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9、第九章 历练
  远隔数万里也有人盯上自己徒弟,这是姜里雁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她撤去结界以后,好些扑棱着翅膀的灵光鹤都快支撑不住了,连忙挤进窗户落到了桌上。

  姜里雁数了数,这里起码有十六只灵光鹤。

  作为天元界里比较奢侈靠谱的一种传信方式,灵光鹤主要是作为代表诚意的书函,姜里雁一挥手挨个打开,发现居然是好几个宗门长老给自己传来的灵光鹤。

  不外乎什么听闻玄山已有新任宗主,这让一直以来焦灼关怀的他们终于放下了心里那块石头,希望日后有空不是他们拜访就是姜里雁拜访,总之彼此之间多多联系感情的场面话。

  除了这些东西以外,姜里雁还看到两封不算太友好的书函,是千机门与清水宗这两个门派长老发来的,虽说仍旧是场面话,却还带上几句有机会两派弟子的约战还要继续的话。

  明明知道玄山上下死得一个不剩,如今姜里雁接手,也就收了一个徒弟,还说这种话?

  明晃晃的挑衅啊。

  姜里雁给其他的灵光鹤回了些客套话,然后认认真真给这两个灵光鹤回信,问清楚约战要在何时何地开始,可有彩头,顺便再感谢他们提醒自己。

  非要送上门被打脸的竹杠,姜里雁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不敲一敲。

  何况姜乌也才踏入修行,多让他与别的修士比试一下,熟悉自己的实力也是好事,有她看着也不会出什么事情,赢了还能收获点小奖励。

  两全其美的事情姜里雁是最喜欢的了。

  剩下最后一封灵光鹤,竟然是仙盟发来,姜里雁拆开后不禁感慨仙盟真是财大气粗,一封灵光鹤就需要一根灵鹤羽毛以及大约三分之一的灵石支撑能量。

  虽然不是一次性用品,但也不会有人巴巴的回收。

  姜里雁感慨完做仙盟的灵鹤真惨以后,转头问一旁的姜乌,“仙盟说云梦泽有只地阶异兽沼玄龟出现,邀请雁城内的修士一起去猎杀,我们不一定能参与进去,但依附着沼玄龟的妖兽应该不少,你可以去拿它们练练手。”

  “好,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姜乌心里的想法都写在了脸上,贯来腼腆的笑容此刻有些兴奋。

  姜里雁想了想,说道:“干脆现在就走吧,一路走过去顺便带你熟悉下环境,还有关于四极十六州的一些基本常识,师父待会儿买本天元志边走边教你。”

  “嗯!”

  师徒俩说走就走,临走前姜里雁还捎了本天元志。

  这本神书记载着天元界从妖族败退四极后到如今的一些大事件,以及大概的势力分布和各地风土人情介绍。

  若不是以神识刻进玉简里,恐怕塞满了仙盟都装不下这些字。

  姜里雁说是教他,其实自己偷偷的在补习,真要说对现在天元界了解程度多少,她肯定比不上姜乌。

  而姜乌把剑留下来,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觉醒了金乌血脉之后,他玩火简直是吃饭喝水般轻松,时常左手控火右手锻□□剑,经受了千万年淬炼的黑琉璃哪是这么容易就被烧红的。

  即使是太阳金乌之火又如何,以姜乌现在的修为确实很难将它烧红,更别说锻打了。

  但姜乌性格坚韧,除了各种心细照顾姜里雁以外,他把修炼以外的时间都拿来和黑剑杠上了。

  仔细掌握着金光赤炎,姜乌在这样聚精会神的操纵下,对金光赤炎的掌握也有了新的理解,至于黑剑也只不过表面比之前光滑了些许,却连锋都没开。

  姜里雁也没闲着什么都不做,何况徒弟这么努力,她老优哉游哉地赏花赏月赏美景,也有点不好意思。

  就把姜乌从高阁里取出来的天阶功法改动了一下。

  青白色玉简在她素净洁白的双手中,就像是一块泥,被肆意揉捏改变形状,最后成了一块如意佩。

  姜里雁从莲池里抽出条笔直的青莲杆,随意地搓了搓,就变成条细绳穿过如意佩。

  “拿去戴着,以后若是遇到危险也算是个压箱底的手段。”

  姜乌郑重其事地接过如意佩,挂在自己腰间,谢过师父以后就往溪边跑去,刚才姜里雁看到这条小溪就念叨着想吃烤鱼,虽然不知道烤鱼怎么做,但他想着先把鱼抓上来再说。

  小溪流清澈见底,姜乌理所当然的把黑剑当成了鱼叉,瞄准了溪水之下的一尾大鱼掷去,没曾想本该精准无比的黑剑深深插进溪底。

  那尾大鱼却受了惊吓猛地蹿离,姜乌疑惑不解,这鱼为何没死?

  姜里雁发觉少年呆呆站在溪边,看到没入溪底瞧不见的黑剑就知道大概怎么回事了,她高深莫测地道:“这样可是刺不中鱼的,来,师父教教你。”

  说罢,她抬手召回溪底的黑剑握在手中,很快恢复平静的溪水里,傻乎乎没什么天敌的大鱼们又出来活动,姜里雁找准角度眼疾手快的刺出去。

  一尾活蹦乱跳的鱼儿就被黑剑带了出来。

  姜里雁将剑交给徒弟,双手背在身后,语气故作深沉地道:“出剑可不止一个方式,莫要让敌人所在的位置迷惑了你的眼睛,多用心去看。”

  “谢谢师父指点。”姜乌若有所思,只觉得不愧是师父,偶然间一句话都让他觉得高深莫测,仔细理解又似乎有很多大道理。

  少年控火的本事不用讲,又有一手好厨艺,拿些姜里雁提供的灵草切碎了跟细盐混在一起,将鱼腌制,姜里雁还倾情提供自己莲池里的莲叶来包裹大鱼,让姜乌来烤。

  这味道自然是绝了,几乎香飘十里。

  姜里雁强硬地和他一人一半吃着鱼。

  “师父,咱们走了这么久,恐怕已经错过猎杀沼玄龟了吧?”犹豫再三,姜乌还是耿直地问道。

  姜里雁点头承认:“是啊,本来我是打算带你去凑凑热闹,不过想想没这必要,毕竟你觉醒的可是上古大妖血脉,沼玄龟待的地方离妖族栖息地太近,怕你被妖族发现。”

  提及妖族,让姜乌一向来带着腼腆笑意的面容也闪过些许恨意和煞气。

  姜里雁果断心灵鸡汤大师上线,开解道:“他们见了你肯定是千般后悔,免得你见了觉得烦,索性带你一路逛吃逛吃,找些不长眼的妖兽练练手,挺好。”

  “嗯,师父说的对。”少年原本有些凌厉的眉眼变得柔和,显然在妖族的际遇远比流浪到人族这边还要让他觉得痛苦。

  姜里雁倒是也能想得到,毕竟人族纵使有些欺凌弱小的臭毛病,却也不至于像妖族那样,虽然统称妖族,但实际上有的连同族都相食,遑论血脉不同的其他妖族,更别提半妖了。

  正当他们快将烤鱼吃完时,姜里雁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自己。

  奇怪的是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她眼神搜寻四周,最后锁定从溪边到自己这里的一条水迹,而水迹的最前端是只巴掌大小的乌龟,卖力地挥着四个巴掌在爬行。

  姜乌也顺着她的目光发现这乌龟,想起原本要去猎杀的沼玄龟,不由得觉着有些新奇,起身过去把它捡起来。

  小龟突然被人捉住,吓得直接就缩回龟壳里,姜乌觉得它实在胆小,便想转身走回到姜里雁身边让她看看这只小龟,要不要把它炖了吃。

  没曾想一转身就撞到了空气上,少年白净的额头红了一块,他皱着眉头看自己面前分明什么也没有,伸手去碰却触及实物般的桎梏。

  难不成是这龟……?

  姜乌下意识就想调动金光赤炎把它逼出来,下一秒姜里雁穿过这道桎梏走了进来,制止了他。

  “这只小龟没有恶意,只是有点傻乎乎。”姜里雁好笑地看着他,真没想到在这种小溪流都能碰到只拥有大妖血脉的小龟。

  它是玄龟,其实远祖的性格就非常奇葩,所以它干出把别人和自己关在防御结界里的事情,姜里雁也不觉得有多奇怪。

  听到姜里雁说自己手里的小龟有远古大妖血脉的时候,姜乌都不知道要露出什么表情。

  姜里雁敲敲龟壳,似乎是很喜欢她的气息,害怕的小玄龟从龟壳里钻了出来,瞧见姜乌的时候还是比较害怕,总感觉有只神俊的大鸟在盯着自己。

  “不过说来也奇怪,怎么玄龟会出现在这里呢,按理说这种觉醒远古大妖血脉的妖族,都被当成了宝贝仔细养大啊。”姜里雁啧啧称奇。

  虽然玄龟战斗力不强,在各种惊世大妖的对比下一点都不出名,但它成长到一定程度时,只要它想护住什么,升起的防御结界就算是几位大妖联手都无法攻破。

  这是姜里雁曾经亲眼目睹的风采。

  巍然不动的大玄龟成了座山,而栖息在它身上的生灵都受到了这份庇护。

  姜里雁也懒得去想太多,就当自己运气好出门捡到宝,对徒弟说道:“既然是你捡起来它,就由你负责养着吧,记得喂它吃东西别把它饿死了。”

  “啊?师父,这,我怕养不活它。”姜乌还在和玄龟大眼瞪小眼,听到姜里雁这么说,顿时有点手足无措又不敢把手里的玄龟给丢了。

  姜里雁反手摸摸他的脑袋,说道:“没关系,师父相信你。”

  极其好哄的少年顿时有些脸红,即使打心底不太喜欢湿漉漉的玄龟,也下定决心要把这个拖油瓶给照顾好,才不会辜负师父的信任。

  “我听闻云梦泽北边有个星光潭,因潭水深处有颗天陨落石映得星光璀璨,才因此得名。”姜里雁托着下巴琢磨道:“来都来了,不如去看看能不能把它挖走吧。”

  姜乌自然不会反对,不过他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也算是大概摸清楚自家师父的性格。

  说实话,姜乌没见过比师父更勤俭持家的修士了,勤俭持家这几个字还是姜里雁一本正经告诉他的。

  每每经过一处地方,就算是株寻常普通的灵草,除了一些修为较低和穷的修士以外,大多数修士见了都忽略,姜里雁也会一抬手把它给挖了。

  简直雁过拔毛,她经过的地方哪怕是一粒小小的灵矿碎屑都没被放过。

  “你要动集腋成裘的意思,修行不也是日积月累的积攒才得以最终的进阶吗,倘若没有筑基入道时一点一点的灵气积攒,哪来后面搬山倒海的神通呢?”姜里雁这么为自己的行为解释道。

  一通忽悠,单纯的小徒弟果然是若有所思的悟了。

  出来历练好处确实很多,姜乌的优越天资在此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掌握了金光赤炎和四道剑诀的他,尽管踏入修行才不过几日,修为仅在筑基入道这一阶段。

  在遭遇妖兽时却能够得心应手的战斗,姜里雁从未出手帮过他分毫,有时候遇到实力相当于炼气期的妖兽,姜乌哪怕是厮杀得自己满身伤口血流如注,也不会开口求姜里雁帮忙。

  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姜里雁从一开始到现在无微不至的关怀,让姜乌想要努力变得更强,或许他永远也超越不了师父。

  但姜乌也不想成为拖师父后腿的存在。

  一路姜乌既是在锻□□剑,也是在磨砺着他自己,姜里雁一开始多少有点心疼孩子的想法,后来也就随他去,只不过暗中还是会多加关注。

  很快便到了姜里雁所说的那处星光潭。

  这星光潭真如其名,潭面弥漫着淡淡星光,梦幻至极,不愧其名字。

  姜里雁却皱了皱眉拦住徒弟,星光潭四周几乎寸草不生,这样奇怪的状况却被星星点点的蓝色光亮遮掩,而且整片潭水显得有些死寂,来了半天连点涟漪都没溅起。

  “有点不太对劲,可能是那块天陨不太对。”姜里雁把出城前卖小道消息的那张脸记住,准备回去就揍他一顿消气,哪来的消息居然把人骗来这种地方。

  姜乌反而比她要知道这些人心险恶些,他不动声色地用目光巡视四周围,突然就看到有一处地方很不对劲。

  手中黑剑直接飞出,噗呲刺穿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不过倒是把它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饶命呀大仙,饶命!”

  好一会儿才有个声音从那儿传来,姜里雁立即眯了眯眼,这可不就是那位包打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