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都市小说 > 国潮1980 > 第二十八章 家神
    京城向来有家神之说。

    康术德给宁卫民专门讲过这个,说“狐黄灰白柳”就是家神。

    狐是狐狸,黄是黄鼠狼,灰是耗子,白是刺猬,柳是长虫。

    老爷子还说,家里有这些东西是兴旺象征,这些家神个个都得罪不得。

    不过对此之说,宁卫民向来是当闲谈野趣的笑话听的。

    就像康老头给他讲过的其他那些匪夷所思的故事。

    什么京城钟楼大钟一敲起来是“鞋、鞋”的声音,那是铸钟娘娘在找她的鞋啦。

    什么当年菜市口只要行完刑,夜里就总有“人”拍鹤年堂的门要买刀伤药啦。

    什么沦陷时期,rb人为造军火,看上北新桥海眼的铁链子。

    结果硬往上拉,拉了一两公里也没拉到头儿,倒是拉出了腥风大作和天雷滚滚的异状啦。

    还有花儿市一个绢花师傅家的笤帚成了精,每天晚上都变成小姑娘带着绢花儿出来溜达。

    后来一次被打更的撞见,躺地上就变成了一把插着花儿笤帚啦……

    等等等等。

    毫无疑问,作为一个来自科技兴国年代的人。

    宁卫民当然会觉得,这些都是故弄玄虚的以讹传讹,是老百姓因为无知和迷信产生的想象。

    不过今天通过这件事,他倒是头一次有点信了。

    因为也太巧了点儿,他冲着老鼠尾巴扔一只袜子换来的醍醐灌顶。

    谁能说这不是耗子大仙儿的点化呢?

    于是乎,这一晚上,他头一次没弄老鼠夹子。

    而是弄了一坨凉米饭,放在了墙角,以作酬谢。

    至于剩下的工夫,那就是在认真琢磨。

    到底有没有可能,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同时,去对付东郊废品站那帮混蛋的事儿了。

    做人嘛,讲究的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还真别说,或许真沾染了仙气儿,宁卫民这一晚上感觉自己头脑特别清楚。

    他的优势,对方的顾忌。

    他想要的最理想结果是什么,那帮人的底线又在哪里。

    又该如何实施报复,采用什么手段最安全,最没有后遗症。

    具体实施过程里有没有可能出现过大的风险和意外……

    这一切的一切,没怎么费劲,他琢磨的还真差不多了。

    而且感觉确有不小的把握能成功。

    唯一缺少的,只是像一个专业演员在表演前,要做一点点必要的准备而已。

    …………

    1980年的五四青年节这天,别看是个礼拜天。

    可如同往常的工作日一样,还不到中午十一点时候,东郊废品回收站已经没什么顾客了。

    于是收购站的几个职工,又都凑在了副站长朱大能的周围。

    兴高采烈的打起了“拱猪”,来消耗无聊的时光。

    他们打扑克,不是输了贴纸条就完了,而是带“响儿”的。

    一分钱一分儿的,动辄输赢能上百,赌注着实不低呢。

    只是碍于旁人眼杂最快,不好光明正大把钱摆在明面,才采用纸笔记分而已。

    所以参与的这几个小子都跟打了兴奋剂似的,抓牌打牌十分投入。

    而且还得再说一句。

    这个废品站的职工,就没有一个像普通人那样带午饭的。

    每天中午,他们都是结帮成伙去旁边的饭馆喝酒聚餐。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说实话,就他们的小日子,那简直就跟梁山聚义的英雄好汉们一样啊,好不快活!

    要问他们怎么就这么滋润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

    一是因为这个废品站地点太偏,天高皇帝远。

    上面不重视,周围左近住的又都是农民,买卖闲散的很。

    只要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他们想怎么干怎么干。

    二就是得益于那帮占据了垃圾场的盲流子们了。

    毫不夸张的说,盲流子们送来的东西,足足占了这个废品站百分之九十的份额。

    一点不比其他站点每个月费力巴拉完成的额度少。

    守着他们,每个月轻轻松松就能超额完成物资回收任务。

    而且被切下来的差价,大伙儿一分,能比工资多好几倍呢。

    所以说,对这个废品站的人来说,干得少,挣得多。

    实质上就是全靠盲流子们在养活的一伙儿寄生虫。

    每一个人全都明白,只要把这帮盲流子拿住了,他们就一直能过着这样轻松快活,吃香喝辣的好日子。

    也正是因此,尽管宁卫民算得上小心谨慎,没敢把所有好处吃干抹净,控制着自己的胃口。

    可货源实在太单一了。

    这就致使收入上的变化是很显眼的。

    时间一长,还是让废品站的人发现了情况不对。

    再加上盲流子们个个都戴上手表了,穷人乍富,炫耀是免不了的。

    废品站的人逮着个软柿子一拍唬,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那还能不急眼吗?

    谁甘心自己兜里的钱被旁人拿走啊。

    于是也就有了半道儿围堵宁卫民这一出。

    实际上这里的副站长朱大能就是前几天带队堵宁卫民那个黑胖子。

    他这个人一身江湖匪气,在上面还有亲戚给他当托儿,整个废品站就是他一人独大。

    要不是他只想挣钱,不想当官儿,哪怕他想当正站长,也差不多就是一句话的事儿罢了

    至于真正的站长,其实是个快要到退休年龄的老头儿,权力早就被架空了。

    正因为知道朱大能胡作非为,又自认惹不起他,还不想生气。

    干脆眼不见心不烦,一年有十个月,都躲在家养病。

    所以朱大能行事也就越来越跋扈,越来越无所顾忌,完全已经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土皇上了。

    像前几天干了那件几乎,已经可以算作拦路抢劫的勾当之后。

    他得了宁卫民的东西,不但不加收敛和掩饰。

    反而最近几天都在骂骂咧咧,认为俩手下挨了打,吃了亏,丢了面子。

    还惦记着怎么才能查出宁卫民的身份,找到他再好好教训一顿呢。

    说真的,得亏宁卫民当时跑得快啊。

    要不他真落这朱大能的手里,最轻也得折条胳膊断条腿的。

    可也的说,这世上的事儿就是这么有意思。

    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还没等朱大能找到宁卫民头上,宁卫民反倒自己送货上门来了。

    十一点一刻不到,宁卫民就独自走进了东郊废品站。

    只可惜,偏偏又应了那句话啦。

    有缘无处不相逢,无缘对面不识君。

    要知道,朱大能当时带人去堵宁卫民那天,赶上了个坏天气。

    宁卫民不但已经提前从垃圾场走了,甚至他脸上还带着个大口罩。

    朱大能他们根本不知道他长相。

    当时追上去,只是凭着他标志性的大提包和麻袋才认出来的。

    那这天好了,面对面的,当天参与围堵的四个人都在。

    可就没一个人认出宁卫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