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531章 一等忠武伯
    西荒之西,无尽荒野之地,称西蛮。

    这片辽阔疆域上,为蛮人占据、统治,代代繁衍、生存。

    尽管这片土地非常贫瘠,却始终不曾斩断,蛮族强大的生机。

    极西之地,有一大山横跨南北,此山之高似一道天堑,将蛮族大地一分为二。

    如今,就在这座大山上,厚厚积雪间,伫立着一座不大的黑色庙宇。

    远远看去,它就像是漫山遍野,皑皑白雪中一块黑斑。

    可眼神落到上面,任何人都能轻易的,感受到这座黑色庙宇,所散发出的不屈之意。

    就像是,一位背负横山的巨人,低头沉默立于天地间。

    任凭风吹日晒,任凭暴雨倾盆,都丝毫不能,动摇其身躯半点。

    渺小而伟大!

    头皮被撕裂,愈合后形成的伤疤,狰狞如扭动的蜈蚣。苦修恭敬跪伏在地,任凭积雪淹没自身大半身躯,只有肩膀以上露在外面。

    “老师,弟子回来了。”

    说完后,他再无动静,只是跪伏在雪地中。

    呼——

    天地间,一阵狂风吹动,卷起飞舞的雪花,围绕着他盘旋。

    山很高,所以建在山巅的庙宇,同样很高很高。

    温度极低,导致雪花都不似地面柔软,而是类似与一种,被冻结后的坚硬冰晶。

    “噼里啪啦”打在脸上,居然将苦修面皮打破,渗出丝丝血迹。他头顶上,被撕裂开愈合的伤口,也再度开始流血。

    殷红血迹,顺着头脸滑落下去,在冰天动地中,散发出腾腾热气。

    然后,这些热气,在苦修头顶汇聚,逐渐勾勒出一个符号。

    它古朴而浩瀚磅礴,透出无尽岁月气息,像是跨越无尽时空,透出强大与贵重!

    苦修抬头,眼珠瞪大,身体轻轻颤抖,露出激动之意。

    可就在这时,“啪”的一声轻响,这道符文破碎消散。

    所有雾气,瞬间被狂风一扫而空,苦修身体表面上,那些流淌下来的鲜血,随之凝固、冻结。

    他看向黑色庙宇,眼神露出茫然震动,“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作为西蛮境内,现今唯一仅存的大巫,他确信老师一定可以,根据自身留下的痕迹得出判断。可眼看,一切将要明朗时,居然被一道外来力量,直接强行打断、驱散。

    这世间,谁能有此手段?即便海那边的人族修行者体系中,最顶尖层次的强者,也无法在蛮族的领域内,破坏一位大巫的推演。

    黑色庙宇中,短暂沉默后,传出一阵轻咳。

    苦修顿时面露紧张,“老师!”

    他身体动了动,却不敢上前,似乎眼前这座黑色庙宇,是不容半点亵渎的圣地。

    不得允许,他便只能跪在外面,没有踏入其中的资格。

    片刻后,咳嗽逐渐平息,宁静、温和的声音,自黑色庙宇中传出,“天地之间,浩瀚无垠,我等不过其间一蜉蝣,如何能够真正窥视,这天地之神奇、辽阔。”

    苦修以头触地,恭敬等待老师传谕。

    “我族新皇,的确已经降临,但他的命运、气机,被天地间一道浩瀚之力遮掩。”

    “这对我皇,对我族群而言,都是最好的结果,你保守好这个秘密,不要试图去寻找。”

    略略停顿,这声音继续响起,“西荒边军大营,你所见到那名年轻人,与我族新皇有关,你去见他一面,自会有所收获。”

    苦修恭敬叩首,三次后起身,向山下迈步行去。赤足踏入雪中,身影淹没在内,只有头颅在外。

    人过雪陷,踪迹全无,便似从未有人来过。

    恢复安静的黑色庙宇,其内部一双眼眸,此刻缓缓睁开。其内,掠过一丝无奈,又有浅浅的荒诞笑意。

    谁能够想到,堂堂蛮族新皇,这天地间所有蛮族的共主,竟会舍弃自我尊贵身份,反而跑到了人族去。

    这可真是个,不那么好笑的笑话。

    新皇藏匿于人族,当然是有风险,可相对于被人族修行者体系锁定,这是更好的结果。

    所以他选择默认。

    默认自己的推演,被那道力量中断。

    他又开始咳嗽起来,口鼻间溅出点点血迹,落在洁白地面上,显得格外殷红。

    ……

    矿洞。

    金吾将宅邸。

    奢华后宅庭院。

    虽然是地底,但耗费心血、物力,依旧能够打造出,丝毫不逊外界的园林景观。

    肉肉懒懒坐在椅子上,显得有些心不在蔫,手指不断摸着鸡-头,“小鸡啊小鸡,你说秦宇干嘛呢?怎么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野鸡霸王早就木了,身体蜷缩着,小眼珠里一片绝望、暗淡,看不到半点光彩。好在,肉肉早就已经习惯了,它恭顺无比毫无动静的表现,没有因此感到恼火。

    否则,只需手指轻轻用力一捻,野鸡霸王就要当场表演下,大爆鸡头的绝活了!

    “嗯?”突然间,肉肉姑娘皱了皱眉,她眼底神采爆发,扭头看向某一处方位。

    野鸡霸王只觉得,空气刹那冻结,它整个被冰封在内。

    又像是,在身体之上,压下十座大山。

    下一刻,就将被碾成粉碎,变成一滩碎骨烂泥。

    小眼珠拼命瞪圆,充满惊恐骇然,野鸡霸王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我命休矣!

    肉肉姑娘冷哼一声,抬手向前点出,她白净细腻,一看就柔软万分的手指,点在虚空瞬间,“咚”的一声低沉闷响,蓦地从中发出。

    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锤头,重重击打在鼓面。

    野鸡霸王眼珠翻白,被直接震昏过去。

    肉肉眉头又皱了皱,似察觉到某些事情,她缓缓收手,脸上若有所思。

    “蛮族大巫?”

    若是他们,便可以解释通,为何在感受到她的力量后,对方直接收手自承反噬。

    神色稍缓,眉头舒展开来,肉肉舔了舔嘴角,“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蛮族居然还有大巫存世……啧啧,他们的味道,实在令人怀念。”

    她有些犹豫,要不要顺着轨迹找过去,动点手脚说不定,就能美美的吃上一餐。

    想了想,肉肉还是放弃这念头,秦宇现今是蛮族新皇,吃掉大巫,他肯定不高兴。

    罢了罢了,美食什么的,又不是必需品,忍忍就好!

    ……

    江城子微微皱眉,站在大帐门口,远远眺望矿洞方向,眉眼间露出几分若有所思。

    参赞走过来,恭敬道:“将军,您还在思考,关于金吾将的事情?”他想提醒些什么,可认真想想,又觉得不必要说。

    江城子没有转身,像是看到了他的表情,“武帅智谋无双,虽说我将自己摘的干净,但他已经起疑。不过没关系,就像帝都没办法,轻易动武帅一样,他也很难动我。”

    这句话,他说的底气十足!

    作为真正的,西疆边军老将,从战场厮杀步卒开始,一步步建立功勋直至今日。门生旧部各式交情,早就成了一张大网,遍布西疆边军上下。

    动他,便是武帅也不愿,承受此事后果!

    参赞笑了笑,“将军既然都清楚,为何还是这副模样?”

    江城子摆摆手,并未多说,虽然跟随军帐的参赞,都是身边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但有些事情,便只能自己知道,谁都不能解释。

    他看向矿洞,不是在想金吾将,也不是担心自身,而是在思考关于百溯真圣的事。

    当初,他说金吾将还活着的时候,面露隐惧之意,似有些难言之隐。

    在那时,江城子便感受到了些许不安,所以果断打住,没再继续询问。

    事后,他越回想,便越是觉得不安宁。

    百溯真圣身上,似缠绕着一些,非常可怕的气息。

    江城子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却忌惮万分……就好像,这气息只需要微微动颤,便可以杀人。

    杀的是百溯真圣……又或者,连他也在内!

    金吾将宁秦,身上果然有秘密!

    ……

    秦宇出关了。

    确切的说,他只是勉强遮掩住,魂魄受损的痕迹。

    表面很难察觉,但实际上的伤势,还需要时间慢慢恢复。

    但这点是必须的,涉及到灵胚之事,再谨慎小心都不为过。

    凝神感应了一下,“种魂”非常顺利,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或许,再过一段时间,它就能顺利发芽。

    他进入地底,已经有一段时间,如今基本处置妥当,也该出去了。

    心念一动,所有罪民首领,脑海中同时响起,秦宇平静、淡漠声音。

    “本将即将离开地底,你们安分守己,谁惹事,谁死。”

    两头三臂、肉山等罪民首领,心神一颤,直接跪伏在地,“恭送将军!”

    这恐怖煞星,终于是走了,他们感觉呼吸,都畅快许多。

    可再想想,就算秦宇走了,还是一个念头,就能决定他们的生死。

    这份愉快、轻松感,便快速消失不见。

    ……

    时隔近月,秦宇身影重新沐浴在,大荒九日照耀下。

    虽然黑暗是他最强力量之一,但生而为人,处于光明之下,心情依旧变好许多。

    “拜见将军!”

    洞口外,匆匆赶来的驻守边军,齐齐跪地。

    神态恭敬万分,眼眸之间,露出敬畏、尊崇。

    要知道,眼前这位金吾将,可是让边军武帅,那般云端之上的大人物,都吃了好大的闷亏。

    想到,现在金吾将,便是他们的直属上司,驻守边军们心头,油然生出几分与有荣焉。

    秦宇点头,“起来吧。”

    很快,黑鳞、蛇女死后,剩余六位半人蛮守将,齐聚秦宇面前。

    一番见礼,所有人都恭敬万分。

    很快,秦宇就知道了,他这段时间呆在地底,外界发生的一切。

    武通天闹了乌龙,他倒是误打误撞,借此闯出名头,算是在西疆边军打开局面。

    “将军,陛下已经降旨,为表彰镇压地底罪民暴动,加封您为一等伯!”

    一名守将恭敬开口,满脸都是艳羡。

    这爵位,在帝国军方中,已经很高。

    要知道,四大边军大帅,也只是挂侯爵。

    比如武帅,便是镇西侯!

    一等忠武伯,再进一步,便可封侯。

    秦宇眼底精芒微闪,镇压罪民罢工,功劳肯定是有,但绝对不够这种规格的册封。

    看来,西荒大帝是通过这件事,在表达自身不满及强硬态度,军方理亏在前,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同时,这也是西荒大帝,给予秦宇的表态——只要你足够出色,朕不吝一切赏赐,忠心耿耿,封侯拜相指日可待!

    换个人,怕是会激动无比,深感皇恩浩荡,此后死心塌地甘受驱使!

    但想用这个一等忠武伯的爵位,去笼络秦宇,只能说大帝想多了。

    “知道了,本将回去休息,你等自去便是。”

    秦宇转身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