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7、第七章 培养
  但内心心疼完小徒弟,姜里雁也琢磨过来不对味的地方,难怪这狗天道把她画地为牢关了这千万年,突然说放就放。

  以对方那莫得感情只要天元界有序平稳发展的性子而言,愿意将她放出去显然是有所图谋。

  合着自己在天地初开后不愿牺牲自己当工具花,滋养世界,最后还是得当它的工具人去改写这些大魔王的命运?

  诚然,姜里雁收徒除了合眼缘以外也是有自己一套标准,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要收些能够成为一方强者的徒弟,才好达成撑起玄山的目标。

  这么说来,自己以后收的徒弟可能十个里有九个都会是小金乌这样,都有着黑化敌视一切的命运?

  姜里雁想到这里,都快觉得自己不是朵混沌青莲,而是圣母光辉照大地的白莲花了。

  这边思绪纷纷,百步梯上少年已经适应了阵法带来的压制,步伐沉稳地迈上台阶,到底还是少年心性,回头看向姜里雁笑得有些腼腆。

  姜里雁立马回以一个欣慰鼓励的笑容,实在是刚才透过命运线所看到的少年眼神实在太悲戚孤独,让她下意思对这个人生从未有过温暖幸福的孩子有些心疼。

  许默然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攀百步梯,竟能如此游刃有余,忍不住感慨:“前辈果然慧眼识人,收的这位高徒资质心性皆乃上佳。”

  “你看人真准。”姜里雁接受了他的夸赞。

  让许默然原本还想接话的嘴一闭,继续保持沉默。

  以前还觉得其他修士客套话太多总是虚伪,现在却不知为何有淡淡的想念,好歹他们不会动辄让自己无话可说。

  少年很快便走完了最后一阶,推开宽大门扇走了进去,没过一会儿就从底下的门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块玉简,却不是复刻玉简那样的青白色。

  许默然微讶:“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出来了,还取得原本。”

  各处仙盟的高阁都连接着中州仙盟高阁,无论在何处进入高阁能够遇见的东西都全看个人机缘。

  姜里雁与有荣焉道:“这不过寻常,没什么好惊讶的啦。”

  许默然不止一次庆幸自己养气工夫还算到家,在姜里雁面前神态能维持自若真是不容易。

  “恭喜前辈,既然已经过了百步梯的考验,便证明您是玄山宗主无疑,只不过往后还有考验等待,祝前辈能够一往直前。”许默然拱手行礼。

  姜里雁倒是对他印象挺好,修为资质都挺好却不骄不躁,也就点点头道了声谢。

  过了天元界‘官府’的认可,姜里雁也不想在这里多待,尽管旁人都看不见,她却能清楚数出无死角监控此处的尘微镜到底有多少个,在哪里。

  “该办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们走吧。”姜里雁朝满头大汗的少年招招手,对方乖巧地走了过来。

  许默然道:“既是如此,就不打扰前辈清修,我送二位出去吧。”

  “不必了,我认得路。”姜里雁拒绝他的好意,拉着少年就往来时路走回去。

  直到走出仙盟大门,姜里雁才感知到那些时刻紧盯的尘微镜不再专看着自己,才按捺下打落它们的冲动。

  想起少年一直握在手里的玉简,姜里雁好奇道:“从高阁里拿了什么东西出来,是功法吗?”

  “也不是,好像是篇有些奇怪的剑诀。”少年直接将玉简递到她面前,姜里雁也没和徒弟客气,稍加探查便神情有些奇怪。

  姜里雁啧了一声,“没想到是这个家伙的剑招啊,怎么弄得这么四不像,剑意也弱了太多,不过稍微改造下可以当做剑符给你留着防身。”

  即使知道仙盟将这玉简内剑诀归为天阶功法,但少年仍是师父说什么便是什么,点点头应道:“谢谢师父。”

  他没有异议,姜里雁却想起了被这剑诀模仿的原主,曾经也是横行这片大陆的惊世之才,那时候的天元界堪称蛮荒,百米高的异兽也不过是小小蝼蚁。

  人族更是蝼蚁中的蝼蚁,那人却是异数。

  他不知何时生,何时踏足修炼一道,仿佛横空出世般在两只强大异兽争斗中,以被撞断的天柱为剑,只使出了一剑,就让天地间万物为之胆寒噤声。

  两只异兽也因此双双殒命,大地更是被这一剑斩出道极深的伤痕,强大剑意万年不散。

  留下这枚玉简的估计是个剑修,曾观摩过那道剑意,心有所感后创造出这套剑诀,还将他感悟出来的剑意留在玉简里。

  姜里雁也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换作寻常修士拿到这块玉简,恐怕就要开启剑修道路,最终领悟掌握这道剑意终成一位扬名天下的剑修。

  只是姜里雁见过原主,很难昧着良心去夸它好。

  当初自己还拿教人族生火、耕种畜牧的方法,跟那位换到他的剑诀和修炼心得,当时也是想着不要白不要,但现在给自己徒弟用不是刚刚好吗?

  自己的徒弟,要修炼的功法自然也应当是最顶尖的!

  姜里雁在心里无比霸气地想道。

  但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对劲,她盯着少年问道:“怎么你想当剑修?我告诉你,剑修可都是很难找到媳妇儿的,别的修士都有道侣,就你形单影只抱着剑,很惨的哦。”

  少年这把年纪哪懂她说的意思,情爱与他根本是没考虑过的事情。

  他眼眸煜煜生辉,笑容羞涩腼腆道:“师父赠我的武器便是剑,我想成为剑修,日后变得厉害了,谁对师父不敬,我就能为师父扫平一切。”

  剑的锐利让少年一眼就喜欢上了,比起御火施术,他更喜欢执剑时的感觉。

  想到少年命运线里发怒时炽火绵延千里的场面,好好的一个法修,怎么就让她给带歪成剑修了呢,姜里雁怎么都想不明白。

  尤其是经过金光赤炎洗精伐髓后,少年已经开始无意识地吸纳天地间游离的灵气,不再像一开始骨瘦如柴的惨样。

  现在瞧着也是个唇红齿白的俊俏少年,笑起来奶里奶气的腼腆,姜里雁都很难想象一般剑修的沧桑冷峻模样,在他身上要如何体现。

  “师父若是不喜欢,我不修剑也可以的。”少年心思敏感,察觉到姜里雁似乎不那么愿意的想法,立马改口。

  看他小心翼翼的模样,姜里雁叹口气摸了摸少年的头,“喜欢就做,师父没有不同意,只是怕你以后会像别的剑修那样呆瓜。”

  比如嘴里总挂着女人影响我出剑速度什么的话……

  少年似懂非懂,不解地眨眨眼。

  “没事了,等回去客栈师父传一套最最厉害的剑诀给你,等你学了就知道这玉简里的剑诀真真不过如此。”姜里雁扬起笑容,免得再给他心里增加压力。

  既然是徒弟自己选的路,她自当支持,万一以后徒弟真的心里唯有剑也不怕,这年头和剑灵谈个恋爱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何况修行这么严肃的事情,自己总往感情上歪叫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