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28、第二十八章 动手
  青都地理位置优越, 是十六州最宜居的都城,仙盟以及大多数宗门都在此建立山门,也因此凡人能够在青都活得更安稳一些。

  至少不需要担心什么妖族、鬼族,而有着仙盟约束, 他们也无需害怕自己被眼中仙人一般的修士剥削压迫。

  姜里雁和徒弟们此时离出现虚空的丛林已经有七八里地远。

  一直尾随其后的修士们见是时候, 杀心顿起。

  只有完成宗门派给他们的任务, 才能够有往上继续爬的机会。

  至于姜里雁死后, 玄山宗主信物谁得到,也是到时候凭本事的问题。

  他们也怕姜里雁有什么压箱底的能耐没使出来, 小心谨慎的决定联手一起对付她。

  七道遮蔽自身气息又带着面罩的身影,犹如掠过的飞鸟般,疾行穿梭着飞速接近姜里雁一行人。

  就在他们各自酝酿杀招, 想要一击毙命的时候, 就发现姜里雁已经悠然退到了路旁。

  姜里雁松开揪着傅青芽和荼兔的手,摸出一把瓜子嗑了起来。

  “怎么办?”其中一人看向路中央转身,笑吟吟看着他们的姜乌,皱眉问道。

  “哼, 不就是个炼气期的小修士,听闻还是个半妖, 有什么好怕的?”

  “我这有药散,就是妖将修为的妖族也能化去他大半修为,一起上!”

  “笨蛋……你把自己暴露了!”他身旁的人恨铁不成钢低声骂了一句,除了驭妖宗谁会随身携带这玩意儿。

  “别废话了!上!”

  七人仅有两人对向姜乌,另外四个修为较高的则是冲向姜里雁, 为了不让各自身后势力暴露,他们选择了平常不怎么使用的武器,使得也是些较为普罗大众的法术。

  姜里雁正嗑着瓜子打算看打戏,见他们自己乱加戏,皱了皱眉便一挥手,气流涌动之际,这四人顿时感觉到手脚都不受自己控制一般,转了个方向竟然是朝着姜乌飞去。

  做完这些动作,姜里雁考虑了一下,便又挨个往他们灵脉里打入些许混沌真炁,锁住灵脉流转速度。

  虽都是凝丹以上的修为,能够调动的灵力却被限制在了炼气期。

  面罩底下,这几人脸色发白,满眼惊慌。

  这一切行为,姜里雁也不过是动了下手而已,便能够凌空对他们做出限制。

  一时间他们竟然不敢有所动作,心里闪过无数个想法,最后化作一个字,逃!

  “别想跑哈,好好打一场,生死有命,能活着走出来我就放过你们。”姜里雁掌心蓬的燃起一团淡青色火炎,将瓜子皮烧得干干净净,渣都不剩。

  他们看着姜里雁白皙面容上的清浅笑意,握着兵刃的手都在抖。

  你现在说这话,谁信啊!?

  如今他们也有种被逼上绝路的感觉,双眼当即布满血丝,既然都是死,何不把眼前这个姜里雁的徒弟杀了。

  没等姜里雁催促,他们直接换上自己趁手的兵刃,竟是合作着对姜乌出手。

  “嚯,少主近来使的剑诀是越来越好了,剑光舞过必然见血啊!”荼兔在旁立即开始拍马屁式解说。

  姜里雁笑着摇头,说道:“他还差得远了呢。”

  当初那人若不是心系人族,以他的实力与心志,恐怕如今天元界会是另一个样子。

  谁有这个魄力,举起天柱当剑使。

  姜乌如今似乎是在专攻星字剑诀,在七人之间,一招一式使得游刃有余,令人胆寒的剑光仿佛是数把飞剑,晃晕了他们的眼睛。

  “他大爷的……这是剑修吗!?”有一人体力不支,退到角落大口喘气。

  若是擅长御使飞剑的远攻型剑修就算了,偏偏在这剑光底下,姜乌身法犹如惊鸿游龙,执着一柄黑剑出招。

  不过炼气期的修为,他是怎么做到同时操纵数十柄飞剑的同时,还能够执剑近身的!?

  七人脑海里都不约而同闪过这道想法。

  姜里雁见他们有不敌的迹象,便将混沌真炁对他们的约束放松了些。

  恢复到凝丹期下三阶可调动灵力的程度,七人原本焦急的心情化作喜悦,他们以为是姜里雁控制的术法也有限制,眼里顿时冒出凶光,毫不犹豫地使出更为强大的杀招。

  姜乌也感觉到了吃力,嘴角笑意收敛,开始认真应对。

  “好剑法!”

  “少主这一剑挡得妙啊!”

  “刺死你个狗东西!”

  荼兔捧场的手舞足蹈,就差冲进去为姜乌加油打气了。

  姜里雁一脸无语,这家伙未免也太能舔了吧。

  傅青芽看着师兄一剑便能够对付七名如此强大的修士,眼底异彩连连,握紧了拳头立下目标,她要变得比师兄更强!

  很快,七人都挨个死在了姜乌的剑下,他有些力竭,却一直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朝姜里雁露出个笑脸,说道:“师父,幸不辱命。”

  姜里雁走过去往他嘴里塞了颗莲子,孩子总是要锻炼一下的,否则怎么成长,但锻炼之后适当的奖励与夸奖也得有。

  摸摸少年热得出奇的头顶,姜里雁笑道:“嗯,干得漂亮,待会儿你将他们的尸身一起送到最近的仙盟去,就说咱们路上遇到贼人,请仙盟查清这几人身份,还咱们一个公道。”

  “是,师父。”姜乌有了莲子补充灵力,很快便平息躁动的血脉之力,几乎涌出的金乌赤炎也不再叫嚣着要出去烧东西。

  春秋阁内,一名男子捧着铜镜目不转睛,最后忍不住嘶了声。

  在他不远处,有位温婉美人正手捧着本书看得入神,听到他突然出声,秀气的眉毛皱了皱,说道:“在看什么?”

  “这玄山宗主果然城府极深啊。”男子挠挠头道:“还好听了你的话,没拍人跟着这几个蠢货一起行动。”

  美人无奈地说道:“其他一流宗门可有掺和进去?你也不想明白,就要贸然出手,何况我们向来与世无争,这玄山秘库就是再多稀世珍宝,又与我们何干?”

  男子撇撇嘴:“天墟盯着玄山秘库,我可不想让他们如愿以偿,这帮家伙就像是没见过肉的野狗一样,霸道贪婪,让他们不好过我心里就舒服了。”

  “小心将自己也绕进去了,师父说过,将有一场大危机现世,与其想着怎么让人不好过,倒不如先想想怎么在这场危机到来时,自己好过些。”美人虽然说着危机将至,却一点担心的神色都没有,继续看着手里的书。

  男子也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打算将铜镜收起来,便低头看了一眼,随后整个人都被吓得跳起来,差点将铜镜甩手丢出去。

  “我去!!”

  美人深吸一口气,面带薄怒地看向他:“又怎么了?”

  “她她她……她对我笑了一下。”男子指着铜镜里实时直播已经转过身走远的姜里雁,努力想要重述当时姜里雁那个笑容对他造成的心理冲击。

  美人皱眉,下意识不信地说道:“这可是你的本命灵器,已是地阶上品,往日就算拿去看师兄洗澡也未曾被发现,她怎么会发现,许是巧合?”

  他们的大师兄已经是大乘期中三阶修为,难不成这姜里雁修为不止是大乘期!?

  “你还拿我的本命灵器去看师兄洗澡!??”男子瞪大眼睛捂着胸口。

  美人瞪他一眼:“这重要吗,若这位姜宗主真的发现你在偷看,难保她不会认为我们春秋阁也在玄山覆灭这件事上有干系,你又闯祸了!笨蛋!”

  男子仔细想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想到刚才姜里雁挥手间就控制住七个凝丹期修士,犹如斗兽般给她徒弟喂招的场面。

  “师姐,你是可以给我作证的,我是无辜的啊!!”男子哀嚎。

  不论先前姜里雁来历有多神秘。

  但从她几次出手,都让这些暗中关注的一流宗门知晓,姜里雁果然不像她表面看上去那般纯良无害。

  只有消息不够灵通的二三流宗门,仍然沉浸在丛林里姜里雁修为段段跌落的一幕里。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文打算写长文,一个是为了锻炼自己写小说的能力,另一个也希望自己能够坚持写完一本完整的故事。

  这几天总感觉自己写得有点在自嗨一样,也没想到会有可爱的读者喜欢我写的东西,真的超级开心!!恨不得原地转圈圈那种,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也会朝着目标冲冲冲!希望我能写得越来越好,读者老爷们也看得越来越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