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23、第二十三章 打成渣渣
  这个计都鬼王还真是花里胡哨的东西弄一堆,姜里雁隐匿身形跟着囚车一路到了个所谓牢房,竟还有狱卒看管。

  只不过活人皮囊下,是蠢蠢欲动的厉鬼,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对修士血肉的渴望,将他们关进牢里。

  姜里雁想了想,决定先不去找鬼王,穿过炼制的铁栏走到两个剑修身旁,蹲下身子掬来一捧清水直接浇到他们脸上。

  “喂,醒醒。”

  楚然率先醒来,他修为不高,在碰到魂修的时候反而被打昏得最快,倒是师兄还战到最后无力的一刻,因此也伤得最重。

  清水虽然冷得叫人一激灵,但其中蕴含的灵力也飞速渗入体内,直接被灵脉接纳吸收,甚至无需运功炼化。

  让楚然能够很快重新恢复行动能力,至于魂修打在他们身上的阴冷烙印,不知怎的也消失不见了。

  “您是……”楚然有些懵圈,看着姜里雁干净清爽的模样出现在这,比起他俩狼狈不堪的样子,对方更像是来这里散步一样。

  姜里雁对剑修还是比较有好感的,在她认知里,这是一群心中唯有剑的可爱人儿,虽然执拗,但也特别有意思。

  “正巧路过看到你们两个被抓了,打算顺手救你们走。”姜里雁目的很简单。

  楚然却不得不想更多,毕竟身处魂修地界,由不得他不多想。

  虽然如今天元界各族之间都没有什么绝对的生死敌视,但魂修本来就性格偏激,毕竟临死前都憋了口怨气,因此他们行事总是善恶不定。

  前些时日玄山覆灭,就有隐约传闻鬼族也参与其中,只是不知为何这些流言被莫名压了下来。

  楚然担心这会不会是鬼族的诡计,佯装成修士博取他们师兄弟的信任,再借此潜入剑宗……

  一瞬间楚然脑补了不少惊心动魄的场面。

  姜里雁无语地看着他双目失去焦距,也不知道脑补着什么,干脆拍拍旁边的剑修唤醒他。

  宋轻云眉头紧皱,先前魂修对他神魂攻击居多,导致现在脑袋总像是有数百根针在扎一样疼,晃了晃头,才看清楚自己眼前场景。

  师弟楚然整愣神不知道在想什么,还有一名女子,正盯着自己。

  “师兄,你终于醒了!”楚然回神,松了一口气,他很少下山实在是没有处理这些事情的能力。

  宋轻云咳了两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感觉到体内多出一股精纯灵力,只需稍微引动,就直接被纳为己用。

  有了这股灵力滋养,宋轻云脸色才好了不少。

  楚然就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不忘传音提示师兄小心姜里雁是否有诈。

  宋轻云却不像他一样想的这么多,要知道天底下最克制鬼族的也就是剑修了,何况宗内还有神剑老祖宗坐镇,没有哪个鬼族会这么不长眼,算计剑宗。

  何况对方一身正气,双目清然,这点宋轻云还是分得出的。

  “多谢前辈您出手相助,可惜我与师弟实力不足,在这鬼城之内恐怕会是前辈累赘。”宋轻云没有为了活命就一个劲讨好,让姜里雁陷入两难之间。

  姜里雁无所谓道:“顺手的事情为什么不做,何况我这趟来是为了解决计都的,到时候恐怕这鬼城要出乱子,你们两个昏迷不醒待在这里,估计马上就被看守的魂修吃掉了。”

  “……别说笑了,鬼王哪有那么好动,不如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楚然倒不是对她不敬,只是单纯的不相信而已。

  在别人的主场说要拿下实力最高的鬼王,这话怎么听都不靠谱。

  若是能这么简单,人族也不会容忍鬼族存在,并态度时常暧昧的与对方偶尔还会有所合作。

  姜里雁也没觉得不高兴,只不过待会儿带这两人回去的时候,要记着让他吹吹冷冽阴风清醒清醒。

  “闭嘴。”宋轻云低声呵斥师弟一句,随后略带歉意看向姜里雁道:“并非不信前辈您说的话,只是这计都鬼王确实狡猾,原本我们二人也没想过要招惹到魂修,实在是运气不佳。”

  姜里雁点了点头,道:“行了,你们现在这里休息打坐恢复状态,没让你们出手,我去去就回。”

  “前……”宋轻云眼睛微微瞪大,有些愕然,刚喊出一个字姜里雁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牢房。

  楚然也是一脸懵圈:“师兄,这位前辈难不成是让我惹生气,直接走了不回来?”

  宋轻云叹了一声,说道:“往后少说话,哪怕前辈说的话你再如何想,也不该在她救了你以后否定她,至少人家救了我们。”

  “我也是没控制住说出来的。”楚然也有点后悔。

  “先恢复好状态,再想想出去的办法。”宋轻云也不打算说太多,他们身为剑修,很多事情都是要靠自己去悟的。

  然而没等他们打坐,忽然就听到外头传来几声巨响与怒吼,还有个熟悉的笑声。

  宋轻云与楚然对视一眼,清楚看到双方眼中的不敢置信。

  难道那位前辈刚刚说的话没一句是假?

  楚然额角滑落一滴汗,咕咚吞咽了下口水道:“师兄,这……”

  “别这啊那的了,走吧。”姜里雁再出现的时候,心情不算太好,她没想到一颗星辰竟然都发展出自己的意识。

  臭名昭著的计都鬼王竟然只不过是计都星的一道投影,竟选择了以魂修的身份混迹天元界。

  宋轻云愣了愣:“是离开这里吗?”

  姜里雁原本想点头,但心念微动,她感知中刚才被自己捏爆的计都鬼王,随着一股莫名的力量,又再度出现在了鬼城之中。

  “离开前还得做点什么,算了,跟我来吧。”姜里雁直接一手一个提起来,带着他们直接来到了计都的老巢。

  这里与寻常王朝的帝王寝宫没什么不同,唯一区别在于整座宫殿都是由森然白骨堆砌,再涂上金粉朱漆。

  计都阴沉着脸正在思考对策,转眼就看到刚才突然出现二话不说上来就把它头打飞的女人,这会儿又是突然出现,还丢下两个人族修士。

  “你……”计都嗓音有些沙哑,眼神微凛,想要问清楚姜里雁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既然对方实力不俗,计都也愿意和她好好谈谈,世间一切纠纷争端说到底总能以利益解决,它来天元界有自己的目的,倘若被姜里雁这样强大的修士盯上,虽不至于计划中断,但也会有很多麻烦。

  谁知道刚开口,计都就看到一个白净的拳头朝自己面门挥来,几乎是一瞬间,他眼前一黑,然后就失去了所有意识。

  一道灰蒙蒙的星光从软塌塌倒下的计都体内向上飞去,姜里雁冷冷的笑了下,刚才没防备让这货跑了,现在当她的面还想跑?

  姜里雁伸手虚虚一抓,那道仿佛光晕一般的灰蒙懵了片刻,旋即疯狂挣扎。

  最后直接被姜里雁用力握住,捏爆了。

  磅礴惊人的能量立即炸开,气浪直接冲散了整座宫殿,甚至向外席卷摧毁所有,唯有姜里雁巍然不动,以及被她有意护住的两个剑修。

  姜里雁抬起头看向阴沉苍穹,平日清晰可见的星辰都被阴气所遮蔽,但很快,有一颗星辰突然出现在天际闪了闪。

  一道星辰之力再度落下,计都再次出现在了姜里雁面前。

  这种不死的表现,的确可以震慑住许多人。

  计都心想,也许现在就能好好谈谈了吧,他贯来擅长揣摩利用别人内心,想到这,便神秘地笑了笑道:“我……”

  轰!

  巨响骤然,鬼城已经成了废墟,低阶魂修根本来不及闪躲这爆炸的威力,一幅幅皮囊仿佛被重物碾成了烂泥,原本寄居在里面的鬼物,比皮囊的下场还惨,直接被打散。

  宋轻云和楚然一开始不断被震惊,直到后来几次计都再次出现,再次被打爆。

  如此反复,他们已经麻木。

  计都星不能接受自己被区区天元修士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击杀,哪怕只不过是它的一道投影。

  杀心刚起,在浩瀚星空中引发一阵无声风暴。

  但很快计都星蓄势就发的杀招渐渐平息,它心有余悸地观望着天元界。

  “那道意志的警告……怎么可能!?”计都星既是恨自己百年布局毁于一旦,又惊惧姜里雁到底是什么来头,还是说只不过是自己的行为触及天元意志的底线?

  姜里雁等了好一会儿,知道计都星暂时不会再搞这些小动作以后,才拍拍手道:“好了,打完收工!”

  “是,前辈辛苦了。”宋轻云、楚然老实道。

  其中楚然还忍不住擦了擦汗,想不到看着温温柔柔、和蔼可亲的前辈,打起架来这么简单粗暴。

  他清楚计都的实力不会有假,否则也不会每次被打爆,逸散的能量次次都能引起巨大爆炸。

  正因为如此,楚然才不止一次后悔与庆幸。

  还好前辈脾气好,当初听他那样说话也没冲他脑门来一拳。

  与此同时,天元界各处。

  无论是深渊、山峰、密林、道观亦或是什么地方。

  他或是它们,齐齐将目光穿过了数不清的障碍,落在了幽州鬼城中。

  视线十分一致的抬起看向天际,又落下看向鬼城。

  脑海中也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个想法。

  “这计都难不成是有什么难以直言的爱好么?”

  但片刻又很是心惊,到底是谁,能将他一次又一次的杀死,要知道天元界其实早就有人打算斩杀计都,毕竟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到很多人的底线。

  可是费尽心思联手将其斩杀后,遥远天际很快便会落下一道诡异光亮。

  刚刚被他们斩杀的计都,再度安然无恙甚至实力一点没折损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一个杀不死的怪物。

  于是众修士很默契地把对计都的底线都往下再降一降,何况他行事虽然让人不喜,却也只是在幽州附近活动,对大部分势力而言不算什么。

  没想到今日竟有人屡次斩杀计都,那人到底是怎样强大,才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一时间飞往各处的密信犹如雪花般多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