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都市小说 > 华娱之闪耀巨星 > 1612.不对劲的样子
    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吕程和辛志飞内心同时一惊。

    完了,被人发现了!

    两人连忙回头,看到站在洗手间门口的是聂唯时,更是脸色瞬间煞白。

    “狗仔?我说怎么看着你们眼熟呢,录什么了,拿出来删掉吧。”聂唯走到这两人身前,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笑着说道。

    吕程和辛志飞哪敢不停,连忙把手机和录音笔里的文件删除。

    “行了,走人吧。”

    吕程和辛志飞一听这话,如蒙大赦,连忙就想逃走,只是刚逃到门口,就听身后聂唯突然开口道“站住。”

    吕程和辛志飞立刻定在了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做狗仔呢,不能没有底线,以后像今天这样的缺德事儿,最好别干,容易祸及子孙。”聂唯讥讽了这两人一句,便说道“别站着了,你们又不是程家请的客人,白吃一顿就行了,还准备一会拿伴手礼不成?”

    看着逃走的两名狗仔,聂唯洗了洗手。

    这两人一开始他还真没察觉到不对劲儿,不得不说,对方这另辟蹊径的想法确实有趣,而且准备工作还做的真挺好,就那两个长马褂就看得出这两名狗仔为了混进来也是花了心思的。

    但一个人只要抱有目的去行动,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这两人虽然准备工作做的挺好,但是行动时暴露出的问题在聂唯的眼里就多到不能再多了。

    这俩人端着一杯酒,在聂唯主桌附近转悠了近二十分钟,却从来没有大大方方的朝着主桌这边看过一眼,更没有过来敬酒,这就很奇怪了。

    毕竟今天是婚礼现场,来者都是客,哪有客人在主人身边转悠,却单独忽略了主人的道理。

    还有这两人移动的范围太有规律了,几乎每隔五分钟换一个位置,关键距离聂唯他们这桌的距离却不便,这就太有目的性了。

    普通客人要是想在现场交几个朋友,肯定是随机挑选,他们的行动太反常。

    当然也不排除这人有强迫症,可看他们的穿着打扮都很随意,言谈举止也都平常,似乎和这个症状又划不上什么等号。

    聂唯起了疑心,看着两人回到位置后没做几秒又起身离开,便跟上去查探一下。

    没想到让他逮了个正着。

    吕程和辛志飞匆匆逃走,正好路过了他们之前坐的那桌,万福海和何猛看到二人后还不忘招呼他们坐下喝酒。

    “不了不了,两位实在是对不住,家里长辈突然有点事儿,叫我们赶紧回去,今天就不能陪两位尽兴了。”吕程面带苦涩的说道。

    万福海和何猛看到吕程还有辛志飞脸色煞白的样子,也以为是出了大事儿,连忙问需不需要帮忙。

    吕程哪敢耽搁,万一一会儿聂唯回来,见到他和辛志飞还在婚礼现场,那到时候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事。

    所以面对万福海等人的热心,吕程急匆匆的婉拒,便连忙带着辛志飞逃走了。

    看着这两人狼狈的样子,万福海叹道“看来吕兄弟家里确实有大事儿啊,他说他老爷子身体不好来着,该不会……”

    “唉,万兄,这是程家的婚礼现场,不提那些事儿,我们喝酒。”何猛开口制止道。

    有些话哪怕没什么恶意,可放在某些场合去讲,也有可能得罪人,万福海被何猛一提醒,也是意识到了,感激的看了眼何猛,举起酒杯,敬道“兄弟,我们干一杯。”

    辛志飞和吕程一直逃到自己的五菱座驾上后,才算是松了口气。

    “真刺激。”辛志飞闷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身子还在微微哆嗦着。

    吕程拧开车上的矿泉水,一口气灌了一整瓶,然后长舒了一口气。

    “别提了,咱们今天倒霉,早知道拿到东西后我们就该直接离开。”吕程一脸郁闷的说道“我真蠢,干嘛要去洗手间检查,有什么可检查的!”

    说着话,吕程懊恼的拍了下方向盘。

    刚才他本可以直接带着录音和录像文件离开,可偏偏因为之前发挥太好的缘故,让他竟然忘乎所以,还想要做戏做全套,结果就是被聂唯堵了个正着。

    到现在为止,吕程都不知道自己早就暴露了,还以为是聂唯凑巧去洗手间,凑巧堵到了他们呢。

    辛志飞在一旁忍不住说道“我都说了,不要回去直接走来着,你非不听,现在好了,我们白费力气。”

    “你什么时候说这话了!?”吕程一听辛志飞还敢抱怨,立刻瞪眼质问道。

    面对怒气冲冲的吕程,辛志飞讪笑了一下,解释道“我是想说来着,我心里当时真那么想的。”

    “你后少放这种没用的p。”吕程恶狠狠的瞪了眼辛志飞,对他的印象大减。

    就刚才那话,他是要被辛志飞绕进去,今天这事儿他就成了主要的背锅人了。

    对于这种没有担当的人,任何人都很难产生好感,有功同享,有难你当,谁瞧得起这种人?

    吕程打定主意,回报社就向主编打报告,要求换搭档。

    “吕哥,现在我们怎么办?”辛志飞被吕程骂了一句,脸色有些难看,但还强忍内心的不舒服,问道。

    他们这个小组,吕程才是组长,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他确实没什么头绪。

    “凉拌。”

    程老爷子等人真的以为聂唯是去上了一趟洗手间,但舒畅却察觉到聂唯是有事儿,所以等到聂唯回来之后,她找了个机会,悄悄问道“是有什么事情么?”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混进来两个记者被我抓住了,事情都解决了。”聂唯回答道。

    “那就好。”舒畅松了口气,然后突然皱了下眉头。

    这下轮到聂唯紧张了,连忙问道“怎么了?”

    “酒气太重了,闻着不舒服。”舒畅解释道,此时酒宴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开的啤酒白酒红酒都要有上千瓶了,各种酒的味道混杂在一起,确实不太好闻。

    更何况舒畅本来就有宝宝,对这类的味道更是敏感。

    “我陪你回家吧。”聂唯说道,却被舒畅拉住“不用了,子墨结婚,你怎么能中途离场呢。”

    “没关系的,我去和程老爷子说一声,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

    聂唯把舒畅不舒服的事儿和程老爷子说了一下,这可把程老爷子吓了个够呛,连忙问道“需不需要叫救护车?”

    “老爷子,没那么夸张,舒畅就是闻不得酒味,所以我现在要陪她回家。”

    “那是应该的,你也喝了酒了,要不要我找个小徒弟给你们开车?”

    “不用了,我带司机过来的。”聂唯婉拒了程老爷子的好意,打过招呼后,就带着舒畅离开了。

    聂唯和舒畅离开,着实引起不少人的注意,程老爷子回到主桌后,便有人问到“程老,聂先生怎么提前走了,是有什么事儿么?”

    “啊,确实有点急事儿,不过和我们无关,我们继续喝酒。”程老爷子笑着招呼众人,并没有特别去解释原因。

    吕程闷头走在驾驶位,脑子里思索着该怎么办。

    他倒是不担心和报社那边该怎么回复,毕竟本来人家婚礼就是封闭管理,压根就不让记者进去,所以拿不到新闻资料也是正常。

    报社那边最多也就是埋怨几句他办事不利,可这种埋怨吕程听多了,压根不在乎。

    可作为一名狗仔,不对,是作为一名娱乐记者,他实在是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尤其他还得手过一次,让这种不甘心更加放大了无数倍。

    辛志飞倒是没有什么不甘心,只是一旁吕程低气压的样子让他也感觉很压抑,只能沉默的看着窗外。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从酒店门口走出来的聂唯一行人。

    “吕哥,你看那边是不是聂唯?”

    “哪里?”吕程一听这话,打了个激灵,连忙顺着辛志飞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清那边的人真的是聂唯和舒畅后,他整个人都精神了。

    “他们怎么中途离场了?”辛志飞疑惑道,这个点正是婚宴热闹的时候,聂唯和舒畅却在这个时候出来,他总觉得很奇怪。

    吕程却没思考这么多,回头对着辛志飞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还愣着干嘛,拿机器拍啊!”

    辛志飞被扇的有些懵,下意识的掏出手持dv对准了聂唯那边,等到他回过神后,内心非常火大。

    吕程他扇了我一巴掌?

    辛志飞是越想越生气,吕程却压根没有注意到辛志飞的表情,他现在也拿着相机在拍聂唯那边的情况。

    “吕哥,虽然你是我前辈,但我还是有话要讲。”辛志飞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准备说到说到。

    “不对劲啊。”吕程一边拍一边嘀咕道,压根没听清辛志飞在讲什么。

    “吕哥,我说话呢,麻烦你尊重我一下行不行?”看吕程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辛志飞更怒了。

    “不对劲,绝对不对劲。”吕程继续嘀咕道。

    吕程这幅不在乎的态度可把辛志飞惹毛了,怒火一瞬间涌上他的大脑,让他失去了理智,准备伸手去抢吕程手里的相机。

    吕程这边正一边拍照一遍琢磨呢,突然感觉手里一轻。

    “你干什么!”吕程怒吼。

    “姓吕的,你不就比我早入职两年么,你装什么啊。”吕程发怒,辛志飞还生气呢,毕竟他觉得自己被吕程无缘无故的打了一个巴掌,这事儿令他很火大。

    两个怒气冲冲的人自然没有什么理智可言,动手是难免的,叮当哐当了一阵,辛志飞捂着鼻子骂骂咧咧的下了车,而车上吕程则是捂着流血的嘴角,看着停车场那边早就没了的身影,气的连砸好几下方向盘。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勉强冷静下来,拿起相机,翻看刚才拍摄下来的那些照片。

    渐渐的,他的目光明亮起来。

    二十分钟后,吕程带着相机回到了报社,他没有看到辛志飞,也不知道那人跑到哪去了,不过吕程也没有时间理会他,进了报社后他直奔主编的办公室。

    此时报社的主编正在打电话,看到吕程闯进来,微微皱了下眉头。

    “行,行,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安排好,你放心吧。”主编又打了半分钟电话,这才撂下。

    吕程见主编终于撂了电话,连忙想要报告自己的发现,可主编指着他说道“出去。”

    吕程懵了。

    “我叫你出去没听到么,什么时候咱们报社这么没规矩,进我办公室都不需要敲门了。”主编厉声问道。

    吕程这才反应过来,感情是因为这点小事儿。

    “肖主编,我发现了一个大新闻,您看过之后要觉得不满意,再收拾我也不迟。”吕程自然不会出去,而是笑着说道。

    “大新闻?”肖主编疑惑道“我今天不是叫你去追聂唯那个保镖的婚礼么?怎么着,婚礼出意外了?”

    “那倒没有,但是我有了新发现,您看过照片之后就明白了。”

    “打什么马虎眼,快说!”主编根本就没看吕程放在桌上的相机,直接问道。

    吕程有些失望,他觉得肖主编实在是一个很不懂发现乐趣的人,不过他也不敢再磨磨蹭蹭,生怕真的惹恼了主编,到时候别功劳便罪过,那他可就亏大了。

    “聂唯中途扶着舒畅离开了婚宴现场,我拍了几张他们在停车场的照片,舒畅身材不对劲,我觉得她好像有宝宝了。”

    “噗!!!”

    肖主编正喝茶呢,听到吕程这番话,顿时喷了一地的茶水。

    “咳咳,你再说一遍。”肖主编不敢置信,刚才不屑一顾的相机也被他拿了起来,快速翻找起里面的相片。

    “确实有问题,这个角度看确实挺像,可这是连衣裙,也有可能是风刮的……”

    “主编,我们又不是侦探,没必要得到确切的证据吧。”吕程在一旁听着主编在那嘀咕的话,忍不住提醒道。

    主编抬起头,看向吕程的目光满是赞赏。

    “思路不错,就照着这个思路做一篇报道吧,公司会给你按照最高的标准去推广。”

    “谢谢主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