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做昏君 > 第七十五章 搅屎棍
    一时之间,整个大堂上都安静了下来。

    没有人再说话。谁都知道事情闹大了。

    冯三元的指控太严重了!

    一旦开了这个结党营私的大案,那么被牵连进去者将无法计数,甚至在场的很多人都逃不掉。

    不少人都看向了魏忠贤,尤其是大理寺和刑部的人。

    这件事情跟他们就没什么关系,他们纯粹就是吃瓜。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情,他们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魏忠贤看了一眼邹元标和杨涟,他也知道没法再问下去了。

    冯三元的供述太厉害。

    结党营私,这是大案。魏忠贤知道自己需要去向陛下汇报,而不是再擅自审问下去。

    因为他负责审问的只是诬陷熊廷弼一案,而现在出了新的情况,自己不能擅作主张,自然是要向陛下汇报的。

    不过在这之前,有一件事情还是要查清楚。那就是张老三的死因。

    “诸位,”魏忠贤的目光从所有人的脸上扫过,缓缓地开口说道:“咱家觉得此案应该暂停审理。在咱家上陈陛下之后,再行审理。”

    众人听了这话,连忙点头。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邹元标和杨涟对视了一眼,皆是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他们还真的害怕,害怕魏忠贤不顾一切审下去,直接将此案钉成一个结党营私的大案。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事情就麻烦了。

    不过他们也觉得魏忠贤不敢。因为一旦魏忠贤那么做,那就是在逼陛下二选一。

    要么相信魏忠贤,直接定一个结党营私的大案;

    要么不相信魏忠贤,那么如此一来,魏忠贤这个人也就废了。

    没有其他的选择,丝毫没有给陛下转圜的余地。

    魏忠贤自然不会这么傻。他虽然很想干掉杨涟和邹元标等人,但是把自己搭上作为代价就不合适了。

    魏忠贤可不想和他们同归于尽。现在自己占据优势,何苦玩同归于尽的把戏?

    反正现在张老三的死,杨涟解释不清楚。单单是冯三元的指控,都够他们喝一壶的。

    “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那就暂时退堂。”说完魏忠贤不理会众人的反应,直接站起来身子,径直向外面走了出去,他要去进宫向陛下汇报。

    走出去不远,魏忠贤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孙云鹤,于是就停在原地等孙云鹤过来。

    见到魏忠贤在等自己,孙云鹤不敢怠慢,快步跑到魏忠贤身边,恭敬的说道:“督公,咱们的人已经检验过尸体了。张老三并没有外伤,脸色上看得出来也没有中毒。颈部只有一条斜向上的勒痕,从形状上来看,应该不是被人勒死的。”

    “我们的人也能判断的出来,张老三脖子上的勒痕,其实是生前伤,而不是死后伤。”

    听了孙云鹤的话,魏忠贤不耐烦的问道:“也就是说这个张老三是自己上吊死的,而不是被人勒死的或者被人毒死的?”

    孙云鹤顿时有些尴尬,连忙说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能做出这样的结论。”

    魏忠贤点了点头,“咱家要进宫上陈陛下,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把活着的人看好,让手下人去张老三家搜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咱家离开这一段时间,绝对不允许出任何事情。如果出了事情,孙云鹤,你的脑袋就别要了!”

    “督公放心,属下明白,必然不会让公公失望。”孙云鹤严肃地说道。

    魏忠贤离开了大理寺。

    邹元标和杨涟也没有再继续待下去,他们需要回去想办法。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前的想法怕是行不通了。原本他们想通过冯三元等人的翻供和指控,将魏忠贤拉下马。可是现在看来,大家都上了魏忠贤的当了。

    一边向外走,邹元标一边小声的问杨涟:“文孺,我问你,张老三的事情是不是你指使的?现在这种情况,你也没必要瞒着我了。如果是你做的,我们两同舟共济;如果不是你,我们要想其他的办法了。魏忠贤现在进了宫,必然不会在陛下面前说你我二人的好话。”

    听了邹元标的问题,杨涟皱着眉头说道:“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这是何其不智?”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邹元标不知道是否该相信杨涟。

    如果不相信,那就把杨涟给卖了;

    如果相信……

    邹元标心里也没什么底气,毕竟之前他还相信冯三元等人呢。结果冯三元直接给他扣了一个结党营私的帽子。

    果然背叛者是最狠的。

    魏忠贤之前还想通过熊廷弼的案子来牵扯他们。可是现在却不一样,冯三元直接弄出了一个结党营私。

    结党营私这个大筐,可以把他们全都装在里面。

    紫禁城,乾清宫。

    朱由校斜靠在卧榻上,面无表情地吃着面前的干果蜜饯,这些小食好像比后世的某些知名店家的还要好吃一些。

    撇了一眼站在斜下方的陈洪,朱由校开口问道:“事情都办妥了?”

    “回皇爷,已经办妥了。”陈洪不敢怠慢,连忙开口说道:“张三已经死了,奴婢的人亲眼看着他上吊了。这个人奴婢已经送走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朱由校看了一眼陈洪,笑着说道:“这些事情就不用和朕说了,你自己做的好就可以。”

    这种事情朱由校当然不会问,如果自己心里边儿清楚了,以后再处置陈洪就不方便了。

    再者,事情如果爆出来,自己也没必要把陈洪弄死,直接送去南京充当净军就好了。

    朱由校相信。这种下场陈洪是会满意的。

    至于那个张老三,其实就是陈洪的人。

    陈洪的人是怎么渗透出去的,这个朱由校也知道。

    在现在这个时候,朝廷大臣与内官勾结,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无论是东林党,还是齐浙楚党,或者是其他的武将勋贵,勾结宦官打探消息,这都是他们经常干的事儿。

    魏忠贤在外面有人,王安在外面有人,陈洪自然在外面也有人。

    这一段时间魏忠贤得宠,地位水涨船高。但是陈洪也一样,虽然没有提督东厂,却也成了司礼监秉笔太监。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些日子一直都是陈洪在天启皇帝身边伺候。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皇帝在培养陈洪。

    说不定在王安去了之后,陈洪就会成为司礼监掌印太监。

    而掌印太监,在地位上是要高过司礼监秉笔太监和提督东厂的魏忠贤的。 昏君这本是就是典型的皇帝文、皇帝文、皇帝文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没有系统,没有仓库,没有超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