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 我成了徒弟们的金手指 > 30、第三十章 要想生活过得去
  “不想看, 不想收。”

  姜里雁拒绝的很理直气壮,即使对上端王妃有些不悦的目光,依旧没有选择改口。

  理由很简单,她不喜欢熊孩子, 哪怕这位小郡主有再好的天赋, 姜里雁也不会答应, 她不怕麻烦, 但不想做保姆去帮人教小孩。

  把这个熊孩子带在身边,恐怕食欲都得弱几分。

  牧阳忍不住喊道:“放肆, 谁准你这种语气同我母妃说话的?”

  姜里雁低头看她露出笑意,正当牧阳一脸厌恶地回望她的时候,却看到姜里雁的身后忽然越过一只狰狞凶兽朝自己扑来, 小胖墩吓得腿软直接往后倒惊叫出声。

  “够了!”端王妃忍下心头不快, 说道:“难道堂堂玄山也要干出毁信之事吗,这可是玄山上代云雾长老留下的信物,言明只要是玄山弟子,见此信物如见他本人, 持信物者所求皆不可推脱!”

  姜里雁听她说完,挑了挑眉问道:“说得不错, 但我也不是玄山弟子啊。”

  “你……”端王妃愣住。

  “身为宗主恐怕我也无需去履行云雾长老自己许下的承诺吧,否则我这个宗主当得未免也太没面子了一些,不过玄山弟子倒是有一位,若是你不介意,大可让我这个小徒弟收郡主为徒。”姜里雁笑得有些无良。

  端王妃反应过来, 气得差点把银铃铛攥得变形,她看出傅青芽不过是练气修为,姜里雁说这话简直是无赖荒唐。

  “好,既然姜宗主这么打算,我也无话可说。”端王妃克制自己心中气恼,将银铃铛甩到一边,面无表情道:“不过倒是希望姜宗主今晚能够前来赴宴,特意请了仙居大厨操办,还望姜宗主给我一个薄面。”

  她拿出一封请柬,放到身旁的台上,便领着被吓得憋着嘴不敢看姜里雁的牧阳离开。

  “这人族真是奇怪,上赶着要大人您收徒,说气吧还要请您去赴宴。”荼兔走过去将请柬取了过来,交给姜里雁。

  姜里雁看着精致的请柬扯了扯嘴角:“这可是鸿门宴呢。”

  “什么是鸿门宴?”荼兔挠头问道。

  “就是趁着我们吃好喝好,摔杯为号,八百个刀斧手一下冲进来把我们给剁了。”姜里雁打开请柬,语气随意地说道。

  荼兔却当了真,一双耳朵气得竖了起来:“他们好大的胆子,竟敢算计您!哼,不过就算是安排八千个刀斧手,也绝不是大人您的对手。”

  “傻兔子,这就是个比喻。”姜里雁无语道:“真安排那么多人在外头杀气重重,傻子才发现不了,不过我想这位端王妃一定另有图谋,夏国称王者皆是皇族血脉,应该由稷下学宫□□习修炼才对,她把自己女儿送到别的宗门当徒弟,怎么看都不对劲。”

  荼兔有点晕,一直以来他也是到处寻宝挖宝,很少跟别的人或妖打交道,这种阴谋诡计说出来听得懂,分析却怎么也想不通。

  “那这宴席咱们去吗?”

  “当然要去。”姜里雁认真道:“我看十六州志里就说过仙居这个势力了,以厨入道,里头的每个人既是修士,也是厨艺超群的大厨,平常若要尝到他们的手艺得花不少灵石,能白吃白喝干嘛不去。”

  “厨子也能修炼!?”荼兔震惊了,只觉得长见识。

  “炒菜和炼丹,你自己想想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吗?”姜里雁再翻开请柬看里头的菜名,越发期待今晚的宴席了。

  荼兔恍然大悟。

  傅青芽却有些担心地问道:“总觉得这位端王妃不是很好的人,在师父您拒绝几次以后,她似乎动了杀念,恐怕宴席上会有什么打算……”

  姜里雁笑着摸摸她的头,满不在乎道:“小青芽,师父告诉你一个道理,当你面对弱小无能者的时候,他们想玩什么把戏,若是开心了就配合着玩一玩,若是不想应付了呢,就一巴掌拍死。”

  “……一巴掌拍死?”看着姜里雁和善的笑容,傅青芽感觉自己仿佛打开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却又觉得师父说的话很有道理。

  “走吧,带你们逛一逛,然后晚上去吃好东西!”姜里雁拉起陷入沉思的傅青芽的手,离开了制衣坊。

  给徒弟买了好些可爱的小物件,看到傅青芽露出这个年纪本该有的童真笑容,眼底一直藏不住的沉重扫空,姜里雁也终于体会到了养孩子的快乐。

  虽然傅青芽一直没有再提起关于村子的事情,但姜里雁很清楚她心里始终藏着这件血海深仇的事情。

  有仇恨带来的动力固然是好事,但积压在心底久了以后,容易影响心境。

  这也是为什么姜里雁可以去亲手了结那只屠村的鬼物,也可以抓了它压制修为让傅青芽亲手斩杀,却始终没有这么做的原因。

  应该亲手报的仇,就让她成长到足够境界的时候,亲手去报,姜里雁不干这种追着喂奶、拔苗助长的蠢事。

  入夜,巡城的人员换成了戍军,姜里雁直接把牙符挂在腰间,省去了被盘查的麻烦。

  一路畅通无阻地抵达端王妃设宴的地方,端王在丰城的府邸。

  姜里雁卡着宴席将要开始的时间来,这样可以避开等待开宴的虚伪寒暄,又可以马上品尝美味佳肴,至于落座以后端王妃是什么脸色,就与她无关了。

  姜里雁略眯着眼扫了一遍殿内宾客,居然都是记载在册一流宗门的人,顶尖的几个宗门门人倒是不在,只有她这个玄山的光杆司令。

  也难怪端王妃会主动找到她,玄山虽然覆灭,道统却没有因此没落。

  若是不顾忌邪魔会再度进攻玄山,像是福地灵矿被瓜分这种事情,也只是玄山宗主和长老们烦心的事情,对入门弟子来说反而没什么损失,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千年宗门的底蕴远不是这些一流宗门能轻易赶超的。

  端王妃似乎也没有说话的心思,人齐以后很快便开始上菜。

  一道道由各种灵物烹饪而成的佳肴送到案上,姜里雁吃得挺开心,这点灵力对她来说自然看不上,但味道是实打实的好,让她考虑着是不是要挖几个仙居的厨子给自己做饭吃。

  这场盛宴若非夏国皇族这般能力,根本办不起来,其余人虽然都出自一流宗门,平常也很少品尝这样的美味。

  谁有这条件将丹药当饭吃?

  也因此他们一边认真吃着顺带炼化灵力,一边思考待会儿端王妃所说之事若是太让人为难,该如何委婉拒绝。

  大家都不蠢,就算端王妃心善要犒劳也不会请他们,必然是有所求。

  果不其然,到了宴席尾声,端王妃放下玉箸笑了笑道:“今夜宴请诸位,确实有一事相求,不知诸位可愿意听一听?”

  都吃了一肚子的灵物,谁好意思说不想听,何况她还是夏国的端王妃。

  “端王妃请讲。”众人纷纷露出客套的笑脸。

  “我的女儿牧阳郡主,从小便体弱多病,因此耽误了入学宫的机会,如今再入学宫修炼也有些迟了,我与她父王商议过后,便想选适合的宗门收她为徒,代我们夫妻二人教习她修行。”

  这话说出来,那些宗门在丰城行走的修士皱起眉头,这个要求倒不算为难。

  夏国皇族自称有上古神人血脉,功法需从婴孩时期便开始修炼打基础,然后入稷下学宫学习进阶的功法。

  若说因为体弱多病耽误了修炼倒是没什么问题,怕只怕会有什么牵扯在里头。

  “冒昧问一下,牧阳郡主先前得的是什么病?”有人率先问出大家的心声。

  端王妃神情略有些黯然,叹道:“这孩子生下来便是寒鸾之体,灵脉冰封,婴孩脆弱又无法施以方法解决,也因此耽误了修行。”

  一听到这话,底下顿时炸开了锅。

  特殊体质往往意味着在修炼的时候,将会有不同侧重的优势,寒鸾之体并不多见,都是出自女修,但这些女修无一例外都是名声曾经响彻十六州的强大修士。

  先前担忧这会儿一股脑忘却脑后,众人纷纷用各自的联络手段向宗门禀报此事。

  还不忘出言安慰博好感。

  “端王妃大可不必忧心,小郡主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先抑后扬呀!”

  “寒鸾之体应当入我门下修行,云连山在此可为端王妃您作保证,小郡主入了山门至少也会是长老亲传。”

  “……我弱水派亦可!”

  资质卓越,加上她源自夏国皇族的血脉背景,让这些宗门几乎抢破了头,原本斯文高雅的宴席现在犹如闹市一般。

  端王妃手帕掩着的半边脸底下,缓缓勾起了唇角,她不动声色看了一眼仍在专心吃东西的姜里雁,内心冷笑。

  荼兔皱眉,小声说道:“大人,我怎么白天的时候没看出那小屁孩体质特殊?再说了,拥有寒鸾之体的女修向来体态纤盈,从没听说过这样的……”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姜里雁拿起绢帕擦擦嘴,她没让这边的声音传出去,也就放心的说道:“估摸着这位端王妃把端王给绿了。”

  “绿了?”荼兔一脸茫然。

  “啧,就是说呢,那位牧阳郡主她不是夏国皇族血脉,这么讲能理解吗?”姜里雁瞥他一眼,无奈解释。

  一旁捧着果茶小口饮用的傅青芽震惊了。

  荼兔出身妖族倒是见怪不怪,疑惑道:“端王能容忍?”

  “既然这位小郡主能活到今天,端王要么是只舔狗,要么就是被端王妃瞒天过海的手段骗过去了。”姜里雁懒洋洋地说道。

  “但是这寒鸾之体……?”

  姜里雁笑笑,眼神里多出几分认真,说道:“恐怕是端王妃终于寻到了满意的特殊体质,所以选在今日宣布,听说过换血吗?看样子端王妃是打算褫夺他人的特殊体质,为自己的宝贝女儿换上。”

  “这样的手段纵使不是邪魔,她的心也已经与邪魔无异了。”荼兔没想到看似柔弱温和的贵妇人,心思竟然这般毒。

  姜里雁认可的点点头:“所以我们去找点乐子吧。”

  “什么乐子?”

  “荼兔啊,现在我们去把将要被夺走特殊体质的孩子救下来,就是在做好事,不觉得挺有成就感的吗,这就是乐子。”

  荼兔思考了一下,迟疑道:“嗯……好像算不上多乐。”

  姜里雁扯了扯嘴角,换了个说法道:“那么咱们破坏了她布的局,数年心血毁于一旦,还让她因此暴露惹上众多麻烦,快不快乐。”

  荼兔眼神微亮,猛点头。

  “看吧,快乐果然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姜里雁起身,说道:“正好散宴,我们干坏事去!”

  “好!冲!”荼兔开始进入了偷偷摸摸的状态。

  这时高位上的端王妃朝姜里雁看来,唇角勾起弧度,却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略带高高在上的俯视一瞥。

  哪怕姜里雁神情自然,端王妃也觉得她必然在心里后悔白天的时候没有答应收下牧阳为徒。

  当初你对我爱答不理,如今纵使后悔,我也让你高攀不起!

  带着那股莫名的胜利感,端王妃没有第一时间定下哪家宗门,只说第二日会再邀众人相聚,适时由牧阳选择。

  宴席彻底结束,宾客散尽。

  端王妃今日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修士,往日里傲得不可一世,纵使忌惮夏国也仍然没将她放在眼里过,今日却都客客气气的模样,让她心中舒爽。

  “小郡主服药了吗?”端王妃忽然出声问道。

  她身侧不知何时走出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者,皱巴巴的面皮挤出笑脸道:“已经服下丹药,待两个时辰后,便能够施展秘术了。”

  “嗯……”端王妃揉揉额角,叹了口气:“还是时间匆急了些啊,内司屡次想要调查,竟真让他们发现了些蛛丝马迹,若不是因为这样,区区寒鸾之体又怎么配得上我儿。”

  老者低声笑了起来,声音粗嘎,说道:“往后寻到更好的,换了便是。”

  “也是。”端王妃释然笑道。

  而此时姜里雁领着荼兔和傅青芽,光明正大在府邸里行走,无论是潜藏在暗处的侍卫,还是明面上的护院,都视他们如无物。

  “快看看哪里有可能是换体的地方。”姜里雁问道。

  荼兔点头,双眼犹如蒙上一层淡淡月华,将整座端王府邸都打量了一遍。

  府邸里藏着不少秘密,但只有一处,深藏在地底下的一间密室里,有两道小小的身影在他眼中像是太阳般炙热。

  “在底下!”荼兔指向发现的方位。

  姜里雁满意一笑。

  她突然就期待起明天端王妃面对满心期待的修士们,会是何种表情。

  作者有话要说:  打算上架了,暂定周日,上架连续三天万更冲冲冲。

  另外感谢一下乐淘淘的地雷!不知道你还有没有看我的文,我之前忘记谢谢你了qaq

  还有岁月流年和不喜的营养液,爱你们么么哒!感谢在2020-06-17 21:51:39~2020-06-18 22:09: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岁月流年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