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16、第十六章 建马生麒麟
  石林之后,彻底没了任何活物的迹象,这里血色流雾遍布,每呼吸一口都能感觉到炙热气流进入体内,十分难受。

  玄龟大抵是担心他们也难受,挨个吐了泡泡罩住他们几人,跟在姜里雁身后的修士们就没这么好享受,只能满脸憋屈地运行灵力抵御。

  再往前走了几步就有个深不可测的大坑,黑魆魆一片。

  姜乌谨慎看了眼,问道:“这坑底的难道就是大妖尸骸?我们要下去吗,还是……”

  姜里雁摇摇头,其实心里早已经知晓这具尸骸是谁,但只有到最后这一刻她才选择相信,熟悉的气息传来,但却不再是那个活生生的对方了。

  身后,修士们不顾许默然便快步上前,纷纷探头看向底下。

  许默然皱眉跟上来说道:“不可这般冒失!”

  “许师兄放心吧,不是有这位宗主在吗,想必她实力过人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倘若真出什么事,咱们彼此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对啊,更何况咱们千辛万苦走到这里,总不能真的扭头就走吧。”

  “这对咱们修行道心可不利呢,修士自当一往无前,哪能轻易退缩。”

  他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话,浑然没将姜里雁太放在眼里,说到底仗得便是仙盟与各大门派立下的规矩二字。

  当年为了让人族不发生更大混乱,那时候强大散修们联合建立仙盟,制定下种种规矩,使得强大修士再不能动辄杀害低阶修士,让弱肉强食的修真界强行盖上一块遮羞布。

  最重要的是,他们并不能感觉到姜里雁在修为上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威压,何况连许默然都只是客气而非尊敬的态度,让他们有恃无恐。

  在场哪一个不是自家宗门当代弟子当中佼佼者,心高气傲着,谁会愿意这么就退避。

  纷纷抱着她/他不退,我若是退让了,日后传出去该让别人嗤笑的想法,抱团之下更是对姜里雁没了什么惧怕。

  难不成她当真敢杀了这么多人,恐怕仙盟第二日就要将其连带宗门一并安排了!

  姜里雁对于故人已成尸骨这一点多少有些怅然若失,也就没太搭理身后嘈杂的那些人,倒是姜乌转身看着他们,神情自若却双眸微冷,黑剑不知何时已然握在手中。

  “劳烦几位安静一些。”姜乌持剑而立,少年俊朗面庞不见丝毫笑意。

  荼兔自然不甘落于他后,也抽出两把匕首盯着这些人。

  许默然叹口气,说道:“二位莫要激动。”

  他想打圆场,这几个修士却不乐意了,都是天之骄子,谁怕谁啊?

  正要抽出法器张口找回场面时,忽然一阵地动山摇乱了他们的神。

  从黑魆魆的坑底不断传来什么东西与山岩摩擦的声响,还没等他们惊慌开口,一只黑红色的骏马跃出坑口落在旁边。

  这匹马只剩下骨头,在纯黑色的骨头之间充斥着熊熊燃烧的血色烈火。

  而它眼眶里有两样东西,一颗血色晶钻,另一颗则是纯金色的内丹,仿佛蕴含着无边磅礴的能量,支撑着这匹骨马行动。

  姜里雁仰头看向他,说道:“建马,好久不见,我来了。”

  建马尸骸歪了歪头像是有些疑惑,但血钻带来的杀戮欲望让它不再思索,而是双蹄高抬猛然落地,顿时发出一道火海向他们席卷而来。

  那几个弟子前不久还傲气肆意,这下被火海暴虐的攻势吓得疯狂祭出防御的灵器和法术。

  荼兔也吓到了,结结巴巴道:“大大大人!咱们快跑吧,这大妖怎的尸骸都成精了啊,想必它没有神智,只会将咱们都杀了才会停息啊!”

  何况这又是对方陨落之地,早已成了一方秘境,可以说在这里面对方就是主场作战,耗都能把他们给耗死。

  姜里雁微微一笑,低头看他,笑道:“我可从来都没怕过他,现在自然也不会。”

  话音未落,众人眼前场景陡然一变,清澈的水流却如同惊涛骇浪般将他们包围,就连城墙般高大的建马都变得十分渺小,在这片水流中随波逐流。

  姜里雁抬手,乳黄的混沌真炁自她手中飞出,直接落在了建马脖颈和四个蹄子上锁住,混沌真炁克制万物,既能够孕育一切,同时也能够压制吞噬所有。

  凶不到三秒的建马很快丧失了行动力,它想挣扎想怒吼,却一点力气也发不出来。

  惊涛骇浪般的场景转瞬即逝,姜里雁和姜乌他们还好,稳稳当当站在原地,倒是刚才话不少的几个修士扑通不断地落地。

  姜里雁走到侧躺在地上的建马旁,与他空洞的眼眶对视,忍不住笑了起来:“换做是当年,你眼睛里这两个东西都得被我拿走。”

  建马听得到她说什么,本该毫无神智的它却莫名抖了下,心里头那股子气不知怎的就冒出来了。

  “你……怎么还活着!”压抑着的声音从它体内传出。

  姜里雁嗤笑一声:“你不会真的以为它限制得了我吧?早告诉你了,实力才是硬道理,看看,实力不够就成了你现在这副鬼样子,当初你引以为傲的那身皮毛全都没了,啧啧。”

  “果然还像以前一样讨厌。”建马被她说得一堵,但形势不如马,它只能无奈道:“我藏在这里头等待时机复生,好歹你也看在当初我给你那么多毛的份上,别来掘坟了行吗?”

  今天但凡换了任何一个人来,它拼死都要和对方打个你死我活,偏偏是姜里雁,打又打不过,输了以后还得被她说话气死,建马识时务者为俊杰,选择打感情牌。

  姜里雁无语道:“你们可真是够有意思的,一个个死了,又都搞些小动作等着复活?”

  “不然呢,那些心高气傲不愿被命运安排的存在,连复生的机会都没有,被……彻底泯灭。只要还有一丝机会,哪怕要我在无边黑暗中等待数千数万年,我也愿意。”

  看他这副模样,姜里雁也不好意思再薅对方的毛了,何况他也没毛可以让自己薅,假模假样的叹了一声,姜里雁起身说道:“行吧,好好在这里呆着,再入世记得来找我玩。”

  鬼才找你。

  建马心里下意识骂了一句,但嘴上却说着:“这是自然。”

  “回去吧,这里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要记住这份恩情,得还的。”姜里雁一挥手,混沌真炁直接带着他又丢回坑里。

  深不可测的大坑里只传来一声足以被屏蔽的怒骂,随后便渐渐停息。

  四周依旧血色流雾不断随风飘荡。

  姜乌觉醒了金乌血脉,自然能感受到那匹骨马的强大,不仅仅是实力,还有血脉上隐隐压制的感觉。

  “师父,它是什么来头?”

  姜里雁回头看了一眼,微微笑道:“这家伙啊,麒麟听说过吗?就是他跟别的什么神兽搞出来的哦。”

  “真……真的吗!”荼兔瞪大了眼睛,只觉得刺激万分,果然是跟对了妖才能够见到这种世面,想想自己以前不过是到处挖坑刨东西,简直是浪费生命!

  倒是原本聒噪得不行的修士们,这会儿和鹌鹑一样老老实实。

  许默然心里对姜里雁的评判直线上升了几个数,记着回去要和仙盟禀报此事,面上依旧沉静地拱手行礼道:“多谢姜宗主救下我们。”

  “不用谢,很久没动手了,出招的时候没控制好把你们带进去了而已,客气什么。”姜里雁摆摆手。

  修士们听得她这话心里一堵,姜里雁这话就差明摆着可惜他们没死。

  “不过这地方呢,你们不用再动想法了,跟我出去吧。”姜里雁话锋一转看向他们,勾唇笑道:“我答应过他不会再有人来打扰,所以现在大家就可以离开了。”

  许默然没顾身后几人暗示的眼神和低声说话,应了声是。

  从那个被拓展开的入口再出来,姜里雁随意挥手,原本还明显至极的入口顿时被填补,此处就像从未出现过什么异样一般。

  姜里雁很少动用混沌真炁,这玩意儿太霸道,控制不好容易彻底损毁一些东西,但既然是答应熟人的事情,就要安排到位。

  所以她用混沌真炁直接填补修复这里,与天元界失去连接的秘境瞬间换了方位,即使再有人来此处妄图重启秘境,也绝无可能再打开建马陨落之地。

  其中一个弟子见状忍不住气道:“姜宗主这是做什么,难不成是想将此秘境占为己有!?”

  “这可是违反了仙盟规矩,可得思量清楚了再做!”

  “回去以后我定然禀报掌门。”

  没了大妖转生尸骸的震慑,他们似乎没了惧怕。

  姜里雁笑眯眯地看着他们,语气温和地说道:“几位小修士,千万别以为我不敢杀了你们才好,我也不是特别讲道理,还是你们觉着我毁尸灭迹的技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