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26、第二十六章 虚空
  拒绝了傅青芽要送给她的地清脂, 这东西不添加任何辅料直接点燃,对修炼入定有很好的凝神聚气作用,正适合刚刚修炼功法的傅青芽用。

  姜里雁大概摸清她这门功法的套路,大抵有些攒下气运接着一次性爆发, 十件玄黄阶的灵物自然也比不过一件地阶灵物。

  从这也能够看出它的厉害所在, 尤其是在一些危险时刻, 极小细微的影响都能够带来很大的变动, 改写结果。

  既然徒弟修炼的功法没什么问题,姜里雁也就放心了。

  虽说是响应召令, 但姜里雁也没有匆急赶过去,跟着光蝶飞了一段时间才抵达那阵气场莫名波动的地方。

  在丛林里,一阵晦涩波动有规律的出现、消失然后再度出现。

  除天元界外, 其实还有其他的世界, 其实秘境也是自成一界,只不过被称为小世界。

  而界与界之间有着坚固打不破的壁垒,且在壁垒当中还有一片无垠虚空,曾有不少大能争斗, 过强的能量将空间打碎露出这片虚空。

  浩瀚美丽的虚空迷惑了所有人,而当他们企图探索虚空时, 轻轻拂过的清风直接将触及的一切都吹成了齑粉。

  有自信肉身强度的体修尝试,在一堆人震惊的目光下,血肉犹如冰雪消融般从骨头上剥落,最后连最坚硬的骨头也被吹散。

  自此以后,纵使知晓穿过虚空能够抵达另一个神秘世界, 也许对面正如他们熟知的秘境一样,布满天材地宝,有数不尽的机缘。

  却也再无人敢拿自己的命去触碰。

  而且谁也不知道虚空之后的世界到底是充满机缘,还是会有如他们一般野心勃勃,企图占领对方的存在。

  姜里雁想知道仙盟这位发出召令的监察使,到底清不清楚这波动并非什么宝物现世。

  从莲花上翻身下来落地,姜里雁靠近丛林,便有几名仙盟衣着的修士拦住她,直到看见姜里雁拿出牙符才放行。

  离波动处不远的一颗大树下,已经站着十来个人。

  他们之间被众星拱月般的中年人若有所觉地看了过来,锐利双眼审视般看着姜里雁道:“你便是玄山新任宗主?”

  “是,收到召令便过来看看。”姜里雁很随意的找了个地方站着,徒弟们也都跟着站到她身后。

  傅青芽刚站稳,枝繁叶茂的大树上掉落几枚果子,咚咚咚的挨个砸到她头上。

  “……此处波动有些异常,看样子并非宝物出世,而是屏障脆弱即将出现虚空。”监察使原本还想责问她为何来得这么慢,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也就没了说这些话的想法。

  在场其他人,都是一些宗门有些权柄的修士,正好在附近各自势力地盘坐镇,收到召令特地赶过来。

  “虚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段时间也没什么大战在这儿发生,何况这里一直安稳。”

  大家一听是虚空,都默默惊了下,见过它的人并不多,但也很清楚它的凶名,毕竟是不少前辈大能拿自己的命实践出来的。

  监察使目光严肃,说道:“发出召令是想邀请诸位助我一臂之力,仙盟已有稳固屏障之法,只不过消耗过大,因此才特地发出召令邀请诸位前来。”

  这话一出,众人眼神里都多出点别的东西。

  仙盟能够有现今压制众宗门的地位,自然是实力超群。

  可连不稳定的界壁都能够稳固,这让近来小动作不断的各宗门而言,是一种震慑。

  他们想了又想,面上纷纷露出笑意,十分一致地表示愿意听从监察使调遣,同时也想要借此机会摸清楚仙盟稳固界壁的法门。

  姜里雁没说话,她能够看到的东西远比这些人更多。

  界壁之后的确是一片看似美丽却布满危机的虚空,但姜里雁隐约感觉到在这片虚空里,有一件东西对她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姜里雁垂眸,眼神微微闪烁,很久没有过这种想要得到一样东西的渴望了。

  监察使这时候看向姜里雁,在场所有人里,只有姜里雁的修为让他看不透,一般这种情况,不是姜里雁有什么遮蔽自身修为的灵器或是法术,便是姜里雁的修为还在他之上。

  姜里雁在仙盟里被列为重点观察对象,一个突然出现的强大修士,且执掌曾经人族一大宗门,若是不查清楚,仙盟难安。

  监察使想了想,也想弄清楚姜里雁的底细,便说道:“此法需两人主导,其他人为辅,我想姜宗主能够胜任这主导之位,有劳了。”

  “好。”姜里雁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便扬起一抹笑容,淡定地走过去。

  当在场其他人却有不同意见。

  谁都想弄清楚仙盟稳固界壁的法门,要知道虚空所带来的破坏,不仅仅是对活物,不少宗门自家的灵矿、药田甚至是山门,都曾被突然出现的虚空摧毁。

  若不是它并非活物,大家都要觉得这东西会不会是专挑重要的东西下手。

  虚空出现又消失的地方,什么都不会留下。

  “这恐怕不妥吧。”一位天墟青衣走了过来,对监察使拱手道:“天墟向来擅长空间秘术,既然监察使打算稳固界壁,不如让我与您主导,岂不是更好?”

  天墟乃如今三大顶尖宗门之一,其门人率先站出来,其他人也就没再当这个出头鸟,默默观望。

  监察使看着他,摇摇头道:“不必了,我已挑好主导人选,你若想要出力,稍后多出些便是。”

  天墟以衣着颜色划分高低,外门弟子灰衣,内门弟子白衣,往上依次是青、青绣金丝、玄纹,青衣大抵是管事一类的层次,监察使对他自然无需太过客气。

  若是青绣金丝的长老说这话,他还会客气几分,可你一个青衣,能掌握多少天墟秘术?

  说出来叫人笑话。

  姜里雁没开口,一直保持沉默,她还在盘算着待会儿要怎么偷偷取走虚空里那件东西,界壁还未彻底破开,姜里雁也不知道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

  但既然能吸引她,就一定是好宝贝。

  姜里雁对旁边发生的一切都没放在心上。

  然而她越是平静,反而越让这些人心生忌惮,修士并非失去七情六欲的怪物,修为再高也会有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候。

  即使面对这种情况,姜里雁仍旧喜怒不形于色,倒让他们不由得高看几分,心里拟好要回禀宗门的书信措辞里关于姜里雁的描述,也一改再改。

  ‘此人城府极深,实力已得仙盟监察使认可,关于玄山相干事宜仍需再议。’

  城府极深的姜里雁陷入沉思,也不知道虚空里那件东西是能吃的吗,还是能拿来玩?要是炼器材料的话,是给姜乌打把新的佩剑呢,还是给小青芽做个好用的骰子使。

  大多数时候,不开口的沉默形象能够让一群人脑补更甚。

  天墟这名青衣看了姜里雁一眼,发觉她竟是丝毫注意力都没有被这边所吸引。

  真的会没有吗,他当然不信。

  冷哼一声,他退回自己刚才所站位置。

  监察使正色道:“请吧,姜宗主,诸位也与我一同过去。”

  晦涩波动出现的频率越来越急促,这也意味着他们没有太多时间浪费。

  监察使只是安排好其他人各自站位,并要求他们只需要在自己提醒下,往相应位置灌注灵力即可。

  “稍后此处界壁将会是最薄弱的位置,有劳姜宗主持它往里输送灵力,并按照六个不同方位向薄弱位置照射。”监察使小心地将一面银镜交给姜里雁,想了想再次嘱托道:“务必注意,无论看见什么场景,都要谨遵方位完成步骤,切记不可乱心。”

  姜里雁点点头:“明白了。”

  安排好一切后,监察使从储物囊里抓出一把灵石,开始布阵。

  灵石在天元界是消耗品,其中蕴含着十分精纯且无属性的灵气,颗颗约莫鹌鹑卵大小,仿佛云雾般的色泽。

  只不过灵石并不能直接吸收,握在手里打坐修炼就能够汲取里面的灵气这种事情并不存在。

  只有在用它布阵,才能够在玄奥阵法的作用下抽调灵石里的灵气,是守是攻是为己所用,就看阵法作用了。

  也可以镶嵌作为能量来源使用。

  随着监察使将最后一块灵石打入地里,瞬间四周狂风大作,原本仅是晦涩波动不断出现的位置,就像是一面镜子骤然被打碎,裂痕将它分成了无数块细碎折射着光线的镜面。

  无形的界壁骤然变得有形,姜里雁看着这一幕倒是没什么感觉,开天辟地她都看过了,这算什么,不过小场面罢了。

  倒是其他几个修士忽然脸色微微有了变化,他们竟然从破碎界壁折射出的倒影里,看到了自己深藏心底的许多秘密。

  一时间心神不定,竟是险些忘记灌注灵力,引导阵法成型。

  “守神,静气!”监察使大喝一声。

  这才震醒了他们,吓得脸色苍白的修士们低下头不敢再看向界壁。

  监察使也专注地拿着一面银镜,背对着姜里雁,这门稳固界壁的法门是借用二十八星宿之中十二颗星辰之力,以它们的力量来修补稳固界壁。

  勾动星辰之力为己用的法门不少,但一次借十二颗星辰,也就只有仙盟才有这样的底气。

  就在界壁彻底破碎坍塌的瞬间,像是突然打开一扇窗户般,所有人都看到了窗户外面那片浩瀚无垠的虚空。

  他们清楚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一些站在不远处的弟子们心神激荡,就像是受了蛊惑一样,步伐不受控制的朝虚空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