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玄幻小说 > 爸妈之穿越成圣人 > 第十四章 血脉命术
    “一共15个黄玄石。”

    “这么贵?我家里最贵的丹药也没有这么贵啊”,田宗一脸的肉痛。

    “你家里的丹药能让你突破吗?”启白面色不善的看着一脸委屈的田宗,手里的棍子不断挥舞。

    看到这一幕,田宗只好认命,从自己的乾坤袋里拿出全部的玄石。

    数数发现也只有九块,于是目光看向了他“交心”的朋友。

    这群公子哥目光躲闪,他们的家族不像田家有大量的玄石贸易,只是灵木城的小家族。

    跟在田宗也只是想捞点好处,要是让他们掏出一些东西,那是万难。

    田宗看这群整天围在自己面前拍马屁的朋友,厉声说道:“你们和你们背后的家族还想在灵木城混下去,就快点把玄石交上来。”

    这群公子哥一听慌了神,田家的能力要是让他们的家族滚蛋,他们还真没什么反抗的余地。

    只好乖乖的拿出身上的玄石,结果还多出一个。

    启白眼疾手快,都揽了过来放在怀里,“多出来的一个算赔偿店里的损失了。”

    田宗嘴上说着:“好”,心里,“一个破桌子还值一个玄石。”

    但他也只敢心里说说,要是现在当面说出来,他绝对不敢。

    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都怕了这个地方。

    “滚吧!”

    几人如蒙大赦,蜂拥而出的逃离客栈。

    在他们出门的那一刻,被一个声音叫住,“田少爷也在这里。”

    叫住田宗的人,长着一副络腮胡子,遮住了大半个脸。

    脸上笑眯眯的,神情语气都透露着讨好。

    反观田宗根本不不认识这个人,但认识旁边的下人,这下人不就是那个丢他脸面的刘钱的随从吗?

    脸已经肿成了猪头,看样子是来之前已经被打过。

    田宗也不算傻的不可救药,知道了来的是何人,心里一打算。

    收回了一直嚣张的语气,走过去在胡子男耳边说道:“就是这伙人把刘钱吓成那样,要是刘家叔叔能收拾了这帮人,你们家和我田家的生意我可以帮忙说一说。”

    胡子男一听,眼神里透露着欢喜,心里盘算:“要是能促成和田家的生意,喝点汤也能让我们刘家受益无穷。”

    这么一想,胡子男拍了拍田宗的肩膀,用不符合他面容的声音,温柔的说道:“贤侄放心,这伙人我一定收拾的让你满意。”

    看向启白一伙的眼神中带着凶厉。

    但客栈的众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田宗和胡子男的交谈,启白看在眼里。

    “这算什么,饭后甜点吗?各位前辈们,看你们的了。”

    抱着玄石美滋滋的准备脚底抹油看戏,发现脚下已经动不了了。

    疑惑的看了眼后退坐到座位上的仙人们。

    表情委屈的说道:“各位前辈,你们就想看到你们的掌柜,后辈受别人欺负吗?这样你们脸上也无光啊。”

    几人表面笑嘻嘻,一副我们看你表演的样子。

    启白一看,浪费自己表情,心里暗骂这群仙人没有爱幼之心。

    “不是老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

    胡子男大步流星,走向启白,手里已经在不断结法印。

    “狂风术”

    从胡子男手里出现一阵大风。

    却发现面前的小孩一动不动,让他手里催动的玄气又加重的几分。

    “咦,稳得一批,看来各位前辈还是爱我的。”

    回头露出一个笑容,手里举起一个大拇指。

    枯木道人,一拍脑袋说道:“哎呀,忘记撤掉命术了,抱歉啊小掌柜。”

    还没等启白说完:“不要啊,我不想靠努力吃饭。”解除命术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等“定身术”一消失,启白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控制体内的的玄气也无法让他稳定下来。

    启白艰难的抵御着“狂风术”,另一边的胡子男已经不满意这样。

    “狂风术”一解除。

    手里就开始结另一道命术。

    “风蛇术”

    风化为一道实质的虚影大蛇,灵动的样子,大腿粗的身躯,仿佛一条真正蛇,张开嘴巴对着启白嘶吼。

    “开”

    风蛇脱离胡子男的束缚,扭曲的身体破坏这眼前的一切,也包括面前的启白。

    店外的田宗已经快要开心的叫起来了。

    胡子男已经看到了面前这个少年,被自己击倒吐血的样子。

    启白身后的几位道人没有动,还是一副看戏的样子。

    传音道:“你们说这小子的本源命术是什么?”

    衍道人,带着几分看透世间一切的目光看向启白,说道:“绝对不是简单的本源命术,当时我测试命根的时候,能感觉到每一个光球带来的巨大压迫感。”

    看着向自己袭来的“风蛇”,启白没有丝毫的慌张。

    一直嘀咕着什么。

    “为什么要逼我呢,我只想老老实实成仙。”

    把玄石放在脚下,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

    这是坐在那里的道人,第一次看见这位让他们恨得牙痒痒的小子郑重的样子。

    “咚”

    带着上古正音,敲击在每个人的心里。

    “咚”

    磅礴的气势,压得每个人喘不过来气,粗重的呼吸声让每个人想逃离这里,却始终迈不开腿。

    “请神术”

    用在场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出这几个字。

    身上的衣服,被体内激荡的玄气吹得衣袂翻飞,慢慢的身上开始冒出青色的玄气,连眼睛都蒙上了青色。

    明明晴空万里,几道惊雷让听到动静的灵木城的百姓,出来观望是不是要下雨了。

    城内几处地方,有几人望着天空,仿佛洞穿了云彩。

    在哪里有一尊百丈长的身影,躺在云彩之上,一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拿起手里的葫芦。

    观望片刻,这几人就收回了视线,开始压制身体翻腾的玄气。

    “灵木城何时来了那种地方的弟子,居然被人逼着使用这等命术。”

    客栈内的启白,嘴角也扯出一个和云彩之上那百丈巨人一样的微笑。

    摇摇晃晃的身子,仿佛喝醉一样。

    风蛇张开嘴巴,咬向启白的胸口。

    “逍遥圣境洞中天,五色云藏大道仙。”

    启白嘴里念出一句诗,腰身一扭躲过了“风蛇”命术。

    胡子男看着面前的少年进入的异常状态,心里惊恐万分。

    “仙家之后的家族怎么会排自己的核心弟子来这种地方。”

    胡子男想起了年轻时师傅教导自己话。

    “命术有千万,都是命理之中剥离出来供修炼者使用,还有一种极为特殊的命术。

    那就是仙家之后,他们的祖上出过仙人,家族的后代都流着仙人的血脉,也就能修习一种其他人绝对无法修习命术——请神术。”

    胡子男手里极力的控制着手里的“风蛇术”,但都被面前这个少年躲开,脚踏七星,身体留下一道道残影。

    脑海里还在回想师傅说过的话:“仙人得道果,成了为世间命理的存在,他们的存在就是命理,所以他们也可以被当做一种命术被召唤出来,而请神术也被世间的修炼者叫做血脉命术。”

    睁开眼,电眼逼人,青色的玄气充斥在启白的眼眶。

    “七宝装成银世界,玉人皆是善心田。”

    又吐出一句诗,脚下一提一个木棒被启白抓在手里。

    “小子看好了,这招叫龙游九天。”

    画出一道道残影,缩地成寸,一个呼吸就来到胡子男面前。

    围绕着胡子男,脚下踏出一个个奇妙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