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12、第十二章 切磋
  “彩头也定下,说说这切磋比试的规矩吧?”

  姜里雁徒弟抱以极大的自信,这来源自姜乌命运线里她看到的那份强大,并非源自于血脉所带来的力量,而是姜乌自身的坚强意志。

  能够从妖族栖息地流浪到人族地盘的半妖,本就不简单。

  少年带着腼腆笑意站在姜里雁身后,连华派不少弟子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他,尤其是修为将近的那些弟子,他们入门时间并不长。

  所以对于能够出头表现的机会尤为在意,修行最重要的就是机缘,若是能够赢下他为宗门争光,或许就能够被哪位长老乃至是掌门青睐收为徒弟。

  这样的机会他们都想把握住。

  宋忠青其实也不太好意思开口,只是天墟那位传音给他的话,他不得不说。

  “切磋以三局两胜为准,我派有不少弟子正是炼气期修为,若是特意挑选也不太好,就以抽签的法子来抉出三个与玄山高徒比试吧。”

  这话说出来,明摆着就是要车轮战万无一失打赢这场切磋,宋忠青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他是真不愿意干这种事情,说出去也实在丢人。

  但无可奈何呀。

  姜里雁没有直接替徒弟做主,回头轻声问他:“愿意打吗?”

  “愿意的。”姜乌抿着嘴朝她笑道。

  像是不知道这场比试真正的含义一般,倒是让连华派不少女弟子为之侧目,毕竟少年自觉醒血脉之力后,样貌气势早不复先前的瘦弱脏污,俊美之余又透着股少年特有的朝气。

  “嗯,你踏入修行也才寥寥几日,修为涨得快也不全是好事,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试试自己能力深浅,看看有没有能和人家学习的机会。”

  姜里雁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说得宋忠青这个老实人内心更加愧疚,越发觉得自己做这些事欺负人家师徒俩,真是过了。

  他目光有些复杂地道:“姜宗主放心,我派弟子性情向来敦厚老实,出手自然知道轻重,不会胡来的。”

  “没关系没关系,小孩子之间切磋,不必拘束。”姜里雁摆摆手,说得很认真。

  要知道姜乌是没修炼几天,但他无论是自身天赋条件还是所学剑诀传承,甚至姜里雁还给了他一颗自己蕴养不知多少年的莲子服食,其中精纯灵气恐怕都还没吸收完。

  整个就是一个移动的外挂携带体。

  姜乌唯一欠缺的是实战能力,可连华派这些炼气期的弟子又能有多少战斗机会呢,姜里雁只怕他们用尽全力还输得难堪,到时候场面尴尬可就不好了。

  “既然是这样,就请贵徒移步稍候,我马上领三位弟子过来。”连华派长老也清楚这场切磋背后是谁指使,生怕自家掌门心软干出什么得罪天墟的事情,连忙将事情敲定。

  四方的场地用玄阶石材铺就,很适合修士之间切磋打斗,极难损毁。

  姜里雁和宋忠青两人坐在一旁高台上观看切磋,毒蛟天陨与九节果都被放进透明晶盒里,就摆在切磋场地出口,胜者从里走出来就可以直接带走这两件东西。

  那位长老此时也领来三人,修为波动均在炼气期间,只不过有一位体内灵脉巩固,气息流转间也有圆润成形之意,显然是要踏入虚灵凝丹的境界。

  另外两个显然也已经是炼气上三阶的修为,注定打的是车轮战,连华派还要在修为方面搞这些小动作,极具挑衅意味。

  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惜玄山如今就真的只剩下姜里雁和姜乌两个没什么归属感的人,况且姜里雁对其他门派而言,就是个名声不显的散修走了狗屎运,得到玄山传承。

  那没什么好说的,大家都先派些虾兵蟹将试探试探,看看她好不好拿捏就是了。

  宋忠青再是老实人,此时也做不出拆自己台的事情,只能陪着笑脸说道:“切磋点到即止,姜宗主千万放心。”

  “没事,让他们放开了打吧,受点伤有何妨呢?毕竟当着我们的面被打了也不会出什么事,还能长记性,是好事,宋掌门不必担忧。”姜里雁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弄得宋忠青都忍不住怀疑这徒弟是不是她捡来的。

  场地四个角落的灯台被置入灵石,很快便升起一道屏障。

  连华派长老高声道:“你三人按照顺序与玄山高徒切磋比试,切记不可出杀招,也绝不能有伤人之心,可明白?”

  “弟子明白!”

  两男一女皆齐声应道,很有气势。

  随后三人当中的女修抱着把紫花小伞走了出来,笑容甜甜地说道:“请这位师弟赐教!”

  姜乌依旧带着微笑却没有对她做出任何回应,只是执着黑色细剑站立场中,女修打过招呼了自然是直接动手,紫花小伞脱手而出,在空中直接展开。

  一时间淡紫色散发沁香的花瓣飘落,在整个场地里飞舞。

  而看似柔软飘香的花瓣却暗含木属灵力,呈攻势向少年席卷。

  姜乌原本严阵以待的心情微愣,他没想到对方花里胡哨的一套动作,弄了半天竟然就是以漫天飞舞的花瓣掩饰攻击招式。

  前边动作那么多,还不如收去这些无用的东西直接打出灵力攻击呢。

  识破她的招式以后,少年身形犹如一道迅光闪过,随后剑尖便出现在了只离女修喉咙半寸的位置,他连剑招都懒得使,就这么握着剑对她。

  至于她那些花里胡哨的招式,还在姜乌身后飘呀飘。

  “……”

  连华派长老见到这一幕也颇有些无语,除了宣布下一位继续切磋以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输得不明不白的女修惨白着脸退回边上,另一个男修上来,他也是位剑修,模样端得丰神俊朗,唇角带笑地说道:“巧极了,没想到你也使得是剑,正好我前些日子领悟一丝剑意,就以这场切磋与你交流心得吧。”

  浑然一副对待师弟十分友善的模样,这样的修士最讨宗门长辈喜爱,果不其然连华派内不少长老都暗暗点头,看向他的目光都带上几分欣赏。

  姜里雁摸着连华派提供的点心正吃着,闻言险些没笑出声,好家伙,这不是明摆着送上门被打脸的角色吗?

  果不其然,她还没吃完一块糕点,这位丰神俊朗的修士甚至还不如前面那位,在姜乌面前连剑都拔不出来,遑论什么剑意,直接丢人丢到家了。

  连着两个往日他们都觉得优秀大有可为的弟子,不明不白的败给了姜乌,连华派众人神情多少有些凝重,直到现在他们都没能看到姜乌表现出丝毫底细。

  也就是说,他们自认为派内的好苗子,其实连让人家出招的资格都没有。

  宋忠青颇有些尴尬,说道:“不愧是玄山高徒啊,哈哈……”

  “随便教教,都是他自己刻苦好学,算不得什么,宋掌门莫要过誉,免得孩子听到以后骄傲。”姜里雁说完又摸起一块点心,专注地看向场地里。

  直到这一位弟子走出来,姜乌才能够勉强感觉到出手的想法,前面两个看似修为已经到了炼气期上三阶,但实际上就是个花架子。

  “在下莫春寒,请赐教。”

  莫春寒拱手客气行了个礼,尽管长相比较普通,但气度不凡,他取下腰间悬挂的竹笛微微一笑,似乎是在示意姜乌先出手。

  姜乌也点点头道:“请赐教。”

  说罢便抬手使出剑诀,手中黑剑嗡的震荡一下,平平无奇的一道剑气便朝莫春寒所在位置飞出,见他终于出剑,莫春寒笑吟吟地启唇吹响竹笛。

  一片竹林骤然拔地而起,他体内灵脉中,灵气犹如湍急溪流按照特地的路线循环往复,似乎响应了天地间某些东西,使得灵气凝聚的这片竹林化实。

  无形的剑气横扫斩过,让原本挺拔劲瘦的竹林直接被拦腰削去一半,莫春寒甚至没来得及收起笑意,就被这变化弄得愣住。

  原本还想表现得轻描淡写的他在发觉姜乌已经挥剑,连忙又奏一曲,被斩断散落的竹叶飘起朝着姜乌攻去。

  这比起莫春寒师妹那些花瓣显然不同,每一片竹叶都以灵力驱之,片片都是利器,触之必定被伤。

  姜乌眼眸闪过金红,选择一剑破万法,少年在翠绿竹叶之间像是只刺出一剑,却粉碎荡平了差点就围剿伤到他的竹叶。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立即换了一式剑招,附着金乌血脉的力量,场地内瞬息间出现道神鸟虚影挟着太阳炎光一闪而过,待所有人定神看向场地时。

  又是半寸的距离。

  只不过这次是离莫春寒唇边笛子半寸,稳稳当当地停下来了。

  姜乌笑道:“赐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