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2、第二章 少年
  既然要离开,该打包收拾的家当还是得带走,姜里雁打了个响指,方圆数里黑色琉璃的地面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地底汩汩流动的岩浆。

  这些黑琉璃可都是好东西,经过千万年天雷地火轰击后留下的精粹,姜里雁才不会把它留给别人。

  挖空了黑琉璃后,将它压缩成一个镯子套到手腕,莲池也被收起来缀在镯子上。

  姜里雁笑了笑,踩着滚烫的岩浆往远处走去。

  尽管自己心念一动,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甚至挥手间可以勾动天地,但姜里雁并不打算这么做。

  那样未免也太无趣了些,她还想好好玩一玩呢。

  何况还要替玄山收徒,这样的养成经营游戏具现化,姜里雁当然不会选择以开挂的方式来完成。

  数千里的死地突生异变,引来多方势力探查,只可惜除了死地变成千里岩浆外,他们什么有用的情报都没能探查到。

  而姜里雁也来到了一处人族城池。

  这里是位于云梦泽临近妖族栖息地的一座小城,来此历练的修士和武者很多,因此每天都很热闹。

  大多数散修武者在云梦泽采摘了药草或是猎杀了妖兽,除了留作己用的部分,其他都会选择在小城里摆摊,或是以物易物,或是卖了换取灵石供己修炼。

  小城被一座大型防御阵法笼罩,使得城内也有不少凡人定居生活。

  姜里雁进了城,东走走西瞧瞧,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从自己身边经过,到处都充满了生动鲜活的气息,让她心情颇为愉悦。

  不知不觉姜里雁就逛到了一个略有些偏僻的地方,这里只有一颗大树,树底下站着几个稚童,正围着个瘦骨嶙峋的少年拿石头砸他玩。

  还时不时发出乐呵呵的笑声,恶不自知地嬉笑着继续捡起石头砸他。

  少年不作反抗,只蜷缩成一团护住自己的头,杂乱如鸟窝的头发底下隐约可以看见一双浅灰色的眼瞳,瞧着略有些妖异。

  稚童当中有个小胖子像是为首的,他咧着嘴说道:“都快让开,看本少爷如何驱使神鹰诛杀这妖邪!”

  “杀半妖咯!”

  “快快唤出神鹰给咱们瞧瞧,快!”

  稚童们叫唤的话语仿佛把少年当做是只蚂蚁般,毫不在乎他的死活。

  姜里雁有些恍然大悟,难怪这帮熊孩子都把少年当做蝼蚁般欺侮,原来少年是个半妖。

  天元界中,人族修行看的是根骨,灵根决定了亲近五行灵气的哪一属,分为天地玄黄四阶,如天地二阶便意味着吸纳炼化的灵气更为精纯,修行犹如顺水行舟。

  但也有灵根不佳,但灵骨极好之人,亦可走体修入道,靠锻体修行,两者只是修行路子不同,但问鼎长生、踏破虚空的成果几乎一致。

  妖族则是依靠血脉传承修炼,血脉精纯程度决定了妖族此后的修行高度,当然也有妖族之间两种血脉结合后诞生出更强大的存在。

  只是人与妖两族结合剩下的孩子,根骨粗劣、血脉驳杂,仿佛天生就集两家之短,因此人族嫌其非我族类,妖族厌恶其弱小无力。

  半妖在天元界地位向来低微卑贱,从未有过哪个半妖惊才绝艳,成为一方霸主,大多都受尽折辱厌弃的苟活一生。

  熊孩子把脖子上挂着的铁哨拿起来,放在嘴边用力一吹。

  原本湿润清新的空气霎时化作干燥火热,一只由焰火凝成的飞鹰出现在他身侧,凶狠地盯着少年,很显然是随了主人的心意。

  姜里雁眯了眯眼,她倒不是同情心起,只是看不惯这几个熊孩子草菅人命的模样,总得给他们一个完整的童年才是。

  于是还没等熊孩子得意洋洋地一声令下,他身侧的火鹰突然嗤地一下,熄了,连个小火星都没留下。

  熊孩子恼怒地拍拍铁哨,上头嵌着的灵石还氤氲着乳色光亮,显然灵气还未耗尽,他没多想又搁在嘴边用力一吹,却只发出呜呜渣渣的声音。

  至于那只看起来很凶狠的火鹰,怎么也召不出来。

  姜里雁看他吹得脸都涨红仿佛要炸开,忍不住笑出了声音,吸引来他们的视线。

  被一群熊孩子盯着看,姜里雁没有选择收敛,而是挑了挑眉尖,恶意满满地吹了一声清脆响亮的口哨,十足十地嘲讽了他们一把。

  “是你!”熊孩子气急败坏,也不想能够凌空阻断他法器的人,也能够凌空取走他的性命,在这小城里嚣张跋扈惯了的他直接骂了一大串话。

  姜里雁略抬手,当即一片安静,熊孩子被肥肉挤成一条线的眼睛里还冒着凶光,张着骂人的嘴怎么也合不上,其他几个熊孩子也都被她定在原地。

  “小小年纪不学好,就别怪我以大欺小。”姜里雁笑眯眯道:“在这里喂蚊子吧。”

  倒也没打算真对他们做什么,姜里雁只是想略施小惩而已,何况她刚才看了下这少年,感觉对方似乎有些特别,那种感觉就有点像是一个未拆封的惊喜正在等待着自己。

  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姜里雁索性拎起少年离开了。

  被看起来清瘦的姜里雁一手拎着走,少年干裂的嘴唇嗫嚅,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也只能选择沉默。

  找了间落脚的客栈,姜里雁把他放到椅子上,没客气地直接伸手搭上他的手腕,探查少年的根骨。

  这根骨的确如大多数半妖一样,简直不是块修仙的料子,要知道筑基入道后,人体内会从虚无的灵根处蔓延九条灵脉贯穿全身。

  修炼便是打通衔接灵根与丹田的九条灵脉,吸收天地灵气为己用的过程中,流转路线不同会导致有不同的修炼结果,这边是功法的诞生缘由。

  但少年根骨极差,九条灵脉还完全闭塞,根本不是待打通的状态。

  “奇怪了,总感觉你是块修行的好料子呀,难道是我看错了?”姜里雁托着下巴陷入思考,不过就算自己看错了,把人给救下来也是好事,倒也不算亏。

  但少年听见修行二字的时候,眼底却不自觉的露出些许渴望。

  姜里雁自然是看到了,便问他:“你想修炼?”

  少年没有回答,他沉默了一会儿,不敢开口。

  比起对他砸石头吐口水的凡人,随手一挥就能取人性命的修士显然更加可怕,但少年自记事起就受尽了冷眼欺侮,原本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早已麻木。

  但姜里雁出手救下了他,这让少年感觉到了些许暖意,这是从未有过的。

  他也想堂堂正正活着。

  于是少年点头。

  姜里雁想了想就掏了一颗莲子丢给他,说道:“虽然你根骨不好,但或许还有别的机缘等着呢,这颗莲子给你,如果能将它养到开花,我就会收你为徒。”

  “如果不行,有它护着一般人也伤不到你,还有这把小剑拿去防身吧,不可以主动伤人,但要是有谁想伤你,拿它还击。”

  姜里雁也不知道收徒有没有什么固定流程,反正她把自己认为的新手礼包都给了少年,小剑是临时拿黑琉璃捏成的,看着有点粗糙,但黑色剔透的晶石剑身细看还是挺能唬人。

  少年看着眼前的青碧莲子与黑色小剑,才明白姜里雁的意思,心里虽然有些失落,但很快就被坚定所取代。

  他虽然自幼不断流离各个人族城镇生活长大,懂得并不算多,却也知道仙人收徒都是要看缘分的。

  少年拿起莲子妥帖收在自己怀里,又将小剑拿起,竟是直接跪下朝姜里雁磕了三个头,便直接推门离开,瘦弱的身子骨瞧着都藏不住一把小剑。

  姜里雁从少年十分实诚的砰砰磕头声里回过神来,忍不住嘶了一声。

  这孩子也未免太实诚了点吧,她不就是送出一套新手礼包吗,而且也只是看在若有似无的那么点预感上,觉得少年不一般。

  要不然以她的性格,也不会舍得把莲子和小剑送出去。

  “看他也是怪惨的,等要离开这里的时候把他带上好了。”姜里雁默默拿出一根糖葫芦,边想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