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乱世终结者 > 第三十三章:平息鼠灾
    冲进森林之后,发现武藤启太很痛苦的抱着头蹲在地上,一只巨大的鼠在吼叫着。

    “就是你这畜生!”羽衣千树的目光一厉。

    那鼠王看见羽衣千树,身体一抖,鼠毛脱落铺天盖地如飞针射来。

    打在羽衣千树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不过全被雷霆铠甲弹开,做了无用功。

    羽衣千树瞬间就杀到鼠王面前,武士刀上遍布雷遁查克拉犹如蓝色光剑一样。自上而下劈来,鼠王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从头到脚劈成两半。

    鼠王一死,鼠军立时崩溃了,兵败如山倒的往森林里跑,很快就只剩下一地的尸体。

    羽衣千树结束了雷遁查克拉模式,随即便感到一阵虚弱,这种状态实在太耗费查克拉,他最多只能维持住三分钟,而且还不是雷遁查克拉模式的最强状态。

    “没事吧。”

    羽衣千树扶起了武藤启太。

    武藤启太勉强回应,“没事,头有些痛,休息一下就好了。”

    羽衣千树带着武藤启太回到队伍中,看到弟弟没事,武藤忠太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羽衣千树又让各队长部长汇报伤亡情况,这次的受伤情况有些严重。

    除了一开始临阵脱逃被羽衣千树亲手斩杀的新人之外,战斗二队长柳川龙太和三队长坂田崎队伍里都有一人亡命鼠口,小林的一队也有两人重伤,余者大多带伤。

    后勤部情况也有些严重,柳川龙太的三女儿受伤,一个战斗队员的母亲,平时给大家缝补衣服的老太太行动不便被咬中喉咙死了,余者还好。

    警备部,布置最后防线的河村仁智麾下也死了一人,轻伤二人。

    后勤部吉田隆史,北条弘树和小川勇辉也在保护大家的过程中受了轻伤。

    十三匹拉货的战马被咬死三匹,还有四匹马被咬伤。

    这次鼠灾让队伍损失惨重。一共死亡七人,重伤两人,轻伤数十人。

    临阵脱逃的那人不算战死,他的家人被赶出队伍。余下六个死者中,三名战斗队员羽衣千树决定给他们家人三十万两抚恤金。

    重伤者二人就医,也发二十万两抚恤,他们都有伤残,应该没可能继续留在战斗队了。

    这次战斗没有收获,余下轻伤者就不计功了。不过七个雇佣的赏金猎人,他们都出力不少,没他们队伍伤亡会更重。

    羽衣千树把他们聚拢在一起,决定每人给五万两感激金。

    “才五万两啊。”武藤忠太瘪瘪嘴,他起爆符就用了十几张,弟弟更是差点丧命。

    土屋莲太郎忽然发怒,呵斥道:“忠太,你还好意思拿钱,要是没有千树大人,你知道这次鼠灾会给汤之国造成多大的损失,会死多少人,你要是单独遇上有可能活下来吗?我们不是为了千树大人灭鼠,是为了汤之国的人民,是为了我们自己!”

    “千树大人,我现在正式表态加入您的队伍,应该一视同仁,战斗队的大家受伤了都没拿钱,这感激金我们三兄弟没脸要。”

    羽衣千树向土屋连太郎点点头,他在刚才的战斗中出力不少,起爆符就用了上百张,价格就远远超过了五万两。

    武藤忠太心在滴血,五万两也是钱呐,怎么说着连五万两也拿不到了。

    羽衣千树道:“莲太郎说的很好,不过我们有言在先,这次战斗的感激金一定要给,以后的战斗大家一视同仁。”

    武藤忠太的心情立时阳光了。

    羽衣千树安排好这些事宜之后,带大家暂时到村里安置,救护伤亡,为防鼠疫,又吩咐众人汇集鼠尸一把火烧了。

    加穗里经过检疫之后,告诉羽衣千树这些鼠的牙齿没有带病毒,伤员不会有疫病,羽衣千树的心情又好了一些。

    在村里细细找了,又在一大户的暗井下找到两个孩子,羽衣千树见他们孤苦无依就带上了。

    在这村子里休整了一段时间,有忍者家族扫除恶鼠,覆灭鼠灾的事也开始在秋田县甚至周边地区流传开了。

    本来以为事态会很严重,没想到情况这么快就被控制住了。

    不时有周边村民敲锣打鼓地过来慰问,送上鸡蛋果脯,蔬菜肉糜。

    第七天,秋田县县令也亲自到了,与羽衣千树展开了一番交谈,听说羽衣千树要坐船去田之国,表示愿意出动大船和船夫送行。

    羽衣千树听能免除麻烦,自然也乐意听从。

    带到第十日,轻伤者基本无碍,重伤者也能行动之后,队伍又出发了。

    他们本来是一百二十九人,死亡六人,还赶走了两个临阵脱逃者的家属,就只剩下一百二十一人。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土屋莲太郎三兄弟和赏金猎人四人组已经明确表态要加入羽衣一族,还有在水井里救的两个孩子,便是九人。

    队伍共一百三十人,因为在路途中无法打造器具,土屋莲太郎暂时合成一组,叫匠忍组,土屋莲太郎享受队长待遇,两个弟弟享受组长待遇。

    武藤启太能飞,武藤忠太拥有感知能力,都加入侦查组,不过他们是特殊人才,也享受组长待遇。

    盛田光树和木村拓马被羽衣千树定为护卫组,就跟在他身边,也享受组长待遇。

    一个胖和尚,一个大热天还带斗笠穿披风的怪人跟在羽衣千树身边,奇怪的组合,算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到哪里都引人瞩目。

    走在路上还一直有个人远远地跟着,他蓬头垢面衣着破烂,瞧模样像个流浪汉。

    “千树大人,用不用洒家去把那鸟人抓起来或者赶走。”身边的胖和尚盛田光树说道。

    “别去管他。”这样的人哪里都有,只要不伤害自己的人,跟着也无妨。

    走半日路到秋田县后又停留半日,让吉田隆史进行一次物资采购,新鲜蔬菜,酒肉,医务组补充了一些防暑的中药。战斗组众人也休息一下,去城里买些自己想要的东西,女孩子买胭脂水粉,衣服首饰。男孩也结伴出门尝尝当地的土特产,或者去歌舞伎町耍耍。

    休息一晚天亮之后赶往码头,县令已经安排了两条大船在等了。这是一条人工开凿的运河,不仅能直通田之国,可以作为战争最快的运兵线路,还经过汤之国内多个重要城市,有很多走水路的货船。

    港口旁边的凉亭备有茶水,羽衣千树这边正与县令寒暄,吉田隆史组织大家把马车行礼有序装船。

    忽然码头传来争吵声,小林和一行人对峙起来。羽衣千树和县令走过去,就听到小林怒骂声,“贱种!你敢动我东西试试!”

    千草也怒气冲冲地,向羽衣千树告状,“哥哥,他们真野蛮,不准我们装货,还要抢我们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