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25、第二十五章 好坏
  “师父。”傅青芽双手握着光球,没第一时间学下这门功法。

  倒是光球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七彩的光轮流闪烁。

  姜里雁沉吟道:“或许这是你的机缘,如果你愿意的话就修炼它吧,不愿意再重新选一门好了。”

  傅青芽低头看了眼自己手里的光球,对方闪得更起劲了。

  “那就选它吧。”傅青芽相信师父不会坑自己,而且刚才她选择得也有些漫无目的,既然这枚七彩光球主动选择了她,或许真的像是师父所说的那样有缘呢。

  随着傅青芽内心想法变化,七彩光球顿时一瘪,化作流光飞入她额间。

  在流光消失以后,傅青芽手里也多出一枚骰子,有六个面,但都光洁如新,骰子似乎是某种兽牙制成,泛着古朴的光泽。

  姜里雁本来有点犹豫要不要让傅青芽修炼这门功法,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实际上这门功法也有它的独到之处。

  一般来说,基础功法是为了让修炼者能够感悟天地之间涌动的气,然后筑基入道。

  此后正式修炼的功法,则是在增强改善体质的同时,带来各种不一样的特别技能。

  这也是为何会有不少得了顶尖功法后,便一飞冲天的传说。

  这门功法倒不是姜里雁主动要来的,反而是琢磨出它的主人,亲自将功法与配套的武器交给她。

  天元界任何一个生命其实都有着气运多寡之分,比如说有人出门就被仙草糊一脸,有人明明守了上千年的灵物,最终却是为了他人做嫁衣。

  它这门功法独到之处在于可以操纵利用自身的气运,甚至能够剥夺他人气运。

  当初功法的主人看中姜里雁那遮天蔽日般的浑厚气运,步下缜密计划想要剥夺她的气运,却不知道姜里雁只不过是为了撑场面,给自己做的假气运而已。

  毕竟大家出门,谁的气运薄弱了点,总会是显得没什么面子。

  她身为混沌青莲,整个世界都是姜里雁看着生长的,谁有这个资格给她安排气运?

  不受法则约束有时候就显得太鹤立鸡群,所以姜里雁觉得好玩,就给自己整了个看起来很是唬人的气运。

  那人最后发现了真相,一下就心如死灰了。

  他自知凭自身气运根本抗不过天地意志,注定要亡,索性就把所有身外之物都送给姜里雁,也算是失败者给胜利者的战利品了。

  姜里雁虽然觉得他太悲观,但也没有怎么劝阻,白给的东西谁会往外推,却没想到今日被自己徒弟给选走了。

  “这门功法修行起来倒是没别的大问题,只不过有一点问题,就是在修炼的过程中,你会特别倒霉。”姜里雁想了想,补充道:“喝凉水都会塞牙的那一种。”

  傅青芽愣神,好半晌才反应过来道:“师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功法?”

  “……可能是喜欢自虐吧。”姜里雁也觉得这功法坑主人。

  初期修炼时,掠夺的是修炼者自身的气运,但在遇到危险时,曾经掠夺的气运就会一股脑外放出来。

  也就是说平时越倒霉,在危机关头便会越幸运。

  而到了中后期,这门功法便可以掠夺他人气运,让修炼者收为己用。

  姜里雁思考了一下,觉得掠夺他人气运这点不太好,她不打算培养一个人人喊打的反派徒弟出来,小青芽自己恐怕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功法。

  “你过来,我帮你改一下这门功法。”姜里雁伸手贴在傅青芽的额头上,神识沉浸入其识海,一枚骰子正在识海里静置。

  不得不说琢磨出这门功法的那人也是个天才,可惜这样路子的功法走到最后,注定是不会有结果的。

  所以姜里雁将中后期的功法修改为与天争。

  掠夺他人气运有什么意思。

  要争,就与这天地争一争。

  傅青芽是不知道姜里雁做了什么修改的,她只知道在姜里雁的手离开自己额头后,识海内灰蒙蒙的骰子骤然发出金光,但柔和不刺目。

  姜里雁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这门功法竟然还获得了天元意志的认可,倒是让她有些没想到的。

  毕竟这与天地争夺气运的法子,换做是姜里雁自己,早就一巴掌拍死了。

  “本想让你修炼一门很厉害很厉害的功法,但既然你与它有缘,师父虽然不知道往后会是什么发展,但也会一直支持你。”姜里雁摸摸她的头顶,笑道:“或许会给你带来不少惊喜。”

  傅青芽不明所以的点点头,她现如今只能了解到这功法的入门篇,那些晦涩难懂的文字随着她意识触碰,很快便欢脱地在她识海内到处乱飞。

  几乎是下意识的,傅青芽便开始修炼起入门篇。

  莲池内灵气开始有了流动的迹象,以傅青芽为旋涡口般倾灌而入,不多时,她体内九条灵脉便有一条已经有了打通的迹象。

  浅金色的灵力在傅青芽体内循环往复,形成一道玄奥图案。

  姜里雁见她修炼无碍,也就放心了,想想当年那人靠着好运气滋润得不行的模样,觉得傅青芽这辈子若是能够那样,也挺不错的。

  直到现在姜里雁也不打算看傅青芽原本的命运线。

  有些苦,姜里雁自己心里明白就好,她不想让这个小姑娘再经历一次了。

  拉着傅青芽离开莲池,再出现在莲花飞行法器上时,傅青芽的变化自然是第一时间被姜乌他们发现。

  如今姜乌自身已经打通两条灵脉,他看出如今师妹浑身似乎都笼罩着一股莫名的玄奥法则,知道大抵是师父教了她什么功法,便没有多问。

  荼兔倒是有点羡慕,不过妖族修炼都是觉醒血脉之力后,从先祖代代流传的记忆里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修炼方式,其他顶多学些术式,功法什么的他不太在意。

  主要是羡慕跟着傅青芽的好运气,生在幽州那样的鬼地方,都能被大人收为徒弟。

  刚感慨完,荼兔羡慕复杂的目光还未收回,就看到噙着甜甜笑容的傅青芽站起来走没几步,就啪叽平地摔了一跤。

  “……”

  姜里雁也没想到功法作用起得这么快。

  傅青芽已经入门,自然已知晓功法的一些副作用,扬着笑脸自己爬起来:“没事的,一点也不疼咳咳咳……”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口水呛到。

  姜乌嘴角微微抽动,小声道:“师父,是师妹修炼的功法有什么不妥吗?”

  “……这门功法吧,它比较特别。”姜里雁有点心虚,她也没想到副作用会这么大,只希望小青芽能坚持到入门篇修炼完成。

  到了第二阶段,她就能够掌控自身气运收放,到时候情况就会好很多了。

  姜乌沉默了一下。

  随后立即挥出一道灵力托住傅青芽,稳住她险些向后摔倒的身形。

  傅青芽却没觉得这些倒霉事情让她心情不好,反倒是双眼亮闪闪的,倒霉了几回,她已经感觉到自己识海内的骰子嗡嗡作响,似乎在提醒着自己去看看它。

  已经入门的傅青芽跟骰子有些心意相通,大概知晓它在强烈要求自己晃它,傅青芽试着以不断重复晃动骰子的想法,在体内灵脉中灵力骤然消耗一空的情况下,金色骰子在识海内咕噜咕噜滚动了起来。

  好一会儿才停下转动,某个光洁的画面朝上。

  没等傅青芽疑惑,骰子这面忽然浮现出一个玄奥的符文,它出现后先是闪了闪,随后又变得暗淡。

  与此同时,莲花飞行法器经过一座大山,半山腰突然被炸开一个口子。

  一道霞光像是无头苍蝇般乱窜,最后撞进了飞行法器里头,落在了傅青芽怀里。

  荼兔看清楚她怀里的东西后,吞咽了下口水,迟疑道:“这是地阶上品灵植……地清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