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修真小说 > 西游大妖怪 > 第7章:金腰带
    “好,给你个机会!”

    陈阳的话,在张松听来,如同天籁之音。

    抬头看了一眼陈阳,此刻他的冷笑在张松看来,竟如此温暖、和煦,简直比他爹都好看。

    砰~砰~砰~

    又是三个响头,“谢爷爷不杀之恩,小的…”

    他话没说完,便被陈阳打断了。

    陈阳仰天长叹,“你二人不死一个,难平我心头之恨呀!”

    此刻徐清莲也意识到什么,看着回头狰狞的看着自己的张松,紧张的连连摆手,“不…不…师兄,你莫信这妖道的话,他…他这是让我们自相残杀!”

    张松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嘿,但这是我最后能活命的机会了,师妹,你不是愿意为师兄付出一切么,最后帮师兄一次可好!”

    陈阳看着慢慢走过去的张松,听他话中的意思,似乎这小子也没傻透呀…

    此时,张松、徐清莲二人,已经在草地上撕打起来。

    没了法术的二人,如同凡人一般,手脚并用,拳打脚踢。

    陈阳见二人如此这般下去,不知何时才能分出个生死。

    一甩手,将他们二人的宝剑扔了过去,也不说话,看谁激灵…

    到底是蜀山剑宗出来的,二人手持宝剑打斗起来,可比用拳脚好看多了。

    一时间,剑光凛凛,轻喝、怒吼遍布于峡谷。

    斗了有两刻多钟,到底是男的体力比较好,张松趁徐清莲一时不备,一剑戳进她的心窝。

    当啷~

    徐清莲手中宝剑落地,双手捂着插在自己心窝吧剑刃,满脸的恨意,双目之中竟包含无数情感…

    但他师兄没再看他一眼,转头跑向立在不远处的陈阳。

    但没有两步,突然胸口一凉,只见一截剑尖从胸口透出。

    原来是徐清莲见自己师兄竟如此决绝,竟不愿再看自己一眼,拼尽全力,将地上的宝剑踢出,正中张松…

    陈阳也没想到,徐清莲竟如此…给力!

    这下好了,自己双手,未粘一丝血腥。

    待二人死透,陈阳甩出两团火焰,将他们彻底磨灭在这个世间。

    火焰是灵火,很快地上就只剩两个戒指,和两把宝剑。

    走上前,一一拾起。

    扬起一阵风,满天的飞灰,来年青草定然更加旺盛…

    …

    …

    清晨,蓉城城门敞开,一队官兵开始了新一天的值守。

    自远处,一名身穿白袍的俊俏郎君缓步而来。将要到城门口时,就听身后马蹄踏泥,飞驰而来。

    一群身穿道袍的女子,一个个面露疲惫,却神态高傲,到了城门,也不停歇,直冲岗哨…

    一时间,排队入城的人,四下躲避。

    待到那群尼姑进城之后,官兵才恢复了进城的秩序。

    “姓名!”

    “陈阳。”

    “一人十文…”

    “…”

    交钱入了城,陈阳悠悠闲闲的四下瞎逛,到了饭时,找了一家看着就大气的酒楼,迈步而去。

    叫上一桌好酒好菜,边吃边听四周食客闲谈。

    自从那日,陈阳了解了张松二人之后,便又向西而行。不知怎得,就到了蜀地。

    起先,陈阳心中还很是忐忑,自己杀了蜀山剑仙的后人,若是稍微露出一丝端倪,恐怕三条命也不够砍的。

    不过还好,似乎自己做的很到位…

    端起酒杯,滋溜一声,感叹一句好酒这才开始品尝佳肴。

    就听一桌几个汉子,说起一件跟陈阳又莫大干系的事。

    “嘿,几位,你们听说了么!蜀山出大事了!”

    一个满脸奸滑的男子,一句话挑起了满桌人的兴趣,蜀山,蜀地太上皇,他们的隐私事,当然被民间百姓所喜闻乐见。

    那人声音一落,就有人来捧场,“哦?不知这蜀山剑宗能出什么大事,莫非有不知死活的妖魔前去砸场子?”

    说着全桌人哈哈大笑起来。

    奸滑男子也不恼,等众人笑毕,摇晃着脑袋环视四周,然后轻伏身子,压着声音说了起来。

    “区区妖魔,对蜀山来说,一剑而已。我说的事,跟剑仙有关…”说着又环视一圈,似乎生怕外人听去。

    这下子大家的兴趣被激发了,一个个满脸赤红,压着嗓子,让那人细说。

    谁知这时,那人反倒端坐了身子,轻咳一声,“咳,许久没尝过游龙过海了,一时间竟有些犯馋。”

    同桌的一打扮阔绰的男子,似乎知道他会来这一出,当即唤来小二,“加上一道,游龙过海!”

    这才看向那位刘兄,“且细细说来吧刘兄!”

    见这位如此坦荡,那位刘兄便也不在矜持,开口便娓娓道来。

    陈阳在一旁,也是竖着耳朵,听的分外仔细。

    等到陈阳吃的差不多了,那人也讲完了,陈阳暗自点头,果然是张松跟徐清莲失踪之事。

    不过被这汉子讲来,那是分外精彩,各种的恩爱情仇,干差烈火,情侣私奔,虽说有夸大其词的地方,但却能让人听的津津有味。

    不过,知道真相的陈阳,洒然一笑,便上楼去了。

    到了客房,上好门窗,陈阳躺在床上心思又飘忽起来。

    自己这一路行来,似乎冥冥之中有谁在指引,告诉自己蜀地有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

    到了蓉城附近,这股子的感觉,越发强烈。

    一缕手上的一枚戒指,床上出现两把宝剑。

    一把稍微纤细一点,剑体泛着青光,一把略微粗犷几分,剑体盈盈紫光闪烁。

    陈阳一看便知,这两把剑,正是仿制的蜀山至宝——紫郢、青索。

    看这两把剑的材质,陈阳暗自感慨,到底是名山大派,竟然用紫金之精炼制两把仿制品。

    要知道这玩意儿,炼制仙器之时都能用得上…

    想自已,如今连一小块的紫金都没见过,在半月之前,浑身上下,最值钱的就是自己的身子了。

    想着陈阳又眯起了眼睛,嘴角含笑,张松他们两个,简直是自己的福星,送宝,送功法,送钱,反正是身家性命都送给了自己。

    给他们找的那个山清水秀的墓地,不亏!

    收起两把宝剑,又取出一块玉简,神识探出,一点一点的研磨着玉简上的禁制。

    这玉简,是徐清莲储物戒指中发现的,上面附着一层禁制,经过半个月的研磨,终于要将他给破开了。

    到了够半夜,略显疲倦的陈阳,一脸惊喜的看着玉简。

    漆黑的房内,玉简放出盈盈绿光映的陈阳的脸一片惨绿,再加上他嘿嘿的傻笑,整个场面分外诡异…

    “嘿嘿,果然,杀人放火…金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