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玄幻小说 > 末日之最终战争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别无选择
    机枪阵地架起来了,曹振江没有操作重机枪,他拿了一挺轻机枪,来到了高远身边,然后李金刚从车上拿下了一把12.7毫米口径的反器材狙击步枪。

    为什么不能轻易把车给舍弃掉,因为车上拉的物资太宝贵了,每个人的携行能力都是有限的,如果没了车,绝大部分的武器就得舍弃掉,这个损失太大了。

    把重机枪搬到山顶上去太耗费时间,但是又要在制高点建立一个足以覆盖四周的观察哨,而且还要有一定的攻击力,一把大口径的狙击步枪是最现实,也是最便捷的选择了。

    李金刚把一把12.7毫米狙击步枪放在了高远手上,道:“不能光用手榴弹,距离太远的话还是这个好使,这把枪瞄准镜归零距离600米,距离增加二百米,瞄准镜往下增加一个密位,你会用吗?”

    “用是肯定会用,不过距离远了,我打不中啊……”

    “打不中也没关系,能吓的敌人不敢肆无忌惮的开火就行,你行动的快,带着这枪先去山上,我们稍后赶到,等车修好咱们就撤。”

    高远一只手拎着狙击步枪,李金刚按住了他的肩膀,道:“千万注意脚下,可能有诡雷,有地雷,这里跟你在巴基交手的敌人完全不一样,你可千万别中了埋伏。”

    “明白,我先上了!”

    一把大口径步枪的重量在高远手里完全无感,他飞快的跑向了左侧的山头,而在他之后,李金刚和曹振江各自随后跟随。

    剩下的人,就得在刘德光的指挥下修理汽车了,因为刘德光的伤情让他肯定无法亲自动手。

    有修理经验的人很少,而不敢说什么都精通,但至少对什么有必须有所了解的人还有潘新和李阳。

    李阳使用狙击步枪进行保护,那么能在刘德光指导下进行修理的就只有潘新了。

    “看这防冻液的滴漏速度,应该有两个弹孔,再看现在的渗漏量,应该是已经停止渗漏了,那就是弹孔在散热器中部以上,看看是不是。”

    潘新蹲在了车头上,他看了看之后道:“找到了,就是两个弹孔,一个在顶上一个靠近中间。”

    刘德光咬了咬牙,轻呼了口气,道:“很好,弹孔在顶端,那手就能够着,不用把散热器卸下来才能补了,再看发动机,底部,子弹从侧面打进去,击穿了底部,导致机油大量渗漏,你看看有没有孔,孔多大。”

    潘新现在发动机右侧找了找,随即道:“看到了!一个小孔。”

    “下面,主要是下面。”

    潘新跳下了车头,也不管地上的油污了,躺着钻进了发动机下面后,很快道:“有一道伤口,子弹是斜着打穿的,宽两厘米,长四厘米的一道口子。”

    刘德光再次咧了咧嘴,道:“这帮人真他妈会打,专朝发动机下手啊!口子太大,没法补了啊……”

    潘新很失望,他低声道:“啊,没法补了吗?”

    “废了,肯定废了,不过能让咱们坚持走上一段路,车上有修理箱,是修理箱不是配件箱,里面有快速修补剂,直接用修补剂堵漏。”

    潘新赶快拿下了沉重的修理箱,打开,而刘德光躺在地上道:“打开修理箱,第二层,左边第三格,里面全是膨胀修补胶,拧开直接对准弹孔,看着修补胶堵住孔就行了,等待三分钟就能凝固,两个弹孔就是四个眼儿,前后都得补上,可别漏了。”

    潘新忍不住道:“知道,你少说两句。”

    刘德光喘了几口粗气,潘新在车上忙活了一阵,道:“堵上了,然后呢?”

    “补发动机油底壳,这个比较麻烦,修理箱第二层右边第一格那是密封胶,底部有我……有我自制的钢片儿,小孔好堵,把弹孔周围的油清理干净,必须清理干净,密封胶涂满钢片贴上去,先贴上去,再用小电焊枪在周围点焊六个焊点,会用吗……”

    “会用会用。”

    刘德光全程躺在地上,他看也没法看,但是他好像也不用看。

    潘新用干净的衣服一角擦了擦打穿的小孔四周,然后用修理箱里的白色棉纱再次擦拭后,将钢片小心的贴在了弹孔上,然后从修理箱底部拿出了跟个小手电钻差不多的电焊枪,但是看了看之后,他小声道:“焊条呢?”

    “不用焊条,是电子束焊接,注意用东西按住钢片,焊接吧,电池不大,尽量少焊几下,六个焊点就够了。”

    潘新按下了扳机一样的开关,随着一次次细小但耀眼的电弧出现,钢片被牢牢的固定在了发动机上。

    “焊接好了,挺牢固的。”

    “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主要还是底部的,油底壳弹孔太大了,而且一直渗油,很难把弹孔周围的油污清理干净,还有……”

    潘新无奈的急道:“你就省略原理这部分吧,告诉我怎么做就行,你少说几句话。”

    刘德光呼了口气,道:“先堵漏,还用膨胀胶,然后清理弹孔四周,然后还用钢片封堵,不会的问我。”

    潘新再次忙活,而照看着聂二龙的理树子终于忍不住道:“二龙,不是我说,你看看人家。”

    聂二龙早就不好意思惨叫了,他低声道:“这个……人的忍耐力是不一样的。”

    潘新钻进了车底忙活,理树子叹了口气,道:“真厉害,啧啧,真是厉害啊!”

    聂二龙低声道:“废话,全军跳出来的尖子,我怎么跟他比,我可是个新兵,他都二十年老兵了。”

    “人家是技术兵。”

    “也就不是兵了?”

    理树子看了看躺在他旁边的聂二龙,道:“你平常话不多,抬杠的时候倒挺有精神的嘛。”

    聂二龙脸红了红,低声道:“谁让你笑话我的,再说了我怎么也比你强吧,好歹我还能打仗呢,你就能背个断剑装模作样,还好意思说我。”

    “我可是道士,真要按理说,你好歹还是兵呢,我就是平民,你好意思跟我比吗?”

    聂二龙彻底没话了,然后他把脸扭到了一边,道:“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就在这时,潘新大声道:“堵住了,然后呢?”

    刘德光幽幽的道:“往散热器里加满水,加机油,然后就能开了,知道怎么加吗?机油需要……”

    “知道知道,你少说两句。”

    刘德光呼了口气,王宁很温柔的道:“现在我能打麻药了吗?”

    “能。”

    “别。”

    潘新说能,刘德光却是说不能,然后他幽幽的道:“待会儿发动了我听听音儿,现在还不行。”

    听着两人的对话,理树子再次对聂二龙道:“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唉……”

    聂二龙艰难的翻了个身,然后他对着理树子没好气的道:“还不扶我起来!你说你有啥用,既然知道自己没用,扶着我去警戒啊。”

    潘新把水加到了散热器里,然后把机油加到了发动机里,看了卡机油标尺,他大声道:“机油加好了。”

    “发动。”

    潘新回到了车上,发动了汽车,发动机再次轰鸣了起来,然后刘德光闭着眼睛停了一会儿后,道:“行,王宁,看看下面有漏油没,你就看有没有喷油,稍微渗漏点没关系。”

    王宁一直举着手,他看了看四周,道:“我的手不能污染,道长,看看漏油不。”

    扶着聂二龙刚站起来的理树子撒手就走,一条腿站立的聂二龙只能放下了蜷着的伤腿,然后他马上哎呀一声,又倒在了地上。

    理树子趴下去附身看了看,随即大声道:“没有漏油!”

    刘德光长呼了口气,道:“一百公里,稳得很,走吧。”

    王宁朝潘新摆了下手,大声道:“老尖!一百公里没问题!”

    潘新点了点头,然后他下了车,道:“老刘,你还行吧?”

    没音儿,王宁低头一看,道:“晕了。”

    潘新呼了口气,然后他立刻在对讲机里道:“克星,我们的车修好了。”

    高远已经在山头趴下了,他看着四周,却看不到有任何动静和人,而看着对面的山头,上面同样没有任何人。

    就在潘新呼叫的时候,李金刚和曹振江也刚刚爬到了山顶,又跑又爬山的,用二十分钟能上来已经很快了。

    李金刚放下了狙击步枪,他用望远镜看了一眼后,立刻道:“你们开车先过,离开危险地带后,我们再跟上,现在快点吧。”

    潘新大声道:“上车!舍弃一切不必要的东西,只要最重要的,把第二辆车上的篷布撤了,如果有敌人,让他们能看到车上拉的是什么。”

    彻底废掉的车上,拉的食物和饮水最多。

    余顺舟恨恨的道:“就算咱们带不走的也不能给敌人留下,让春儿一把火烧了算球。”

    刘春晓很冷静的道:“不能烧。”

    潘新也是大声道:“不能烧,留下这些东西,敌人可能就顾不上攻击我们了,烧了就是逼着敌人和我们再打,好了,把伤员抬上车,机枪架车尾,我们快撤!”

    该扔的扔,该带走的必须带上,一辆车挤得满满当当,而李阳推着星河上了车之后,对着潘新道:“咱们去哪儿!”

    潘新毫不犹豫的道:“车坚持不了多久,咱们只能去坎达哈空军基地了,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