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玄幻小说 > 斗战胜佛孙小空 > 第七章 九小婴的烦恼(下)
    一:色欲九小婴

    九小婴这时在沙发上躺着,只是闭着眼睛,并没有睡着而已。

    这时妲小己走了过来,很明显妲小己是要进厨房给他们煮饭烧菜了。

    九小婴突然就爬了起来,走到了妲小己的前面说了句:“这位妹子,今晚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啊。”

    妲小己一脸懵逼,很是不明白的说道:“我说九小婴啊九小婴,这几天你是咋滴啦,感觉这性格一天一个样呢?”

    “妹子,不要故意避开我的问题不回答啊,那么这位小姐姐约吗?”

    “不约。”妲小己很是干脆的说道。

    九小婴:“等一下,小姐姐,不要这么直接的拒绝我嘛,我可是一个好男人啊,小姐姐一开始嘛,咱们也不熟是吧,但是一回生,二回熟嘛,要不要先吃个饭,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嘛。”

    妲小己很是无奈:“你可真是奇怪,我都懒得理你,我要做饭了,你一边呆着去。”

    “小姐姐,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而冰小夷和金小乌看到后也是一脸懵逼啊。

    冰小夷:“这九小婴是咋滴啦?”

    金小乌:“就是,最近几天怪怪的,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

    也不知道这个九小婴哪来的玫瑰花,突然就这么神奇的拿了出来,送个妲小己:“这位小姐姐,再等一下,呐,花花送给你。”

    随后妲小己接过了这朵玫瑰花,然后一口吃掉了玫瑰花的花瓣说了句:“嗯,味道不错。”

    他们三个看到后都惊呆了。

    二:暴食九小婴

    “啊……”妲小己一声大叫。

    在厨房找了一遍又一遍,翻遍了整个厨房,都找不到啊。

    随后妲小己就躺倒在沙发上。

    “啊……”冰小夷一声大叫。

    在冰箱里找了一遍又一遍,都找不到东西。

    随后冰小夷就躺倒在沙发上。

    “啊……”金小乌一声大叫。

    金小乌翻遍了自己的房间,又到厨房翻了翻,还是找不到。

    随后金小乌就躺倒在沙发上。

    妲小己:“完了,我的蛋糕没了。”

    冰小夷:“完了,我的冰淇淋也不知道去哪了。”

    金小乌:“完了,我的奶茶也没了。”

    冰小夷就纳了闷了说道:“这到底是谁啊,不会又进贼了吧。”

    这时妲小己想了起来:“最近九小婴特别奇怪,不会是九小婴干的吧。”

    他们三个好像明白了什么,随后立马跑到了九小婴的房间里面。

    结果一看,果然是九小婴偷吃了。

    九小婴的房间里面,果然有装蛋糕的小盒子;而且九小婴的嘴里还在吃着冰淇淋;吃完冰淇淋后又喝了喝旁边的奶茶。

    他们三个很是生气一起说道:“九,小,婴。”

    九小婴反而很是淡定的说了句:“你们来了,刚好这个快吃完了,蛋糕还有吗?冰淇淋还有吗?奶茶还有吗?”

    妲小己很是生气的说道:“谁让你吃我的蛋糕的。”

    九小婴依旧很是淡定:“食物就是用来吃的,嗯,味道还不错哦。”

    随后冰小夷说了句:“这几天真是受够了,太可恶了。”

    紧接着他们三个一起把九小婴给扁了一顿。

    三:傲慢九小婴

    这时妲小己已经做好了饭,喊了一句:“米娜桑,开饭了。”

    随即冰小夷和金小乌就来了,坐在位置上。

    妲小己就好奇的说道:“九小婴怎么没有来呢?”

    冰小夷:“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扁了他一顿不高兴了。”

    金小乌:“不用管他,谁叫他偷吃我们的东西呢?”

    “那好吧,我再去喊一下九小婴吧。”妲小己随后来到了九小婴的房间。

    “九小婴,可以吃饭了哟。”妲小己很是温柔的说道。

    九小婴并没有理会。

    妲小己:“九小婴,赶紧起来吃饭啊。”

    九小婴:“你做的饭那么难吃,谁要吃啊。”

    妲小己就不高兴了回了句:“哼,饿死你拉到。”然后就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

    九小婴来了,坐到了位置上,看了看桌上的菜,随口一说:“果然,这些菜就跟是喂猪食的一样。”

    妲小己很是生气:“要吃就吃,不吃拉倒。”

    九小婴:“哼哼,猪食只有猪才会吃的。”

    这时冰小夷和金小乌就不高兴了。

    冰小夷:“九小婴你什么意思啊。”

    金小乌:“就是,你在这装啥装啊。”

    “哼,你们这种低等的妖怪,是不配跟我说话的,哼。”随后就离开了。

    冰小夷:“这个九小婴真是太狂妄自大。”

    金小乌:“就是,实在是太让人生气了。”

    冰小夷和金小乌商量了一下后,决定把九小婴扁一顿。

    四:书生九小婴

    妲小己已经在厨房开始做饭了。

    冰小夷和金小乌也在沙发上躺着等饭好了。

    这时九小婴走了过来,今天很是文雅的,走到妲小己这边后。

    “这位姑娘,不知家住何方,芳龄几许,可有相公吗?”九小婴很是文弱的说道。

    妲小己一脸懵逼啊说了句:“不是,九小婴你这是咋了,今天怎么这么的……”

    九小婴:“姑娘,你难道认识小生吗?”

    妲小己没有说话。

    九小婴:“姑娘,小生为姑娘写了一首诗,小生想念给姑娘听听。”

    妲小己:“我不听我不听。”

    九小婴开始很深情的念了起来:

    啊!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冰小夷就很好奇说了句:“这是你写的吗?怎么想都是抄的吧。”

    九小婴:“这位公子,你可不要乱说话,小生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那读书人做的事怎么能叫抄呢?”

    金小乌就说了句:“好了好了,随你吧。”

    “这位姑娘你有什么想对小生说的吗?”

    “没有。”妲小己很是干脆的。

    九小婴摇了摇头又说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既然姑娘不愿意,那小生我只好十年寒窗苦读,只为他日金榜题名,到那时小生我再来找姑娘一叙,不知姑娘……”

    妲小己一脸懵逼啊:“随你吧。”

    九小婴看了看冰小夷和金小乌,对着他们说了句:“两位公子,今日一早,小生我为月亮写了一首诗,想念给你们听一下,不知道公子愿听吗?”

    冰小夷和金小乌摇了摇头,一起说道:“不想听不想听。”

    这时九小婴又开始深情的念了起来:

    啊!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啊!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后来九小婴又念了不少的诗,听的他们都开始嫌烦了。

    五:正常九小婴

    这天早上,妲小己又在厨房里了。

    冰小夷和金小乌又在沙发上了,好熟悉的感觉啊。

    没过一会儿,九小婴来了。

    九小婴来了之后很是随意说了句:“大家早上好啊。”

    他们三个没人理他。

    九小婴:“你们是咋了,说句早上好啊。”

    冰小夷就回答道:“哦,早上好。”

    九小婴立马说了句:“早什么早,早上要说我爱你。”

    金小乌也回了句:“那,我爱你。”

    九小婴:“爱什么爱,早上要说你昨晚真棒!”

    金小乌:“那你昨晚真棒。”

    九小婴:“棒什么棒,早上要说今晚还来不。”

    他们三个三脸懵逼啊,今天的九小婴怎么又变回以前的那样子了。

    后来他们三个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

    九小婴乃是九婴一族的后人,所以九小婴是有九个头的,每个头都是单独的个体,但是身体却是只有一个。

    而暴怒九小婴、贪婪九小婴、嫉妒九小婴、懒惰九小婴、色欲九小婴、暴食九小婴、傲慢九小婴、书生九小婴和正常情况下的九小婴都是九小婴本身。

    只是不同的性格的头罢了,九小婴每天早上都会换一个性格,不会在同一种性格下一直持续下去的。

    这就是九小婴每天都有不同的性格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