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玄幻小说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十三章 亡命之徒
    这个老乞丐,在苏宸的各种目光打量下,仍吃得豪放不羁,如同饥饿了多日一般。

    “好吃,以前怎么就没想到这种吃法呢,小娃子,你这手艺真不错,如此做叫花鸡,真的是色香味俱全了。”

    “前辈过奖了。”

    “对了,你随身携带着做菜的佐料,不会是个厨子吧?”老乞丐感到好奇。

    “……”苏宸差点黑脸,什么眼神,就我这种彬彬有礼,一副读书做探花的气质,像是个厨子吗?

    “买这只鸡的时候,哥哥朝卖主儿要的。”杨灵儿在一旁解释。

    “原来如此。”老乞丐恍然,然后拔掉酒葫芦的塞子,飘出一股酒气,仰头咕咚咕咚猛喝几口,觉得畅快淋漓,忍不住嘿嘿轻笑,样貌猥琐。

    苏宸看着直摇头,心中暗叹:怎么越看越不像什么武林高手了。

    就在这时,忽然间听到脚步声皱起,还有哀嚎声,以及兵器碰撞的交击声。

    “站住,贼子休走!”

    “快,抓住他们!”

    有七八个捕快身影出现,正追着两个青衣的男子,奔到了三人吃鸡的附近。

    但是,那两个青衣男子边打边退,虽然有伤在身,血迹斑斑,但是身上还是有一股狠辣勇武之气。

    “当当当——”

    这二人手里提着朴刀和铁棍,奋力厮杀,围攻上去的捕快,一个个受伤倒下,顷刻之间,合力围剿之势,反而被这两个狠人给绝地反击了。

    “噗噗噗!”

    七八个捕快,或死或伤,倒地一片。

    其中一个捕头,武艺比普通捕快高明一些,独自跟手持铁棍的贼子拼杀。

    但是,当另个持刀贼子解决掉了捕快,抽出了空闲,联手和捕快斗在一起,很快就把这名捕头也给重创倒地了。

    苏宸看着片刻功夫,这些人厮杀已经结束,都是恶狠狠的挥刀激战,动作并不花俏,却实打实地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还闹出了人命。

    对于二十一世纪的良好公民来说,看到这种亡命之徒拘捕的事,脸色一变,拉起灵儿,就打算悄声逃走。

    但是,那两个亡命之徒已经发现了这里有人。

    “站着别动!”那二人提刀疾步走过来,看到这里有三人,一对少男少女,和一个乞丐花子,以及火堆前残鸡冷肉。

    老叫花子也是神操作,顿时抱头蹲在一边,大喊道:“好汉饶命,老叫花子就是蹭吃蹭喝了一下,绝无意冒犯二位绿林豪侠!”

    苏宸一看老丐那个怂样,是指望不上了,拉着灵儿就跑。

    “麻个巴子,遇到咱兄弟二人,见了面容,便不能让你们活命了!”

    “死之前,记住老子江湖名号,‘黑命索’张栾,哈哈!”这个报出匪号的亡命之徒张栾,挥刀向前猛冲就要砍杀苏宸兄妹。

    “我勒个去!”苏宸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在考虑如何防身,保护妹子,心中一阵焦急。

    今日出门没看黄历儿,采药遇见府衙追捕的逃犯,要在这儿杀人灭口,遭遇横祸了。

    苏宸心中,再次对武功的渴望,大于了钱财!

    没钱,可以想办法赚!

    没有武功,出门遇到坏人,基本就没命儿。

    这什么破社会啊!

    还有没有人权可言!

    张栾步子很快,哪怕有伤在身,但是动如脱兔,飞扑而上,一刀劈下去。

    苏宸完全就反应不过来了,因为这个人有武艺在身,可不是前天在街头巷角跟他扭打的泼皮混子。

    这是绿林狠角色,真正的亡命之徒。

    “我命休矣!”苏宸看到刀光刺眼,在半空划过一道痕迹,下一刻就要劈中他,以他的反应能力,根本就躲不过去,只能下意识把妹子护在身后,至少自己为她挡一刀,可以让灵儿多活一秒儿。

    “嗖!”

    忽然,一个破空声响,那个张栾的刀只挥到一半,距离苏宸的脖子只有几尺的距离,就刹然而止。

    苏宸抱着惊叫的灵儿,闭眼等死,但是半天却没有了动静。

    他鼓起勇气,睁开一只眼睛,瞧了瞧,却发现这个张栾定在那里,一动不动,手里的刀也停在了半空,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

    “这是被打穴了?”苏宸忽然想到武侠小说中的点穴手法,顿时就心领神会了。

    他看向老叫花子那边,张栾的另一个同伙也被定在那儿。

    而那位老乞丐此时——

    正在那个亡命之徒身上翻来翻去,似乎翻到了一个口袋,掂量一下,里面都是碎银子,笑嘻嘻揣进在怀内。

    “我去,难道是他?”苏宸心中惊讶:“真的是他!”

    “前辈这是怎么回事?”苏宸明知故问,拉着惊魂未定的灵儿走了回去。

    老叫花子笑了笑道:“顺手牵羊呗!”

    “他们是被你打穴了?”

    老叫花子嬉笑道:“这里还有别人吗?”

    苏宸钦佩点头,虽然老乞丐吃相难看,但这一手弹指神通隔空点穴的手法还是极为厉害,救了他和灵儿的命!

    “我早就看出,像前辈这般风采的人,怎可能没有绝学在身,还真被晚辈猜到了,可是……前辈为何不早早出手?”

    苏宸心中也有怨气,刚才那凶险一幕,可把他和灵儿吓个半死了。

    老叫花子嘿嘿笑道:“闯荡江湖,安全第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十六字真言,乃是我师傅的师傅传下来的,我辈中人,能够行走江湖数十载,而不遭遇横祸,就靠这十六个字,老叫花子为何要早出手?”

    “…….”苏宸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大侠饶命啊!”张栾在前面,背着身子求情。

    “后辈有眼无珠,请老前辈饶命!”张栾同伙在眼前求饶。

    哪怕是亡命之徒,也是怕死,更懂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儿。

    “看了没,人在江湖上,能屈能伸,才能活得久!”老乞丐指着这两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现场给苏宸做典型教材。

    “老前辈说的是,我兄弟二人,今日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老前辈,请解开穴道,咱们这就速速离去,再也不多生事端了。”

    “就是就是,俺们这就离开润州南下,滚得远远的,不敢在触犯老前辈在此雅兴。”

    这对亡命之徒,一个叫‘黑命索’张栾,一个叫‘青眼豹”蔡彪,都是绿林人士,不过不是那种正义的豪侠,而是盗匪响马,杀人不分好坏,只看利益和兴头,十足的社会犯罪分子。

    老叫花子嘿嘿一笑,不搭理这两个歹徒,而是看向苏宸道:“老朽也该走了。今日吃你们半只鸡,却救了你们两条命。这两个恶人,也是因你们这段赠食机缘而起,所以,就交给你来处理了,要杀要放,全凭依你发落。这个因果,也由你来扛了,老叫花子平生一身少沾因果,才不落劫报,自在逍遥!”

    尽管心中鄙视老叫花子没担当,但是对他这种投桃报李的做法,苏宸还是肯定的。

    苏宸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那些捕快,有的哀嚎不止,有的已经断了气,再想到刚才这二人要杀他和灵儿,心中怒气未平,大丈夫在世,岂能没有个公道之心?

    “灵儿,你速速跑回城内,到知府衙门报官,我在这里绑了两个匪徒,等你回来。”

    杨灵儿听到苏宸发话,猛点点头。

    “小丫头,记住,不要提起我!”老乞丐也想保持低调。

    杨灵儿答应下来,然后朝着山下跑去了。

    老叫花子看了看苏宸,对他做派,微微点头,也不再多言,转身就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