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13、第十三章 兔妖
  “哎,贵派弟子也太客气了,既然是比试切磋嘛,多拿些实力出来亮相。”姜里雁笑眯眯道:“不过也是,修士打斗到底还是一击毙命,太过讲究场面的招式中看不中用。”

  宋忠青勉强跟着笑道:“姜宗主说的是,您这位弟子不愧连仙盟都看中,资质实力确实不一般,想必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先前怎么没发现这位姜宗主说话这般气人,若是早知如此,他先前又何必在那愧疚半天。

  姜里雁不管对方好人还是坏人,只要有针对她或是她在意的人或事物的意思,就别怪她说话阴阳怪气不好听,扎了会儿宋忠青的心以后。

  连华派长老也面色略沉的解开了屏障,姜乌面带轻笑地从里边走出来,随手拿走两个晶盒朝姜里雁走去。

  “不骄不躁,实在是可造之材啊。”宋忠青到底不是小心眼的性格,看到姜乌虽是少年却举止沉稳,也是有些羡慕。

  若是他们连华派有个这样的弟子,在这云梦泽的地位说不准也能往前再挤挤。

  但想了想他又忍不住轻叹一声,只可惜一两个天资过人的弟子也是无法撑起整个宗门,何况修行还需时间积累,再高的天赋没有时间去成长,或许只能是昙花一现。

  玄山未必抵不住邪魔入侵,说到底,它的灭亡之后有多少势力暗中推波助澜,谁也说不清。

  如今姜里雁携着一个徒弟就要重建玄山,碍了谁的眼,又挡了谁的路,宋忠青只觉得这两人往后恐怕凶多吉少。

  就连向来自诩不愿掺和外务的天墟里都有人要他当问路石,何况别的势力?

  姜里雁认下了他这句夸奖,“他的确很好,不过还是要谢谢宋掌门大方,将这果子说送就送,实在是太客气了。”

  宋忠青笑容僵住,呵呵两声干巴巴笑道:“姜宗主说笑了。”

  实在是聊不下去了啊!

  “师父。”姜乌走过来将晶盒要递给她。

  姜里雁只把毒蛟天陨拿回来,至于九节果就留给了姜乌,他不比别的修士需要按部就班修炼,只有逐渐壮大灵脉才能够吸纳更多的灵力。

  妖族觉醒血脉之力后,通常需要更多的能量支持,几乎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强大自然不会是无缘无故得来,姜乌在原本命运线里猛然爆发那么强的力量,实际上消耗的是自己血脉之力,换句话说,就算没有觊觎他肉身的那些人实施围攻绞杀。

  他也是活不长的。

  这也是为什么姜里雁对少年很是心疼的原因,即使是被逼到那样的绝路,他在内心充满绝望和死亡的情况下,也只对那些向他动手或是身怀恶孽的人或妖出手。

  姜里雁自己是真没看上九节果,这玩意儿在她看来就是个灵气充沛,作用也就是能够涤清五脏六腑里的杂质,还没她产出的伴生物效果好呢。

  给姜乌纯粹想着给他当零食吃,但这天阶灵果随便赏的行为却看酸了一片连华派弟子,试问谁不想尝尝天阶灵果是什么味道的呢?

  “来了这么久叨扰不少,我也还有些事情需要解决,就不打扰宋掌门及诸位了。”姜里雁小本本里还记着好几个宗门呢,既然头一仗赢得这么漂亮,后头就该趁热打铁才是。

  宋忠青还想着要如何想天墟那位交代,心里装着事自然不会挽留,说些场面话便目送姜里雁领着徒弟飞速离开。

  连华派长老忍了半天,最后实在忍不住开口道:“掌门,这玄山宗主怎的像是……”

  “像是什么?”老实人茫然转头看他。

  长老到底没好意思把打家劫舍四个字说出来,只能话锋一转道:“看来我派弟子修行还是不够刻苦,否则怎会让区区一个炼气下三阶的修士连败三人?不如我去仙盟要个历练的机会,将他们送去秘境里闯荡一番!”

  …

  …

  连华派弟子们的悲催日子即将开始,姜里雁自然是不知道的,她照着自己的小本本挨个把云梦泽里能找到的宗门都拜访了一遍。

  这几个宗门大概也是没想到,真有哪派宗主能做到这么赶场,比试完拿了彩头就跑,左右待不到一个时辰就离开。

  直到姜里雁将小本本丢掉,他们身后的几大门派才终于反应过来。

  天墟。

  一座峰顶里,紫花垂落的大树下倚着个男子盘坐入定。

  “两个人又能成什么事,玄山如今不过是一副空壳,灵矿福地都已经被我等瓜分,你又何必与他们一起做这无用之事,还送了堆东西出去。”

  他周围空无一物,声音凭空出现。

  男子睁开眼,面无表情道:“玄山秘库还未到手,里面有一件东西关系我渡劫大计,开启秘库的宗主信物在她手里,我一定要拿到。”

  “哈哈哈,这有何难,以你的修为直接抢了拿来就是,还需要弄这些弯弯绕绕的事情吗。”

  “不必用言语挑拨我,此女来历犹如迷雾般不明,不只是我,连古老都算不出她的来历和实力深浅,甚至受了天机反噬,你真的当我是傻子?”

  那凭空出现的声音半晌没有出现,男子又道:“何况玄山秘库有灵把守,只有得到它认可的人才能够开启,我不屑做那些事情,让她去替我完成岂不更好。”

  “能收下这些东西,只是她替我做事的一些小小报酬罢了。”男子说罢,再度入定不言语。

  另一边,少年忍不住问道:“师父,咱们玩了这么久,您是不是也该看看去收些新弟子了?”

  姜乌还记得当时仙盟所说的条件,结果认认真真拜访了几家门派比试切磋过后,他就被姜里雁带着四处走走玩玩,得亏是自己心志坚定没落下修炼,但师父这心未免也太大了吧!

  姜里雁烤串吃得欢快,闻言愣住,表情立马变得很严肃:“是啊,要是你不提我还差点忘了这事。”

  “……师父真爱说笑。”少年莫名觉得肩上要抗的担子多了起来。

  姜里雁无所谓道:“收徒这事也不能太刻意,我这个叫做随缘收徒法,时机一到适合做我徒弟的人就会出现了,你不就是这样吗,别慌,师父心里有数。”

  说完她就又要了几串烤肉,姜乌怎么都没法信这是心里有数的样子。

  “没长眼睛吗!这签子都要刺到我的眼睛了,难不成你想找事?”

  突然一声暴吼响起,姜里雁还没怎么样,一旁姜乌已经眼中暗藏杀机地朝声来处看去,姜里雁也跟着望过去,然后没忍住噗地笑了一声。

  “原来是只兔子精,不是吃素的吗,怎么还能这么暴躁呢。”姜里雁咬着肉串声音含糊不清道。

  顶着一双兔耳,身高不到一米的荼兔两眼通红,他刚卖了一堆东西,正算着自己吃没吃亏也就没怎么看路,导致险些被这从桌面冒尖的签子扎了耳朵。

  荼兔气得三瓣嘴被牙齿顶起,说道:“别不识好歹,有本事城外决战去!”

  人族与妖族如今的关系颇有些说不清道不明,本就待在各自地盘生活了千百年,如今又有共同的死敌邪魔,何况这里与妖族栖息地极南本就接壤,因此妖出现在人族城池里也不是奇怪的事情。

  但荼兔也没敢在城里头就和姜里雁闹起来。

  “小兔子脾气这么大?”姜里雁觉得他声音实在吵,伸手就揪了一把他的耳朵。

  荼兔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碰自己耳朵,但姜里雁碰到他那瞬间让他连灵魂都感到惊惧战栗的威压,让荼兔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大……大妖!

  这是妖君还是妖帝,为何会以人形出现在这座人类城池里,难不成是妖族准备秘密攻打人族,反占十六州!?

  荼兔一瞬间被自己的脑补惊到了,可又热血沸腾的很,果断扑通一跪压低了声音道:“愿为大人誓死效忠!”

  姜乌手里的烤串都没拿稳,当啷一下掉回盘里。

  “这……?”他不明所以地看向自家师父。

  姜里雁安抚看他一眼,传音道:“看样子是只傻兔子,没事。”

  荼兔作为高傲的一只兔妖,往日听到这种话定然是要跳起来给对方膝盖一记痛击,但眼下,他一点想法都没有,只剩下满脑子跟着大佬混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