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14、第十四章 秘境
  兔妖长得粗犷,偏偏有一双白绒绒泛着粉色的耳朵,在姜里雁看来简直一言难尽,可以用猛男造型来概括。

  姜里雁气定神闲地装模作样,即使是坐着也很轻松地居高临下看着他,忍住揉他耳朵的冲动问道:“平日里你都在这城里做些什么?”

  妖族之间不仅仅是以修为来衡量双方之间地位,还有血脉这层影响在其中,因为越是强大的血脉就注定了这只妖未来必然强大。

  当然,仅仅是血脉也不能让强者屈从,反而容易被对方一言不合吃掉炼化。

  荼兔在那瞬间所感受到的可怕,才是他立即底下高傲头颅的缘故。

  妖族划分实力以尊位为名,依次是妖兵、将、王、君、帝,最终跨越死劫成圣。

  “回大人话,我一直在外头到处挖宝,偶尔挖些草药灵矿回来,跟他们人族换些东西。”荼兔老老实实道。

  姜里雁简短地嗯了一声。

  荼兔抬头看她眼,忍不住激动暗搓搓的问道:“大人这番潜入城中,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做,我乃兔族当中优秀一员,定能为大人所做之事出一份力!”

  人和妖虽然不再打打杀杀,但到底是占了个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何况做买卖的人坑起人来都不手软,对他更是不客气,荼兔心里也是攒着不少的气。

  姜里雁闻言无语,她也是没想到这只小兔子刚才脑补了这些玩意儿,但也意外对方的敏锐察觉力,或许这和他的血脉天赋有关,留在身边也不是不可以。

  “的确要做些大事,只不过并非局限在这小小一座城中,不日我就要动手离开,前往天元十六州各处。”姜里雁语气淡淡,高深莫测的派头做得很足。

  姜乌坐在另一边忍住心里笑意,也跟着一脸严肃,他是知道自家师父性格和想法有些跳脱的,身为徒弟自然是要配合好。

  荼兔眼睛都直了,天性按捺住心里的激动,他谨慎地小心往前走了几步靠近姜里雁,悄咪咪问道:“不知大人要做些什么,我能否帮得上忙,愿听大人差遣。”

  姜里雁搭在桌子上的手有规律地轻敲,一会儿才回答道:“这事关重大,即使是跟在我们身边也未必会全都告诉你,不过也不强求你做些什么,这样你可愿意?”

  “自然愿意,能够追随大人这样的……”荼兔见她人模样,机智的吞回妖字,满脸络腮胡下三瓣嘴笑开:“大人吩咐任何事情,荼兔绝无二话定然办妥!”

  荼兔激动地悄然握紧拳头,他很清楚追随在这样一位强者身边,必定会有不少危险,但能够换来的报酬自然也是相应甚至远超付出。

  这样强大可怖的威压,他一定没有跟错妖!

  姜乌传音道:“这兔妖果然是有些傻的。”

  感觉比他提着的玄龟还要傻。

  “好了,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不在这里逗留,动身离开云梦泽吧。”

  接近妖族边境的地方,大多都是来此历练的修士,吃喝玩乐的东西确实不多,姜里雁逛了好几座城感觉画风没什么不同,也就腻味了。

  荼兔却摇了摇头神神秘秘地说道:“五个月前我在千里之外的水泽里发现了处秘境,废了好大力气才终于挖穿进入,里头竟有只大妖尸骸!这些日子我就是在做准备想去将这副尸骸取出来,大人若是感兴趣,不妨走前先去瞧瞧,我愿将它献给您。”

  “我不要你的东西,只是过去看看什么情况也可以。”姜里雁看出来兔妖这是想献宝当投名状,去他说的秘境走一遭也没什么,闲着也是闲着。

  何况姜里雁也想看看这秘境里的大妖,会不会是她的故人。

  如今天元界所说的大妖,大抵都是指上古莽荒时期的百族强者。

  姜里雁那会儿虽然没少坑这些家伙,但毕竟也是她看着出生长大直到陨落的一群家伙,可以的话,为他们收敛尸骸好好安葬,也是应该的。

  荼兔没把她这话放心上,愿意去看可不就是心动了吗,都是做妖的谁不知道谁呢,他点点头道:“那我带路,现在就出发么?”

  “要休息一下吗,这几日你也打了不少,需要巩固下吗。”姜里雁回头看向姜乌问道。

  姜乌摇摇头提起放在脚边的玄龟,抿唇笑道:“那些人不过泛泛之辈,跟他们打没用什么力气,不需要休息。”

  “好,那就荼兔带个路,咱们走!”姜里雁点头。

  去的路上就没再用走的了,随便从莲池里摘朵莲花炼制成飞行法器,按照荼兔所说的位置驱使飞去,他们三个坐在里头嗑瓜子都行。

  这种随手炼制出法器的行为,更加坚定了荼兔抱大腿的决心,而坐到莲台里时,他才发觉不仅是姜里雁,似乎她的这个徒弟也非寻常。

  荼兔通红的眼睛闪了闪,想要偷摸看清楚姜乌底细,双眼瞬间被几乎遮天蔽日的金光赤炎亮瞎,耳边还猛然炸起一声神鸟的清唳。

  他整个兔瞬间呆滞,血脉压制在妖族之间极为严格,何况金乌在百族当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强大,他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立即倒吸一口凉气。

  连金乌血脉都只不过是个徒弟,自己这追随的大腿到底多粗啊!?

  原本还想和姜乌争争地位的他立马打消这点小心思,揉了揉被刚刚异像刺得生疼的眼睛,荼兔低头便看到被姜乌随意丢在脚边的龟。

  又是倒吸一口凉气,荼兔怎么都想不到一天之内可以见到三个大妖血脉,万万没想到自己抱的大腿身边徒弟随手提着的都是上古血脉玄龟。

  姜乌看着他吸气长吁,过会儿又倒吸一口凉气,不动声色地问道:“这兔子瞧着实在太傻,真要带在身边吗?”

  玄龟也就算了,反正它整日除了睡就是躲在龟壳里不动弹,姜乌权当它是个龟壳挂件,这兔妖却时不时的发出噪音。

  姜里雁微微笑道:“寻宝鼠我听得多了,没想到能见到寻宝兔,而且他傻乎乎的不也挺好玩,没关系,咱们山门够大,多放一两只妖在里头也没什么问题。”

  她这么说,姜乌自然不会再有意见,只能选择全身心沉浸在锻造黑剑里,免得再被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兔妖烦到。

  荼兔所说的秘境位于一处辽阔水域中,云梦泽地势不复杂,但各种妖族、妖兽、人族、邪魔混杂,因此也是危险重重。

  像这样远离人烟的地方,除非是仙盟组织历练,否则很少会有谁敢踏足。

  谁知道平静无波的水域底下藏了什么东西。

  也就荼兔仗着他能看见宝气和晦气的眼睛四处跑,有危险就提前跑,别人还摸不着门的时候他就能第一时间找到宝贝收入囊中。

  “往西走还得百里左右,那水域底下有座城,城底下就是秘境入口,想来是城池建在了大妖陨落之地的上方,后来又叫水给淹了,所以这些年才会没人发现。”

  姜里雁目光落在水面,清澈的水因为极深堆积在一起也成了幽暗的蓝,她点了点头道:“带路吧。”

  “好嘞!”荼兔摩拳擦掌,直接扎进水里向下游去。

  姜乌虽然不喜欢水,但也没到碰都不能碰的地步,他跟在姜里雁身后潜入水中,奇特的是玄龟张嘴吐了俩泡泡将他们裹起来。

  只有卖力游在前面的荼兔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

  然而等他们到了荼兔所说的位置时,却发现荼兔辛苦挖开的入口竟然被扩大了不少,淡淡荧光阻拦了水流倒灌。

  姜里雁看了眼入口,说道:“看样子是有人发现了你挖开的入口,他们已经进去了。”

  “哼,不碍事的!”荼兔心里也气,兔耳朵竖起来道:“大妖虽已是尸骸,但它的精气和血肉也催生了不少妖兽,里头大约有三道气息约莫是七阶妖兽才有的,除了它们以外其他妖兽也很强,这些人想捡便宜,说不准得命丧此处。”

  “先进去看看吧,他们应该没那么容易就靠近尸骸。”姜里雁看着小兔妖一副反派样,也是颇为无奈,难道他就是传说中送经验和人头的炮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