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20、第二十章 冢城
  “你记得杀了村民的鬼有什么特征么?”姜里雁说着话,将倒了一地的村民尸身收起来,一片莲叶猛然张大将他们卷起。

  幽州阴气浓厚,留他们的尸身埋葬在此恐怕还会变成行尸,不如先收起来,离开以后再找个好地方将他们葬了。

  小女孩巴巴地看着村民们被卷入莲叶,心底的伤心难过又涌出来,却不想在姜里雁面前再哭出来,强忍着难过说道:“我只瞧见黑魆魆的一片,经过谁,谁就会被掏空了心。”

  当时她已经被村子里的人藏了起来,吸引来鬼物的人,却在一整个村子的保护下活了下来。

  姜里雁有些同情她,本该单纯懵懂的年纪却生在幽州,又经历了这样子的事情,真是说不清楚这些体质特殊,修行资质绝佳的孩子,遭遇这样的事情到底是天道所钟,还是强加的不幸。

  “你叫什么名字?”姜里雁问道。

  “傅青芽。”她低着头擦了擦眼睛,依旧强撑着笑道。

  姜里雁伸手为她贴上一瓣莲花在脖颈处,说道:“青芽,难过了就哭,开心了就笑,有我在,不用担心你与它的赌约,它无法再窥探你是笑是哭。”

  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但姜里雁也见不得它这样折腾自己徒弟,管它是魔还是什么东西,在自己面前就得老老实实缩着。

  莲瓣遮蔽了傅青芽与它的赌约,使其再无法时时刻刻监控她的一举一动,姜里雁也大概猜到了她与那东西立下的赌约内容。

  真是有够恶趣味,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必须要笑着?

  这是人干事?

  姜里雁搁上古蛮荒时期都没这么欺负过那些家伙,它算什么东西。

  傅青芽抬起头看着姜里雁,在那双眼眸当中,她看到了温暖的鼓励,积压已久的情绪瞬间爆发,对姜里雁的陌生和不敢靠近消失不见,她突然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不该背负着这么多的压力与痛苦,好好修炼,记住今日的一切,往后亲自报仇。”姜里雁温柔地说道。

  “嗝……是,师父。”傅青芽把眼泪擦干净,哭得一直打嗝不断。

  姜里雁牵着她的手走到姜乌面前,笑眯眯道:“来打个招呼吧,姜乌,这是师父给你收的师妹,这是你师兄姜乌。”

  傅青芽有颗剔透琉璃心,对他人的善恶感知尤为清楚,看到姜乌的时候还有些怯懦不太敢接近,在她眼里姜乌并非表面看上去那样腼腆清隽,而是像座压抑着爆发的火山一样。

  姜乌点头露出笑意,说道:“听师父的话,好好修炼,才不会有人敢欺负你。”

  傅青芽老老实实点头:“是,师兄。”

  “我先传你清虚诀,修炼到筑基入道后,再传你其他功法。”姜里雁递给她一枚莲子与清虚诀,幽州之内灵气几乎没有,全是阴气,所以傅青芽只能先靠莲子内积蕴的灵力修炼。

  这倒是对她打基础好处不少,毕竟寻常修士在修炼时所吸纳的灵气并没有这么纯粹,往往吸纳的灵气炼化以后只留十之七八。

  傅青芽郑重其事地接过东西,她以前从未接触过修行,有些不知所措。

  村子之所以能在幽州这样的地方存活,是因为他们都有捉鬼的手段,但没有真正修炼实力,也只能捉拿一些低阶神智未开的鬼物,与鬼修做交换。

  姜里雁见状,就让姜乌去教她如何修炼,毕竟往后玄山是要交给这些徒弟们的,先让姜乌这个做大师兄的培养下带孩子的能力。

  小青芽不愧体质特殊,她筑基入道的速度远比姜乌更快,剔透琉璃心让她能够更专注地进入顿悟状态,所以哪怕没有血脉之力加持,她也很快地迈入修炼一途。

  尽管在姜里雁看来,他们两人实力都弱得犹如蝼蚁,但毕竟是自己的徒弟,所以每当两人修炼有所进展的时候,她都露出恰到好处的惊喜笑容。

  哄孩子开心,就是这么简单轻松。

  姜里雁自己也没想过来到这活人寸步难行的幽州,也能收到合适的徒弟,原本的三鬼一龟队伍又多出只小小的飘灵。

  “师父,我终于聚气了!”

  就在瞧见冢城朦胧影子时,傅青芽忽然惊喜地低声与姜里雁说道,筑基入道过程中,一旦能够聚气便意味着将要踏入炼气返虚的阶段。

  也到了正式修炼功法的时候。

  姜里雁沉吟道:“我们先进冢城办正事,离开后师父再传你功法吧。”

  傅青芽自然没有异议,她仍然沉浸在灵脉里盘桓的浅色气旋中,感觉神妙无比,点头道:“嗯!”

  冢城并无什么东西把守城门,毕竟这城中坐镇两位鬼王,其麾下又有无数魂修,要知道当初可是满城的人,如今城中恐怕有十来万的魂修游荡。

  “花藏在什么位置?”姜里雁低头问身旁的荼兔。

  荼兔眨眨眼睛,指着城中最高的那座墓碑道:“就开在那墓碑的坟头,不过这块墓碑四周有好几道强大气息拱卫,恐怕难以靠近。”

  “这花不是我要找的那朵,但既然来都来了,也不好空手而归,走吧。”

  姜里雁根本没把他那句难以靠近放在心上,一进城她就知道灭世黑莲不在此处,不是自吹,由她蕴养而生的四朵花崽放出来都是属于抢破头级别的。

  灭世黑莲若是在这,整个冢城都不会是这样死寂一片的情况,没有人和鬼能够抵御手握黑莲以后,那种强大邪恶的能力灌注己身所带来的欲望膨胀。

  不过要是空着手就走,也不是姜里雁的性格。

  姜里雁领着他们飘荡靠近最大的墓碑,刻意遮掩下,一路上饶是不少让荼兔为之心惊胆战的那些气息依旧平和,根本没有发现他们。

  直到站在墓碑底下,荼兔才彻底松了口气。

  姜乌一眼瞧见了他所说的花,皱了皱眉,在看见这朵紫黑色花朵的瞬间,他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血脉带来的妖性,差点就控制不住心头躁郁。

  背脊后妖纹金红交错,炙热发烫,就像是高悬的太阳一样。

  “师父……”姜乌厌恶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下意识看向姜里雁,想要出手把花给毁了。

  姜里雁顺手摸了摸他头顶,安抚姜乌躁动血脉之力,说道:“这不是花,是条狡猾的蛇妖,倒是有些小聪明,竟然借助鬼王坟冢藏匿自己。”

  姜乌随着师父的摸摸毛,血脉沸腾之像终于安定下来,他运转起六字剑诀,顿时心里头只剩下一道剑意,什么浮躁暴虐的念头全然消失。

  “什么,蛇妖!?”荼兔大惊失色,他这双眼还从未出现过失误,难道第一次在大人面前表现就要丢脸?

  姜里雁点点头,说道:“那朵花不过是一道纹路而已,姜乌,这个经验大礼包就交给你了。”

  能让徒弟出手顺带增加阅历,姜里雁自然不会抢着出手。

  荼兔却惊了,有些急的挠挠耳朵道:“少主不过炼气上三阶的修为,怎么打得过这蛇妖,连我都被蛊惑,大人您这……”

  “金乌天生克制这蛇妖,加上他还修行剑诀,我相信他可以。”姜里雁随手变出一张椅子坐下,好整以暇地说道:“何况一直小打小闹怎么能有所进展,生死关头才能领悟更多东西。”

  荼兔张张嘴,一想确实也是这个道理,这毕竟是修炼,又不是孩童之间过家家的玩乐。

  纵使有仙盟约束强大修士,但在仙盟看不见的地方,或是他们约束不了的势力。

  技不如人就意味着身死道消,荼兔闻言不禁感慨自己着相了,大人如此在意自己的徒弟,又怎么会轻易让他们置身险境呢,说到底还是用心良苦啊。

  傅青芽心思通透,自然也想清楚这其中用意,顿时觉得自家师父好得不行,与她见过的那些高高在上的修行者截然不同,也下定决心要好好修炼,不辜负姜里雁的善心好意。

  姜里雁摸出一串葡萄,感慨地看着姜乌靠近那朵花,难怪那些修士喜欢收徒弟,有事情就让徒弟上,让徒弟去打怪,自己老神在在地待在这里休息。

  舒坦呀。

  她扭头看了眼荼兔和傅青芽,嚼着葡萄的动作停住。

  这一人一兔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他们这是又脑补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吗?

  姜里雁默默转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