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6、第六章 命运
  “百步梯乃是千年前第一位仙盟盟主所造,而后每一处仙盟都会有器宗仿造的百步梯,虽然这阶梯只需百步便可走完,但向上每一步都有着越来越重的力量施加身上,到后最后三十步还会有问心阵。”

  许默然边领路边介绍,其实他对于姜里雁先前让仙盟吃亏的行为,并没有太在意,毕竟仙盟内也很少会有像陈楠这样的修士出现。

  大家忙着四处历练和修炼还觉得时间不够呢,何况身为仙盟弟子干出这样丢人的事情,即便姜里雁不动手,他们也会自行处置陈楠。

  越过各种各样的建筑,从身旁走过不同模样的人,有得长相那叫一个稀奇古怪,姜里雁虽然清楚这是因为他们根骨属性和功法所致,却也不由觉得很有意思。

  百步梯就设在一座高阁之下,笔直地向上直至高阁大门,许默然说道:“踏上百步梯是有些危险的,若心志不定或修为尚浅,容易走火入魔、伤了自己,不过以阁下修为应该也不惧这些。”

  “谁说是我走了?”姜里雁从别处的视线转回来,将徒弟拉了过来,说道:“既然我已经收了他当徒弟,那么他也是玄山弟子了,走这百步梯验明正身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许默然顿了顿:“……倒也不是不行,只不过他乃半妖,这百步梯于他而言恐怕要更难走些。”

  现如今妖族和人族已经不像千年前那样血海深仇,彼此之间的关系就有些像是非敌非友,何况妖族栖息四极,除了极少数的妖族和大量妖兽以外,能跟人族起摩擦的机会算不得太多。

  对两族而言邪魔是更令他们痛恨的存在,百步梯实际上是针对邪魔所造,只不过对妖族也友好不到哪儿去。

  许默然怕待会儿她这个半妖徒弟才刚踏上一步,身子骨就叫重力压碎,到时候再让姜里雁找到机会敲一笔可就不好了。

  姜里雁对自家徒弟投以鼓励的眼神,“想去试试吗,现在你刚觉醒血脉之力,对这股力量还太陌生,正适合用它来磨砺一下彼此的熟悉度。”

  少年自然是相信她的,不仅仅是因为姜里雁自己才能够获得这股血脉之力,更是因为当初她救了自己。

  那是从未有人给予过的安全感。

  “师父,我想去试试!”少年点头,一路走来让风吹得有些乱的头发顿时更乱了。

  姜里雁满意地笑笑,这就对了嘛,作为成功的师父怎么能什么事情都自己上呢,这种出风头的时候当然是让给自己的徒弟才对。

  “去吧,师父在这里看着你呢。”

  少年点点头,看向许默然。

  原本这走百步梯就是个过场,在刚才他们过来的这段路里,仙盟就已经将姜里雁那块紫金牙符反复验辨了数次,确认是玄山传承。

  谁走百步梯都无所谓,若是姜里雁这个新任宗主真亲自去走,恐怕还会叫某些人轻视了她。

  “走完百步梯不仅肉身和心志都会有所磨炼变强,上面的高阁内藏有我仙盟千百年来收录的各种秘籍、功法和奇闻异录,其中有原本、复刻玉简以及虚影。”

  “走完百步梯便可推门进入高阁,任由你选择一样东西带出来,纵使是天阶功法也由你带走处置,仙盟绝无二话。”

  该说的风险与奖励都已经说得清清楚楚,许默然也不再多言,示意少年往百步梯走去,随后便与姜里雁一同站着观看。

  姜里雁其实不担心少年走百步梯会不会出事,以她的实力自然是一眼看出这东西的底细,确实挺厉害,看似仅有百步的梯子竟然篆刻了大大小小上千个阵法。

  阵法环环相扣,又组成了九个大阵,这也能看得出仙盟底蕴确实非凡。

  但转念一想,如今天元界分为四极十六州,真正富饶适宜生存的十六州都让人族占了,而仙盟犹如天女散花般,于各处重要的人族城池设置据点。

  就这样发展了千百年,也难怪他们能有这般权威的地位。

  少年走到石梯前,心里反而镇定了下来,以前他怨恨过命运的不公,凭什么别的小孩就能依偎在父母身边,看着他受人欺侮殴打。

  而他永远是个血脉低贱的半妖,永无翻身的可能。

  后来他麻木了,习惯了这样的人生,但也不愿像其他半妖那样顺从某位修士,当个摇尾乞怜的奴仆讨好度日。

  少年觉得现在的一切仿佛做梦般,尤其是在那条阴暗的小巷里,姜里雁随手递给他一根酸甜的糖葫芦,他从没尝过甜是什么滋味。

  脑子里想过很多复杂的事,少年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百步梯的阵法瞬间因为有人触及而发动,在识别到踏上石梯的人并非纯正人族时,倒是让阵法停滞了一瞬,毕竟从未有过半妖踏足此梯。

  但他强大的妖族血脉又像是烈日般刺激着百步梯。

  随后百步梯毫不犹豫地加大阵法强度,背面嵌着的数百颗灵石飞快消耗。

  少年感受到周身顿时有股力量在压制着自己,就像是一双双巨手摁住他,不让他再往前走一步。

  他咬了咬牙,麻木沉寂已久的那颗心猛然地跳动了一下,原本安静燃烧的金光赤炎兴奋得跳动几下,冥冥中仿佛有一神鸟唳啼,响彻云霄。

  许默然自身也是根骨极佳的天骄,否则也不会入了仙盟被这般看重,却也不由得被对方这气势给压得微微变了脸色,似这般威压程度的血脉,难不成……

  他垂眸想着,顿时觉得有趣至极,悄然露出些许笑意。

  姜里雁没注意到身旁人的神情变化,她皱眉看着少年身周竟突然出现数道颜色深浅不一的丝线,姜里雁沉思片刻,自身后悄然飞出一片莲瓣,朝着其中一条红得发黑的丝线撞去。

  一瞬间,姜里雁差点就想倒吸口凉气,好险才维持住自己镇定的表情。

  时间、空间和因果的关系太过错综复杂难以说清,刚刚姜里雁看到的是少年的命运,是他真实经历过却因为遇到了姜里雁而没有成为现实的命运。

  这么说有些拗口。

  姜里雁觉得用平行空间来解释似乎更容易理解点,她刚才看到了少年如果没有遇到自己的命运,当然也不会发生后来的这些事情。

  而是被一个潜入雁城的邪魔抓去当做储备粮食,邪魔向来以人和妖的血肉精魄为食,它们平日里会伪装成自己吞食过的人或是妖生活,也借此机会继续猎杀。

  但有仙盟据点的城镇向来防守严密,又时时刻刻都有尘微镜监察,也就只有抓些半妖填肚子才不会引起仙盟警觉。

  偏偏这只邪魔心坏得彻底,喜欢让猎物活着看自己被吃个精光,最后才将猎物的心脏和脑子吃下。

  于是少年在死亡与绝望的刺激下激发了血脉之力。

  又被因金光赤炎吸引而来的仙盟弟子无差别攻击,导致彻底恨上人族,整座雁城都因此被金光赤炎吞噬,最终只有少年一个人从烧成废墟的雁城里走出来。

  自此以后,天乌妖尊开始名扬四极十六州。

  他不止恨着人族,就连妖族也一视同仁,见到就杀,没有丝毫留情。

  一时间引得正道各门各派和妖族联手绞杀,最终不知牺牲了多少条性命,才将他伏诛。

  想到已变成青年模样的少年满眼血红,惨然笑着燃起金光赤炎,那火光几乎蔓延了整片天际,姜里雁原本只是觉得收个徒弟玩有意思的心也跟着沉甸甸的。

  说到底他又做错了什么呢,生为半妖并非他所愿,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人试图关怀谈判,他们想的也不过是诛杀了这只金乌,分得异火和血肉骨羽,才能将损失弥补吧。

  而从头到尾少年都被动的接受着这些不公,他获得强大实力以后,也没有变坏,而是杀该杀之人和妖,却成为了众矢之的。

  姜里雁即使只是作为一个看客,也能感受到少年冷漠桀骜面容下的孤独和伤痕。

  好在这一世他碰上自己,才没再遇到那些糟心事,姜里雁觉得自己这趟出来实在太正确了,原本不过是玩乐的心思,似乎也被升华变得高大上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