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15、第十五章 送人头
  穿过这个被荼兔挖掘后又被拓展的入口,姜里雁淡定地虚着眼神望向前方。

  整个世界都被血红色的流雾笼罩,地面斑驳偶尔会腾地一下冒出烈火燃烧,目光所及之处寸草不生,只有一些适应了这里环境生长的奇特灵植,却也蕴含火毒。

  “就是这里了!上回来我只敢远远看一眼,不知道里面到底是哪位大妖的尸骸,竟然恐怖如斯!”荼兔瞪大了眼睛,藏在络腮胡底下的三瓣嘴飞速说道:“大人,接下来要如何行事?”

  姜乌神情也变得慎重,他提着的玄龟似乎很不喜欢这个火灵充盈的环境,早已吐了个泡泡裹住自己。

  “这些火灵十分暴虐,一直想要入侵我体内的金光赤炎将其同化,好在有剑诀压制,它们奈何不了。”姜乌皱眉道:“师父,难道死的是只凶兽?”

  上古莽荒时期诞生的生命,几乎个个都是天命所钟,实力强大的他们死后往往精气外散会改变一地风貌,同时也会使得这处地方灵气因他们性情而变。

  姜里雁目光略有些复杂,摇摇头道:“不,是神兽。”

  岁月变迁,她知道那些认识的老友终将顺应天命陨落,否则又如何能让人族兴旺,但也希望对方能够留下什么转生的法子,以新的生命好好活一次。

  可现在看来至少这位老友,是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子啊。

  “走吧,我们直接去找到他的尸骸,这里因为他发生了很不好的变化,不尽早解决而爆发出来的话,会有很大的危险。”姜里雁性格洒脱,没沉浸在这种略微伤感的心情里太久,招呼徒弟和荼兔跟自己走。

  这片秘境仿佛只有黑与红两种颜色,偶然出现一些妖兽,个个都长得随心所欲不讲道理,丑得荼兔都忍不住上去一记飞兔踹。

  加上姜乌在其后补剑,他运行剑诀操纵着黑剑也是无声无息补了不少伤害。

  姜里雁双手背在身后优哉游哉跟着他们走,气定神闲的模样仿佛是在逛自家后花园,虽然她看不上这秘境里很多东西,但凭着不要白不要的想法,姜里雁走过的地方真正成了寸草不生。

  “若是换成哪个修毒的来,恐怕都乐得笑出声了吧。”姜里雁毫不犹豫捏爆几颗红彤彤的浆果,只提取出里头的火毒。

  这种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事情,她干起来非常得心应手,横行荒古那些年里,全凭这一手才飞快赶着守护天材地宝的异兽回来前,将好东西纳为己用。

  跟着姜里雁走着,姜乌忽然敏锐发现了一些痕迹,说道:“此前有人经过这儿。”

  “嗯,他们朝着尸骸去了,目的很明确。”姜里雁点点头,以她的实力想要知悉秘境里动向变化不难,之所以还这么淡定,纯粹是清楚那具尸骸如今的状况有多可怕。

  那些人冲得快,只是在奔赴黄泉的路上加了速而已。

  荼兔着急道:“我看了看前方好似没什么伴生妖兽,他们是怎么走出这条路的,大人,咱们也要加快速度了呀,免得东西都被他们取走就亏了!”

  “放心吧,他们取不走。”

  姜里雁弯腰拽出一根藤蔓,底下是颗硕大的根茎,突然就露出锯齿般的嘴咬向她的手臂,就在姜乌心急想要出剑的时候,清脆的喀嚓一声,这妖兽的牙掉了满地。

  扯下藤蔓,姜里雁把惨兮兮的根茎本体丢掉任由它滚动逃脱。

  荼兔咽了咽口水,适时送上马屁:“大人果然实力不群,独步天下!”

  姜里雁笑了笑看他,虽然是拍马屁的话,却听得是很舒服,果然把这只傻兔子带在身边没有错。

  他们继续顺着前行者的脚步走去,越往前,血色流雾就越发的浓厚,姜里雁取出莲瓣贴在他们头顶不让流雾侵袭。

  很快就看到前面有片石林犬牙交错的生长,像是拱卫着什么一样,组成了圆圈。

  “进去以后小心一些,不要贸然动手,也别发出杂音。”姜里雁自己是不怕的,但两个家伙修为在石林里那位面前,实在不够看。

  姜乌和荼兔都认真地点点头。

  刚踏入石林,姜里雁就听到有兵刃交接的声音传来,不时伴随着怒叱,她低声说道:“人就在前面,看样子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去瞧瞧吧。”

  荼兔摩拳擦掌有些兴奋,连忙跟着他们两个腿长的走。

  绕过一根石笋,就看到几个修士正和五只蜘蛛缠斗,随着其中一个男修步伐交错退到旁边,却像是触动了什么,他脚底下猛然又冒出个蜘蛛来。

  硕大的蜘蛛模样十分可怖,虽然不会吐丝,但喷吐出来的毒液却是岩浆一般,被躲开以后所触之处都飞速消融,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

  姜乌静静看着那几个修士落于下风,毕竟身为半妖,受过人族折辱的次数已经数不胜数,没帮着蜘蛛痛下杀手都算他善良了,自然不会出手相助。

  就在这危急时刻,修士当中有一位他们的熟人取出支毛笔,划破自己手臂就着鲜血在虚空当中书写符篆,石林间立即凤云卷动,炽热的灵力受他调动疯狂涌入符篆当中。

  “爆!”

  许默然有力地喊了一声,成形的符篆分裂,落在那几只蜘蛛妖兽身上飞速爆炸,显然这招式损耗不小,他面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

  许默然深吸了一口气,平定灵脉内混乱的灵气,随后沉声说道:“接下来不要再胡乱走动,跟着我走,别再引出这些蜘蛛了。”

  “是,许师兄。”另外五人模样狼狈,神情也有些尴尬。

  刚刚许默然也这么说了,偏他们不是仙盟弟子,又都是各自门派里的佼佼者,自然不愿意乖乖听从许默然的话,谁知道进来就引出蜘蛛,一阵混乱后蜘蛛是越来越多。

  它们的甲壳寻常法器根本破不了防,法术落在上头就跟以卵击石般,毫无作用。

  修士体内灵气都是有限的,他们临场吸纳灵气根本比不上消耗的速度,差点以为就要折在这里了。

  姜里雁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熟人,原以为是几个运气不好的修士发现这里,就闯了进来,但既然是许默然,她见着人家去送死也不太好。

  毕竟这个小修士给她的印象还算不错。

  想到这姜里雁索性走出来,自然地打招呼道:“好巧啊小许,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你。”

  “谁!”

  “什么人!?”

  那几个修士吓了一大跳,连忙又是施法又是举起法器地对准姜里雁,看清楚她模样以后才松了口气,旋即脸色变得很不好。

  姜乌眸光微沉,他不喜这些人一个个带着攻击意图对着师父,腰间悬挂的黑剑似乎也感知到他的心情,跟着微微晃动。

  许默然听到她的称呼以后沉默了下,随后淡定平静地起身拱手道:“弟子见过姜宗主。”

  “宗……宗主?”

  他身后的几个修士多少有些愕然,要知道仙盟虽各地重要位置都有设立,但也是分得出三六九等的,临近四极的仙盟自然地位不一般。

  而许默然又是云梦泽仙盟新一代弟子当中的佼佼者,为人和善不浮躁,修为天赋都很高,各门各派弟子见了都心悦诚服喊一声许师兄的那种。

  仙盟内他也处理掌管不少事务,其地位不比一些三流门派的掌门低,能让他这么客气的起身行礼,也不知道眼前这女子是哪个大宗门的掌门

  想起自己刚刚因为她修为波动不显而轻视的态度,他们几个默默地目光四散不再言语。

  “这里挺危险的,你们最好现在就离开。”姜里雁不想在他们这里耽搁太多时间,直接赶人。

  许默然微微皱眉不解道:“这次过来是奉仙盟之命,探查清楚此处秘境情况,不知道姜宗主可否清楚秘境的底细,若能告知一二,我也好回去有个交代。”

  “是啊,况且我们已经走到了这里,离中心地带也不远了,说回去就回去的话,畏畏缩缩岂不是容易让道心蒙尘,还会被师长们责罚。”

  “或是姜宗主您带着我们进去,也好有个照应,叫弟子开开眼。”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他们也不怕姜里雁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仙盟许默然还在这里呢,难不成她敢一剑杀了他们不成?

  姜里雁嘴角微微弯起,她坑人的时候,这些家伙恐怕连粒尘埃都不是,竟然还赶鸭子上架送到她面前来。

  “不愿意走就算了,只不过我也没办法带你们这么多人,倘若有什么危险照料不了你们,可千万别怨我。”姜里雁瞥了他们一眼,懒得再多言语,招手让姜乌和荼兔跟上自己,便离开了。

  “许师兄,咱们要跟上吗?”她的身影消失在石笋之后,一个修士便忍不住开口询问。

  比起一个不知来路的宗主,他们更加相信许默然的安排,毕竟他可是仙盟的人。

  许默然想了想,说道:“先折返吧,这里面危险重重,来时路上我使的术法太多,如今状态不是很好,还是回去禀报仙盟请长老定夺。”

  这时候站出来个男修摇头道:“此言差矣,我先前可听许师兄您说过这秘境里有具大妖尸骸,若是让那位宗主率先取走,我们再回来也是无用功,还会受师长责罚。”

  另一人接声道:“倒不如跟上去,若有危险咱们及早避开,若是没什么危险,也好拦住她要取走尸骸,哪怕她不停劝说非要强取,咱们也好有个说法不是?”

  “是啊,许师兄!”

  “我这儿有瓶玄阶回灵丹,许师兄可以先拿去服用。”

  他们五人轮番劝说,就是不想放弃这个大好的立功机会,最重要的是还想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既然姜里雁是宗主,那他们跟在后头等她趟路不就好了?

  许默然始终觉得姜里雁远不及她看上去那样简单,对方既然说了危险,他自然不想因为一副所谓大妖尸骸就冒险。

  但这几人说什么也不肯走,他自然无法丢下他们独自离开。

  许默然平静起身,拒绝了那瓶回灵丹,说道:“既然如此便走吧,小心一些,遇到危险切记不要恋战,能走则走。”

  几个修士闻言笑颜逐开,他们都对自己的修为实力很是自信,加上又都是各自门派当代比较突出的弟子,谁会愿意碰到机缘还退缩呢?

  姜乌走在路上,不动声色说道:“师父,他们跟上来了。”

  荼兔闻言,袖珍的脸蛋做出阴恻恻的表情道:“大人可要我去……”说完还把手比刃搁在脖子边划拉。

  姜里雁唇角含笑,摸了摸少年脑袋,说道:“既然好心告诫他们不听非要来送死,就由他们吧,修行吗,死个把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都是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