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修真小说 > 惟道惟极 > 第十二章 我也一样
    “手下留情!”苏泽连忙将韩青放在地上,然后一跃而上,来到李恒的面前。

    “师妹,不可无礼!”苏泽先朝水中的韩婷说了一声,然后朝李恒道:“道友,误会,误会。”

    李恒看着一脸抱歉的苏泽,收回了踏在韩婷左肩上的右脚,脸上森冷之意顷刻间烟消云散,转而笑道:“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

    李恒的脚刚刚拿开,韩婷右掌往下一拍,身体瞬间站立起来。

    “啊!”韩婷刚刚起身,口中立刻发出一声痛叫。

    韩婷转头一看,只见自己左侧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整条左臂和胳膊变得乌黑一片,又肿又痛。

    韩婷吸了几口气,只觉得呼吸之间胸口处都传来一阵阵刺痛感。

    她抬头朝李恒看了一眼,然后快步上前来到地上昏迷的韩青身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语气虚弱地叫道:“阿青,阿青。”

    苏泽上前伸手将韩婷扶起,道:“韩师弟只是昏迷了过去,并没有受太重的伤,等他醒来就好。”

    苏泽说着,又将韩青抱起,放在不远处的草地上,背后靠着一块大石。

    “你的伤很重,先坐下来恢复一下,我给你护法。”苏泽对韩婷说道。

    韩婷此时的脸色变得乌青一片,左侧的伤势已经让左半边脸颊都变得一片红肿。

    “那就有劳师兄了...”韩婷只说了这一句话,就一阵气喘吁吁,然后就地盘坐下来,开始运功疗伤。

    苏泽走到韩婷前面,抱拳朝李恒道:“两位道友是太玄宗弟子?”

    擎天道盟里除了会元老祖门下的弟子外,就只有天威门和青玄宗两派,剩下的全部都是散修。

    而会元老祖门下弟子一般都在神都山北面历练,就算来到南边,单凭衣服上的云绣记号也能辨别。

    至于青玄宗的弟子,那就更不用说了,两边若是遇到,要么形同陌路擦肩而过,要么就一言不合开始厮杀。

    散修反倒是保持了中立的局面,两边谁也不帮。

    所以苏泽才能如此客气地对李恒说话。

    然可道听了苏泽的问话,连忙指着李恒道:“这位是我...”

    李恒将然可道拦了下来,然后说道:“不错,我们是太玄宗的弟子。”

    然可道退到一边不说话,苏泽闻言有些诧异:“我听说太玄宗的任九灵掌教已在九年前离世,莫非太玄宗还在招收弟子吗?”

    李恒笑道:“没了掌教,再选就是。没了弟子,只有掌教又有什么用?”

    苏泽点点头,道:“倒是这个道理。”

    说完,苏泽转身走到不远处,将韩婷的法宝‘飞旋刃’收了起来,然后对李恒道:“道友,今日之事,纯属误会。我师妹一时冲动,但也受了这么重的伤,也算两相抵消了,还望道友不要介怀。”

    李恒听到苏泽的话,拱手笑道:“最近刚刚突破炼气八重,无法控制力量,出手重了一些,还请道友海涵。”

    苏泽心头一惊,炼气八重?自己和韩婷也才炼气七重而已,眼前这人看上去比自己还年轻,竟然已经是炼气八重的修为。

    而且看他打落韩婷法宝,打伤韩婷的动作,根本不是什么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而是他出手便如此狠厉,一开始就没打算给韩婷反抗的机会。

    这样的人,无论是修为还是斗法心性,都比自己和韩婷强了太多。

    “好说好说。”苏泽连连点头,他想了想,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五斤赤金丹砂,递给李恒道:“今天出来的匆忙,只带了这些丹砂。我在与那妖兽斗法时耗尽了法力,还请道友帮我师弟疗伤。这五斤丹砂权当定金,日后自当拜谢。”

    李恒面带笑意,伸手将那五斤丹砂推了回去,道:“道友客气了,我这人是个热心肠,这位小友的伤就交给我吧,只是日后道友再来神都山历练之时,一定要到栖霞山上来坐坐。”

    苏泽听了这话,心里顿时明白,李恒是真想结交自己。

    如果他不想结交自己,收了这五斤丹砂,日后自己再送上五斤,这笔账也就清了。

    但他不收丹砂,反而让自己以后去栖霞山做客,明显就是要自己承这个情,以后必定要到栖霞山走一趟,这样走动之间,两家便有了人情交往。

    看着比自己还小的李恒,却对人情世故如此精通,苏泽内心感叹不已。

    不过,能结交这样一个实力强大还懂人情世故的朋友,苏泽还是很乐意的,于是收回丹砂,欣然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苏泽话音刚落,李恒已经出现在韩青的身旁。

    “可道,你过来。”李恒叫道。

    然可道将药篓放下,快步来到李恒面前,然后弯腰将韩青扶正。

    李恒在韩青身后盘坐下来,双掌缓缓推出,《尘寰清华经》在三息之间就在李恒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

    随后一道道醇和绵软的法力从李恒掌心渡进了韩青的体内,其后一道道灵光在韩青周身泛起,开始将天地间的灵气纳入韩青的经络之中。

    在李恒为韩青疗伤的时间里,韩婷已经稳住了自己的伤势,并且外伤和淤肿已经基本消退。

    但左边断裂的那几根骨头,就不是短时间能痊愈的了,至少需要法力蕴养一个月左右才能恢复。

    韩婷睁开双目,首先想到的还是自己的弟弟韩青。

    当她偏斜着身子站起来后,立刻听到身后传来两声轻咳,那正是韩青的声音。

    韩婷右手托着瘫软的左臂,连忙转头看去,却见打伤自己的李恒竟然正坐在自己弟弟身后,双掌对着韩青的后背。

    这一次她没有再冲动了,哪怕用肉眼看也知道李恒并不是在攻击韩青,而是在为他疗伤,并且韩青此刻的气息十分稳定平和,并不像有生命危险的样子。

    “师妹,你怎么样?”苏泽站在韩婷身侧关切地问道。

    韩婷叹了口气,道:“没事,死不了。”

    苏泽满脸歉然地说道:“对不起,师妹,我没有保护好小师弟。”

    韩婷摇摇头,朝苏泽道:“不怪师兄,入山历练总是有危险的,只要没有危及性命就好。这一次正好也让他长个记性,以不要那么狂妄冲动。”

    说完,韩婷脸色苍白,目光深处略微有些惊怕地看着盘坐在那里为韩青疗伤的李恒,低声道:“我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