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21、第二十一章 历练
  姜乌见多了生死,能从妖族那样生死更为常见和残酷的地方逃出,来到人族城池,本就可以窥得他的本事。

  何况如今还有修为在身,即使不知道妖冶玄花底下的蛇是什么修为,姜乌依旧无所畏惧,是因为相信姜里雁不会对他的生死坐视不管。

  也是相信自己的实力,如果不能斩下这只蛇妖,姜乌觉得自己也愧对了师父一直以来对他的好。

  就在姜乌再往前走了一步的时候,玄花忽然晃了晃,好像是被风吹了一下。

  变动只不过在瞬间,一只通体漆黑的小蛇头顶玄花拔地而起,直接长大蛇口咬向姜乌。

  冢城里阴气浓厚程度远比其他地方更甚,尤其是这里,其中阴毒积淤而被这条黑蛇吸收,它本就是靠着剧毒横行的妖兽,在这更是如鱼得水。

  张开的獠牙甚至不断滴落毒液,落在地上,冰冷的地面也被灼烧出一个又一个孔洞。

  姜乌目光微厉,拉开了与毒蛇之间的距离,黑剑随着主人心念飞出落入他手中。

  没有惊天动地的场面。

  他只不过挥出一道剑气,这剑气更像是金乌赤炎所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斩断蛇头,灼热甚至瞬间烤焦了蛇头与身体的截面,发出滋滋作响的烤肉声。

  “少主好剑法!这剑气与血脉相结合,果然威力大增啊。”荼兔迅速送上马屁。

  姜里雁也赞许地点点头:“有那么点意思了,天地生死星月,你悟的是后四字剑诀,贪狼星辰之力与金乌赤炎结合,看来这段时间没少琢磨?”

  “日日感悟剑前辈留下的剑意,偶然有的想法。”姜乌使出这一招其实消耗不小,也是希望能让师父满意,见她露出笑脸,姜乌自己也跟着腼腆的笑了起来。

  傅青芽已被刚才姜乌随意挥出一道剑气,就将这可怖妖兽斩杀的场面震住。

  幽州除了孤魂野鬼,就只有来去无影踪的魂修与鬼修了。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修士出手。

  想到村民们正因为自己而死,傅青芽想要变强的念头也就越来越盛,她感激姜里雁收自己为徒,也下定决心,只有变得更强大,以后才不会让这悲剧重新上演。

  而她也不会再做那个无能的自己,躲在地窖里,绝望地看着一张张熟稔的面孔渐渐灰败。

  “好了,去把你的战利品收拾一下,花直接烧了吧,留着是个祸害。”姜里雁说罢,转身看向自己身后,笑眯眯道:“两位偷看了这么久,该出来露面打个招呼了吧?”

  不知什么时候,在他们来时路上站着两人,男的温文尔雅,女的宛若病西施,站在一起倒是男才女貌很般配。

  只可惜这么般配的两个人,无声无息出现在这里,灰蒙蒙的四周还不时有呜咽低声哭嚎的诡异声响。

  再正常的画面,明眼人也看出来很不正常。

  “阁下闯入冢城,就是为了难为一只小小毒蛇吗?”徐凌云面无表情的问道。

  姜里雁摇摇头:“难为?这蛇吃了多少死人肉,真让它蜕变成妖族,放出去恐怕要造不少杀孽,我这是在替天行道为你解除麻烦。”

  徐凌云可以说从未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杀了他苦心培养的蛊蛇不说,这话怎么听着好像还要他感恩戴德?

  “咳咳……总该有个说法呢。”李娇恩柔柔弱弱地抬眼看了看他们,苍白的脸露出些笑容:“不如,请几位赴死吧。”

  话音刚落,阴沉沉的冢城骤然变得犹如炼狱,万千鬼物张牙舞爪地朝他们涌来,其实力从最低微的鬼兵乃至鬼君都有。

  姜乌面色沉稳护住了小师妹,一旁荼兔被这阵仗吓得忍不住抖,但始终相信姜里雁能够处理,便强撑着高举武器随时出招。

  姜里雁也是没想到这柔弱的女鬼王,反而脾气最暴躁,上来就开大。

  她往前踏了一步。

  空气骤然变得灵气充裕且湿润,吸一口都似乎纳入最精纯的灵气入体,甚至不需要炼化。

  遮天蔽日的莲叶轻轻摆动,清澈池水荡漾起涟漪。

  姜里雁看向两个因场景突然切换而惊疑不定的鬼王,笑着问道:“现在应该可以好好谈谈了吧?”

  徐凌云皱眉,他发觉这里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正在压制着他。

  天地间流动着各种各样的气,不同的称呼用来区分不同的能量,气彼此之间其实没有绝对的克制,何况他已是鬼王修为,全然不受这些影响。

  但徐凌云清楚,这世上自然还有一种气克制所有的气,准确来说,这个字应该写作炁。

  但混沌真炁也不过是传说中的物事,徐凌云从未见过,他不信姜里雁掌握了混沌真炁。

  所以他也没有将主动权让给她,代替言语回答的是上百只陡然出现的鬼爪,杀气凛然地突袭姜里雁。

  却被她轻轻一弹,便纷纷溃散。

  “就一定要打服了才能好好说话吗?”姜里雁叹口气,说实话待在封印里这么多年,早把她性子养得安静了很多。

  以前横行霸道那会儿,向来都是靠着混沌真炁压制,上去就是靠着肉身强度硬揍。

  别人斗法那叫一个天昏地暗,千百种奇异的手段展现出来,场面精彩万分。

  姜里雁打架,先用混沌真炁制住对方,再追着一顿胖揍,打得对方嗷嗷叫。

  徐凌云和李娇恩自然不会被她这副姿态和话吓唬到,两个魂修相伴多年,早已默契十足地出手,然而没等祭出自己的妖鬼协助,就发觉自己居然使不出任何手段。

  混沌真炁早已将这两只鬼捆住,姜里雁迈了一步,便出现在他们面前。

  没等对方开口,姜里雁先是友好的笑了笑。

  然后一拳直接挥上去。

  按理说以他们的修为,纵使是体修出手也难以撼动他们的肉身,何况体会过死亡,区区疼痛又能奈何?

  偏偏姜里雁每一次都仿佛打在他们魂魄最深处,那种痛楚几乎无法忍耐。

  李娇恩瞪大了眼,赶在姜里雁下一拳挥过来前大声喊道:“前辈,刚才是我夫妻二人不识相,还请前辈手下留情!”

  再打,再打可就要出鬼命了啊!

  谁架得住这种路数,控住就是一套输出。

  徐凌云眼神明暗不定,他的骄傲自然不允许自己低头,但很明显姜里雁打他们跟玩儿似的,既然妻子也这么开口,他也只能咬了咬牙说道:“先前对您多有得罪,是我有眼无珠……”

  “诶,认错态度挺好嘛。”姜里雁有点意犹未尽的揉揉手,也不怕他们会突然反扑,直接收回混沌真炁,笑容和煦地说道:“早点有这样的态度,我也不用动手是不是?”

  “我向来性情温和,不喜出手。”

  徐凌云闻言差点没吐血,还好李娇恩手快扶住他,然后勉强对着姜里雁笑了笑道:“多谢前辈深明大义。”

  既然已经知道了双方实力悬殊,两位鬼王显然清楚自己该是什么态度。

  “方才听前辈似乎有事要说,不知道是何事?”李娇恩率先询问道。

  姜里雁知道他们心底肯定不是表面上展露的态度。

  但对她来说,这都不重要。

  鬼物本来就是集所有不好负面的东西于一体,魂修说白了,本就是因死前一口怨气不散才会成形,掌握了强大力量以后,又怎么可能会心地善良。

  能够成长到今天这个程度,眼前两个鬼王手里沾过的血恐怕能染红一片海。

  不过姜里雁觉得有没有异心,是否心悦诚服都和她没关系,不老实的话,再打一顿就好了。

  “是这样,我收的徒弟呢刚修行没多久,挺欠缺实战经验,出去以后约束一下你们手底下的鬼兵鬼将。”在两个鬼王懵圈的目光下,姜里雁笑道:“既要他们正儿八经的打,但又不能让我徒弟死掉,最好是将常用的套路挨个用在他们身上,能理解吗?”

  徐凌云嘴唇微颤,迟疑道:“您的意思是……”

  李娇恩沉默很久还是接了他的话:“让我们手底下的魂修做前辈高徒的练手?”

  “差不多吧,也没太多约束,受伤可以,弄死不行。”姜里雁倒也不怕有人能当着自己面杀了姜乌他们,只不过是想把难度先控制在困难而非地狱。

  毕竟傅青芽也才刚刚筑基入道,几乎算不上是战斗力,主要磨砺的还是姜乌,他本就越战越勇,这次如果磨炼一番肯定进步不少。

  这也是姜里雁刚刚看到数不清的厉鬼扑过来时才有的想法。

  她要给自己徒弟们安排个副本,眼下天时地利鬼和都就位,只等这边谈妥。

  “我这也是做师父的操心了些啊,不知道两位能否体谅下我的良苦用心呢?”姜里雁感慨道。

  徐凌云、李娇恩:“……”

  拿我们的手下去给你徒弟当陪练,你说能不能体谅!?

  但实力不如人,他们还真没法儿说出拒绝的话。

  何况眼下所困位置很明显是一处秘境,与外界相隔,姜里雁能够掌握且随身携带秘境,实力已然不是他们可以使伎俩的层次。

  “……我们自然是能够体谅前辈这番,苦心!”徐凌云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

  姜里雁满意地点点头。

  下一刻他们再度回到刚才的场景。

  徐凌云反应也很快,在猛鬼大军骤然压向姜里雁一行人的时候,飞速吩咐命令。

  魂修们上位者的压制远比妖族更森严,猛鬼大军没有任何迟疑,鬼君修为的魂修立即隐匿身形离开,留下最高修为不过相当人族虚灵将将凝丹的鬼将。

  其他魂修大多则是低一些的鬼兵,相当于炼气期的修士。

  但这么多数量的魂修,就算姜乌能够以一敌百,也很难有胜算。

  姜里雁却默默飘了起来,朝着底下两人一兔一龟喊道:“加油!”

  荼兔结巴道:“大、大人这是何意?”

  “师父……”傅青芽面对这样的场景,心里既有害怕,也有对魂修的仇恨,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

  唯有姜乌嘴角露出笑意,说道:“别怕,跟着师兄,这是师父在锻炼咱们呢。”

  傅青芽闻言乖巧点了点头,害怕的情绪也悄然散去不少。

  在他们身旁的荼兔抬起头看向姜乌,露出不可置信又受伤的眼神,难道这种时候不该对同为妖族的他也表达一下保护之情吗?

  “上!”姜乌骤然召出九道剑气,形成了一个圆不断旋转向着猛鬼大军飞去,一往无前的气势,迅速绞杀了不少魂修。

  姜里雁默默飘到了鬼王夫妻身边,欣慰地看着底下战况说道:“多谢两位提供这次机会,让我的徒弟们好有个历练机会。”

  徐凌云脸都绿了。

  一边李娇恩也是弱柳随风的模样,连咳了好几声。

  你徒弟倒是历练了,我们心里的痛跟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