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玄幻小说 > 军师威武 > 第10章 虚兵接应
    庞丽山山寨。

    相对于梁春那边的压抑,山寨之中气氛很好,以曲覃、张昶两个贼首为主,庞丽山山贼主要首脑集中与此,一个个笑容满面。

    “尤先生,还是您厉害!”曲覃起身看向左侧一名文人打扮的男子,“梁春可是个不好惹的家伙,想不到还是被耍得团团转!今日宰了他的心腹大将,想必此刻正在军营吐血呢!哈哈哈哈~”

    被称呼为尤先生的文人露出得意笑容,一把纸扇轻轻晃动,淡然回应:“梁春虽有能力,却独断独行,过于自大。似这等对手,并无威胁。”

    “还是尤先生厉害,”张昶笑道,“若非先生,我们两个大老粗早就忍不住下山与梁春决一死战。”

    “既然尤先生说要坚守,我们还要继续保持。”曲覃笑道,“待到梁春败走,再趁势攻打华郡。若能得到华郡,可与王师互为犄角,成为推翻大成国的重要力量!”

    “陛下命我来此,就是要促成这件事情!”文人微笑点头,“待攻占华郡,便为我梁义天国大将军!”

    曲覃张昶闻言对视,全都掩饰不住兴奋。

    文人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看一眼外面磅礴大雨,背对着诸位贼将:“今日折了心腹,梁春心中混乱。值此大雨,防守必然疏漏。两位将军可领兵下山,冒雨夜袭!”

    “可是尤先生,您先前不是说必须坚守到官军退兵?”曲覃起身问道,“再者,雨势过大,漆黑之中下山不易,更不用说夜袭......”

    “此一时,彼一时!”文人回头,“战场之上,变化莫测。两位将军若是此刻领兵夜袭,虽然会有折损,却有机会一战功成!若能拿下梁春,华郡便顺利纳入我梁义天国!”

    曲覃张昶看向对方,思索之后同时点头:“尤先生乃陛下亲派,我等自然遵从调拨!”

    “好!两位将军果然有胆有识,既如此,还请速速召集善于夜战之人。”

    ......

    官军军营内,果然防守松懈。

    如此瓢泼大雨,梁春也没想到一直坚守不出的庞丽山贼,会在如此天气下山奇袭。

    雨势很大,陡峭的庞丽山地形危险至极,再熟悉的人都有可能遇到危险,何况火把根本点不起来,只能摸黑冒雨。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如此漆黑的环境之下,摸黑下山途中都有可能摔死一堆人,更不用说山下河流因为大雨而涨潮,想要渡过更是危险。

    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出兵。

    所以军营之中除了值班巡逻之外,包括梁春自己都睡得很沉。

    大概凌晨一两点钟,一天之内人最困乏的时刻,军营内巡逻士兵都开始打瞌睡,穿着蓑衣躲在角落眼睛半睁半闭。

    黑暗中忽然有大队人马匍匐出现,静悄悄靠近。

    “杀——!!”一声暴喝划破夜空,黑衣人鱼贯而入。

    沉睡的梁春,在突如其来的震耳杀声中醒转,甚至来不及穿戴甲胄,惊慌拨开帐帘,只见营内一片混乱,大雨之下通红一片,厮杀阵阵。

    “梁春何在?!”

    “抓住梁春,死活不论!!”

    “杀啊——!!”

    无法判断敌人有多少,总之遍布军营,正与官军厮杀。而且,官军这边哭喊逃窜,甚至无数士兵跪地投降,根本没有士气一战。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敌人会冒雨奇袭,不可能!梁春难以置信,眼看一名贼军迎面扑来,赶紧举刀将其砍倒,大声呼喊:“来人、来人!!”

    他的喊声吸引到一部分贼军的注意力,马上有人大喊:“梁春在这里!”

    “杀——!!”无数贼军立刻涌来。

    “主公!!”另外一边数十名骑兵出现,很快来到帐前,一边阻拦贼军与之作战,一边冲着梁春呼喊,“情势不妙,主公速速上马!”

    发现是麾下将领,梁春也顾不得自己没穿甲胄,赶忙随着一起来到外面。

    一名将领脱下自己甲胄外面的蓑衣给梁春披上,扶着他骑上战马,大声喊道:“赶快护送主公离开此处,我来殿后!”

    “主公速走!”其他将领纷纷护着梁春,冒雨带他从另外一端强行突围。

    山贼那边有人看到,于是大声呼喊:“梁春往那边跑了!”

    “休要走了梁春!”

    “梁春跑了!官兵败了!”

    ......

    呼喊声引来曲覃、张昶,两人率领山贼砍杀官军,夺下数匹战马,冒雨紧追不舍。

    很快追上,曲覃举起斧头呼喊:“梁春老儿,今日你命丧于此!若是下马投降,留你一条狗命!”

    “大胆贼子!”听到这话,梁春身边一名将领怒了,猛然掉头举枪迎来,“彭朗在此,纳命来!”

    “找死!”曲覃双腿一夹,高举大斧。

    两马交错,彭朗首级落地,竟然一招都没挡住。

    “杀——!!”曲覃完全没有停顿,与张昶带着山贼猛追。

    “贼子看箭!”离开军营,眼看对方越来越近,一名将领转身拉弓。

    只是营外没有火光,漆黑一片根本无法判断距离。还未等他射出箭矢,张昶的大刀落下,将领翻身落马。

    “护着主公回城!”数名将领调转马头,在黑暗之中与对方缠斗。

    这边梁春冒着大雨惊慌逃窜,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什么,只能依靠战马的记忆,在黑暗中原路返回。

    此刻脑中也是一片空白,毕竟怎么都料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幸好有忠心的将领保护着,只是身边只剩六七人,上万大军还在营地那边不知道怎么个情况。

    明明就是一群泥腿子组成的乌合之众,怎么会如此可怕?为何军队在山贼面前毫无反抗之力,正义之师岂会输给一群贼子?

    混乱之间,后方再度传来曲覃与张昶的吼声:“梁春老贼哪里逃?!”

    “速速下马投降,献出华郡城池饶你性命!”

    “休要走了梁春!”

    “杀啊——!!”

    大雨之中,敌方呼喊越来越近。

    “我命休矣!”这种状况下,梁春露出绝望神情。

    前方刚到庞良河道,过了桥距离华郡还有一天路程,后面贼军越追越近,这下怕是在劫难逃!

    难道近日真的命丧于此?

    后面曲覃、张昶率领山贼将领已经追至,黑暗中虽然只能隐约看到人影,却能肯定梁春就在其中,当然不会让他跑掉。

    不管是将其活捉亦或者当场杀死,都是大胜!

    此战之后,华郡便像敞开门一样,可以轻松掌控。

    就在曲覃张昶心中大喜,准备冲过桥梁拿下战果之时,河对面忽然锣鼓齐鸣,紧接着一声炮响,杀声震天!

    “祖父莫慌,梁楷在此!”黑暗中有人疾呼,“莫要走了曲覃张昶,死活不论!”

    “杀贼!!”震耳杀声迎面而来,金戈之声甚是清晰。

    本以为穷途末路,以为死定的梁春,此刻满是欣喜:“楷儿?速速领兵擒下贼人!”

    黑暗之中根本看不见人,也不知道梁楷为何出现在这里,更不知道除了他还有谁抵达此处,但曲覃、张昶追得紧,身边山贼不是很多,若能拿下两个贼首,便能扭转局势。

    护着梁春的将领们,也都露出死里逃生后的侥幸表情,立刻调转马头大吼一声:”休要走了曲覃张昶!!”

    “杀——!!”后方立刻传来震耳呼声,密集脚步声传出。

    “糟糕,有埋伏!”大雨之中看不清楚,曲覃意识到危险,急忙调转马头,“贤弟,撤!”

    “撤兵!!”张昶也在桥上掉头,大声招呼山贼逃离。

    “追!一定要擒下贼人!”梁春感觉有人靠近过来,在耳边呼喊自己的名字,于是赶紧喊道,“楷儿,速度追捕贼首曲覃张昶!”

    听到声音,梁楷确定祖父位置,纵马到他身边压低声音:“祖父,此处只有我梁府仆役十数人,假借雨势制造虚兵,并无可用军马!还请祖父速速回城,若被贼将识破,恐怕逃之不及!”

    “虚兵?”梁春闻言震惊,急忙喊住想要追赶的贼军的将领,抹黑跟着梁楷掉头逃离。

    回城途中,在马上大声询问:“楷儿为何会在此处?”

    “是父亲下令,让我提前一日抵达此处作为接应。”梁楷回答,“父亲要防备刘保,只能调动家内仆役至此,听闻祖父过来便敲锣打鼓以虚兵之势吓退贼军。”

    “原来如此!”梁春点头。

    因为自己带出一万兵马,城内保留郡兵其实一半是刘保的,一半听命于梁家。这个时候若是有大队人马出来,刘保必定清楚知道,并且会趁势叛变。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也是属于无奈。

    可惜!如果带了兵说不准可以抓住曲覃和张昶,反转战局。

    这次虽然大败,必定会有大量士兵自行逃回华郡。内有刘保,外有贼寇,情况还真是不乐观。好在只要活着回去,这些都不是问题。下次一定会剿灭庞丽山山贼,让他们付出代价!

    梁春虽然狼狈,却并未因此而沮丧。胜败乃兵家常事,这回吃亏,下次讨回来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