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4、第四章 变化
  “陈长老,有劳调出尘微镜供我等一观。”

  仙盟内部十分热闹,几座大殿犹如豆腐块被切割开来,各司其职。

  许默然领着他们走进一座大殿,这里比起其他人来人往处显得很静谧,唯有一位中年人待在里头。

  陈楠到了自家地盘,看得出来底气足了很多,尽管他修为散去犹如凡人,但总归根骨与基础都在,仙盟也不会就这么把他放弃,惶惶一路以后终于想明白。

  听到许师兄说要查看尘微镜,他慌了一下,很快又镇定下来,他不信仙盟不护着他。

  “尘微镜调动需要些许时间,你与我一同确认好要查看何时何地的尘微镜吧。”陈长老点头转身向大殿内走去。

  一时间竟是留下姜里雁、少年和陈楠三人,姜里雁和少年都神态自若,倒是原本心里各种复杂打算的陈楠一僵,不愿和他们靠的太近。

  “脏兮兮的不难受吗,帮你清洗干净吧,我是不是把拜师的见面礼也给忘记了?”姜里雁百无聊赖地扫了眼大殿内,觉得还不如和自己徒弟说说话有意思。

  少年下意识脸微红,四处流浪为生的半妖能活着已经很幸运,脏兮兮的再正常不过了。

  这毕竟是自己第一个徒弟,姜里雁想了想就把她蕴养了很久的一颗莲子送给少年。

  整个世界的混沌真炁都被她炼化,导致一有盈余姜里雁就会结莲子,某种意义来说,莲池里伴生的那些青莲都算是她的子孙。

  只不过都开不了灵智罢了。

  少年郑重其事地将师父赐礼接过,正要收入怀中,姜里雁摇摇头阻止他,示意少年吃下去。

  这玩意儿都蕴养了千年,再纯粹不过,适合激发少年体内潜能,同时能够温养他体内灵脉根骨。

  少年修行资质很符合他半妖的身份,差得一塌糊涂,姜里雁却不在意这些东西,既然少年有缘成了自己徒弟,那么在修行资源这方面她多给点帮助也算不得什么。

  “现在就要服用吗?”少年捧着莲子有些不知所措。

  姜里雁点点头:“吃吧吃吧,我在这帮你看着呢,何况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可别浪费了我们的时间。”

  陈楠有些嗤之以鼻,但没了许默然在一旁待着他识趣地没有开口说什么,免得姜里雁一气之下把他杀了。

  少年选择无条件相信姜里雁,便张嘴将散发着淡淡碧青灵气的莲子吃下去,才刚入口莲子便直接化作一团精纯能量,朝着他四肢百骸丝缕流淌。

  原本还神情平静的少年忽然感觉到有股陌生而又强大的力量,在自己体内渐渐苏醒,它饥饿无比拼命吞食莲子所化的能量。

  随着这股力量逐渐强大,少年原本干枯萎靡的灵脉竟泛起金红色,背脊处渐渐浮现一只燃烧熊熊烈焰的鸟形图腾。

  腾地一声,少年仿佛被点燃了一般,整个化作团火球,赤炎似乎连他周围的空间都灼烧得要碎裂,不断扭曲。

  陈楠吓了一大跳,还在想这难不成是姜里雁心狠手辣,拿他当什么杀招要动仙盟,下意识就往门外跑。

  姜里雁啧啧称奇地看着自己徒弟挨火烧,时不时还往火球里丢点莲子和露水助燃,使得这股血脉之力得以支撑激发。

  这样的异动引来仙盟里不少修士,他们纷纷赶来挤在门口不断探视里面情况,自然也瞧见了大殿里燃烧的赤炎,以及赤炎里隐约可见的人影。

  “云梦泽何时来了这般强大的火行修士,难不成是焰君传人?”

  “瞎说,里头那人毫无修为,恐怕是觉醒了什么传承吧!”

  “恐怖如斯,恐怖如斯……”

  “这赤炎泛金,到底是什么来头?”

  随着议论纷纷,仙盟也赶来几位长老,推开挤成人堆的修士群后,不由得一致露出震惊神情。

  这般修行的好苗子,怎么先前无人知晓?

  他们几人彼此对视一眼,心里都打定了主意要将此子收入仙盟。

  随着姜里雁投进最后一颗莲子,金光赤炎才终于渐渐平息,少年原本脏兮兮的模样叫这赤炎烧得一干二净,鸟窝似的头发也轻垂,背后的玄色鸟形图腾也渐渐隐匿。

  少年除了变得干净之外,只有一双浅灰色眼瞳化作金红变化明显。

  当浑身涌动着强大陌生的力量,少年满是不可思议的走到姜里雁身边,乖巧道:“师父。”

  姜里雁虽然也想摸摸头夸他乖,但还是摸出两张莲叶递给他:“先挡挡吧。”

  金光赤炎没有伤及他分毫,反而为其洗精伐髓几乎重塑肉身,却不代表少年身穿的粗麻衣物能扛得住灼烧,他还没意识到自己有些奔放的形象,待反应过来后顿时红着脸将莲叶拿着遮住自己。

  “就说我的眼光不会太差,总觉着你有哪儿不一样,没曾想这血脉之力竟然藏得这么深。”姜里雁得意地说道。

  仙盟其中一位长老忍不住出来问道:“小兄弟,你这是已有师门了?”

  少年愣了愣,旋即点头道:“是的!”

  “观其根骨极佳,却毫无修为也没有筑基入道的迹象,算不得有师承吧。”另一位长老摸摸胡须,意有所指道:“倒不如转投我仙盟修行,以你的资质,日后必定能够问道长生。”

  姜里雁皱眉,听这两人一唱一和的意思,居然还要当她的面挖墙脚?她直截了当地开口:“两位还是死了这个心吧,他是我的徒弟。”

  “哦?”

  他们这才好像注意到姜里雁一样,面善那位长老笑道:“阁下也是清楚仙盟宗旨与实力的,贵徒资质乃百年难得一见的修行好苗子,倒不如割爱由仙盟教导其修炼,此亦乃善举也。”

  “当初他被几个熊孩子围着欺负打杀的时候,你们在哪儿呢?贵盟弟子企图越货杀他的时候,你们又在哪儿呢?”姜里雁笑眯眯道:“你说的善举,该不会是要我将徒弟往火坑里推吧,不会吧不会吧?”

  “这……!”

  话音刚落,不仅是仙盟长老脸色微变,就连周围的吃瓜群众们也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恨不得伸长脖子看看是哪位神人这般大胆,言语间满是挑衅仙盟的意味。

  要知道如今人族势力,除去剑宗与清虚门极少过问世事,又实力强大以外,其他宗门以及势力要么依附仙盟,要么就与其交好,大家平起平坐。

  无他,只因仙盟这股势力太过特别,他们成功制定了一套阻止修士弱肉强食、自相残杀的规则,并以千百年的时间证明自身实力,能够成为这些规则的监察者。

  并且仙盟还有着很强大的调度能力,四极十六州哪儿有异族骚动,又或是什么秘境福地现世,天材地宝、神兵利器将要出世,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能够在仙盟得到消息。

  宗门派遣弟子历练乐得由仙盟安排,散修也喜欢来此接取任务换得修行资源,纵使暗地里也会有种种不公平存在,但许多修士早已经仙盟认定为权威。

  “何事这般喧哗啊?”取得尘微镜出来的陈长老有些不高兴,他素来厌恶嘈杂,从刚才就听得外头一阵乱哄哄。

  走出来却被殿里殿外激增的人数弄得有些迷惑。

  许默然也微讶地看向少年,这个方才还是孱弱半妖,如今竟如一团蕴含着极强能量的异火在殿内熊熊燃烧。

  不过是进去一会儿的工夫罢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啊?

  姜里雁抬手说道:“先别和我扯这些有的没的事,过来此地不过为了两件事,第一是你们仙盟弟子陈楠贪图我徒弟的兵刃,妄图杀人越货,所以我废了他的修为再来讨个公道,不过分吧?”

  没等众人皆惊欲开口,姜里雁亮出紫金牙符,笑道:“在下不才,前两天恰恰好成了玄山的宗主,听说被灭了宗的宗门若想重建山门,还需要经受仙盟考验,借这个机会把考验给过了吧,我不想浪费太多时间。”

  “……”

  不论是门外修士,亦或是殿内的仙盟弟子和长老们,都有种震惊不过来的感觉。

  大家好歹也是修行多年的修真者,什么世面没见过,只是像姜里雁这样几乎是一人独对仙盟众人的场面,尽管没打起来,却暗暗有种交锋的感觉。

  除了一些赶着有事离开的修士以外,其他人就算是接取有时限的任务,也是一咬牙一跺脚,宁愿失败罚几块灵石,也要把这出好戏给看完。

  “也不知道这女修哪来那么大的胆子,想要重建山门还得罪了仙盟,啧啧啧,有她好果汁吃的。”

  殿外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响。

  姜里雁晃了晃手里的紫金牙符,催促道:“怎么一直傻愣着不说话,不先验明牙符真假么?”

  先前那位面善的长老沉住气,往前走了一步颇为冷静地说道:“阁下不必如此咄咄逼人,牙符是真是假自然需要验明,只不过还需要你所说的第一件事先解决了再谈其他事。”

  “仙盟威严不允他人肆意践踏,希望阁下没有冲动做错事才好,否则纵使是一宗之主,我等也只能依律行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