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22、第二十二章 计都
  对于鬼王夫妻心里的痛,姜里雁知道但也不太在意,换作是她出手,对方可能连心痛的机会都没有,折损区区一些魂修算得了什么。

  借着这次机会,姜里雁也正好看看这段时间里姜乌的修炼进度,不得不说,他在原本命运线里能引起一堆修士和妖族联合绞杀,的确有这个实力。

  先天条件再好也需要有刻苦的意志,姜乌从未因为自己的血脉力量和上古剑诀而有一丝自傲。

  而是依靠着这些,自己也不停地琢磨。

  上古剑诀虽然只有六字,但每一个字符蕴含的力量浩瀚,姜乌能够这么快就将星字剑诀与自身血脉结合,对这样的情况姜里雁很满意。

  姜里雁不想看到自己的徒弟再经历那样充满绝望和憎恨的一切,也不想他本该有的能力会因此消弱。

  漫天阴沉里,剑气宛若一只只金乌飞舞,所到之处似乎连空气都被灼烧,而锐利剑意借着这股金乌赤炎更是威力大增。

  一时间竟让乌泱泱的魂修们近不了身。

  傅青芽在他身后也没呆呆站着,虽然姜里雁只传了基础功法给她,但傅青芽也尝试着以灵力挥击,打落一些企图潜行偷袭的魂修。

  徐凌云看着,也不由得在心中赞了下,他自然看得出来他们的修为高低,能够在这样环境下临危不乱,就已经是个本事。

  “好了,把你的手下都叫回去吧。”姜里雁看着底下姜乌又爆发了一次,这已经是他的极限,再继续打下去可能要伤到灵脉。

  李娇恩早就等着她这句话,连忙唤回底下打得热火朝天的魂修。

  徐凌云也说不清楚这会儿心底的感受,打又打不过,骂也不敢骂,只能僵硬地说道:“前辈若是此间事了,还是早些离去吧。”

  “是啊,咱们这儿阴气森然,对修士不大好,两位高徒方才历经大战,正需要找个灵气浓厚的地方好好感悟修炼呢。”李娇恩掩着嘴轻声说道。

  姜里雁挥手,徒弟们连带着荼兔就被她带了上来,一人喂了一颗莲子,精纯浓厚的灵力直接化开流入灵脉里,他们自然明白,立即坐下来进入修炼状态。

  “不急着走,来了就是客人,我就这么走了,以后传出去别人会说你们连待客之道都不知晓。”姜里雁一副为你们着想的模样。

  鬼王夫妻互相对视一眼,决定忍了。

  他们虽然不入人间胡作非为,甚至有时候还会配合仙盟以及其他宗门做一些事情,但那都是处于合作平等的位置。

  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还有。

  谁敢吐槽两只鬼王修为的厉鬼不会接人待物?

  来幽州接待你一个试试!

  默念着打不过打不过,徐凌云只好开口邀请他们去冢城的城主府,那是他们平日与人族见面的地方,也是森然冢城唯一最正常的地方。

  姜里雁一落座,随手摸出盒糕点吃了起来,趁着一口吞下的间隙问道:“主要也是想问个事情。”

  “前辈请讲。”徐凌云额角跳了跳。

  “玄山覆灭这事,与冢城有关吗?”姜里雁语气稀松平常,甚至略带笑意地问道:“倘若与你们无关,又和哪位鬼王有关联呢。”

  徐凌云和李娇恩神情纷纷一顿。

  “玄山……”徐凌云眼神探寻地问道:“我也曾听闻玄山遭邪魔攻袭,但确实与冢城没有丝毫干系,不知道前辈提起这事是?”

  姜里雁拿出牙符拍在桌上道:“在下不才,最近刚刚当了玄山宗主,重筑宗门凝聚人心最好的法子,不就是杀鸡儆猴吗,打算先拿参与者开刀。”

  徐凌云嘴角抽了抽,道:“这事真与冢城无关,我也不知……”

  “想好了再说。”姜里雁笑眯眯看着他:“我也不是非要好好在这问,麻烦徐鬼王先明确一点,你说出来可能会有麻烦,但是不说的话,可能就要和你的小娇妻做一对真正的亡命鸳鸯了哦。”

  徐凌云闭上嘴,一旁李娇恩不动声色瞥了他一眼,微微颔首。

  形势逼鬼,他们虽说被逼急了也会真正拼个你死我活,但既然姜里雁摆出二选一的题目,又让徐凌云他们有些犹豫,毕竟他们也不想面对那种局面。

  “计都鬼王。”徐凌云压低了声音说道。

  姜里雁点点头,拍掉手里的糕点残渣,说道:“传闻计都鬼王非人死后的鬼魂修行,但也无人知晓他的来历真身,擅蛊惑人心、传播疾病与瘟疫?”

  “是,但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在引起一方瘟疫后,吸取众人心底无助怨气,又将那些人治愈,收取信仰。”徐凌云提起计都的时候,脸色也不太好看。

  李娇恩掩着嘴咳了两声,说道:“他向来行事诡异难以捉摸,玄山覆灭的前些时候,计都部下消失了好几个,待到玄山覆灭之后,才又出现。”

  姜里雁托着下巴沉吟道:“是个喜欢自导自演的鬼?算了,我去看看吧。”

  一开始姜里雁就打算为玄山报这个仇,并非出于好心,而是为了铲除这些隐性的风险,这些东西盯上玄山,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当初听宁玄真叭叭叭玄山覆灭全过程的时候,她就记下了一些细节问题,邪魔不好抓,可魂修都是有大本营的。

  姜里雁起身,指着还在沉心修炼的两个徒弟道:“我两个弟子就先放你们这儿,帮我照看一下。”

  鬼王夫妻也立即跟着站起来,徐凌云皱眉惊诧道:“前辈这是?”

  “别装了,不是杀了你好些魂修吗,趁现在安排好抢占计都的地盘吧,也算是安慰下你俩受伤的心。”姜里雁不打算和他们啰嗦太多。

  让荼兔也多注意下姜乌他们,姜里雁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她便出现在一片望不到边际的坟地前。

  姜里雁想了想,还是继续扮成一只无害懵懂的鬼,往前飘。

  不过几米的距离,眼前场景顿时一变,一座正常到不行的城池出现在姜里雁眼前,而城中来往的行人,也都与常人无异。

  只有姜里雁这个舌头垂到脚的鬼物,突然出现,反而要不正常得多。

  “……”

  姜里雁也确实没想到计都治下的鬼城是这么个玩意儿,还搞角色扮演,满城吃人不吐骨头的厉鬼,全都反过来伪装成活人。

  要不是她眼中能看到另一幅截然不同的场景,都要受到蒙蔽,以为自己闯入的是个人族城池。

  不过说起来,这些魂修还真是对于人族的生活有种莫名执念。

  姜里雁一脸淡定地顶着众多目光,恢复自己本来模样,很平静地走进城里。

  那些活人皮囊下可怖吓人的魂修们这才作罢,继续按照他们鬼王的要求,活得像个人样。

  姜里雁还没走多久,忽然就从她来时城门推过来两个关着囚犯的车,像是游街示众一样在青石板路上经过。

  “这好像是两个货真价实的修士,还是剑修?”

  姜里雁眨眨眼,毕竟是他乡遇故知,虽然自己和他们素不相识,但都是善良阵营的一员,所以她决定跟着这两个被押送的剑修,看看最后他们会被送去哪里。

  说不定就是拿去孝敬计都的,毕竟对于魂修来说,实力强大的任何活物都是炼化为自己麾下一员的好苗子,炼化前还能吸食对方阳气,简直一举多得。

  姜里雁还注意到,在这两个剑修被推着经过一些‘人’的时候,总有一两个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垂涎都快打湿自己衣襟了。

  然后下一秒他们就原地碎成了齑粉,那是活人皮囊被碾碎了,至于皮囊里的鬼物,自然也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桀桀……”

  空中隐约飘来一声经典怪笑。

  姜里雁撇撇嘴,默默跟着囚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