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19、第十九章 新徒
  三只新鲜出炉的低阶魂修飘荡着朝冢城而去,姜里雁依旧能感受到一些不怀好意的窥探,藏在暗处阴影里打量着他们。

  要知道魂修之间不受仙盟和各大宗门立下的规矩约束,他们虽然不会轻易主动对人族下手,但同族可就不好说了。

  不过奇怪的是姜里雁跃跃欲试等着鬼物冲出来搞事情,却始终没能等到,它们仿佛被什么约束着克制了自己阴暗杀戮的本能。

  “听说这冢城原是泽都天倾城,那时仙盟尚未建立,人族势力争斗不休,天倾城因得罪了一位大能,因此被其连夜屠城。”姜里雁低声把幽州志记载的文字背出来。

  “城中一个活口不剩,血气冲天,天倾城主旧识为城内所有人原地立了墓碑埋葬,此后天倾城阴怨横生,怪事重重,有朝一日竟是整座城直接消失在了原处。”

  荼兔听了忍不住呲牙道:“这么说来就有些难办了。”

  魂修之间也多有防备和猜忌,但这种原本就相处融洽的因外界影响整城死去,恐怕凝聚力只会更盛往日。

  他们毕竟是去盗取东西的,当以小心行事,最好是神不知鬼不觉。

  “有点意思。”姜里雁笑了笑,没把这些当回事。

  这些时日姜乌修为进展飞速,姜里雁没想到他修炼剑诀这么有天赋,还好当初没有阻止,而金乌血脉使得他在修炼过程中几乎没有阻碍。

  妖族就是这样,血脉就分出了高低贵贱,强大血脉中不仅能够改变体质,同时还有一代代血脉传承篆刻其中的各种经验。

  只待后辈子孙修为不断进阶解锁,他们从一开始就有着极高的起点,也难怪会被这个世界的法则所不容。

  不过姜乌修炼耗费的修行资源也确实很多,若不是姜里雁财大气粗,要想养好这个徒弟还真不容易。

  天天无根凝露和莲子喂着,让姜乌体内灵气积蕴能够跟得上修炼进度。

  此时,幽州边界。

  四名剑修脸色都有些难看的望着阴气森然的幽州,停住了脚步。

  “师兄,我们真要追进去吗,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背着重剑的剑修激动道。

  站在他们身前的剑修皱眉,说道:“此事乃老祖宗亲自交代,让我们务必将他带回剑宗,倘若追到此处就折返,恐怕老祖宗就要亲自出山了。”

  “那怎么可以!”另一人下意识道。

  “要怪就怪仙盟的人,办事竟这般不利,亏得收了我们万枚灵石。”

  为首的剑修沉吟道:“我与楚然伪装进入幽州内寻觅,你们二人传信回宗禀明,请长老派几位师兄来相助。”

  “是。”其他三人齐声应道。

  …

  …

  姜里雁一行人全靠飘行动,虽说是朝着冢城而去,路上却也没忘记找些乐子,只可惜都是些无意识全凭本能游荡的鬼魂,不堪一击。

  走了几日,忽然见到前方竟有一座村落,幽州境内并非没有活人,但大多都是鬼修,寻常凡人生活在这里几乎是不可能。

  何况鬼修很少扎堆,更不可能以村落为居,一看这村子就很古怪。

  但姜里雁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乐子,没有古怪她还懒得去探查呢,传音喊上姜乌和荼兔,一起朝着村落飘了过去。

  还未靠近村子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姜里雁皱了皱眉,除这血腥味以外,她还察觉到有种晦涩莫名的能量残留,正在渐渐消散。

  这股能量很奇异,先前姜里雁几乎没有见过。

  “小心些。”

  提醒他们一句,姜里雁率先飘了进去,却看到村子里躺了一地的尸体,男女老少皆瞪大了双眼呲目欲裂,似乎是在死前见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

  姜里雁第一时间发现了死人堆里,有个神情呆滞的小姑娘,她怔愣地看着四周围的一切,像是来不及伤心一般。

  直到她与姜里雁对视,竟是缓缓的弯起嘴角,强迫着自己露出笑脸。

  姜里雁看出她眼中的害怕与伤心难过,索性解除了变形伪装落地走过去,小女孩这才有些愕然,却不忘一直笑着。

  “这里发生了什么?”姜里雁问道。

  小女孩笑着与她对视,好半晌才回答道:“村子里的人,都被厉鬼杀光了。”

  她说完,眼角已经不可遏制地淌下眼泪,明明伤心到了极致,却怎么也不肯放弃继续保持笑容,衬以四周血腥气息浓厚的场景,诡异至极。

  姜里雁犹豫了一下,从手腕镯子那儿摸出颗莲子,递给她:“想报仇的话,只要变强就可以了,我能帮你。”

  其实在看到这个小女孩的时候,姜里雁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特殊之处,明明身处这样阴气怨念缠绕的地方,身边却始终一片清明干净。

  女孩有颗剔透的琉璃心,能有这样特殊体质的人,修炼资质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只可惜生在了幽州。

  除此之外,姜里雁的目光透过她身躯,看到了她的神魂,本该干净不染尘埃的神魂,却被一只黑色双翼的莫名异兽盘踞,那异兽似乎还抬起眼与她对视,露出得意邪恶的笑容。

  小女孩有些不知所措,今日从睁开眼起到现在,发生的变故实在太多,她不敢伸手,只能直勾勾地盯着姜里雁手心的莲子。

  “我……”小女孩有些犹疑是否要将刚才的事情说出来。

  “不用管它,只要你愿意当我的徒弟,好好修炼,今天的仇一定可以报。”姜里雁知道她要说什么,抿唇笑道:“无论先前你答应了它什么,到时候它来找你,一定回不去,我会为你解决。”

  小女孩似乎心动了,她低下头,怯声道:“我知道它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样的邪恶比厉鬼更甚,但它说可以复活村子里的人,阿公、南伯、青姨他们都是因为我才会死的,它带走了他们的魂魄……”

  姜里雁蹲下身子,与小女孩平视,认真地看着她说道:“放心,我也很厉害的,你们之间的交易有约定好的日子,在这期间好好修炼,我会从它手里拿回村民们的魂魄,为他们重塑肉身。”

  尽管还未得知小女孩原本的命运线,姜里雁也决定要将她收为徒,否则留她一人在这幽州,容易出事。

  小女孩其实早就想要答应,即使先前姜里雁是以鬼魂状飘了过来,但她沉静的话语让小女孩很快便心安。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姜里雁有股让自己想要亲近的感觉。

  脑子里乱糟糟一团,最终小女孩做出决定,她伸手拿走了姜里雁手心里的莲子,几乎是一瞬间,这颗莲子就冒出了芽尖。

  顿时清香四溢驱走了血腥气,一朵略显透明的莲花空中摇曳。

  姜里雁轻点莲花,它立即化作股清流落到小女孩头上,一滴不少地灌入其中,乖顺地浓缩自己储存在她灵脉之中,慢慢滋养着她。

  小女孩也因这特殊灵气进入,原本满是血仇执念的心也得以放松些许,努力保持的坚强终于崩塌,却害怕自己先前与邪魔的赌约生效,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努力弯起嘴角。

  “大人这是收了个徒弟?”荼兔茫然地挠挠头,他们这不是要去偷花的吗,怎么突然队伍里就多了个人。

  姜乌低头睨了他一眼,良久之后才说道:“她能遇到师父这样心善的人,是她机缘深厚,才能得到救赎。”

  “也是哈,都被大人收为弟子了,要报这灭村的仇岂不是轻而易举。”荼兔点点头。

  这傻兔子……

  姜乌有金乌血脉,自然看得比它要多,这小女孩体内藏着一股极为不详邪肆的气息,或许她一直保持着笑容,也是因为这股气息的源头导致。

  想到自己数月前不过是只低贱半妖,姜乌平静的眼底也有了些温度。

  虽然平日里师父总是吃喝玩乐,看似闲散什么也不放在心上,但实则心中始终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