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1、第一章 机缘
  姜里雁忍不住叹了口气。

  别人穿越,她也穿越,虽说自己这穿越后的起点挺高,可怎么就没走上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称霸三界的套路呢。

  当初睁开眼发现天地间一片混沌,冥冥中姜里雁也大概知道自己的处境。

  她不仅穿越了,还变成混沌里的一株青莲。

  姜里雁给自己想了个很厉害的名号,叫混沌青莲。

  百无聊赖的悠长岁月里,姜里雁半睡半醒,目睹着混沌里诞生了许多生物和意识,其中最强大的一个存在将混沌劈开,分成了天地,自己也肉身与神魂精魄消散,化成了山河。

  混沌里不少生物都与他一样做出了牺牲自己的选择,滋养这一方世界。

  姜里雁啥也没做,只下意识将逸散的混沌真炁都纳为己用,然后她就被混沌里一个执掌秩序,名为天道的意识给记在了小本本里。

  尽管天道不能拿她怎么样,也没法儿逼迫她放弃生命去滋养大地,却能够将她禁锢在这片地域,甚至特地安排了天雷与地火将这片地域隔成了死地。

  数千万年来竟是没有一个活物能走进来。

  姜里雁见证了这方世界从洪荒百族兴盛到人族崛起,自己甚至无聊到学会了莲藕的一百种烹饪方式,也没能出去瞧一瞧。

  “好无聊……”

  姜里雁知道自己本体的实力俨然是这个世界的天花板,但她也没有太大的野心,真要是那样早就强行突破天道的封锁离开这里。

  混沌里诞生的存在都太强了,也因此它们不是选择以自身哺育整个世界,就是老老实实当个工具人,顺带借此机会将自己的血脉延绵下去。

  但就算姜里雁不想出去称霸世界,也更不想闷在这个地方继续百无聊赖。

  怎么也得让她出去逛一逛吧,这要求难道过分?

  似乎是感知到姜里雁的念头,从未与她有过沟通的天道竟有了些反应,姜里雁对于这个莫得感情的秩序执掌者没有太多了解。

  只是感觉到冥冥中自己能够离开的机缘似乎要到了。

  姜里雁等了一会儿,这机缘也没见上门,她无语地撇撇嘴,盘腿坐在自个儿本体待着的池塘边,随后从层层叠叠的莲叶里摸出一个莲蓬来。

  剥了莲子往嘴里丢,嚼着等机缘。

  紫白天雷无休止地下降,轰击着这片岩浆地火汩汩流动的大地,宁玄真心里满是绝望和悔恨。

  他身为玄山掌门,却在宗门长辈们飞升上界后,压不住贼子觊觎之心,竟是落得宗门道统断绝的境地,如今整个玄山竟然只剩下他一人。

  而闯入这片天元界有名的死地,只不过是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想让玄山传承落入贼人手里的无奈之举。

  宁玄真踩着黑色琉璃般透净的地面,跌跌撞撞朝着姜里雁所在的莲池走去,一旦他有走偏的迹象,总会有一道落雷或是猛然爆发的地火,矫正他的去路。

  直到宁玄真感觉自己大限将至,满眼的灰败死寂时,却被一抹青碧给惊住了。

  水汽氤氲的莲池里,有一株虚实变幻的青莲被莲叶拱卫,在青莲周遭还有股斑斓的能量扭曲着空间。

  死地之中出现这样奇特的植物,宁玄真自然知道它非凡物。

  就在宁玄真想着是否要闯进去摘下青莲一口闷的时候,一只白净的手拨开了碧绿莲叶,有个样貌清丽的女子从里走出来,用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上下打量。

  “前、前辈。”宁玄真即使修行多年,又贵为掌门,却也在此时此刻忍不住说得结结巴巴。

  毕竟无论对方是青莲之身修行,还是说那株青莲是她所栽种看中,自己先前动的心思,恐怕这位大能都已经知悉。

  姜里雁没去管他心虚的那些小想法,只是忍不住质疑眼前这人真是助她出去的机缘吗。

  她清清楚楚看到宁玄真体内九条灵脉,已经断了八条,剩下一条也已经是碎成了蛛网,宁玄真不过是吊着一口气罢了,这时候就算是三岁稚童朝他打一巴掌,都能把他打死。

  “不用这么客气,你是怎么走进来的,这地方可从没来过人。”姜里雁走到莲池边缘说道。

  宁玄真发现自己看不透她的修为,甚至连对方是人是妖都看不出来,连忙低下头回道:“晚辈遭遇不测,不得已才擅闯此处,望前辈原谅。”

  话音刚落,他突然一阵猛咳,鲜血像是不要钱一样从嘴里流出,好似下一秒就要当场去世。

  姜里雁心念一动,从池子里发出几滴露水直接打入他体内,宁玄真爆发的伤势这才稳了下来。

  他惨然一笑,说道:“谢过前辈,只是这般好的灵水用在我这将死之人身上,也是浪费。”

  “这东西多得是,算了,不说这个。”姜里雁只想知道机缘到底是什么,索性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九条灵脉已经断剩一条,又燃烧了大半神魂,想活是不可能的,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呢?”

  天元界虽说不至于毫无秩序,强者任意奴役和打杀弱者,但大能修士高高在上不屑与低阶修士过多交谈,这也是常态。

  像姜里雁这么温和的问话,在这段时间遭遇各种背叛和生离死别的宁玄真听来,犹如寒冬三月的温暖热汤。

  宁玄真下意识说道:“若说心愿,就只有玄山传承不能断绝这一条吧,如果能够觅得几个弟子,习我玄山功法,让我玄山恢复往日荣光便再好不过了。”

  说完他自嘲地笑了笑,眼前只有姜里雁在,宁玄真自然不敢奢望对方会替他去收徒,再把徒弟养大到能够独当一面,然后撑起整个玄山。

  说到底,宗门道统注定要在他手中断了传承,宁玄真神情悲凉。

  姜里雁眼神却亮了亮,感觉机缘就在眼前,她又问道:“就这么简单?”

  “这……说起来也不算简单,毕竟根骨俱佳的弟子难觅,又要其品性心志都好,还有如何教导也是重中之重。”宁玄真惊诧地抬头,结结巴巴道。

  “何况数百年前玄山乃人族三大宗门之一,要想回到那时地位,我也知道是痴心妄想。”

  姜里雁直接把他的话过滤掉,满脑子想的都是能出去玩,好好看一看这个修真界,看看它到底与自己记忆里那些文字所勾勒出的世界,有几分相符。

  “身为与天夺寿的修士怎么能这么没自信,这样吧,我可以帮你收徒弟壮大宗门,目标嘛就是成为人族三大宗门之一,怎么样?”

  宁玄真此刻内心翻江倒海,震惊不已,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临死前给自己编织了一个幻境,才会碰到一个大能修士说出这样的话。

  “前辈所言……”宁玄真想问这是不是真的,又怕触怒她,连忙改口说道:“只是不知要如何报答前辈,如今天元界势力错综复杂,想要玄山恢复往日荣光简直难上加难。”

  谁都想在玄山无主之后,将宗门里的功法和天材地宝分食殆尽,曾经玄山乃人族三大宗门之首,即使如今落魄,底蕴仍然能让不少势力都眼红,她挑起这个担子,要面对的事物绝非修为高超就能够解决。

  宁玄真既对姜里雁感激不已,但也担心她是否能够做到,而这其中又是否有诈。

  一切都太过巧合,宁玄真在这瞬间里内心闪过无数个想法。

  姜里雁叹了一声,转过身去,只给宁玄真留下一道背影,她感慨道:“并非所有事情,都需要报答才去做,我想做便做,愿不愿意由你自行考虑。”

  用这种仙气缥缈的语气说完以后,姜里雁内心默默不断重复‘快点同意’几个字。

  宁玄真内心也极度纠结,权衡是否要将宗门传承交给素不相识的姜里雁,但既是大能主动开口,宁玄真也不想就这么放过这样的机缘。

  修真界里修行大多都讲个机缘因果,宁玄真犹豫再三,一咬牙从储物囊里取出枚紫金牙符双手奉上,说道:“如此便有劳前辈您替玄山代为收徒。”

  “玄山秘库早已生灵,这枚紫金牙符既是宗门传承和宗主身份信物,其中也蕴含一丝秘库之灵,前辈所收弟子实力达一定境界便可入内经受考验,若有十位弟子经受考验成功,秘库便会开启,任由前辈您支配其中任何物件。”

  宁玄真这也是留了个心眼,没傻白甜到直接倾囊相授。

  他不知道的是姜里雁对所谓秘库里的宝物真不感兴趣,如果不是因为宁玄真就是天道表明的机缘,能让她离开这个鬼地方出去玩,姜里雁宁愿继续窝在莲池里睡觉。

  尽管心里满是吐槽,但明面上还是淡定地颔首,取过他手中的紫金牙符。

  姜里雁清楚感觉到在接过牙符的一瞬间,若有似无的禁锢就消失了,天雷与地火也霎时停了动静。

  “多谢前辈。”宁玄真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但已经不是自己能够看到的结果了,只希望自己这一次做下的决定,能够对得起玄山。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面色灰败,很快便肉身自燃最终化作灰烬。

  姜里雁见状也叹了口气,如果能救,她还是想把这人给救活的,可惜对方似乎有些钻牛角尖了,去了玄山传承这个执念后,就只剩下求死之意。

  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总算是能去这繁华的修真界好好看一看,逛上一逛。

  姜里雁眼神越发明亮,远眺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