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692 有态度
    早上七点,布鲁斯准时离开家门,骑上自行车去法瓦尔特钢铁公司位于璇玑城的研究所工作。

    自行车在南部非洲是城市居民出门很常见的交通工具,和汽车摩托车相比,自行车出行更健康,更环保,没有噪音,而且价格便宜使用成本低不用加油,在南部非洲很受欢迎。

    在欧洲,现在骑着自行车去乡间游玩是贵族青年最时尚的休闲方式,在南部非洲就是普通的交通工具。

    璇玑城的清晨景色宜人,空气清新自然带着清晨露珠的清爽气息,路两旁的景观树郁郁葱葱生机勃勃,地上的青石板干净的能看到石材的纹理,花猫懒洋洋的在窗台上睡觉,猎犬蹲在栅栏门后警惕的盯着每一个过往的行人,偶尔有穿着白色法兰绒内衣和运动夹克早起晨练的人满头大汗跑过,将和善的笑容留给每一个路人。

    不管是熟人还是陌生人。

    穿过十字路口经过早餐店的时候,布鲁斯买了两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加一杯刚刚煮好的豆浆当做早点,顺手买了一份刚刚送到报亭的南部非洲版《泰晤士报》。

    头版头条依然是熟悉的黑体加粗《警惕来自邪恶集团的野心家!!!》。

    布鲁斯摇摇头,把报纸卷起来放进自行车的车篮里,他是来自德国的徳裔,现在已经加入南部非洲国籍,虽然尼亚萨兰承诺在战争期间不会针对任何群体实施任何限制性为,但是布鲁斯依然很担心。

    在这个问题上,欧洲国家的表现并不好,即便是有类似承诺,也会随时推翻,一切以实际执行的政策为准。

    “邪恶集团”是个比较客气的代称,在英国本土,《泰晤士报》使用的标题是《警惕德国的大规模扩军!!!》。

    这也不能怪德国,英国都已经开始扩军,德国肯定也要早做准备。

    布鲁斯在研究所负责的是对多功能军锹的改进工作,他的团队有十五个人,除了布鲁斯之外还有一个叫丹尼尔的徳裔,其他人都是英裔和华裔,近一半的成员毕业于尼亚萨兰大学,包括布鲁斯在内。

    南部非洲正在对军用品进行分类整合,有了统一的规范之后,士兵在前线需要的各种物资都包括其中,约翰内斯堡纺织品公司正在研发携带子弹、手榴弹、手枪、匕首的便携装具,亨利的钢铁公司则是开始研究防护性能更好的钢盔和多功能军锹,对现有装备进行升级的同时,试图将不同的功能整合到一把军锹上,所有的企业都在为战争争分夺秒。

    “早上好,布鲁斯——”在研究所门口,布鲁斯遇到两眼通红头发乱糟糟的丹尼尔。

    “早上好,丹尼尔,你怎么了?看上去有点狼狈——”布鲁斯和丹尼尔关系很好,不全是因为布鲁斯和丹尼尔是徳裔,布鲁斯几乎和每一个人关系都很好。

    “我快气疯了,昨天我和那个该死的邻居吵了一架,他就是个混蛋,我待会要请假去警察局报案。”丹尼尔气势汹汹,布鲁斯知道丹尼尔的那个邻居,一个来自法国的种族主义者。

    法国人和德国人的矛盾不可调和,虽然尼亚萨兰一视同仁,大部分法裔和徳裔也能安分守己,但总是有些人不遵守规则歧视他人,这在尼亚萨兰是很严重的罪名。

    “我支持你丹尼尔,最好把那家伙送进监狱。”布鲁斯义愤填膺,白人在尼亚萨兰已经是少数群体,徳裔又是白人群体中的少数群体,所以大部分徳裔都很团结。

    法瓦尔特钢铁公司在璇玑城的研究所是一栋带院子的三层楼房,这是一栋使用大理石修建的永固建筑,布鲁斯把自行车放在办公楼旁边的车棚里,车棚旁边的停车场上已经停了好几辆汽车,其中一辆是公司给研究所所长埃德蒙德配备的专车。

    “早上好,布鲁斯——”

    “早上好,丹尼尔,你这是被狗了咬了吗?”

    “哇,丹尼尔,你今天的造型真酷——”

    “丹尼尔,老板要你的方案,你最好准备充分一点。”

    研究所气氛很和谐,每个人都会热情的打招呼,狼狈的丹尼尔收到众多的善意调侃。

    三层尽头的所长办公室内,埃德蒙德正在和陆军学院的教官赫尔塔中校评估新式军锹的功能。

    “我们现在使用的多功能军锹价格昂贵,欧洲国家普遍买不起,所以新式军锹的成本必须降下来,这样才更有利于大规模生产。”埃德蒙德不是单纯的技术人员,产研结合一直是罗克要求的目标。

    “随便你们怎么压缩成本,该有的功能必须有,简配版本可以卖到欧洲去,我们自己用的必须质量过硬,功能完善。”赫尔塔中校不管其他的,南部非洲拥有全世界最多的锰和铬,美国都要从南部非洲大量进口特种矿石,法瓦尔特钢铁公司利润丰厚,南部非洲职业军人需要的那点装备还是能满足的。

    “那么我们就去除所有不必要的功能,只保留最基本的挖掘和劈砍。”埃德蒙德划掉大部分不常用功能,使用了天然橡胶的三角柄也换成短木柄,这样能进一步降低成本。

    英国订购两百万支步枪的同时,还订购了一百万把军锹,这些军锹都是简化版,三个月之内就可以完成订单。

    丹尼尔这时候来敲门。

    “——那个混蛋是个惯犯,他经常骂骂咧咧,明确无误的对我进行歧视,昨天晚上我下班回家后发现院子里有垃圾,很明显就是那个混蛋隔着栅栏扔过来的,我都给他扔了回去,然后我们就对骂——”丹尼尔的身体都在颤抖,看样子被气的不轻。

    “太过分了,你当时就应该去找警察!”埃德蒙德也很生气,璇玑城居民总体来说素质还是比较高的,但是种族歧视也不可避免,现在还只是开始,等战争爆发后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

    “我去了,不过警察太忙,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过来处理。”估计这才是丹尼尔气愤的真正原因,这种事在璇玑城可不常见。

    “昨天军警有一个联合演习,关于控制突发事件,所以警察局估计也是人手不足——”赫尔塔中校知道情况,每年军警都有联合演习,最近的次数有点多。

    “我们的科研人员应该得到更好的保护。”埃德蒙德不认可这个借口,虽然南部非洲也是以“公平自由”标榜,但是如果有重大事件突发,研究所的研究员还是重点保护对象,这些都是有预案的。

    赫尔塔中校点点头不说话,璇玑城的居民多半是为科研机构和尼亚萨兰大学工作,这座城市就是围绕着尼亚萨兰大学才出现的,所以没有谁能享有特权,埃德蒙德也是自我感觉太良好。

    “你的邻居是什么人?在哪里工作?”埃德蒙德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还是先了解对方的背景再说。

    “白人,爱尔兰口音,好像是兰德银行的高管——”丹尼尔也不太清楚,法瓦尔特钢铁公司不好惹,兰德银行更不好惹,能在璇玑城拥有独立住宅的肯定是高级管理人员,兰德银行的普通职员也要住公寓。

    这下连埃德蒙德都开始皱眉头,沉吟一下拿起电话准备打给兰德银行在璇玑城的经理乔治·贝尔,法瓦尔特钢铁公司和兰德银行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我等下还有事,告辞——”赫尔塔中校不掺和这些纠纷,现在知道警察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上门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丹尼尔心情惴惴不安,埃德蒙德没有同意丹尼尔的请假要求,不过把事情揽了下来,该有的担当还是有。

    “别担心,丹尼尔,不是你的错。”布鲁斯安慰丹尼尔,这就是布鲁斯受欢迎的原因。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那个混蛋付出代价。”丹尼尔现在也意识到问题可能不太好解决,毕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想到兰德银行的背景和实力,恐怕法瓦尔特钢铁公司也不好使。

    “不用怕丹尼尔,我们支持你,不行我们可以找报社,我认识一位《泰晤士报》的记者——”

    “不用找记者,我们直接找律师,控告那个混蛋种族歧视。”

    “打市长热线,不行就去鹰堡找勋爵告状——”

    “谢谢,兄弟们,你们真的让我很感动。”丹尼尔的同事都很热心,七嘴八舌出主意,丹尼尔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

    不知道埃德蒙德是怎么和乔治·贝尔交涉的,丹尼尔晚上下班到家的时候,发现昨天还情绪暴躁的邻居正在自己的栅栏门前等候,手里还拿着一束花。

    看到丹尼尔,邻居表情略带尴尬,硬着头皮过来向丹尼尔道歉:“抱歉丹尼尔,我昨天的工作很不顺利,所以情绪失控——”

    丹尼尔瞠目结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哦,埃尔温,我也有错,我这几天的心情也不太好——”

    别管是不是真心实意的道歉,有这个态度就行,丹尼尔的要求并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