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11、第十一章 上门送
  姜乌心里无奈,只好扯了根草叶把玄龟绑起来,提在了手里跟上姜里雁的脚步。

  “噗,真让别人瞧见你这样对待一只玄龟,恐怕都要酸死了。”也就是玄龟天性温和不爱动,否则早就脾气大得动嘴了,姜里雁失笑道。

  “这家伙凉凉的又总带着水汽,我不爱碰它。”姜乌嫌弃地看了手里的玄龟。

  “也是,金乌高居太阳怎么会喜欢水属的妖,我带着它吧,免得哪天你把它烤干了。”

  姜乌却没答应,少年抿着嘴摇头拒绝道:“没事的师父,还是我提着它吧,反正它也没意见。”

  小龟被这一躲晃得睁开眼,又慢吞吞闭上眼睛继续睡觉,对它来说待在哪里都只是换了个睡觉的地方而已,没什么差别。

  姜里雁也不好和他抢,既然玄龟自己都没意见就算了。

  “对了师父,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

  姜里雁让他问得一愣,说实话目标是有的,收徒壮大玄山和到处玩都很重要,但一时间要说怎么完成、从哪开始还真有些难度。

  而且修真界收徒一般是每五年由仙盟和各大门派,联袂举办收徒大典,所有适龄人族都可以前往城镇检测根骨,若是适合修行的便可与门派及仙盟双向挑选。

  也有一些是修士游历各处,机缘巧合下收的徒弟。

  姜里雁想得挠了挠头,忽然想起先前收的灵光鹤里,有几封极具挑衅意味的灵光鹤可没丢。

  “这几日你修炼得如何,有什么感想吗?”姜里雁正色道。

  姜乌也认真地回想了一下,说道:“灵脉里已有气流自行运转,已有炼气返虚之像,剑诀也参透了第一层,还需要多加修炼巩固基础。”

  对待修炼他很认真,越是经历过卑微到陷入泥里的绝望,少年就越希望自己能够变得更强大,不止是为了自己,还想要报答姜里雁。

  姜里雁很满意地点点头:“师父带你去几个好地方,跟人交手过过招,多打实战才能发现自己的问题,好不好?”

  “嗯!都听师父的安排!”姜乌自然没有想过拒绝。

  宗门之间弟子比试已经是很寻常的事情,姜里雁这趟过去也是对自己徒弟有信心,她相信这些正道门派不至于拿修为多高的弟子出来应战,那太丢人了。

  也不符合正道设定。

  而姜乌从里到外都跟开了挂一样,强大的血脉,又身怀上古剑修的传承,姜里雁毫不夸张的说他至少同境界无敌,甚至可以越阶挑战。

  这事不算稀奇,毕竟以姜乌这经历和机缘,不走龙傲天主角路线的剧本也太亏了。

  “一般来说筑基入道都要花上几年功夫,你不过几日就跨过这个阶段是天赋造就,也有天材地宝辅佐的原因,所以不能骄傲哦。”姜里雁按照师父应该有的状态,劝诫几句。

  少年却觉得这是师父在关心自己,已有几分俊美霸道的青涩面庞却挂上腼腆笑容,朝她点点头道:“谨遵师父教诲。”

  姜里雁嗯了一声,走着走着不时说道:“还有啊,到时候比试也别想着太谦让,能直接一招打趴下的就别客气,隐藏实力扮猪吃老虎这种不适合你,自当张狂傲然一些。”

  不能骄傲,又要张狂傲然,姜乌沉默了,但既然是师父说的话必然有她的深意,少年觉得自己还需要好好参悟,带着这种强行解读,两人很快便来到了云梦泽的连华派。

  连华派掌门是个笑得很和气的胖子,在姜里雁提前告知自己要来的情况下,他甚至提前领着几个弟子在山门前等候。

  说到底连华派不过是三流门派,远不如当初整体实力堪比三大门派的玄山,只不过他们依附天墟,而天墟与玄山观念不和早就是持续多年的事情。

  所以玄山如今落魄,他们自然要意会天墟的意思,给玄山新任的宗主一些下马威。

  不过连华派掌门也没有咄咄逼人的性格,他想的是如果这玄山宗主不入流,就派个修为一般、性格较为敦厚的弟子与她的弟子比试,赢得点到即止就可以了。

  一见面先是不动声色探知对方底细,察觉到姜里雁修为波动不算太强,与自己几乎伯仲之间,他便知道该怎么做了。

  “宋掌门果然如同外界所说那般一表人才,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姜里雁很客气地上来就夸,跟在她身后的姜乌早知道自家师父跳脱性子,只是微笑着跟着她不言语,适时乖巧叫人。

  宋忠青愣了愣,这么多年还是头回有人拿一表人才这几个字跟他放在一起,也是很高兴,连忙笑得眼不见眉道:“哈哈哈,姜宗主谬赞了,您也是如大家所说实力不群,样貌非凡啊!”

  姜里雁笑眯眯问道:“大家是谁?”

  “啊?这……”宋忠青哽住,原以为的友好气氛顿时尴尬不已。

  若是他能与远在雁城的许默然说上话,恐怕两人会以此时此刻的心态,畅聊三天三夜。

  “开个玩笑罢了,宋掌门遣来的灵光鹤里说,贵门要与我玄山弟子比试切磋,不知可有此事?”这趟来也不是为了让人家尴尬,姜里雁主动给了个台阶下,笑得一团和气。

  宋忠青忙道:“是有此事,玄山此前经邪魔入侵,满门上下血战宁死不退的风骨,叫我实在感慨不已,如今玄山传承未断,宋某便想斗胆恳请姜宗主让我连华派弟子瞧瞧玄山风骨。”

  这话说出来,其实宋忠青自己也有些脸红,邪魔是人与妖族共同的死敌,按说面对抵抗邪魔死战不退的玄山,他们即使不出手帮扶,也不该落井下石。

  奈何连华派不过是个三流宗门,倘若不顺从天墟的想法,日子会变得很难过,到底是不由己,只能把那声轻叹压在心里头。

  “说的也是,不过我这弟子刚入修行没几日,怕他会露怯让贵派笑话呢。”姜里雁颇有些苦恼地说道。

  宋忠青心里又叹一声,想借着这个机会踩玄山的那些势力,可不就是趁着她形单影只,收的徒弟不顶事,才火急火燎遣出灵光鹤邀战吗。

  “不过是弟子之间切磋罢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姜里雁就像是想起什么好办法一样,以拳击掌道:“不如拿出些彩头,弟子比试胜出者得之,这样也好让他有点动力,输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宋掌门怎么看?”

  宋忠青愣了愣,迟疑道:“倒也不是不可以。”

  “嗯,既然宋掌门也同意了,我也不磨叽,就拿这块毒蛟天陨做彩头如何。”姜里雁眼也不眨地掏出才得的战利品,这壕无人性的举措直接震住连华派上下。

  那毒蛟虽然毫无生机,从其外表和浓得化不开叫人心惊的威压里,也能看得出生前至少是七阶以上的妖兽,何况它的尸骨还与天陨生在了一起,这奇特的结合,或许会让天陨锻造成器后就能生出毒蛟器魂。

  再加上毒蛟与天陨的特性,已经远超出天阶灵物的层次。

  宋忠青看直了眼,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就算他想答应下来这件事情,也能看得出姜里雁此次前来必定极有底气。

  不说答应与否,就说以连华派的底蕴也拿不出和这毒蛟天陨相当的物件啊。

  真要随随便便拿得出来,他们还需要苦哈哈地仰仗天墟鼻息吗?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正当宋忠青想要婉拒这份彩头,思考怎么说才不丢人的时候,一道熟悉带着高高在上气势的声音入耳,他先是默默倾听,随后颇有些无奈的说道:“连华派愿以九节果三枚作为彩头,姜宗主意下如何?”

  这话说出来,连华派的弟子看向自家掌门眼神都不一样了。

  九节果也是稀世珍奇之一,作用很简单,就是壮大滋养灵脉,蕴养神魂。

  据说服用过九节果的修士想要成长到渡劫期,只需要时间积累,根本不用担心突破的问题,甚至都会蜕变成更加亲近灵气的体质。

  一个是毒蛟天陨,另一个是九节果。

  再仔细看姜乌仅是炼气返虚的境界,连华派每一位弟子都摩拳擦掌,期待着替自家宗门赢下这场比试后,会获得什么样的奖励。

  姜里雁也不知道九节果是个什么玩意儿,但看其他人反应估摸着自己应该不亏,就答应了下来。

  “好,既然姜宗主答应了,咱们不妨立誓吧,以免稍后有什么问题不好说清楚。”宋忠青表情变得严肃。

  “立誓?”

  姜里雁愣住,马上想起来修真界里涉及到会产生纠纷的问题时,修士们都会选择提前立誓,倘若违反誓言,除了会遭到道心蒙尘的问题以外。

  天道还会降下九道劫雷劈那违反誓言的人。

  姜里雁当时听到这东西的时候,真想问问天道平时怎么做到这么能操心,就算它只是一道顺应世界发展诞生的法则意志,也未免太能管闲事了吧。

  “可以,那就按照你说的做吧。”姜里雁爽快答应。

  于是姜里雁在宋忠青一脸严肃地立下誓言后,跟着复述了一遍,随后她能清楚感觉到有个什么符文飞进了宋忠青体内,至于她,就好像是直接被无视了一样。

  姜里雁暗暗满意地点头,不愧是她看着长大的家伙,心里还是有点数。

  “还请姜宗主见谅,实在是这彩头之重让我不得不小心一些。”

  宋忠青终于能松口气,他自己也只是半步大乘的境界,若不是感觉到姜里雁修为与自己相当,他都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说立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