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24、第二十四章 选功法
  各势力最终一致决定派出各自的人前往幽州,探查清楚到底是哪位狠人,打得计都甚至不敢再次复生。

  天元界虽大,各方势力不同族群错综复杂,但真正实力跨过一个坎的强大存在,彼此之间都心里有数。

  不少人想要铲除计都,却始终无人能够做到。

  今日这人未必是彻底杀死计都,但能让计都做出这样反应就已经能够证明很多东西。

  他们不希望天元有这样强大的存在,而他们却一无所知。

  姜里雁没有贸然循着投影降临的路线追溯,但下一次倘若计都星还敢把爪子伸进来,她照样打断。

  “好了,勉强算是解决一部分问题,你们先随我去一趟冢城吧,之后离了幽州再该干嘛干嘛去。”

  宋轻云这会儿时间也将自己的心境稳住,正色道:“谢前辈您仗义出手。”

  楚然在他身后猛点头。

  这两人不过是顺便救的,姜里雁没打算和他们说太多,直接一手一个提着飞回冢城。

  先前鬼城里的情况,姜乌他们自然无法知晓。

  徐凌云夫妻身为鬼王自然不同,也因此不止一次的暗自庆幸还好刚刚他们脖子没那么硬。

  想想那时若是心里有些诡计,恐怕在姜里雁一次又一次斩杀计都之前,他们夫妻俩要先上路吧。

  三人落地,还没等徐凌云一改先前别扭态度笑着迎上来说话,宋轻云腰间别着的一柄玉剑忽然哔哔地响了起来,还闪烁着各种颜色的亮光。

  姜里雁好奇挑眉。

  一众人视线也不约而同齐聚宋轻云腰间。

  楚然挠挠头:“师兄,这不是用来寻天生剑胎的么,好好的怎么响起来了?”

  宋轻云提了一口气差点没憋死,回头瞥他眼,面对姜里雁探寻的视线,他无奈地笑笑只能客客气气解释道:“此次我与楚师弟是奉师门之命,前来寻一位与我剑宗有缘的弟子。”

  说完这些话,宋轻云心里也是波涛汹涌。

  谁能想到世事这般奇妙,天生剑胎居然就在眼前,可先前姜乌上来就喊师父的行为,让宋轻云一点侥幸都没了。

  他们神剑老祖宗看上的人,居然是这位超凶前辈的弟子。

  宋轻云没想到本以为很好处理的一件任务,竟会有这样神奇的发展。

  姜里雁表情平静地点点头:“哦,然后呢。”

  “许是它坏了……”宋轻云犹豫了一会儿,不论是形势逼人还是姜里雁刚刚救过他们,于公于私他也不该再提这件事。

  具体情况可以事后禀报宗门,烦恼的事情就交由掌门与长老他们去烦好了,反正该掉的头发也不该让年轻弟子来掉不是?

  但要是没眼力见地继续说下去,宋轻云咽了下口水,他真的不想经历被姜里雁一拳头打飞这种的体验。

  徐凌云轻咳了几声,随后说道:“不愧是您,竟真的将计都这祸害解决,倒是为我幽州去了一大祸害。”

  总的来说魂修也并非坏到极点,毕竟不是邪魔那般只有纯粹的恶,像计都的一些行事作为,无论换作人族亦或妖族,都容易被找个名头群起攻之。

  也就是它根本打不死,否则岂会留这么个祸害嚣张到今天。

  姜里雁摆摆手道:“说这种客套话就没必要了,算算时间在这儿也待了有段时间,我们该走了。”

  徐凌云和李娇恩双眼齐齐微亮,反应过来以后迅速收敛,做出有些不舍却又不得不割舍的神情,叹道:“修行便是如此,无论何时终须一别。”

  “……”姜里雁看他俩这副做作的样子,真的有点手痒了。

  不论如何,姜里雁这趟来幽州目的也算达成,虽说酆都还有不少地方没去过,但对于封印里待了成千上万年的她而言,还是热热闹闹的人族地域更让她喜欢。

  鬼王夫妻为了表示诚意,还特地送了姜乌和傅青芽一些礼物,大多是些辟邪的灵器。

  毕竟身为魂修,对他们动手的修士也不在少数,从战利品挑一些自己用不上的玩意儿送出去,鬼王夫妻一点也不心疼。

  走到幽州与青都接壤边际,一行人也是默默松了口气。

  在场的人和妖都很不喜欢阴气浓厚的幽州,这种充斥着死气阴沉的地方,也就只有那些鬼族搞得出来。

  宋轻云停下脚步,朝姜里雁客气行礼道:“我与楚师弟也该回剑宗了,多亏了前辈救下我们二人,前辈恩情,轻云定然永世不忘。”

  剑修一般重诺,很少会有偷奸耍滑之辈,他这么说倒是让姜里雁也高看几分,笑道:“行了,早些回去吧。”

  “多谢前辈!”

  “师父,接下来我们要去哪儿。”姜乌问道。

  姜里雁掏出十六州志翻了翻,细细琢磨,最终目的地自然是玄山,但姜里雁还想玩一会儿,反正也不碍事。

  “玄山也在青都,我们可以从这儿,再从这里一路玩过去。”姜里雁指了一条路线。

  路线途径一座王朝,以及三大宗门之一的天墟,还有绵连不绝的万千大山,而玄山正是在万千大山当中。

  荼兔跟着认真点头道:“多熟悉打听一下人族近来动态也好。”

  在他心里,姜里雁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虽说人与妖族之间多有来往,甚至一些宗门里也有强大的妖族被收为门人,但很显然自家大人并不是那一种啊!

  这一看就知道大人肯定是要做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反攻人族,收复曾经妖族的领地,将十六州据为己有。

  这些东西怎么想怎么刺激,荼兔摩拳擦掌,全然忽略了姜里雁身边也就只有一个刚筑基的萌新徒弟,一只潜力非凡但如今也才初露头角的半妖徒弟,一只整日缩着的玄龟,以及他这只兔妖。

  正当他们要启程时,姜里雁忽然停下了脚步,抬眼望向前方。

  暗幕正要遮蔽周围的瞬间,姜里雁摸出一片浅白色莲瓣直接向前丢去,柔软花瓣很快就被黑色吞没,之后便是这侵蚀白昼的暗幕里传来一声闷哼。

  “我说了,别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姜里雁略翘了翘嘴角:“再有下次,抹的就是你的脖子。”

  话音落地,暗幕立即消失不见,原本被其笼罩的四个鬼修也在阳光底下显露身形,他们不太适应这种环境下暴露自己,都有些不太自在。

  为首的鬼修脸侧有道细细伤痕,他似乎在控制灵力修复这道伤痕,然而有股力量却阻拦住他,伤痕两边滋滋作响,疼得他不得不率先开口。

  “见过姜宗主,我等有要事告知您。”

  作为仙盟驻扎酆都的修士,再心高气傲也分得出场合与对象,他自知姜里雁不好招惹,原本阴恻恻的表情收敛,一张僵硬苍白的脸微垂。

  身后其他三人无论怎么想,也跟着一起垂下脸。

  姜里雁这才作罢,收回那丝混沌真炁,问道:“我们要走了,有什么事赶紧说吧。”

  “监察使发现附近有处异常波动,发出召令,您身为玄山宗主,有义务前往查看相助。”他取出一个白玉卷轴,双手举起示意姜里雁取走。

  姜里雁皱眉:“不感兴趣,不想去。”

  鬼修们:“???”

  荼兔双眼放光,心想这才是咱们妖族强者的风采啊!

  傅青芽涉世未深,有点茫然和担心地看向师兄,姜乌嘴角噙笑,让她不必太担心。

  “这……监察使所发召令,是不可以拒绝的。”鬼修憋着气道:“何况能引起监察使大人注意并发出召令的波动,多半是有异宝出世,姜宗主去看看也无妨。”

  鬼修觉得好憋屈,好委屈,往日宣发监察使召令的时候,这些势力哪怕并非掌权者亲自前往,也定会派出一些能够代表自家势力脸面的修士前去。

  到了她面前,自己还得好言相劝,好憋屈,好委屈。

  “这样啊,行吧,那我就去看看。”姜里雁凌空摄走他手中卷轴,展开后,卷轴当即化作几只翩翩起飞的荧光蝴蝶,朝着左前方飞去。

  姜里雁招呼徒弟们和荼兔跟上。

  她其实也不是特别财迷,只是有点收集宝贝的小癖好,毕竟寿命一长,没点小爱好怎么度过这漫漫无聊长生路呢。

  姜里雁嫌弃他们速度太慢,万一抵达以后,异宝被分得连渣都不剩怎么办。

  索性取出朵莲花变大,直接变成飞行法器跟上蝴蝶。

  姜里雁微仰着头吃灵果,躺在柔软的莲花花瓣上,其他人没她这么随心所欲,老实找好地方盘坐。

  “对了,小青芽,我还没传你功法。”姜里雁思考着什么样的功法适合她。

  傅青芽身怀剔透琉璃心,这意味着她的悟性极佳,也基本隔绝了修炼时会有桎梏和心魔的可能,又是十分纯粹的水灵根。

  想了好一会儿,姜里雁还是不打算替徒弟做决定。

  正如姜乌即使身怀金乌大妖血脉,但最终成为了剑修一样,徒弟们想要成为什么样的自己,姜里雁就帮一把,而不是劝阻他们成为自己想要的那个样子。

  姜里雁打定主意,托着下巴道:“这样吧,修炼的功法由你自己抉择,你与功法相互挑选,跟着自己感觉走找到最合适的功法。”

  傅青芽对于这种未知的选择,更多是感到茫然,但她很快便坚定眼神点头道:“是,师父。”

  姜里雁轻抚她头发软和的头顶,下一刻两人便出现在莲池中。

  来到这灵气几乎化作实质的地方,傅青芽只觉得口鼻处都是湿润的水汽,但稍稍一抿,这些水汽都化作灵力流入体内。

  姜里雁挥了挥手,她囤得满满当当的小金库里飞出上百道光球。

  这些都是她行走荒古时积攒下来的宝贝。

  姜里雁也不是强盗,这上百样功法里有的是别人输给她的,有一部分是她捡的,觉得还不错就收着了,还有一部分是它们自知身死命运,不甘传承断绝,自愿交给姜里雁的。

  所以姜里雁把这上百样功法展现出来的时候,除了让徒弟挑选以外,还有别的意思。

  看!

  这里都是师父人缘好的体现,以及满满当当的欧气!

  傅青芽没有想到这一层,她抬头看向姜里雁问道:“师父,我现在就开始选了吗?”

  “选吧,记得凭着感觉选啊,还有左边从上往下第三行第二个别选,练了那功法你会浑身长毛的。”姜里雁轻轻吹了下,傅青芽脚底下清澈池水便托着她靠近这些光球。

  傅青芽目光掠过好几个光球,它们都随着目光不断闪烁,最终,傅青芽的视线定格在一颗乳白色的光球上,里面是只很漂亮的异兽,她眨眨眼,想要伸手去抓。

  但底下一颗彩色光球突然向上猛地一顶,傅青芽来不及反应,便抓住了这颗彩色的光球。

  “师父,这……”傅青芽有些不知所措,望向姜里雁。

  姜里雁挠挠头,怎么小青芽选的是这个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