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10、第十章 算计
  “只要两位绕我一命,我可以告诉你们这底下的秘密,尽管上头点点星光可杀人,但我知道一条路,能通往底下直接触碰天陨的路。”包打听话说得极快,整个人窝在类似王八壳子的绿甲里,叭叭叭说了一堆话。

  姜乌闻言低头思索,当着包打听的面与姜里雁说道:“这人油嘴滑舌,不如杀了了事吧。”

  黑剑这几日让他不停锻打淬炼,以剑诀驱使,早已有了一丝若有似无的联系,如今清楚感觉到主人的心意,便晃了晃剑身。

  包打听吓得一抖,连忙朝两人当中看着比较好说话的姜里雁求情,“您千万别小瞧了这天陨,得了它哪怕一小块,加进灵器里头淬炼下,玄阶兵刃都可变成天阶!”

  “何况,还能助兵刃生出器灵,只不过向来难得稀少,又常伴生着可怖星光杀阵,才鲜有人知。”

  包打听见姜里雁表情淡淡没什么变化,心里也是懊悔不已。

  往常披着这件法器藏匿于此,一直都没被发现过,所以被他坑来此处的修士无论是傻愣愣走进去,还是察觉不对劲离开,他也一直都安然无恙。

  只可惜今天碰上了铁板,包打听也是吓得不轻,尤其是少年看向他的眼神,平静冷淡得好似看着一只牲畜,说杀便杀了。

  也只有在看向他师父时,才将这份冷然收敛。

  “我还是第一次被人骗,何况不需要你带路,我也能取走天陨。为了不让别的修士叫你蒙骗,不如你吃点亏,今天就埋这吧?”姜里雁态度很温和,甚至略带笑意地对包打听说道。

  包打听连忙摇头,为了活命索性咬牙道:“潭底除了天陨,还有一条龙!”

  姜里雁闻言眨了眨眼,也渐渐没了什么表情:‘龙?死了还是活的?’

  包打听讪笑道:“这世上哪还有活着的真龙,底下那龙是被天陨砸死的,天陨四散的这些璀璨星光原本不至于触及则死,只是结合了龙怨后,才如此可怕。”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你不把这消息告诉仙盟或是别的势力,也应该能换些报酬吧。”

  “既是踏进了修行道,我也有些想法的,您二位别看这蓝光吓人,其实也有逸散之势,我寻思着多半是经久不散的龙怨也快消耗殆尽,便时常想让些有缘人来瞧瞧……若他们实力足够拿走了龙尸和天陨我也无话可说。”

  若是不能,自然就成了走在他前面的炮灰,用来消耗这些暗藏龙怨的璀璨星光,最后由他来左手渔翁之利。

  姜里雁点了点头:“你倒是打的好算盘。”

  “只不过到底是我没这个福气消受,果然与宝物无缘,两位有仙人姿态定是宝物的主人,我只求活命,也不再动任何歪脑筋了,只求二位能在取走龙尸和天陨之后饶我一命放了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

  包打听一脸的苦笑,若不是叫绿甲困住甚至想作揖求饶。

  “命可只有一条,千万别再动歪脑筋了哦,我很少生气的。”姜里雁恢复笑容,取走了黑剑让他能够从绿甲里爬出来。

  包打听连忙挣扎着起身,满脸讪笑道:“是是,不敢有别的心思了。”

  “说说吧,要如何完全靠近天陨。”姜乌问道。

  “往这边走,有条地道能直通潭底,大概是天陨当时落入潭中震出来的裂缝,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兜住了潭水才没叫它倒灌出来。”包打听往左边坡下一指。

  姜里雁便让他带路走在前头,两人一起跟着过去,地道还有个拙劣的障眼法阵,不过没细细查看这边倒还真的不容易发现。

  包打听老老实实地走在前面带路,即使背对着姜里雁他们也不敢露出任何不妥的表情。

  看着幽深潭水映得裂缝里满是幽蓝光芒,姜里雁眼神却变得有些复杂。

  她没想到会将要在这个地方见到真龙,记忆里的龙族强大好战,性格也很自大,但其实都是些有点憨憨的龙,总想着跑她的莲池里头泡澡。

  让姜里雁使出混沌真炁教训过几次以后,就老实多了,反而还成了朋友,经常领着姜里雁一起去别的强大族群那儿搞事情。

  只不过即使是在上古莽荒时期这般强大的存在,也逆不了天,最终只能顺应天命留下血脉,而所有的真龙都只能选择放弃长生,最终回到龙墓中陷入永久的沉睡。

  经历了特别的时期,天元界便不需要也不允许再有像龙族这样的强大存在,所谓命运就是这么残酷,而高傲的龙族最终也只能选择低头。

  否则只能换来一个连血脉都无延续下去的结局。

  姜里雁默默在心里叹口气,其实这么些年她也越来越觉得孤独,能够离开那里的瞬间心里是很开心的,只不过到了雁城看到人族繁荣生活的景象时,内心那股子孤独又冒了出来。

  上古莽荒所认识的那些家伙,如今应该一个都不剩了吧。

  生来就强大又如何,到底逆不了天命以及这片大地想要的发展轨迹。

  带着满脑子纷杂思绪,终于来到了包打听所说的地方。

  姜里雁眼神复杂地抬眸一看,周身气息一滞,随即没好气地看向包打听问道:“你管这叫龙?”

  “……这,蛟龙它也是龙呀,何况您瞧瞧这龙威,还有它额上的龙角,这龙须、龙爪。”包打听原本看她总笑着还心里没怎么当回事,当她稍微放出些威压时,包打听顿时吓得差点要给跪下了。

  姜里雁顿时无语,很多水族都有龙族血脉,它们的确可以修炼到化龙的境界,但眼前这具庞大的尸身不过是只毒蛟,估计是气运稀薄得不行,才会倒霉透顶被落下的天陨砸死在自己窝里。

  难怪四周散发的璀璨星光触之必死,那全是毒蛟和天陨结合散出去的毒瘴,恐怕大乘修士没防备碰了也要中招。

  合着自己刚才矫情半天的想法,全白瞎了?

  原本还打算为老友族里的龙收个尸,这会儿也没什么好说,姜里雁抬手轻点,百来米长的黑色毒蛟就和它身躯上那块晶莹蓝色的天陨一起缩小,变成了块小巧的雕件般飞入姜里雁手中。

  刚才还一堆谋算的包打听立马把心里头的阴谋诡计藏好。

  这样的手段,再借他十个胆也不敢做什么小动作。

  姜里雁却看了他一眼,直接点明:“你真的挺有手段,伎俩倒不少,可惜了不好好修炼在这干些鸡鸣狗盗的事情。”

  包打听心里打鼓,连忙赔着笑脸说道:“仙子哪里的话,有这教训我岂敢再做这些勾当了,何况……”

  话音未落,他就突然碎成了一堆烂肉,血肉模糊的一堆东西里有张黑色纸人,上头画满了符篆。

  雁城里某座小院里,道人突然面若金纸呕了口血,正当他一脸愤恨想要低声咒骂几句时,眼前忽然晃了晃,竟是看到无数参天的莲叶在自己面前。

  而他脚底下是轻轻晃动的水流。

  再一晃眼,直接就出现在姜里雁的面前。

  “没想到原来是你啊。”姜里雁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随后对站在旁边的徒弟说道:“他死不足惜,交给你了。”

  说完自己就转身往外走去。

  在地道入口处没待多久,姜乌也从里面走了出来,少年依旧是干净清爽的模样,笑容依旧腼腆地说道:“师父,已经解决了。”

  “不觉得奇怪吗?”姜里雁问他。

  “嗯,没想到他竟是邪魔,还藏在雁城里一直与修士们打交道,但也逃不过师父的眼睛!”姜乌笑道,他不怀疑姜里雁任何行为,哪怕这事发展得有些莫名其妙。

  姜里雁没有解释什么,只是顺手地摸了摸少年的头发。

  从一开始她就想让少年自己亲手了断这邪魔,如果是她自己想动手的话很容易,世间万物没有不被混沌真炁所克制,姜里雁想要杀了他,哪需要绕这么多弯。

  但她还是演了场戏,稍微露出些青莲气息就能让这邪魔蠢蠢欲动地上钩,姜里雁倒是真没想到星光潭里有具毒蛟尸骨,这算是意外收获。

  果不其然邪魔上钩,而后姜里雁就顺其自然将他的本体抓了过来,让少年亲手了结,即使他不知道在自己原本的命运线里,这个邪魔是他后来那些经历的导火线。

  姜里雁也要让他替自己报仇。

  “我可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师父啊,上哪儿找这么贴心的呢。”姜里雁为自己深藏功与名的举措和安排默默感慨。

  姜乌见师父默默眺望远方天际,似乎感慨着什么,愣了愣便没动等她回神。

  倒是放在怀中的玄龟耐不住金乌那股霸道阳炎,不爱动弹的性格都被逼得主动出击,从他怀里努力爬出来,哐当一声砸到了地上。

  “怎么掉了下来,把它收好吧。”姜里雁让它掉下来的声音打断了感慨,也就不再继续。

  姜乌捡起玄龟,好看的眼睛里带着嫌弃:“师父,真要养这只龟吗?它这模样看着真是呆头呆脑的。”

  “咱们门派叫玄山,出来走走恰好捡着它又叫玄龟,这个东西呢就叫做机缘。”姜里雁知道他这是天性使然不喜欢,也没觉得有什么,只是笑眯眯地道:“而且我们山门正好缺只镇山神兽,养它正好,吃得不多还能看门,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