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科幻小说 > 蒸气大陆的猎魔人 > 第十八章 再见查普曼
    其实戴维思精力对于自己的限制并不大,相反各种制作特殊子弹需要的材料才是自己需要考虑的。

    想着,手中的子弹转动的更加快了,就在戴维思考之际,大门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戴维思!戴维思在吗?”

    “是查普曼!”

    戴维思心中一喜。

    “他果然没事。”

    一屁股坐了起来,戴维思打开大门,一个面容虚弱焦枯的高大汉子站在门口,体型和面容有些不协调。

    “查普曼,果然是你!”

    查普曼见戴维思也是露出干巴巴的笑脸。

    “你醒了,走吧我们去走走。”

    说着查普曼朝着屋里打了个招呼,看样子似乎和亚当斯两人认识。

    戴维思:“?你们认识?”

    查普曼解释道。

    “昨天来找你,他们说你还在睡,我就走了算是认识了一下。”

    戴维思点点头朝着屋里打了个招呼,准备先和查普曼出去走一趟,这连续昏迷了两天可是耽误了不少事情,阿芙拉交代的遗物什么的也还没交给她妹妹。

    “去去去,最好别回来了。”

    亚当斯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朝着戴维思做鬼脸。

    屋内的坎蒂丝好气又好笑。

    “少爷,你这样演戏有意思么。”

    亚当斯突然一笑。

    “坎蒂丝,这是男人的快乐你们女人不懂。”

    坎蒂丝没有回答,只是道。

    “少爷,你说这次我们能在这待多久。”

    亚当斯眼神中也出现一丝惆怅。

    “无论待多久,无论去哪里,只要我们一直在一起就行了。”

    坎蒂丝害羞的低下头,蚊子一般道。

    “嗯~”

    门外的戴维思两人已经走远,正交谈着。

    “查普曼,你恢复的怎么样。”

    查普曼苍白的脸颊露出笑容。

    “还活着,不过估计还要做猎人恐怕够呛。

    看来要掉下来不少战斗力,以后轮到我做菜鸟了。”

    “说起来戴维思那天你到底是怎么救下我的,我可从来没听说过那个猎人直接注射属性原液之后还能活下来的。”

    戴维思脸上一僵,其实德古拉救下查普曼这件事他谁都没告诉,他的潜意识告诉他,这件事说出去了恐怕麻烦不小。

    然而戴维思还是禁不住查普曼的一在追问,将事实告诉了他。

    “诶~果然是这样么。”

    查普曼眼神有些低迷,但是语气中似乎早有预告。

    戴维思:“查普曼你猜到了?”

    “恩。”

    查普曼点头。

    “要解除直接注射属性原液的后遗症,除非将血液全部抽干在换上新的,但是血都抽干了人肯定是死了。

    唯一可能可行的办法就是吸血鬼,他们是玩弄血液的行家,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怎么让一个人不死又能抽干他的血。”

    戴维思疑惑道。

    “那你怎么唉声叹气的,不应该开心么?”

    查普曼神色暗淡。

    “能捡回一条命我确实应该开心,但是这次的后遗症太大,实在让我开心不起来。”

    戴维思:“?怎么回事?”

    随后从没向戴维思讲述了他的情况。

    原来,在这个世界中高级的猎魔人被分为两类,一类属于基因改造,一类偏向机械运用,他与阿芙拉就是着两个方向的典范。

    其中基因改造是一项十分危险的改造过程,人类研究了数十年才有了一些成果。

    原理是利用一种名为神血的液体,融合一些魔物或者动物的基因注入身体,强化人类的肉体,使人类的实力远远超过人类的极限,强大者甚至拥有能与魔物肉搏的强大实力。

    但是所有力量都是有代价的,初代改造人基本接受的都是全身改造,十分容易失去控制,分分钟暴毙。

    而较为稳定的二代猎人,他们只是注射了少量的神血,实力上却比一代要弱许多,这类人基本上隶属于军队。

    到了第三代,人们已经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定制需要强化的部位了,因此在保证了能力的同时稳定性也不错,是现在的主流猎人群体。

    而查普曼正是一代猎人中的少数幸运儿,他在多场战争中活了下来。

    戴维思有些疑惑。

    “那么你和我说这些和你被吸血鬼换血,有什么关系?”

    查普曼继续解释,原来,他们猎人的绝大部分力量来源就是血液中的神血,全身换血就以为着失去了神血,也就失去了力量,讲到这里戴维思终于明白查普曼为何表现的如此虚弱了。

    “那查普曼你,还能当猎人么?”

    查普曼一巴掌拍在戴维思的肩膀。

    “哈哈当然可以拉,你在想什么呢你,本来我就不是靠身体吃饭的猎人好吧,我靠的全是技术,技术懂吧。”

    戴维思看着强言欢喜的查普曼,有些不是滋味,但是他也清楚这个时候不去触碰这个男人内心的痛点,这不是他这个队友应该干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平民区的猎人酒馆,说是猎人酒馆但是其实平时也接待平民,自然也包括一些地痞流氓。

    酒馆的气味并不好闻,里面烟味,体臭味,什么都有,戴维思有些难以适应忍不住皱起眉头。

    最终还是查普曼一把将他推了进去,美滋滋的点上一支烟,查普曼坐在吧台上开始和调酒的老板娘调情。

    戴维思则是将注意力放在酒馆内部,似乎这个世界的酒馆都是这个风格简单双开百叶门,直通吧台,你一眼就能看见那一柜子的酒,当然还有老板娘胸前摆放着的又大又白的啤酒杯。

    通道两边摆放着一些颜色发黑的桌子,人不是很多,也许是白天男人们都去工业区工作了。

    “喝点什么,小帅哥。”

    又大又白的老板娘随意的附和了查普曼两句开始招呼起戴维思,看查普曼表情如故两人似乎是熟人了。

    “啤酒吧。”

    “行。”

    很快,一杯啤酒放在戴维思面前。

    “查普曼,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现在可不是喝酒的时间。”

    查普曼抖了抖酒杯子。

    “别急小子,我带你来可不是为了喝酒。”

    “嘿薇薇安,把我寄放在这里的东西拿出来。”

    “查普曼,要东西可以,寄存的费用呢?

    是不是该算算?”

    查普曼不耐的打了个酒嗝。

    “才一天,算什么钱,我们都这么熟了是吧。

    好了好了,说好的十个银币,我放这里了。”

    查普曼拿出银币往桌子上一拍。

    酒店老板薇薇安这才从角落的保险箱子中掏出一个包裹,递了过来。

    查普曼伸手接过晃了晃。

    “这东西,阿芙拉的安家费,吃完饭我们去找她妹妹。”

    戴维思恍然大悟,于是点了块肉排坐下来等吃,查普曼笑了笑。

    “这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