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修真小说 > 西游大妖怪 > 第8章:神通
    “嘿嘿,果然,杀人放火…金腰带!”

    迎着玉简放出的光芒,陈阳嘿嘿傻笑得看着玉简中记载的内容。

    《都天御雷正法》

    不用看内容,只看名字,陈阳都能感觉到这东西的贵重。

    雷霆,乃天道之威严。

    雷法,便是以人体施展天威之术。

    这等功法,无论何时,都不是凡夫俗子可以拥有的。以陈阳前世的记忆,雷法,唯有已经隐世的两个大宗才拥有。

    但其中不包括蜀山,可蜀山掌教的孙女却有这种功法,着实让陈阳疑惑。

    原本他以为,玉简之中,最多这就是记载一些什么剑术,剑法之类的。

    开心,难以言表…

    仔细的研读下去,整篇功法不过三千余字,以陈阳的元神强度很快就看完了,并且熟记于心。

    看过之后,陈阳心中只剩下一个字。

    发达了…

    真的发达了…

    这玉简之中,记载的,竟然是一门神通!

    前世,陈阳只听说过神通,但从来没见过,甚至都没见过有谁施展。

    神通跟法术有根本上的区别。

    法术,法力的运用之术。法术之于修仙者,便如同凡人的力气。

    有人力气大,使用一柄开山巨斧,有人力气小,使用一把轻、薄利剑。

    但无论是那种,都是通过力气,来造成一种伤害。法术同样如此,法力超绝之辈,施展天雷地火,法术弱小之人扔出一个小火球,一道水剑,同样是对法力的运用。

    而神通则不然,神通乃是天地之力。简而言之,便是天地所赋予生灵的能力。

    按理说,神通本不应该能够以人力获取。

    所谓“天赋异禀”说的便是上天赐予的神通,有人力气大,有人记忆力强…

    都是天地赋予。

    但修仙之辈,高人辈出,有参悟本源之人,感受到,天地本有道,正所谓——大道三千。

    所以便有高人,从三千大道之中,悟出天地之力,便称为神通。

    而法术,便是神通简化而来,不过若是从法术之中,参悟出其中奥妙,当然也可以掌握,神通。

    以人力获取天地之力!

    据传闻,成仙之后,便是以天地之力为修行资粮,普通灵气,对仙人作用已经不大了。

    这也是,为何成仙之人,需要历经天劫。

    《都天御雷正法》,所记载的,便是通过修炼,得到一枚神通种子。

    名为“都天神雷”,当然,拥有这神通种子之后,不代表便完全掌握了都天神雷。

    不过是可以借用,若是想完全掌握的话,怕是要要成仙之后了…

    陈阳收起玉简,默念几遍“清心咒”这才压下心中的波涛,也想通了一件事。

    原来修炼这种神通秘法,需要一种蕴含生机的雷霆秘宝为中介。

    而雷击桃木,便是此等宝物。

    怪不得张松二人要去取那截雷击木,怪不得他二人还要编一个“斩妖除魔”的名分。

    肯定也是张松的注意,那家伙颇为有些小聪明。

    哄骗着徐清莲,去偷偷取雷击桃木,而且必定没有更多人知道这件事。

    根据陈阳推测,肯定是他二人无意中得到了这神通秘法。然后为了修炼这秘法,又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

    不知从何处得知,桃花山有雷击桃木,两人便以降妖除魔之名,去了…

    收起玉简,简单的布置了一个结界,陈阳取出雷击桃木。

    看着手中这根黑乎乎的木头,陈阳着实有些兴奋。

    有时候,你不得不信老人传下来的话,“得来全不费工夫!”

    根据秘法记载,陈阳首先将雷击桃木给简单的祭炼了一番。

    而后开始依法修炼起来…

    一夜无话,陈阳起了个大早,从床上跳下来,活动一下筋骨,抬手拂过额头,就见额头正中,有一道紫色的竖纹,一丝紫色电光噼里啪啦的闪过,最后又回归竖纹。

    这正是陈阳花费了一夜才做到的,根据秘法记载,首先将宝物炼制一番,然后将宝物收入体内,从此就以它为中介。

    无论是吸收雷电,还是施展雷法,都是以他为根源。

    等到神通小成,这东西就彻底跟陈阳的肉体融在一起了。

    第一步如此顺利,陈阳是没想到的,但事情既然成了,那接下来,自己就该寻找那件引导自己来蜀的东西了。

    迈步出了房门…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陈阳点了一大桌子酒菜,心满意足的吃了起来。

    可刚没吃两口,就见一群尼姑冲进了客栈,奇怪的是,一群尼姑中,带头的确实一位提着宝剑的青年。

    正当陈阳疑惑之时,那提剑青年开了口。

    “本人,蜀山厉一宁,前来捉拿蜀山叛逆,都在原地不准动,否则…”

    说着仓啷一声,拔出手中的宝剑,环视四周,冷森森的接着道:“剑下无活口!”

    说罢,整个酒楼的人,无一人动弹,包括满心不安的陈阳…

    跟进来的一群尼姑,呼啦一声散开了,一群在大堂、雅间,等吃饭场所一一查验,一群上了客房,而去,不多时,就听见客房那处,呜呜嚷嚷的闹了起来。

    一个富态的男子,叫的凶了,竟被那尼姑一脚从楼上踹了下来。

    陈阳盯着那名自称为厉一宁的蜀山弟子,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灵气波动,可以感觉到,这家伙境界比自己也不差呀。

    “希望不是来抓我的…”陈阳心中暗自苦恼,若是自己被这家伙盯上,恐怕一时半会难以摆脱,再加上这是蜀地,若是自己被发现了,恐怕插翅难逃…

    正当陈阳暗自紧张之时,只听后院一处客房中,传出一声厉喝,“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声音未落,就见三四个尼姑,被房内一道赤色剑芒,一刀两断!

    一直站在门口的厉一宁,双目一寒,提着剑就飞身入了后院。

    正好看见,在一群尼姑的包围下,仗着一柄青色宝剑,四下翻飞的中年男子,满脸怒气,横冲直撞!

    当下,厉一宁这不客气,一跃进入了战圈。

    而原本被那中年男子,打的节节败退的尼姑们,则识趣的后退开来,隐隐将院子包围起来。

    陈阳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的来到了一个可以看到战场的角落。

    看场内蜀山弟子,完全是压着那中年男子在打,陈阳不由感慨,蜀山剑客,果然犀利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