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乱世终结者 > 第三十四章:奈良一族
    羽衣千树看向那群人,这一行十余人,都穿着铁甲衣,头发倒竖梳成马尾,气质强悍,为首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他态度傲慢。

    “我说了要征用这条船,你们还不滚开。”

    “船给你了,我们坐什么!”小林质问道。

    “你们不是还有一条吗?”

    县令准备的船挺大的,能装下一百多人,不过势必拥挤,而且凭什么要让呢,小林就和对方对峙起来了。

    这时羽衣千树,盛田光树,木村拓马等人听了也是大怒,这是明摆着欺负人。

    盛田光树扬了扬斧子,似乎随时可能劈砍过来。木村拓马打开伞,准备随时放出千本雨。

    “敢对我奈良一族动手,你们考虑好后果!”少年又厉声道。

    气氛顿时凝重,羽衣千树握着腰间的武士刀,这一行十人,他有信心在瞬间砍死一半。

    县令急忙跑来,呼唤道:“误会了,莫要动手,奈良一族是我汤之国大名特意请来,剿灭邪神教的。”

    少年听了有些得意,“听到了没有,我们可是汤之国大名雇佣的忍者家族,你们这群下三滥还不让开!”

    这态度县令听了也是皱眉,“奈良一族是大名雇佣的人,不过这些船是为千树大人准备的,你们无权征用。”

    “大名说过,所有的汤之国官吏都要配合我奈良一族进行歼灭任务,所以我们的需求才是最重要的。现在邪神教正在攻打邪马台,大名危在旦夕,我们要走最快的水路支援,你不怕摘帽子掉脑袋拦着我试试?”

    县令不说话了,他并不知道情况已经这么危急了。邪神教的人真是疯了,居然去攻打汤之国大名府。

    少年又对小林呵斥道:“你还不滚开!”

    小林大骂,“小狗日的,我滚你奶奶!”

    少年见小林这帮人多势众也有顾虑,不敢动手,这时又有一群同样装束的人过来,四十来人,有男有女,全都穿着忍者马甲,还有几人身穿铁甲,看起来都是训练有素的忍者。

    看到他们少年顿时有了底气,就要对小林动手。

    “佑斗,还不住手!”那为首者的忍者似乎很愤怒,对少年呵斥,“我让你来征用船只不是让你闯祸的,当初就不该带你出来,还不退下!”

    “父亲大人!”少年还有些不服。

    “退下!!”

    中年忍者转过头又诚恳的说,“十分抱歉,我儿佑斗年幼无知冲撞了大家,我是奈良一族的族长奈良海斗,不知哪位是管事的?”

    忍者出门在外自爆家门的很少,奈良家基本不会主动与忍者家族交恶,算是特例。

    “我是羽衣一族的族长羽衣千树。”

    “原来是羽衣一族的忍者,羽衣家族可是顶级的忍者家族,我早已是如雷贯耳了。千树君年轻轻轻就登族长之位,定然是一名少年英才,潜龙在渊,我想很快有一颗新星响彻忍界了。”

    “父亲大人,你未免太看得起他了吧。”奈良佑斗听父亲如此夸赞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很不服气的开口。

    “千树大人早晚会名扬忍界的,夜月家族,水无月家族,血之池家族的强者都败在千树大人手里,他还独自一人灭了鼠王,救了汤之国的人民。”小林大声道。

    “我们奈良海斗族长,他的影缚术连尾兽能都控制住。”奈良家当下也有人喊道。

    尾兽是恐怖强大的代名词,无论哪个国家出现尾兽都是一场灾难,通常只有顶级的忍者家族才有能力制服尾兽。

    “奈良一族的影遁秘术名动天下,我也是早有耳闻了。”羽衣千树见奈良海斗如此客气,也放下了芥蒂,而且也没必要为了这一点小事交恶。

    “千树君太客气了,我只不过是短时间控制尾兽,如何能跟羽衣家族相比,你们可是拥有能封印尾兽的神器。”

    奈良海斗依旧十分谦逊,询问道:“我能否先征用一条船。给你造成的损失,我可以给予十万两补偿。”

    羽衣千树也并非不讲理的人,这本来就是汤之国官府的船,他们有责任有义务先救自己的大名,“这就不用了,海斗前辈重任在肩,你先用吧。”

    “羽衣家族的友情,我奈良家族记住了。”奈良海斗带着族人先登船出发,在甲板上望着羽衣千树又忍不住感叹。

    “如此年轻就能率领这么多人的队伍和能人异士,自身实力高强还精通为人处世之道,这个年轻人未来不可限量。”

    羽衣千树指挥大家登船,多耽误了大约半个小时。不过出港口没多久,又看见一条小船跟在后面,还是那个流浪汉模样的男人。

    “那小子到底有什么目的,居然还敢跟着,千树大人,不如把他叫来问问?”

    羽衣千树点头。

    小林刚要动作,忽然河面翻滚,远远一条白浪拍打过来。

    “这是运河又不是海滩,怎么会有如此高的大浪?”羽衣千树很不解,难道是水坝泄洪才出现如此猛烈的潮水,不过发生这种情况秋田县令不可能不知道啊。

    船只在水浪中被拍打的左摇右晃险些翻倒,那小船上的人就没好运了,被海涛打翻,自己也沉入河里。

    羽衣千树看他苦苦挣扎呼救,让武藤启太飞过去把人救上来,救来时他已经陷入了昏迷,看上去是个普通流浪汉的模样,不过看他的手,却是个忍者的手,有经常使用苦无手里剑留下的老茧。

    羽衣千树让武藤启太把他带进船舱休息,水面平静之后继续开船上路了。

    慢慢水面上出现一些水桶木板,船只的残骸。而运河周围也形成一片水泽,很多沿河的村庄都被洪水给吞噬了。

    “前些日子连日下大雨,难道把堤坝冲挎了吗?”土屋莲太郎猜测道。

    羽衣千树想先行上路的奈良海斗肯定是遇到了更大的水浪,也不知他们的情况。

    向前驶出三四里路就看到了奈良一族的人,他们十分狼狈,在岸边一处高地休整。

    “海斗前辈,需要帮忙吗?”羽衣千树把船靠了过去。

    “原来是千树君。”奈良海斗十分高兴,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运河上游几十条大大小小地船顺流而下,船帆上画有手拿三月镰刀的邪神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