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27、第二十七章 杀机
  阵法内众人见到这一幕, 尤其是这名弟子宗门的人尤为紧张,一个是不想弟子折损在此,另一个也是担心他会毁了阵法布局。

  而其他弟子无论怎么阻拦,也无法拦住他, 反倒是被蛊惑的弟子竟然又多了几个。

  姜乌原本关注着自家师父的情况, 见状皱了皱眉, 走过去反手执着黑剑, 一人一剑柄直接敲晕。

  他朝着阵法里众人露出微笑。

  笑容干净腼腆,又带着点少年剑客的清朗。

  阵法里众人:“……”别以为他们身处阵法里, 就听不到自家弟子骨头都被敲得喀嚓一声。

  趁着他们注意力在这时候被吸引走,姜里雁摘下手镯朝虚空里一丢。

  她将自己本体所在的莲池直接送进了虚空里。

  而此时稳固界壁也已经到了尾声。

  随着两面银镜同时应声碎裂,美丽却又杀机重重的虚空终于从众人眼前消失, 除了虚空出现位置原本物事都被毁灭以外, 这里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恢复了往日平静。

  监察使却目光一转紧紧地盯着姜里雁,眼睁睁看着她的修为从自己看不透的层次,一步步跌落, 直到稳定在化神期上三阶。

  在场的修士能被派遣到一方负责宗门事宜,修为自然也不会太低, 最次的也至少是凝丹期上三阶。

  他们也清楚感知到了姜里雁修为气息的变化。

  这种感觉就像是亲眼目睹了一个大人,当着他们的面返老还童。

  “所以先前看不透的修为,不过是种伪装……?”

  “堂堂玄山宗主,不过化神期,嗤。”

  诸如此类的窃窃私语不在少数, 但对于五感敏锐的修士来说,没有特意遮蔽的声响跟在耳边响起没什么区别。

  他们这番话自然是说给姜里雁所听。

  要知道,玄山如今就像是一块硕大肥肉,谁见了都想咬上一口。

  先前玄山覆灭,原本的各种福地灵矿都早已经被各大势力瓜分殆尽,但玄山秘库却没有被任何势力得到。

  有着千年底蕴的玄山秘库,有多少令人垂涎的秘宝?

  谁也不知道,但不妨碍他们为此不断试探姜里雁,仙盟与一流之上的宗门自然不会吃相太难看,都抱着坐收渔翁之利的想法。

  姜里雁展现出来的实力有些深不可测,这也很大程度上制衡了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谁也没想到姜里雁竟然是在扮猪吃虎,还险些真的唬住他们。

  一时间丛林里所有人心思各异。

  姜里雁知道,但不在乎他们是怎么想的。

  神秘璀璨的虚空里,一枚亮着浅黄色光芒的菱形晶石静静漂浮,对于浩瀚虚空而言自然微小不可察。

  但其中蕴含的磅礴能量却叫人难以忽视。

  若将它放到天元界,其实也有一座山峰般大,到了虚空里就变得很渺小了。

  无声的世界里没有任何活物出现,但此时却有着一块四方的莲池正在靠近菱形晶石,与它相比较,莲池又显得更加渺小。

  此时所有伴生的莲花都已乖巧退避到池子四边,独留一株氤氲着雾气的青莲,虚实变幻间,操纵着莲池落在了晶石上方。

  丛林里,姜里雁嘴角露出笑意,没想到这枚菱形晶石竟然是颗星核,撇去其他奇异能量不说,整颗星核里充盈着混沌真炁,与她当初吸纳的数量有过之而无不及。

  世间万物皆由炁孕育,这也意味着他们没有资格触碰利用炁,只能选择仿佛稀释过千百倍的气。

  这枚星核在虚空里静静漂浮,也许再过不知多少个岁月便能够生成一方世界。

  但可惜被姜里雁看上。

  莲池嵌入星核顶端,随后青莲根脉向下延伸,穿透泥壤直接扎根在星核上。

  青莲从茎至花瓣,一道道血管般的纹路亮起了浅浅的金黄。

  背景是五彩斑斓的黑色虚空,这场面看着竟是梦幻至极。

  而在天元界的背面。

  那是一片彻底阴沉的黑色,像是藏着数不尽的危机。

  偶然有些活物窸窸窣窣的发出声响,不多时便会惨嚎一声,随即血腥味弥漫。

  再然后便是传来压抑的怪笑声。

  这世界的中心,是一朵黑到极致的莲花,生长在与这个世界画风截然不同的清澈湖水中央。

  湖水倒映出天际,正是青莲汲取星核力量的画面。

  忽然黑莲消失。

  一个人影踩在湖面,水草扎起大半墨发,却还是垂落了几缕,他索性就直接趴在了湖面上,想要伸手去触碰倒映在水面的青莲,却打破了这片平静。

  清澈湖面泛起点点圈圈的涟漪,使那场景变得支离破碎。

  他笑意微敛,白皙的手小心翼翼收回,握紧成拳。

  随后自水里蔓延出黑莲根须,宛若对待易碎珍宝般,悄然触及镜花水月里的青莲,与她扎根在星核之上的根须缓缓交织。

  原本丝毫反光都没有的黑色眼瞳,此刻仿佛也如同这水面倒映着星空一般,装满了细碎的璀璨星光。

  …

  …

  监察使见姜里雁半天没动静,抿了抿嘴,严肃道:“无论姜宗主是何等修为,既然她已是玄山宗主,还请几位懂些礼数。”

  窃窃私语的几个修士闻言一致安静了下来。

  却又忍不住撇撇嘴,修真到底是实力为尊,三岁稚童守得住仙神传承吗?先前是他们根本看不透姜里雁实力,那也就算了,现在发觉自己与她似乎差距不远。

  何况在场哪个不是各自势力在这附近据地的掌权者。

  说好听些,大家可都是分势力的老大。

  自然很难对姜里雁再高看,甚至自然而然的对她有了轻视之心。

  只不过仙盟监察使开口,他们不敢忤逆,只好做出态度应付一下,却在心底再次想好回禀宗门的措辞。

  ‘玄山宗主,不过如此,速欺。’

  这次倒不是仙盟设局,监察使也没想到姜里雁这么快就把她自己底细暴露,不过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现在看似一团和气的态度,真正遇到了利益,将会是另一幅面孔对待。

  他无声地叹了叹,朝姜里雁点点头便携仙盟弟子离开。

  姜里雁还沉浸在捡宝的快乐里,刚才她的确是把自己本体送进虚空里,现如今自己使用的这副肉身是随便抽了朵莲花炼制的,也没想整多高修为。

  却没想到这反而让其他势力成了闻到肉腥味的狼,先前好不容易按捺住的小心思,一股脑又冒了出来。

  姜里雁收起笑容,瞥了一眼神情各异的众人,也招呼姜乌他们和自己离开。

  “大人,我看那几个修士可不像好人,估计是有什么坏打算呢。”荼兔倒没觉得姜里雁修为骤然变低,是先前在骗他。

  妖族除去几个天性狡诈的族群,大多数一旦送出忠心臣服,便不会再轻易叛变。

  何况姜里雁对他血脉的压制以及那股强大到极致的气息,是不会骗兔的,因此荼兔依旧是平常心,谨慎地看了眼修士们,想要问清楚姜里雁打算怎么解决。

  姜里雁唇角微翘,捏了下他兔子耳朵,说道:“没关系,送上门的小怪而已,一看到点什么就冲动出头的从来都是炮灰,真正指使的幕后之人还安稳坐着看好戏呢。”

  荼兔瞪大眼睛,没注意自己平日精心打理的耳朵毛毛变得乱糟糟,小声道:“您的意思是要借此机会,引蛇出洞?”

  “他们可谨小慎微得很,凭这几个人还引不出来,不过总有机会见到的。”姜里雁笑道:“阿乌,等会儿拦路有不轨之心的家伙,杀了就杀了。”

  姜乌目光也落在荼兔耳朵上,思考着手感真有那么好吗,听到姜里雁的话,扬起笑脸点头。

  “如今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了,也没必要再对这些苍蝇肉下手,看着也烦人。”姜里雁朝一旁认真走路避免摔倒的傅青芽笑道:“小青芽,知道这叫什么吗?”

  傅青芽愣了愣,不解摇头;“不知道。”

  “这一招呢,就叫杀鸡儆猴。”姜里雁感受着磅礴强大的能量源源不断地被自己吸收,心情惬意。

  傅青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没注意到脚下一块碎石,一头栽到了旁边的藤蔓里,好不容易顶着杂草绿叶走出来,手里捧着颗清香四溢的浆果。

  荼兔凝重的络腮胡一抖,声音颤出波浪道:“玄阶上品赤血果??”

  “啊……在藤蔓里被好几片叶子裹住呢,我想或许是不错的东西,就摘下来了。”傅青芽乖巧地走到姜里雁身边,捧着果子送到她面前,满心期待地看着自家师父。

  姜里雁笑着拒绝了,让她以后找到的好东西都自己收着,又忍不住哼起了歌。

  “今天是个好日子……”

  默默尾随其后的几名修士屏着气,听到她唱歌互相对视,脑海里忍不住齐刷刷飞过一个想法。

  这玄山宗主莫不是露出马脚,知道即将面对的杀局,被吓傻了吧?

  见他们身影越走越远,几人也不再纠结,迅速跟上。

  这会儿仙盟的人恐怕还未走远,此时动手不合适,还需要再跟一段路。

  而他们虽然来自不同宗门,得到的答复却都十分一致。

  那就是杀了姜里雁。

  取走宗主信物。

  玄山宗主获得秘库认可后便能够将其开启,既然是这样,由他们安排的人去当这个宗主岂不是更稳妥?

  何必交给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整日只知四处游玩,一点正事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