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都市小说 > 国潮1980 > 第三十九章 难处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恨未到伤心处啊。

    这句话绝对没错。

    这天宁卫民就亲眼目睹了一个又粗又壮的大老爷们。

    是怎么在行人匆匆,过客不断的胡同里,当众扔掉自己的尊严,洒下憋屈的泪水的。

    边建功绝对不想哭泣。

    但问题是情难自抑啊!

    也恰恰正因为他竭力想憋住不哭,脸孔扭得十分难看,才会让宁卫民一度误会他要发火。

    就在边建功嘴唇急剧地颤抖间,没坚持多一会儿,心里的痛便已将他压垮。

    一霎时,他便如一个孩子般的软弱了。

    他蹲在地上,竭力把头藏起来。

    他心里的泪就像被刀子放出的血,想收都收不住。

    最终变成了一泻无余。

    说实话,看到这一幕,宁卫民刚开始是错愕的,甚至觉得有点可笑。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甚至连他的眼睛也开始发红。

    为什么?

    他自己也说不清,或许是因为这样的哭太具感染力了。

    尽管边建功的哭声很低,可压抑着喉咙眼儿里透出颤动才是更触动人心的。

    或许也是因为男人的某些情绪是共通。

    边建功的眼泪,让宁卫民同样想起了自己走背字儿的时候。

    想起了前世幼年时,他被一群孩子按在地上打,辱骂,吐唾沫……

    想起了前世初入社会的自己找工作的处处碰壁,横遭白眼……

    想起了前世摆小摊儿时,啃着冷馒头大风里站了一天,还被抓住罚了款……

    想起了自己做的第一笔上十万的大生意,满以为手拿把攥绝对没跑了,结果却被信任的人骗惨了……

    所以,当蹲在地上的边建功又引来了路人好奇的目光时。

    宁卫民不但目露凶光显示出警告的意味,以防有好事者不识趣儿的再围过来,而且还主动凑过去宽慰边建功。

    “边二哥,你这什么情况啊?要不,咱哥儿俩换个地儿好好聊聊?你瞧这人来人往,不好看……”

    边建功摇摇头,没其他回应。

    但哭声开始尽力收缩,渐渐变成了哽咽。

    宁卫民再次发出邀请。

    “走吧。相逢不如偶遇,正好饭点儿。咱哥儿俩找个地儿喝点去。”

    “不不,”边建功用手揉着涸红的眼睛,推开了宁卫民来扶他的手臂,从地上站起来。

    “卫民,我不是冲你,今儿让你见笑了。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知你的情,心领了。其实我就是有点气闷,你就别管我了,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就好。没事,我哭哭痛快,哭哭痛快……”

    说完,他就低着头要走。

    可宁卫民哪儿能让他这么离开啊?

    他心里清楚,边建功能这么哭,明显不会只是一口散啤引发的血案,那肯定是遇着真的难处了。

    那么无论是冲着街里街坊的关系,还是出于男人之间的惺惺相惜,他都不能把边建功这么扔下不管。

    于是最终,他硬是把边建功连拉带拽地给弄到了一拐弯儿,廊坊二条的卤煮店里了。

    开口要了一瓶二锅头,两碗卤煮火烧,和边建功边吃边聊。

    说明白了啊,点这么点东西可不是宁卫民抠门儿。

    因为这家店除了卤煮火烧,就不卖别的。

    他们到这儿来呢,也是从实际出发,真没别的地儿可去了。

    这儿可是市中心闹市,处处人满为患。

    也就是吃这玩意已经不当季了,才能有个座儿。

    不就为了说话方便嘛,离着近清净些就行了,其他也就无所谓了。

    还别说,酒可真是好东西,对人的倾诉很有促进效果。

    边建功一两酒下了肚儿,也就不怕寒碜了,心里的委屈跟竹筒倒豆子似的倒了出来,摆在了宁卫民的面前。

    具体谈到今天这事儿,其实边建功的一切烦恼,都得归结于他回城这件事上。

    按理说,在外吃了好几年苦,好不容易能回来了,确实是件好事。

    但回来归回来了,却不是重新上个户籍就能画个圆满句号的。

    因为这不像过去了,只是过年过节人回来,人越多越热闹。

    怎么凑合都行,热闹完了,人就走了。

    边建功这次是彻底不走了,也就给他的家庭带来了更多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

    别的不说,这年头的人,家里兄弟姐妹都多。

    边建功也不例外,他上头既有姐姐,也有哥哥。

    大姐边爱红已经嫁人搬出去了,而哥哥边建军有女朋友,却还没成家。

    眼下正好处于就男女双方谈得差不多了,准备筹备婚事的阶段。

    可这不但需要钱,也需要房啊。

    边大妈没工作,边大爷退休了,老两口加起来一个月才不到五十块,平日攒下点钱来不容易。

    操办边建军的婚事,除了用大儿子的工资,老两口的积蓄。

    恐怕还得靠大闺女边爱红那边帮衬一把,才能对付下来。

    房子上边家也是勉强应差。

    老两口住一间,还剩下一间就得收拾出来给大儿子当婚房。

    但二儿子这一回来可就不行了。

    他一大小伙子没工作,比谁都能吃,穿得用得都少不了。

    平白多出一份不菲的日常开销不说,婚房也得另外想辙了。

    等于之前所有准备安排白费,原定今年大儿子国庆结婚的事儿只能搁置。

    为此,边家一大家子人是喜忧参半。

    每个人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独到滋味。

    作为父母来讲,手心手背都是肉,老两口肯定得一碗水端平。

    绝不能为了大的,就亏了小的。

    可老人辛苦一辈子盼个什么啊?

    不就盼着孩子早点成家立业嘛。

    关键还得个顶个来解决,大儿子结不了婚,那小儿子就更别提了。

    怎么才能把两个儿子的事儿挨个协调好,成了老人心头沉甸甸的一块大石头。

    边建军更是有口难言。

    他的工作是澡堂子烧锅炉的,工资低、待遇差,说出去也不好听。

    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才谈成了个女朋友

    对方也是年龄大了,着急结婚,才不怎么挑了。

    弟弟这一回来,这事儿就搁浅了。

    女方那边肯定不乐意,这事儿弄不好就要吹灯拔蜡啊。

    可对长期在外受苦的弟弟他也真心疼,兄弟如手足啊。

    他也绝对干不出为了自己娶媳妇,把弟弟撵走的事儿来。

    这就叫左右为难。

    而这一切,作为矛盾点的边建功本人,更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日思夜想盼着回家。

    好不容易回来了,反倒成了家里的迟累,给所有亲人都添了堵。

    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就在内蒙待着放马呢。

    所以他在家里就特别的勤快,什么活儿都抢着干。

    可即使如此,仍然会感到自己是个家里的多余人,是个吃白饭的人。

    这样一来,他根本没法安心坐等分配工作,这心里每天就跟火烧火燎一样闹腾。

    还别说正式工作了,只要有个临时工。

    无论是掏大粪,还是扫大街去,他都愿意去啊。

    不为别的,就为给家里交个饭钱就行。

    这就是他心里的苦,眼下的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