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3、第三章 仙盟
  啃完了手里的糖葫芦,姜里雁又摸出一根糖葫芦继续啃,待在封印里这些年除了呼吸以外,就只能靠啃自己产出的莲子消遣。

  酸酸甜甜的糖葫芦一吃就停不下来。

  刚张嘴咬下一颗红果,姜里雁咀嚼的动作微顿,眯了眯眼便消失在房间里。

  离这不远的小巷里,少年浑身是血地倒在了角落,他旁边还有两具没了气息的身躯,倒不是少年干的,而是他跟前站着的一位修士所为。

  “一只半妖竟身怀这般灵物,真是侮辱了它。”修士摇摇头,动作自然地将黑色小剑收起,功法运转,显然是打算随手将少年也给杀了。

  但此时少年身上却突显异像,自他怀里像是有活物在动弹,最后干脆顶破了脏破的衣裳冒出来,一朵青碧莲花就这么在他怀里发芽长成开花。

  先前姜里雁感觉到这颗莲子的呼应,还在奇怪他怎么这么快就将其激发,没曾想少年竟是一出门就落得将死的境况。

  修士没发现自己身后的姜里雁,看到少年怀中异像忍不住皱起眉,心里也打起鼓,随后索性打算杀人灭口,将此处留下的痕迹打扫干净点就是了。

  水属灵力激荡,形成几道颇为锐利的水刃朝着少年心口和脖颈飞去,却被青莲直接拦住,化作稀里哗啦的水流坠下。

  “这……”他忽觉不对。

  姜里雁顺势接话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何人!”修士吓了一大跳,险些跳起三尺高,回头才发现自己身后竟然还站了个人,而他竟然毫无所觉。

  “不如先说说你是谁吧,伤我徒弟,又拿走他的佩剑还打算杀人灭口?难不成修士都是你这副嘴脸吗?”姜里雁好整以暇的越过他走到少年身边,轻触莲花。

  那朵矜傲的青莲便如冰雪消融,化作精纯灵气融入少年体内,为其修补伤势。

  少年这一身是地上两个见财起意的人所伤,莲子拦得住修士攻击,却没把寻常凡人的兵刃算在内,也不知是走运还是倒霉,碰上这个修士发现了黑色小剑的不寻常之处。

  他出手直接击杀了两个贼人,随后便是姜里雁来时看见的一幕。

  姜里雁把被吃掉一颗的糖葫芦递给少年,说道:“既然你已经将这莲子养成开花,我也会遵守承诺收你为徒,现在先吃它,看着为师怎么替你出头。”

  憋在封印里千万年,姜里雁早就想过无数次遇到这种呆比反派要如何对付,她选择了最常见的套路,扮猪吃老虎。

  但姜里雁显然低估了修士的求生欲,毕竟即使无法轻易探查他人修为,但能够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身后,又丝毫察觉不到她修为波动,修士很清楚自己绝不是姜里雁的对手。

  因此他果断低头行礼道:“先前不知他乃前辈弟子,有冒犯之处请前辈原谅。”

  道完歉,修士一手仿佛自然垂落腰间,实则是捏碎了所佩的一枚玉符,面上还挂着诚恳歉意。

  姜里雁笑眯眯地道:“要是我不肯原谅呢?”

  修士表情不变,说道:“前辈可能不知,我乃仙盟蓝衣弟子,纵有行事不对之处也应由仙盟处罚,若前辈真的想为他讨个公道,不妨择日去仙盟递交文书。”

  “你好像很自信的样子,觉得提起仙盟我就不敢动你了。”姜里雁当然不知道仙盟是个什么玩意儿,只不过稍微联想一下也就大概猜得出,应该是如今修真界颇为庞大的一股势力。

  但那又怎么样,她做事还需要看别人的脸色吗。

  修士微笑道:“晚辈不敢,只是既然身为仙盟弟子,是非对错自然由仙盟裁定。”

  “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姜里雁视线垂落看向少年,问道:“你的剑呢,在哪儿?”

  少年小心翼翼嚼着糖葫芦,闻言下意识望向了修士。

  对方一愣,还以为姜里雁这是避其锋芒愿意求和的意思,虽然肉疼不是很愿意交出那把灵剑,但想着稍候师兄赶来,说不准还能借机威胁姜里雁将灵剑奉还,便伸手要从储物囊中取出小剑。

  只可惜他的动作不及姜里雁心中念头动得更快。

  一柄黑色剔透的小剑倏地穿破了他的储物囊,在修士腰间划出道血痕,直接飞回少年身侧悬浮。

  姜里雁这才故作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是在这里啊。”

  修士勃然大怒,不知该先疼自己被割破的肉,还是心疼破损的储物囊,咬碎了牙道:“你莫要仗着修为欺人太甚。”

  姜里雁伸手虚握,扼住他的脖颈提起,隔着数米的距离修士就这么被举了起来无法呼吸。

  顶着对方又怒又惊的眼神,姜里雁说道:“我比较护短,先前你对我徒弟口出狂言也就算了,还对他动了杀心,这算不算是仗着修为欺人太甚呢?”

  修士闻言鄙夷神情流露于面,撑着也要开口说道:“不过小小一只低贱半妖,岂敢以人称之。”

  “作死全凭一张嘴,不过逞口舌之快这事我不和你计较,就散了你一身修为,略施小惩好了。”姜里雁笑着说道。

  话音未落,修士原本苦心修炼打通的一条灵脉竟是瞬间枯萎,正值此时他捏碎玉符唤来的人终于赶来。

  却也只能戏剧化地看着他修为尽数散去,回到过去还未筑基入道前的状态,甚至还要不如,至少那时他的灵脉还不至于萎靡成这样。

  男子剑眉星目,墨发高束,典型的正道弟子之光打扮。

  许默然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师……师兄兄!”陈楠浑身没了力气,既惊且怨地指着姜里雁说道:“这人乃是妖女,先前那半妖将两个凡人杀害,我不过是想替天行道,她却护短将我……”

  许默然眉宇微扬,明显没有相信他所说的话,低头看他问道:“我素来不喜他人在我面前满口谎言,事情真是你说的这样吗。”

  陈楠对上他的目光,原本慌乱愤怒充斥其中的脑袋瞬间像是泼了盆冰水,一下就冷静了,连忙低下头不敢言语。

  许默然这才看向姜里雁,不动声色想要探查对方底细,神识却像是碰上了铜墙铁壁一样,直接被弹了回来。

  “或许我这位师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阁下出手这么狠辣,恐怕有些过了。”许默然认真道。

  姜里雁啧了一声,说道:“如果不是我这徒弟运气好,恐怕就成了你师弟术法下的一道亡魂,出手狠辣?没直接送他见阎王已经是我心慈手软了。”

  许默然倒没说什么半妖岂能与人相提并论的话,只说道:“无论如何,仙盟弟子若有行事不对之处,理应由仙盟裁定处罚,烦请阁下与我前往仙盟一趟,让此事有个了断。”

  姜里雁挑眉,说道:“我要是不呢。”

  “那你便试试。”陈楠忍不住接话。

  许默然瞥了这个师弟一眼,也不奇怪为什么他会被别人散去修为,随即漠然道:“倘若不愿去仙盟说明前因后果,便只能视为阁下恶意伤我仙盟弟子,仙盟会对阁下发出罚恶令,往后仙盟势力遍布之地,恐怕阁下都不会待得太舒服。”

  听着这带威胁的话,姜里雁好想回一句试试就试试,只不过她回头看了眼少年,虽说伤是好了,可心里肯定还有阴影创伤。

  仙盟啊,听起来就很财大气粗的样子,肯定能讹不少钱吧。

  姜里雁沉思片刻,也就点头答应了,说道:“去便去吧,权当是去讨个公道好了。”

  城内禁止飞行,许默然走在最前面领路。

  少年跟在姜里雁身旁,犹豫再三忍不住问道:“您真的愿意收我为徒吗。”

  自有记忆的那天开始,少年再如何坚毅不信命,却也日日夜夜受尽冷眼折辱。

  可以说是姜里雁又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气。

  姜里雁奇怪地看他一眼,说道:“当然,说过能将这莲子养成开花就收你为徒,放心吧,我最守信了。”

  “可我资质太差……”少年在此时此刻也不由得踌躇。

  “对自己自信点,或许你的天资只是还没显露出来,知道洗精伐髓吗?等会儿敲完竹杠,师父给你安排。”姜里雁笑着伸手摸了摸他脏兮兮的鸟窝头。

  少年脸腾得一下就红了,既是觉得自己头发脏,又是头一回有人对他做这么亲昵的举动。

  倒是陈楠忍不住回头讥笑道:“洗精伐髓用嘴说倒是容易,凭你说安排便能做到的吗。”

  大多数洗精伐髓都是靠福缘深厚,走运吃了什么天材地宝,又或是身处某种特别的地域,借助这些外力才能够成功洗精伐髓。

  除了极度亲近灵力的体质本身就很纯净外,大多数修士在修行过程以及服食丹药后,都会留下或多或少的杂质。

  久而久之自然影响修行。

  话好多的渣渣啊,姜里雁下意识想着让对方噤声,于是陈楠便嘴巴禁闭怎么也打不开。

  许默然回头瞟了眼,也没有说什么,默许了她让陈楠闭嘴的行为。

  仙盟位处小城正中,姜里雁越琢磨越觉得不太对劲。

  仙盟犹如城中城,穿过城门,一座记载着仙盟成立原因以及辉煌历史的石碑出现在姜里雁的眼前。

  大致扫了眼,姜里雁才明白这两个修士身上那股淡淡的傲气从何而来。

  如今天元界,除剑宗和清虚门等一流宗门外,其他的二三流乃至不入流宗门,都依附仙盟生存。

  无数宗门响应遵从仙盟立下的规矩,而仙盟负责制订以及执掌秩序。

  随着曾经的百族、如今的妖族式微,千百年的平静使得仙盟势力越发权威。

  姜里雁还注意到有一点,即为覆灭的宗门在三年无主后,仙盟有任意处置该宗门传承以及资源的资格。

  难怪连两个修为算不上多高的弟子,都这么矜傲,原来从上到下都习惯了这种霸道行径。

  姜里雁默默在心里头吐槽,过会儿又觉得还挺有意思,这些东西对比起她记忆里的修真界该有的模样,似乎又很与众不同。

  没想到这里还多了个仙盟,即使是自由随性的散修都得在仙盟登记入册。

  也不知道待会儿会不会打起来,若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自己好像也就没有继续扮猪吃老虎的必要了,姜里雁琢磨着觉得有些遗憾,难道刚出来这点乐趣马上就要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