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691 总动员
    国会发生的闹剧,很快就形成报告放在罗克的办公桌上。

    投票的结果确实是没什么意外,117比8,6票弃权,毫无悬念的被否决。

    这就是南部非洲的现状,世界大战爆发在即,欧洲各国厉兵秣马,南部非洲还在忙着争权夺利,幸好杨·史沫资去了本土,要不然更严重。

    “进步党,呵呵——”小斯摇头苦笑,进步党是塞西尔·罗德斯创办的政党,现在已经堕落的不成样子,斯塔尔·詹姆逊博士还活着,但是和死了没什么两样,进步党已经完全脱离斯塔尔·詹姆逊博士的控制,国会的议席正在不断减少,连开普的15个议席都拿不满。

    南部非洲的国会议席理论上是根据各州人口按比例分批,联邦政府成立的时候开普人口最多,所以议席也最多的15个。

    从投票结果上可以看出,即便是开普的议员,都不是百分之百支持艾德蒙·冈特,赞成票只有可怜的八票,开普的混乱可见一斑。

    相比之下,自由党的情况全面占优,联邦政府成立的时候,自由党还要和进步党联合才能获得执政权,现在即便失去进步党的支持,自由党也已经获得过半席位,拥有单独组阁的权利。

    这也是菲利普和阿德矛盾的根源,今年是大选年,阿德和菲利普正在角逐代表自由党参加首相竞选的权利,不管是他们谁获胜,基本上都可以毫无悬念的击败其他党派候选人。

    进步党提名参加首相竞选的就是艾德蒙·冈特,从投票上可以看出艾德蒙·冈特的支持率。

    当然其他党派也都推出了自己的候选人,不过支持率更低,进步党如果联合其他党派输死一搏,或许还有一丝胜算,争取一个联合组阁的机会,不过即便是那样机会也很渺茫,如果形势严峻,自由党也可以选择和尼亚萨兰党联合组阁。

    “别管这些事了,压缩饼干的研究进行的怎么样?”罗克不管国会那些糟心事,有菲利普和欧文在,任何对罗克不利的提案都无法通过,罗克现在的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物资供应的组织上。

    在即将爆发的世界大战中,南部非洲现在已经明确欧洲工厂这个角色,要为协约国提供所有和战争相关的物资,武器装备固然重要,纺织品和食品也同样重要。

    纺织品主要是由约翰内斯堡纺织品公司负责,食品这方面就是小斯的南非公司。

    在此之前,南非公司生产的午餐肉和咖啡、饮料、以及各种罐头已经大获成功,不过仅仅是这些还不够,罗克还需要压缩饼干,为协约国提供更好的补给。

    压缩饼干并不是南部非洲的发明,4000多年前古埃及的坟墓中就已经发现压缩饼干,现在欧洲也有工厂在生产压缩饼干,不过质量层次不齐、口感粗糙、营养不足,最关键的是保质期不够长,经常到食用的时候才发现压缩饼干已经变质。

    想想看,在前线奋战了一天的战士们在进餐的时候才发现配发的压缩饼干是一包散发着臭味满是虫子的垃圾,心情该有多糟糕。

    所以罗克要求南非公司研究保质期更长、口感更好、营养丰富的压缩饼干,这不是罗克的私人要求,而是罗克代表国防部向南非公司提出的要求。

    “按照您的吩咐,我们研发了六种口味的压缩饼干,分别是葱香、牛肉、椒盐、烧烤、菠萝、咖啡,保质期达到两年以上,这下你满意了吧?”南非公司效率高,不过研发压缩饼干的工程师思路奇葩,葱香椒盐可以理解,烧烤咖啡又是什么奇葩。

    “两年?”罗克怀疑,从罗克对压缩饼干提出更高要求到现在也才刚刚几个月,真不知道这个“两年”是怎么确定的。

    “南非公司的工程师发现压缩饼干之所以变质,主要是由油脂的氧化,所以我们现在使用棕榈油,结合现有的资料,保质期肯定可以延长到两年以上。”小斯对手下的工程师还是很有信心的,南非公司可能是现在全世界实力最强的食品加工企业。

    东印度独立后,南非公司第一时间在东印度购买了大量种植园,和香料、咖啡、可可、蔗糖、天然橡胶一样,在东印度,棕榈油的产量也很高。

    “现在我们已经形成完整的生产线,为每个士兵配备的单兵口粮包括午餐肉、罐头、压缩饼干、速溶咖啡,以及营养美味的巧克力,一份单兵口粮完全可以满足士兵在前线一天的营养需求,这种单独包装的单兵口粮所包括的所有食物保质期都在两年以上,公司已经开始组织大规模生产,我在爱德华港和鲸湾都准备了物资仓库,每个仓库可以储存五百万份。”小斯感觉五百万份已经是个无比巨大的数字,按照南部非洲的需求,两个仓库加起来一千万份,可以满足罗德西亚北部师和骑兵第一师一年的消耗,但是在欧洲,到世界大战中后期,一千万份单兵口粮只能满足英军部队两天的消耗。

    这还仅仅只是英国,法国呢?德国呢?俄罗斯呢?

    俄罗斯军就算了,估计俄罗斯买不起。

    好在南非公司的产能还可以继续挖掘,尼亚萨兰军工集团都开始全力以赴,南非公司也要跟上节奏。

    不仅仅是尼亚萨兰军工集团和南非公司,动员令的恐怖之处就在于,一旦发布全社会就变成一部紧密合作的精密仪器,所有的生产生活物资都要为战争服务。

    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虽然没有发布动员令,但是现在的情况和总动员也差不多,尼亚萨兰的汽车公司已经开始调整生产线,1912年以后新投产的生产线全部用来生产军用汽车,拖拉机厂也被紧急转为生产坦克,暂时没有订单不要紧,罗克希望在欧洲需要的时候,全世界只有南部非洲才有能力提供欧洲需要的物资。

    这方面南部非洲有着连美国都不具备的巨大优势,美国的工业能力虽然强大,但是美国的私人企业不可能南部非洲的企业这样,在没有订单的情况下就开始大量生产某种暂时看上去根本卖不出去的物资。

    这样的话,一旦需求变成现实,早有准备的南部非洲企业就会成为唯一选择,毕竟工厂的建设和熟练工人的培训都需要一个漫长的周期,工业底蕴需要时间才能变成现实。

    基钦钠订购两百万支步枪,代表着英国正在逐步将军备竞赛的重心转移到陆军上,连英国这个传统的海洋国家都开始重视陆军,这也意味着军备竞赛已经到了刺刀见红的地步。

    “塞西尔,你低估了世界大战的规模,五百万份远远不够。”罗克提醒小斯要未雨绸缪,和武器不同,食品是快速消费品,不仅仅是军队有需求,平民同样有需求,现在不做好准备,到时候就会措手不及,将机会拱手让人。

    “那就扩大仓库规模,两个不够就建十个——”小斯也低估了世界大战的强度,这可不是殖民地之间的小规模冲突,一旦爆发就会旷日持久,除非某一方彻底认输。

    罗克笑笑不说话,关系再好罗克也不能代替小斯做决定,该说的罗克都说了,听不听是小斯的事。

    小斯还是很聪明的,回头就决定不仅要扩大仓库的规模,同时还要扩大食品厂的规模。

    和尼亚萨兰、罗德西亚的企业一样,德兰士瓦的企业也开始进入动员状态,约翰内斯堡纺织品公司正在研究远远超出南部非洲需求的防寒衣物,除了棉花和羊毛纺织品之外,各种羊皮、牛皮和家禽类的羽绒也开始大量使用,使用这些原料生产出来的衣服保暖效果更好,价格当然也更昂贵,利润更丰厚。

    现在的医药公司规模和两年前相比扩大了五倍,从日俄战争开始,经过意土战争和巴尔干战争的完善,南部非洲的医药产业大幅提高,南非公司为协约队准备了单兵口粮,医药公司为协约队准备的是便携医疗包。

    这种体积只有水壶大小,重量不超过两公斤的医疗包可供单兵携带,每个医疗包中包括创可贴、止血带、绷带、外伤药、碘酒、缝合线、缝衣针、以及感冒药。

    罗克不会忽略流行性感冒的威胁,二十一世纪的流感严重患者都会致命,这个时代致死率更高。

    一个这样的医疗包,对外售价是15镑,只要士兵懂得简单的战场急救,那么在自己,或者是战友需要的是时候就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

    除了纺织和医药之外,更多的企业闻风而动,伏特加工厂改行生产酒精,野营帐篷被改造成临时野战帐篷,各地的农业合作社再次对农产品统购统销,上一次这么做还是布尔战争刚刚结束的时候。

    从四月份开始,报纸上开始连篇累牍的对欧洲形势进行宣传,每个人都深切感受到战争的逼近,以至于对首相选举的关注都在下降。

    全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