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科幻小说 > 蒸气大陆的猎魔人 > 第十六章 奇怪的吸血鬼
    “查普曼!”

    戴维思语气满是苦涩。

    “你能跑的话,就别理我了。”

    他知道这个男人虽然嘴上喜欢哔哔人,但是对于他这个菜鸟真的很照顾。

    查普曼一愣,哈哈大笑。

    “戴维思,你在想屁吃呢,能跑我早就跑了,谁理你啊哈哈。”

    戴维思有点搞不清查普曼到底是怎么想的。

    “有办法不?”

    “没。”

    “那你还笑的这么开心?”

    查普曼眼中观念闪过一丝回忆。

    “说来话长,那还是我第一次参加战斗...”

    “好了别说了。”

    戴维思打断了他,指着虚空女巫。

    “那东西可不准备听你长篇大论。”

    果然,随着戴维思的开光嘴,虚空女巫彻底停止了手里的动作,一层浅紫色的光层围绕着他,如同一层薄薄的泡沫。

    “砰”“砰”“砰”

    戴维思不信邪连开数枪,却如同遇到了at立场一般,完全被弹射开来。

    “信了吧臭小子。”

    查普曼开口打趣道。

    戴维思表情夸张。

    “...你好像还很开心,我们都快死了!”

    查普曼淡定的点了支烟。

    “让你见识见识体质形老猎人的终极办法。”

    紧接着,查普曼一把扯下自己满是口袋的马甲,丢给了戴维思。

    “送你了,小子,可别还死了。”

    说完这句话,只见他拿出之前击败的虚空女巫体内的虫子,拿出一根针管模样的物体,直接将虫子抽空,随后注射到自己手臂上。

    转瞬间,随着“砰”“砰”“砰”的剧烈心跳声,查普曼的身体猛地增大一圈,全身开始变紫,一块块的肌肉隆起,大口大口的热气从他嘴里冒出。

    “呼~呼~”

    而此时虚空女巫终于也来到两人身前,查普曼毫不畏惧,膨胀了一半的身体提拳一拳打了上去,说来也奇怪,戴维思的子弹无法突破的屏障,在查普曼的拳头下却如若白纸。

    只见查普曼先是一拳打出,先是硬生生击停了虚空女巫,查普曼脚下的石头都被巨大的反弹力道生生震碎。

    很快,查普曼整个身体都变得高耸,查普曼双手一合,往前一插“噗通”一声,竟然直接捅入了虚空女巫的屏障之内,两只手一扒拉,直接将屏障扯开。

    紧接着一只硕大的手掌伸了出去,掐住了虚空女巫的脖颈,将它从屏障中拉扯出来,又是几拳抡在它脸上,顿时火花四溅。

    看的戴维思热血沸腾,查普曼居然还有这种能力,简直太强大了,然而此时的戴维思还不知道这种力量是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的。

    战斗还在继续,虽然虚空女巫失去了屏障,但是它的利爪还在,被查普曼重拳出击也不示弱,手中利爪在查普曼身上划出无数血痕。

    查普曼也发了狠,一个翻身把虚空女巫死死的压在地下,一拳又一拳打在虚空女巫头顶,虚空女巫被死死的压制住了,但是它并非没有反抗能力,利爪一次又一次的刺入查普曼的身体。

    查普曼却不管不顾,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只顾着对着虚空女巫重拳出击,打到兴致高昂之处,直接从腰间摸出自己的佩刀,朝着虚空女巫身上刺去。

    哪怕它们此时在看上去就像两把短匕首,但是查普曼毫不介意,全力输出,一刀刀刺在虚空女巫胸口上,绿色的血液四处横流,砍刀已经变成了短剑,查普曼却是毫不介意。

    刀刃碎了就用刀把,刀把裂了就用刀背拍,时不时还从脚底下摸出几块板砖助兴,就这样,在戴维思看来不可一世虚空女巫被查普曼生生锤死,整个身体烂成一堆看不清的烂泥。

    戴维思甚至看得见那只被捶烂的虫子,但是查普曼还是不知疲倦,如同铁人一般,继续持续着机械化的动作。

    “停下来查普曼!可以了,可以了!”

    戴维思忍不住开口道,似乎听到戴维思的呼喊查普曼身子一僵,倒了下去,开始不断抽搐,四肢开始不断变异,膨胀随后恢复。

    戴维思看的肝胆欲裂,虽然只是短短一晚,但是他早已经将查普曼看作生死之交,赶紧冲上去,想扶起查普曼,却发现自己根本无从下手。

    查普曼那膨胀的身体比起戴维思要大上好几圈,他只能勉强将查普曼翻了个身子。

    “查普曼!你没事吧!”

    查普曼忍着身体的剧痛,勉强开口。

    “快走吧,戴维思,我不行了!”

    戴维思大急。

    “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查普曼怪异的脸挤出一丝微笑。

    “你不会以为我用出这样的力量没有代价把菜鸟,这可是我用整条命换来的瞬间爆发,你快走吧,不然等下会连累你的。”

    “不,查普曼我不走,我相信一定会有办法的!”

    查普曼挤出一丝苦笑。

    “要是有办法,人类早就称霸大陆了,别傻了菜鸟,听我的快走,再过不久我也可能会变成怪物的。

    对了顺便去看看阿芙拉,她也许还活着。”

    戴维思一听阿芙拉,顿时精神一振。

    “对,阿芙拉,她一定有什么办法!”

    叫不停蹄的从查普曼身边离开,戴维思没有理会那些楞在原地的尸傀们,在没有人指挥的情况下,一个农民也能砍死几只,天一亮自然有人收拾它们。

    在战场上找了一圈,戴维思终于在角落的石像后发现了阿芙拉,他是顺着血迹找到她的,此时的阿芙拉也不好过,大半个肚子被撕开,肠子流了一地,甚至能透过伤口看到被砍断的颈椎骨。

    “阿芙拉!”

    戴维思颤抖着声音。

    听到有人呼唤,阿芙拉勉强睁开眼睛,眼神暗淡。

    “是你的戴维思啊,看来你们赢了,我这是没救了。”

    对于生死阿芙拉似乎看的很淡,这是戴维思对查普曼和阿芙拉这群猎人的统一印象,似乎生命对他们而言没那么重要,反而是对戴维思他们怎么赢得战斗很感兴趣。

    戴维思虽然对亚当斯吹嘘自己是个医生,但是于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将两人战斗的情况和阿芙拉简略的说了说。

    “用了那个么,没想到查普曼还是个初代猎人,现在很少见了。”

    戴维思不太明白阿芙拉是什么意思,手里拿着从查普曼衣服中取出的药水不知道要不要用。

    阿芙拉倒是直接,看着戴维思,道。

    “算了把,你不想我的痛苦更久一些的话。”

    紧接着,阿芙拉开始劝阻戴维思。

    “记得,使用了那种能力的初代猎人是没法救的,你不要想着去见救他了,不然等他暴走只会伤了你自己。

    还有,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我还有一个妹妹,叫阿芙蕾,我需要你将这个交给她,告诉她姐姐爱她。”

    戴维思有点僵硬的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但是查普曼真的没办法了么?”

    阿芙拉只是摇摇头,看样子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很快,阿芙拉将一个小包裹交给戴维思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戴维思叹了口气,用一块干净的窗帘包裹住了阿芙拉的身体,转身离去。

    今晚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实在太煎熬了,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却一晚上发生了这么多次,他没有听从阿芙拉的建议,而是回到了查普曼的位置。

    “你不该来的。”

    身体已经肿的不成样子说话不清的查普曼说道。

    “但我还是来了,不是么。”

    查普曼苦笑一声。

    “最后这丢人的一幕还要让队友看着,真是够了。”

    戴维思听他称自己是队友,脸上表情微动,但是最终只是化作一声长叹。

    “就让我陪他走完最后一程把。”

    就在两人默默相互告别之际,一声满是傲气的声音出现在戴维思耳边。

    “真是令人敬佩的战友之情啊,看的我都快哭了。”

    “!”

    戴维思一惊,居然还有人,难道今晚还有什么幺蛾子??

    抬头一看,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戴维思眼中,那个身影高高的站在屋顶,皎洁的月光将他的影子拉扯的老长,长长披风与头发随风飘荡,这一幕如果让思春少女见到,又不知道要迷死多少人。

    顺着戴维思的视线那个身影从高空一跃而下,顺便做了个反身翻腾两周半再转体两周半的屈体动作,完美落地。

    由于动作实在太过优雅,戴维思差点忍不住给他鼓掌,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停止了手头上的动作,戴维思将手搭在轮盘上,警惕的道。

    “你是谁。”

    来人呵呵一笑。

    “你猜。”

    戴维思“...”

    来人见戴维思一言不发,倒也没什么意见,自我介绍道。

    “我的名字是,德古拉,如你们所见,我是一个吸血鬼。”

    戴维思没什么反映,在这个世界他奇奇怪怪的东西见的多了,多个吸血鬼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反倒是是查普曼很震惊。

    “不可能,德古拉早在几百年前就死了,你不可能是他。”

    来人倒是很细心的解释起来。

    “几百年前,你们人类确实击败了我,但是却无法杀死我,卑鄙的尼莱王用计谋囚禁了我,而如今我已经从地狱中归来。”

    或许是德古拉给查普曼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他突然猛地站了起来,大喊一声。

    “戴维思!跑!”

    转即用尽全身一起一拳朝着德古拉打去。

    但是德古拉却只是摇摇头,查普曼连他身子的一角都没碰到,他轻轻一动,身子瞬间出现在查普曼身体左侧,锋利的指甲直接插入查普曼脖颈。

    戴维思都愣住了,但是他当然不会抛弃查普曼直接逃跑,见查普曼被攻击,赶紧拔出轮盘就要射击,却被德古拉一句话打断了。

    “想他活着就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