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8、第八章 剑
  回到客栈里,姜里雁先将玄山基础功法太玄经传给他,少年悟性不差,加上觉醒血脉之力带来的根骨变化。

  很快衔接丹田的主灵脉里出现薄薄一层灵力。

  姜里雁满意的点点头,让他自己去打坐修炼,顺便多熟悉下刚获得的力量。

  然后便一头扎进自己用来屯东西的空间里,开始找那位剑修交换给她的剑诀和感悟心得手札在哪儿。

  那会儿天道只是个雏形,天元界各种生物的出现,其实都是为了后来的发展打基础。

  他们繁衍生息,创造字符,最初始的这些字符威力强大至极,若能掌握一个都能够发挥出不亚于渡劫期强者的威力。

  其实当初使出一剑斩杀两只与天地同寿的异兽,也让剑修反噬自身,出剑的原因是它们之间的争斗,很快就要波及人族栖息地,弱小无助的人族们原本只能选择承受。

  正如这片大地上其他的人族一样,被强大存在之间的争斗波及,动辄被碾成肉泥。

  偏偏出了剑修这个变数。

  拼尽了全力也要保护同族,而不是选择明哲保身。

  当时姜里雁其实是蛮荒有名的大善人,她早已知晓蛮荒如今看似强大,横行天地的这些存在,最终都将走向消亡。

  所以她到处乱逛,通常情况下都是与它们友好做交易,姜里雁自身也不是偏战斗方向发展。

  对于热衷打打杀杀抢地盘抢资源的强大存在们来说,姜里雁反而才是移动的恐怖存在。

  混沌真炁既是孕育万物的能量,同时也能够掠夺他们的修为。

  换而言之,姜里雁能够让这些强大存在失去引以为傲的力量。

  所以在做交易的时候,它们也往往十分客气,尽管大家长相很是随意不走心,却都统一对姜里雁露出有生以来最是友善的笑容。

  导致姜里雁特地开辟的储物空间里塞得满满当当,后来不少强大存在感知到天道传达的讯息,大多数都开始谋划复生和后代繁衍,选择自愿兵解。

  少数选择了与天斗,最终入了魔。

  姜里雁则是自愿被天道圈了个地方封印隔绝,在她还不能完全掌握自己能力的时候,姜里雁一举一动都会让天元界发生动荡。

  姜里雁整个人都快消失在一堆稀奇古怪的物事里,终于找到块石片。

  当时的剑修受到反噬,自己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姜里雁拿一壶露水和他做交换,他倒好还警惕地戒备姜里雁。

  姜里雁人均友善值up的属性在他面前毫无作用。

  最后还是靠比较超前的概念,教会人族生活烹饪、耕种畜牧,使得他们生存更轻松一些,才降低了对方防备。

  一壶露水治不好他的内伤,剑修却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交换。

  黑色石片上只有六个剑痕交错形成的字符,分别是六式暗含法则力量的剑招。

  蛮荒时期的字符相当复杂,远不是如今天元界使用的文字,每一个字符都暗含强大力量的同时,还代表了许多种含义,而能够理解领悟多少只看观者自身。

  修行残酷又不公平,看的是机缘与自身努力,姜里雁也不知道少年到底适不适合成为剑修,只是他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作为师父的支持就是。

  拿着石片与一堆手札离开自己的储物空间,少年也结束了自己第一次打坐入定。

  此时他只是初次接触修行,但还未筑基入道,一般来说筑基都是师长指点帮助,也有些修士靠着自身悟性不断苦修琢磨,才得以筑基入道。

  姜里雁将石片交给少年,说道:“今日先助你筑基入道,待会儿你运行太玄经后观摩这石片上的六个字符,能看到多少全凭本事,若能掌握这六式剑诀再好不过,如若不能也别灰心,以后可以慢慢钻研琢磨。”

  少年点头,小心将石片接过来,六个剑痕组成的字符安静躺在石片之上,没有丝毫变化。

  “师父,我现在便开始吧?”少年望向姜里雁。

  姜里雁嗯了一声,坐在椅子上看着他,随时准备引导保护少年。

  她也没有什么经验,毕竟自己也不算是正儿八经修炼过,平常就是吞吐淬炼混沌真炁,本体是靠岁月变化自行增长实力,何况这还是要教徒弟怎么修炼。

  姜里雁也不由得心里有点紧张期待。

  少年运行起玄山功法太玄经,这是最基础的无属性功法,能够让他打下良好扎实的基础,姜里雁确认过没什么问题才让他修炼这套功法。

  修行大多都是如此,先以无属性功法打好基础,待到入道后才在这基础之上修炼其他功法。

  像那些捡到天或地阶功法就修行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的人,几乎都不存在,因为敢这么做的往往都会被猛然涌入灵脉的能量挤爆,不死也没了修行的资格。

  循着太玄经的运行灵气路线,配合法诀,少年身周灵气如浪潮滚滚席卷朝他扑去,很快便蒸腾起淡淡白雾。

  随后少年睁开眼,垂眸观看面前的石片。

  灵气覆上双眸,六个复杂字符竟是闪烁着亮光,仿佛被激活一般越来越亮。

  以前姜里雁也是看过这石片不少次,只不过六个字符对她一点回应都不给,好几次姜里雁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那剑修坑了,但其中蕴含的强大剑意又不会作假。

  所以姜里雁只能放弃成为帅气剑修的打算,继续当朵安静而又与世无争的花。

  没曾想自己收了个徒弟,看一眼就让这剑诀有了反应,激动得跟看见亲人一样,直接脱离石片撞向他脑袋,入了泥丸。

  少年也在这一瞬间下意识闭上双眼,感悟剑诀。

  姜里雁也不知道该感慨自家徒弟资质真好,连上古剑修留下的传承都主动献身,还是气它不给自己面子。

  不多时,少年体内金乌血脉又被激发,与先前不同之处是少年周身金光赤炎中,竟藏了六道属性皆有不同的剑意。

  剑意有的锐利昂扬,有的内敛温润,有的仿佛厚重无锋、有的煞气腾腾、有的又是生机盎然……

  攻、守、杀、生,少年竟是在这短短几秒的时间里,领悟了四个字符。

  姜里雁能看到的更多,少年体内灵脉几乎被重塑,他心口处的金乌四周盘桓着六道剑意,只不过有两道显得有些暗淡,显然还未被主人领悟激活。

  在领悟了几式剑诀以后,少年原本金红色的眼瞳又变成了纯粹的墨黑,神华内敛。

  只不过他还没能很好的控制这些力量,不时从体内飞出几道锋锐剑气,又或是忽然冒出团金光赤炎,姜里雁默默为其架筑一片结界,不让他的变化被外界得知。

  不多时,少年周身气势才缓缓归于平静,他有些兴奋地睁开眼,对姜里雁说道:“师父,我已经领悟了四道剑诀了!”

  “嗯,我知道。”姜里雁淡定地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随着少年兴奋的语气弯了弯眼眸。

  少年取出姜里雁送给他的那柄黑色小剑,原本就是姜里雁硬从黑琉璃里整块挖出来的,细看还是有些粗糙,他却视若珍宝地抱在怀中。

  “这把剑有点差,等我找些好的炼器材料给你重新锻把好的。”姜里雁见他将这把剑当成宝似的抱着,也觉得有些对不住这孩子。

  毕竟真要说起来,这柄黑色小剑充其量也就是个炼器材料,除了经受过千万年的天雷地火淬炼外,没有经过任何锻造。

  以如此天元界的划分来算,它勉强算得上是把黄阶灵器,还是因为自身性质特别然后被姜里雁削成剑的模样缘故。

  真正的灵器都需要经过特殊锻造手法,篆刻打入各种作用的阵法,才算成器。

  少年笑着摇摇头说道:“剑诀里说了,只要是适合自己的就算再普通,它也会与我一同成长,何况这是师父您赐我的第一柄武器,我觉得很适合。”

  “也行吧。”姜里雁见他正开心着,也就不扰了他的兴,心里打定主意要给徒弟重新搞把厉害的剑才行。

  可惜她认识的那个上古剑修太过随性,什么东西都能拿来当剑使,实际上自己根本没把正经的佩剑,否则自己的小库房里怎么也能多出把剑。

  念头一转,姜里雁想起自己还一直都不知道少年的名字,即使是他那条命运线里,也只有一个名号而已,“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一直没问过这个呢。”

  “我没有名字。”少年愣了愣,倒也没有什么低落神色。

  或许他曾经是有过名字的,但被遗弃以后流浪到如今,少年记不起也不需要名字这个东西。

  姜里雁思索片刻,说道:“也得起个名字才行,不然跟着我姓吧?”

  少年眼神顿时亮闪闪地点头道:“嗯!”

  姜里雁总会让他这个眼神惹得想摸他脑袋,笑着揉揉少年的头发,接着道:“以前你过的日子很苦,但往后不会再如此了,你以后会变得很厉害很厉害,让这天地间所有的一切都为之侧目。”

  “既然你觉醒了金乌血脉,也就不瞎起名了,就叫姜乌吧,好不好?”

  “不用再怨恨血脉带给你生活里的那些痛苦冷眼,冠以它的名字,让这世界好好瞧瞧你。”

  姜里雁给他灌了好大一碗鸡汤,却也是真心实意说出来的这些话,任谁也不会希望看到这样一个本该恣意傲视一切的少年,只因为生来是个半妖,就受尽折辱。

  在那样绝望的时刻觉醒血脉之力,像极了上天又一次的捉弄。

  姜乌抿着唇笑得腼腆,双眸却亮闪闪的似乎带着水光,“谢谢师父!”

  “往后好好修炼。”

  姜里雁拍拍他的头,顿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充斥着母爱。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远隔数万里之外,有个宗门因姜乌领悟剑诀之后被弄得一阵骚动。

  十六州之一的幽州里,有着连绵不绝的山脉,在这片山脉深处有座山峰似剑般耸入云霄,这里是剑宗山门所在之处。

  剑宗尽管是天元界鼎鼎有名的三大宗门之一,影响力极大,却从来很少掺和进各种事情里。

  只因为在剑宗弟子心里没有什么事情比练剑更重要,倘若有,那就是带着本命灵剑一起去历练成长,宁愿多抱着灵剑擦拭,也不愿意去跟别人抢地盘和资源。

  剑宗里平日除了练剑发出的声响以外,很少有什么其他的动静。

  今日,往常难得见面的几位执剑长老却齐聚一堂,以及向来沉迷闭关问剑的宗主楚秋清也出现在此。

  “神剑……真的动了?可有留下什么讯息吗?”

  “天生剑胎,此子到底入了哪家门下,实在是明珠蒙尘啊!”

  “哼,就算入了别家门派又如何,想必是不清楚咱们剑宗如何,叫人骗了去,不如派人去仙盟让他们帮着找找,这弟子本座抢也要抢回来!”

  几位执剑长老性格各异,却都出奇的执拗以及对天生剑胎渴望至极。

  楚秋清好半晌没有开口说话,他叹口气道:“神剑老祖宗说了,不是要将这天生剑胎带回来收为弟子,而是…而是它老人家要去找天生剑胎。”

  还没等执剑长老们瞠目结舌,自楚秋清身后的案台上飞出一把细剑,通体洁净,并无什么华丽繁杂的花纹,就好像是一些文人喜好佩戴的宝剑,中看不中用。

  但谁也不敢小觎它。

  因为这是初代剑宗宗主的本命灵剑,早已生出灵智,其实力恐怕不亚于渡劫期的修士。

  也因为有这位神剑老祖宗坐镇剑宗,才使得多少次剑宗历经动荡,仍然能够挺下来,每到危急时刻神剑老祖宗都会出现,以细剑之姿教冒犯剑宗的敌人做人。

  但如今老祖宗居然好端端的要去给连模样都不知道的人当灵器?

  长老们面面相觎,又不敢说些什么话,怕触怒了它。

  “嗡……”

  神剑似乎不满地晃了晃,楚秋清苦着脸道:“老祖宗,天生剑胎虽然稀少,却也不至于要你自降身份呀,不如弟子立即派人将他找来,无论如何也要让他入咱们宗门。”

  “就算他有资格被您选中,也该是咱们剑宗弟子才对呀,难不成您舍得抛下剑宗数万弟子就这么走了吗?”

  或许是因为跟着初代宗主建起剑宗,神剑也对剑宗很有感情,即使主人兵解了无数个年头,它仍然不离不弃,甚至会指点每一个入门的弟子。

  楚秋清性格温吞,说话一直不疾不徐,今天也是破天荒的用这么点时间说完一大堆话。

  神剑悬浮空中,好半晌没动静,在一众人可怜巴巴的注视下才勉强发出一声剑鸣,算是同意了他的请求。

  楚秋清和长老们纷纷松了口气,这都叫什么事啊,若是让人知道剑宗的镇宗老祖宗眼巴巴地要去给别人使,谁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将神剑当成自己长辈,心里也是被它一下子亲疏有别的反应给弄得堵堵的。

  神剑不情不愿的飞回案台里。

  “既然如此,我便修书一封让仙盟寻得此子,到时候若是对方师门不同意,便给些东西他们交换便是。”楚秋清叹了口气,希望对方的师门能够好说话一些。

  毕竟这事也非他们所愿,谁想背上强抢弟子的坏名声呢。

  “天生剑胎虽好,却也不是前所未有,老祖宗这又是何必……”有个执剑长老心直口快,不满地嘟囔出声。

  案台上的神剑晃了晃,就差没长嘴冷哼一声了。

  这些小家伙真是没见过世面,天生剑胎确实不稀奇,可那个家伙领悟的剑意却非凡绝世,天底下再无第二个,它既然冠以神剑之名,自然是想要与这样的强者配合,在剑之一道上走得更远。

  正如它的主人那样,永远都追逐着更强大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