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17、第十七章 鬼修
  许默然正要开口劝说,却看见唐妩忽然对他们出手,几滴清露倏地飞出打入这几人体内。

  “姜宗主……”

  没等他话音落下,那几个修士头顶冒出几缕血红色的雾气,袅袅升起最终不知飘向何处。

  “就这?”姜里雁笑得活像是个反派,莹润双眼打量地看了他们几眼:“让血色流雾影响了心神却不自知,反而顺着这份放纵把心底的话都肆无忌惮地放出来,亏得我心善,下次就没这个机会了哦。”

  “我们,这……”他们头脑清明以后,回想起刚才一个个作死的表情和话语,神情都不太好地低下了头。

  这又不是被什么邪祟操纵神智,血色流雾只不过是影响了他们的心神,放大心中的恶念罢了。

  说到底,刚刚所作所为以及所说过的话,就是他们平日里心中所想,让这血色流雾影响才不过脑子地说出来。

  许默然心中暗叹,也不得不承认姜里雁的确没说错,只好拱手道谢:“多亏姜宗主深明大义,晚辈还需要将此行种种回禀仙盟,便先行告退了。”

  “走吧走吧,看着确实碍眼呢。”姜里雁挥挥手赶他们。

  “看来名门正派的弟子,也不过如此。”姜乌怀抱黑剑看着他们走远,语气淡淡地补刀。

  几个修士自然听得见,却也只能强装做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提气离开。

  其中一位表情尴尬地与许默然低声说道:“还请许师兄回盟之后,莫提起此事……我们几人甚少出来历练,经验不足着了妖邪的道也实属正常,您说是吗?”

  “对啊对啊!”

  “哎,吃一堑长一智。”

  他们长吁短叹,心里也是一百个后悔,若是没被血色流雾影响了心性,谁敢这样怼一宗之主?哪怕对方碍于他们身后宗门以及仙盟不敢痛下杀手,但让一宗之主记住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事。

  平常顶多是心里叭叭两句,今日却控制不住自己嘴巴一个劲往外说。

  许默然神情依旧平静,说道:“还请诸位日后小心一些,修行一途凶险万分,稍有不慎皆可能酿成大祸。”

  “是是是,许师兄您说得对。”他们纷纷赔笑道。

  ……

  姜里雁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见到昔日旧识,不过对方既然已经要转生了,对她来说其实是个挺值得开心的消息。

  所以按照原本的打算,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幽州。

  幽州位处四都之一的酆都,因酆都曾是上古百族久战之地,因此这这片土地下埋葬的尸骨层层叠叠根本数不清楚,游荡不散的亡魂更多。

  也就催生了大批的魂修,以及御鬼修行的鬼修。

  酆都因此比较特别,仙盟以及各大宗门的势力都很难渗透进来,加之魂鬼修士又彼此之间天生有争端,因此也是四都中最为混乱的一都。

  荼兔打从秘境里出来,对姜里雁越发的心悦诚服,不是大妖能和那么凶残的一匹马交谈甚欢?

  每每想起当初果断抱大腿的打算,荼兔都忍不住抖抖耳朵,在心里夸赞自己行事英明果断。

  一路走走停停,他也没有丝毫意见,跟着姜里雁吃喝玩乐。

  倒是姜乌更像是个正常的修士,作息规律得不行,打坐炼化巩固根基,然后练剑,其他时候都拿来照顾姜里雁的生活起居。

  他掌握了剑诀当中四字剑意,但都只是粗浅皮毛,离能够随心所欲使用的程度还有很远。

  毕竟贯穿这千万年的修真界当中,也就创造出这剑诀的剑修和他,总共两人修行过,导致姜乌也只能靠自己的领悟能力去钻研。

  姜里雁看着徒弟又在磨砺剑意,随手替他布下防御屏障,免得一激动剑气跟金乌赤炎外放搞出大动静。

  随后又忍不住感慨道:“收个天赋高又有追求的徒弟就是好啊。”

  荼兔适时捧哏道:“好在哪儿呢?”

  “好就好在放养他也能自己茁壮成长呗。”姜里雁睨了他一眼,继续啃自己手里的桃子。

  荼兔一脸认可:“还是大人您的眼光好,否则又怎会发现少主这样的天才呢,荼兔能够追随大人,实在是妖生有幸,妖圣显灵!”

  姜里雁被他这马屁拍得,险些怀疑他到底是兔子精还是马屁精了。

  此时他们离幽州也不过千里距离,找了个落脚的驿站待着休息。

  姜里雁都快把跟仙盟约定好的事情忘记,她自己其实对于遵守仙盟定下的时间这件事,没太放在心上。

  倒是记着答应重筑玄山,使其回复往日荣光这事,但也不急一时。

  说白了,就是姜里雁骨子里摆脱不掉的拖延习惯又发作了,不过她为自己想了一套很好的说辞,毕竟自己作为隐藏大佬,收徒怎么能随便呢?

  天赋一般的不要,心性人品不好的也不要,缘分不到位的也不要。

  这不要那不要,挑挑拣拣以后姜里雁实在没遇到一个能让她愿意把莲子送出去的人。

  荼兔却觉得没什么,能够追随在大人身边修行的,肯定得是最好的。

  可惜的是像他这样完美的妖不多了,否则大人也不必苦恼此事。

  忽然,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骤然阴沉下来,姜里雁他们坐在屋子里原本亮堂堂,周围一下子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姜里雁一副无语的表情,等这诡谲气氛越发浓厚时,开口询问:“就算是鬼修也不必这样吧,吓唬谁呢,有话不能好好说?非要装腔作势……”

  她话音未落,房间里的黑暗就像是被抽走的水流一样,汇聚成三道人影。

  “阁下便是玄山新任宗主了吧,云梦泽仙盟有讯,不知姜宗主对你亲手封闭的湖底秘境可还有印象?”站在最前面的鬼修死气外放,显然是打算亮一下实力震慑姜里雁。

  “这个态度,是问责呢还是问话?”姜里雁把玩手中茶杯,看也不看他们,同时也任由混沌真炁离体,犹如两道相互追逐打闹的白练,绕着三名鬼修纠缠。

  他身后那名鬼修似乎是不满姜里雁这个态度,正瞪着眼睛要开口:“你!”

  混沌真炁骤然收束将他们捆在一起,他们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让神魂里传来的痛楚疼得战栗不休。

  “这是什么术法,你竟敢对我们动手,难道真没将仙盟放在眼里!”

  “我等必将此事回禀宗门,玄山又如何,你且等着吧。”

  他们疼得龇牙咧嘴,却还是恶狠狠地对姜里雁喊个不停,话里话外不外乎姜里雁再不停手,他们就真的要去打小报告的意思。

  姜里雁起身走上前笑道:“我不动手吧,你们都觉得我很好欺负,就算我性情纯良和善,也不能随意让别人欺负了对不对?”

  鬼修文三疼得已经快压制不住自己所御厉鬼,担心麾下厉鬼反噬,他只好颤声道:“仙盟遣我们来不过是问个清楚,何来欺负问责一说。”

  “既然是这样,刚才下马威摆给谁看的,声音喊那么大又做什么呢。”姜里雁哪怕有隐藏实力游玩天元界的想法,那也是建立在没人打扰她的情况。

  倘若有人敢对她亮爪子,她就敢剁了烤之。

  文三苦不堪言,他清楚看到那诡异灵力束缚触及的地方,分明没有半点伤痕,很显然这伤害是作用在神魂之上的。

  能对神魂下手的人无一不是大乘之上的修士,他们这是踢到铁桶了啊。

  就算事后仙盟问责,多半也是打个圆场罢了。

  比起一个没什么修行资源的秘境,以及三个‘言语冒犯’的鬼修,当然是安抚好一位大乘期之上的修士更重要。

  “是我们兄弟三个冒犯了姜宗主您,往日大声惯了,到您面前不知收敛,还请姜宗主给我等一个改过机会。”文三诚诚恳恳道了歉。

  他另外两个兄弟满脸愕然,都不知道自家大哥有这文化底蕴,如此诚恳卑微的话张口就来。

  姜里雁盯着他看了看,心念微动这才收回了混沌真炁,转身走回到椅子上坐好,这才看向他们笑吟吟道:“你们体内的厉鬼有些躁动,看样子很快就要叛主了,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压制好,否则我直接捏爆它们。”

  文三等人一脸惊愕,内视自身这才发现端倪,连忙默诵御鬼口诀,功法飞速运转,祭出各种灵器来压制住体内厉鬼,让其归于平静。

  做完这些事情,他们神情当中或多或少都有些尴尬羞赧,原本预想中震撼的出场也被姜里雁直接打碎,现在还当着人家的面,连自己压箱底的手段都不给面子。

  原先高人一等的气势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姜宗主,只是仙盟担心湖底秘境有朝一日会封印再度松动,到时候此处秘境倘若落入邪魔手中,会引起混乱,这才遣我兄弟几个来,想要向您询问清楚。”

  清楚明确了双方之间实力差距,文三问得客客气气。

  姜里雁嗯了一声:“除非他想出来,否则这处秘境不会再现世,回去告诉仙盟,让他们放心去维护别处的和平吧。”

  “是。”文三点头,连忙领着弟兄们离开。

  他们走后,姜乌为她面前的茶杯续上果子清露,小心翼翼不让金乌赤炎的火气落进去,最近他处在血脉进阶的状态当中,总有些控制不住本命真火的情况发生。

  姜乌看了眼文三他们离开的方向,说道:“鬼修都是这般实力吗,看起来有些不足为惧。”

  姜里雁端起杯子,摇了摇头道:“一个传话问话的,又能有多高的修为,倒是让仙盟养得挺傲气。”

  “他们应该还未走远。”姜乌轻轻抿着唇,笑得干净腼腆,“我去杀了他们吧,挑衅您的人,本来就不该活着。”

  姜里雁很淡定,伸手摸了摸他脑袋,清浅似水的灵露顺着他脑袋灌入体内,驱走少年因金乌血脉导致的那份焦躁,她弯了弯唇笑道:“什么事情都有师父在,不必杀心这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