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29、第二十九章 夏国
  “大人, 真的不用我陪同少主一起前往仙盟吗?我听闻人族最喜欢针锋相对搞事情了,少主天资卓越又暂时修为较低,怕是要被欺负。”

  荼兔目送姜乌走远,有些担忧地问道。

  最主要的是他担心姜乌的血脉会被人族觊觎, 虽说明面上大家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却难保私底下他们是否会使些小伎俩。

  姜里雁摇摇头:“放心吧, 他能处理好。”

  她对姜乌有这个自信, 这段时间里几次打斗也看得出姜乌的实力,该放手让他自己闯一闯的时候, 也没必要再强行拘在身边护着。

  何况姜里雁还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印记,只有真正威胁到姜乌生命的杀招才会触发,到那个时候, 她会亲自去看看谁敢惹怒自己。

  傅青芽听师父这么说, 眼底担忧这才少了些许,原本她也想关心一下。

  “咱们先往夏国去吧,这地方倒是有点意思。”姜里雁手捧十六州志,点着地图上一处地域辽阔被标以夏国二字的位置。

  玄山在横穿夏国之后的万千大山里, 倒也算是顺路。

  夏国是一股很特别的修炼势力,如果天元界的修炼体系是一棵大树, 那么夏国便是独秀一枝。

  他们以人为根基,一国气运为本,修行皆依仗着夏国气运,读书人、满朝文武,皆有修为傍身, 是很特别的一种修行方式,只要自身资质足够且坚持信念,修为便如平步青云。

  但也有相应桎梏,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不能够背叛夏国,否则心境与坚持的道将会一同崩塌。

  这导致夏国成为天元界里最为特别的势力,虽在世间,却又像是游离在宗门纷争之外。

  连仙盟都无法插手他们任何事务。

  如今以姜里雁的身份,进入夏国王城是需要提前告知的,她倒也没非要挑战一下别人的规矩,在将要进入夏国边境时便传信通知。

  夏国并非没有敌手,他们与接壤的蛮王庭素来有着各种争端,因此在姜里雁抵达边境时,仍旧能够看到这座夏国城池里传出的军伍肃杀之气。

  “姜宗主携门人到此,还望能够遵循夏国律令,夏国曾经与玄山交好,日后自当也应如此。”驻扎在此的楚染青朝她拱手,话语里丝毫没有半点客气。

  身为统领一支军伍的将军,自身又已是大乘下三阶修为,加之一贯来的脾气,楚染青也不觉得自己需要对姜里雁摆低姿态。

  姜里雁不太在意,懒洋洋道:“那么能放行了吗,我们长途跋涉来这里,不是为了听将军你的告诫。”

  楚染青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只是挥手让人放他们进城。

  “这人还真是胆大包天,哼。”荼兔虽然被对方身上血煞之气有些吓到,但见他这副态度,也是气得很。

  姜里雁笑笑,说道:“有这样的修为也甘愿待在边陲镇守一方,态度差点就差点吧,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又不和我们过日子。”

  荼兔想到若是与那张凶巴巴的脸朝夕相处,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默默闭嘴。

  “待会儿去他们这儿的制衣坊瞧瞧,给你做几身衣裳,师父还有些惊喜要给你瞧瞧呢。”姜里雁摸了摸傅青芽的头顶,笑道。

  傅青芽抬头眨眨眼,忍不住有些期待,旋即又忍不住低头小声说道:“师父,我不用新衣裳的。”

  近来修行让傅青芽的个子犹如柳树抽芽般,又长高了些,先前穿的衣裳已经不合身了,但她很清楚姜里雁给了自己太多,而她一直都无以为报。

  傅青芽不想再让师父一味地付出了。

  “没事,咱们有钱着呢。”姜里雁忍不住再摸摸懂事的小姑娘,笑意浓了几分,懂事的孩子总是让人更加心疼。

  何况姜里雁搜集好东西,也只不过是觉得看着小金库里满满当当的开心而已,用在自己人身上确实不在意。

  拉着傅青芽直接奔制衣坊去,姜里雁看不上那些寻常衣裳,但小小一个制衣坊也没有能力做出堪比灵器的衣裳,姜里雁索性让他们派出最好的绣娘,为傅青芽专门做了几身衣裳。

  荼兔穿的是他自己皮毛化成的衣物,自然也就不需要了。

  “喏,看看这些首饰,喜欢吗!”

  姜里雁炫耀般掏出一堆首饰,各种被镶嵌着的奇特灵矿晶石相映生辉,光华流转间照得制衣坊宛若仙境般梦幻。

  这些首饰都是她待在封印里时无聊自己做的,没有刻阵和打上篆印,倒是不算灵器,但在莲池里蕴养了这么多年,都快滋养成先天灵器了,自带一些防御保护的作用,也能够聚拢化纯身周灵气。

  傅青芽自幼在幽州生长,所能见到的只有灰蒙蒙的天空,村庄之外诡异的声响和危险,村子里每个人都尽可能给她最好的生活,想让她快乐,奈何生活环境不允许。

  她下意识点头,却不敢伸手去碰这些漂亮的首饰,怕自己碰坏弄脏了。

  “这些全都是师父自己亲手做的,喜欢哪个随便挑。”姜里雁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如果你不知道要哪个,师父就自己给你做决定了哦。”

  一旁时时关注着这边的掌柜与小厮:好羡慕,好酸。

  他们也好想经历这种被强塞宝物的体验啊。

  听她这么说,傅青芽这才认真看向珠光耀目的首饰堆里,选了一个茶色的镯子,只因为看到它的时候,傅青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心神宁静许多。

  姜里雁便取出镯子套到傅青芽手腕上,顺便调整一下镯子大小,然后有些不太满意地说道:“还是太瘦了,得多吃些东西,知道吗?”

  “师父,我吃很多了。”傅青芽眨眨眼,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镯子,满心欢喜地露出浅浅笑容。

  回想起自己一路上没少投喂,姜里雁这才作罢,看了下其他首饰风格都不太适合小姑娘,便将它们都收了起来。

  “娘!我也要那些漂亮首饰!给我买嘛!”

  忽然一道有些尖锐的女童叫声在门外响起,众人目光皆被吸引过去,瞧见一个有些瘦弱的贵妇人正满脸无奈,她脚边是个胖嘟嘟的小女孩,打扮得很是贵气,手臂都被金环勒成了莲藕。

  姜里雁再低头看一眼自家徒弟,感慨道:“行吧,果然还是瘦一些好看。”

  “实在对不住,孩子淘气,见到喜爱的物事就不肯走了,这位姑娘方才拿出的首饰,可愿意出手一两件呢?”贵妇人被闹得没法儿,便带着胖嘟嘟的腿部挂件走了进来,客气有礼地询问道。

  姜里雁果断拒绝,那都是她亲手做出来的东西,沾染了自己的气息,万一哪天上古那些家伙复活,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碰见这倒霉孩子然后发脾气。

  想想自己这么为人考虑,姜里雁忍不住眯了眯眼沾沾自喜,真是深藏功与名啊。

  贵妇人被拒绝倒也没生气,只是说可以加钱。

  “我家大人说了不卖!”荼兔却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概念,三瓣嘴咧着呲牙。

  先前跟在贵妇人身后的家仆们眼神一厉,当即上前护住了贵妇人她们,抽出兵器对向姜里雁一行人。

  “不必这样,你们先退下,本就是我叨扰这位姑娘在先。”贵妇人温柔说了几句,随后略带歉意地看向姜里雁,说道:“真是抱歉,家中侍卫毛躁了些,扰了姑娘清静,我当设宴向姑娘赔礼道歉才是。”

  她腿边的挂件显然不解,嘟着嘴仰头道:“娘……”

  贵妇人低头温温柔柔看了她一眼,熊孩子当即憋嘴不说话。

  姜里雁静静地看着他们,如果只是平常贵妇人,身边会带着这么多有修为在身的侍卫吗?

  除非有足够的利益,否则很难培养出有修为的侍卫,这群人里只有一人是凝丹期,其他都是炼气期,但显然他们都习得是夏国军伍中的功法,几人配合列阵对敌,爆发的力量也十分可观。

  “赔礼道歉就算了,说说你的打算吧,特意做这场戏总不能是真的要请我吃饭吧?”姜里雁也不是傻白甜了,早就看出贵妇人从一开始就在盘算着什么。

  贵妇人脸色微变,很快又恢复如常,她侧着脸看了一眼自己的侍卫,他们便知道主母的意思,将制衣坊里所有人都赶了出去,最后自己一行也纷纷退出去,只留下姜里雁和贵妇人她们。

  “我是夏国端王的正妃,她是我的女儿,牧阳公主。”端王妃袒露自己身份,随后神情认真严肃地道:“能否劳烦姜宗主隔绝此处,让我们的谈话不被外人得知。”

  姜里雁饶有兴趣地点点头,一道无形的屏障升起。

  “现在你可以说了。”姜里雁挺好奇这位端王妃神神秘秘似乎顾忌什么的模样,要说的是什么。

  端王妃深吸一口气平稳心神,将抱着她腿不撒手的女孩拉开牵着,看向姜里雁正色道:“请姜宗主收我的女儿为徒。”

  “不要。”姜里雁皱眉,她最不喜欢这种动辄大喊大叫撒泼打滚的熊孩子了,冲刚才她理直气壮喊着要首饰的第一印象,哪怕她是什么惊世奇才,姜里雁也不想放到身边折磨自己。

  端王妃似乎没想到姜里雁拒绝得这么快,愣了一下后,也没生气,抿着嘴取出一枚银铃铛递给姜里雁:“这是玄山许下的承诺,姜宗主不妨先瞧瞧信物再说。”

  姜里雁皱眉看着被递到自己面前的银铃铛,沉默了。

  夏国皇族找上门要她收这个郡主当徒弟,怎么听怎么想这事背后定然有大事要发生,牵扯进来不就是无端替人背个锅吗?

  但当初接受宁玄真请求的时候,也想到了会有麻烦出现,只不过没想到这麻烦竟然会是从夏国这边先开始。

  怎么偏偏就是这个最讲究,麻烦事也巨多的奇葩修行势力呢?

  修炼的时候就不能清心寡欲一点吗,成天搞这些权势之争,也不怕练着练着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