我只是想要去参加个生日宴会啊!

    同时心中暗自发誓,以后开车绝对要加满油再出门。

    凌风会!

    这是一场露天聚会!

    偌大的庄园里面,人头赞动,宾朋满座。

    草坪上摆了一圈的桌子,摆满了让人食欲大开的食物,一排排桌上的蜡烛正在缓缓燃烧。

    一个又一个侍者手上托着装有红酒的托盘,不断的走在人群当中。

    身穿西装皮革礼服的男男女女成功人士正在彼此交谈,相谈甚欢。

    庄园!

    一处房间内。

    常灵的惶恐不安的躲在床的另一边,身躯不停的微微颤抖,眼里透露着恐惧,眼眶中一团雾气闪闪,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下。

    “不错不错,早就听说星梦高学院的平民校花漂亮无比,果真水灵,小虎,你干的不错。”

    说话的是一名二十左右的青年,满意的拍了拍身边那名混混的肩膀。

    混混一听,顿时间暗自窃喜,道:“云少喜欢就好。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不打扰云少了。”

    凌云挥了挥手,那名混混低着头退下,顺带把门给关上了。

    “你,你要做什么,不要过来。”

    常灵往后退了退,背后一下子就抵在了墙上。

    “嘿嘿,你说我要做什么,废了这么大劲才把你抓来,自然是要好好疼爱你呀。”

    凌风一边走向常灵,一边解开手腕处的纽扣,笑吟吟的说道。

    “你,你在过来我就喊了,我会报警抓你。”

    常灵倔强的盯着凌风,眼神中的恐惧之感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带着威胁的语气让凌风微微一愣,紧接着就是一阵大笑。

    “哈哈哈,你喊吧,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了。”

    “说不定你越喊我就越兴奋呢。至于报警,我该说你天真呢还是说你天真呢?我既然敢抓你来,还会怕你报警吗?”凌风面色扭曲的说道。

    凌风的话让常灵心神一颤,眼里的恐惧更浓,特别是凌风扭曲的面容,让常灵的心里蒙上一层阴影。

    望着恐惧,无助,弱小,害怕,绝望的常灵,凌风显得更加兴奋了。

    一团邪火忍不住的上串,伸手解开身上的晚礼服,伸手朝常灵的脸上摸去。

    见凌风的手掌朝自己摸来,常灵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一把抓住凌风的手掌就咬了过去。

    凌风吃痛,深吸一口气,随即猛的一巴掌就朝常灵的脸上抽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里面响起。

    “艹,你个臭婊子,敢咬老子,老子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凌风的脸色扭曲中带着兴奋的光芒,拿出手帕擦了擦往已经咬破皮的两排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